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036 被锁在门外的柏先生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36 被锁在门外的柏先生

小说: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 作者:月望兔 更新时间:2018-05-31 16:14 字数:4097

  036

  轻轻松松的压制住她还想跑的动作,柏纵横竟然就这么把手伸进了她小外套里面——隔着外套从她腰窝里摸了上去!

  冰凉的大手简直像是冰凉凉的蟒蛇——一丝一毫的缠上自己的猎物一样。

  慕珥死命的挣扎却一点用都没有,怎么都躲不过去那双冰凉可怖的大手的控制——

  她觉得自己就像是猎物一样。

  “大哥!”她带着哭腔低吼出声!

  柏纵横的手一顿,犹豫了下,有些僵硬的攥成了拳,她几乎能感觉到他的冰冷的拳头上青筋暴起——

  到底是从她衣服里退了出去,伸手拉好了她的衣服,拢好了她的小外套,但是慕珥自始至终压根就不抬头,动作轻轻地从他怀里退了出来,抱紧了自己,脸色茫然的径直往前走。

  到了办公室门前,她一个人进去,刚进去就反手把门给关上了。

  慕珥隔着玻璃,望着他蹙着眉,一脸不悦不解神色,还在伸手敲她的办公室玻璃门,语气仍旧是淡然的:“珥珥,开门。”

  她望着他,清清楚楚的说:“我不想开门,我不想让你进来,这里是办公室,我的总经理办公室,大哥,你如果根本就没把我这个总经理当回事情,就尽早撤职,如果你还记得这是我管理的公司,你就不要进来,我要工作了。”

  柏纵横站在门外,隔着厚厚的玻璃门,慕珥都能感觉到那穿透力极强的寒气四射,仿佛要把周围全都变成冰雪世界一样——

  可是她只是轻轻地把门给锁上了。

  听到玻璃门反锁的声音——柏纵横身上寒气更重了,明明没打开空调,却让人觉得这楼里的温度比外界低了十几度简直·······

  他点点头,面色淡淡的,语气是和周身气势严重不符的温和:“好,那珥珥记得早点回家。”

  好像是他以往常常和她交代的那样······

  慕珥站在玻璃门旁边,目送着他就这么转头离去,直到上了电梯,也没再回头看她一眼。

  心里的委屈像是终于融化的雪冰一样,抽丝剥茧的浮现了出来。

  喃喃道:“大哥真的喜欢我么······”

  她虽然懵懂天真,或许不够敏锐,但并不是真的笨,她至少也知道,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即便是平时再怎么不温柔不和蔼不开朗的人,也会在喜欢的人面前变得不一样·······

  可是大哥,在自己面前,会变得不一样么?

  他想要的,一定会得到,也一定要得到,慕珥是明白的。

  她不明白的是,自己,会不会也是大哥想要得到的‘东西’之一?

  等到慕珥呆站在门口回过神来的时候,都已经是快半个小时过去了。

  看了眼时间,赶紧的拍拍自己的脸,深深地吐出两口气——

  想不明白的时候就别想了,好好的工作是最该做的——

  等到她转身,走到办公桌边,刚捋起袖子打算开工干活时候······

  瞄了一眼那堆积如小山般的文件夹和各种照片各种光盘······

  慕珥犹豫了下,嗯,好的领导一般都不会亲自下乡干活的!重点在于如何妥善利用人才资源!嗯!

  成功说服完自己之后,慕总经理毫不犹豫的拨打了齐四先生和刘云颖助理的电话!

  齐四那边带着苦笑声说了句:“慕小姐······我在替您受过。”

  就挂了电话。

  慕珥一脸懵逼,转头打了刘云颖的号码。

  刚响了一声就被迅速接了起来。

  听到慕珥让她过来的时候,一向麻利干脆的刘云颖却突然怂了起来······

  刘云颖在电话那头,小心翼翼的问道:“那,柏先生呢?已经离开了吗?”

  “嗯哪。”

  刘云颖这才轻轻拍了下胸口,立刻麻利的说:“好的,马上到!”

  慕珥奇怪的放下电话。

  怎么,一扯到大哥,颖姐就一副即将入虎穴的怂怂语气呢???

  托着腮,满脸崩溃的看着那一对文件夹,直到看到一身宝蓝色小西服的刘云颖蹬着高跟鞋走进来,慕珥双眼发光,如同看到了救星!

  “快来快来,我快要看疯了······这个报表也太恐怖了吧······”

  刘云颖放下手里新鲜的文件夹,扭头过去看了一眼,诧异问道:“这不是最简单的利润表么?”

  慕珥尴尬问道:“这个······最简单???”

  这个整整八页密密麻麻连上面的‘资产负债’都看不懂的报表·····是最简单的???!!!

  刘云颖看瞅着她那副完全迷茫状态的小样子,叹了口气,接过了报表:

  “······我来分析吧。”

  慕珥挠挠头,看着她拿了纸笔,就坐到了旁边的小沙发上写写画画起来,简直一整套动作行云流水干脆利落·······

  有些疑惑的请问道:“我以前,也是数学考了满分的人啊,怎么就看不懂这种数学数字报表呢······”

  刘云颖强忍住身为一个会计系高材生的傲骨,尽量平静的说了一句:“慕小姐·····报表是会计方面的工作,而且,您的数学是在哪个高校上的?”

  一边说一边用红色的钢笔,把慕珥刚才算错了的数据默默划掉······

  慕珥非常骄傲地笑了笑:“我的数学都是专业的家庭老师教的,然后大哥给我出试卷帮我改卷子~”

  刘云颖行云流水的动作微微一顿······

  柏先生出的卷子·····柏先生改的卷子·····慕小姐拿了满分······

  一个连20万 15万 35万·······

  都能算成65万的人·······

  竟然能拿了数学卷子的满分·······

  请问柏先生您出的卷子难道是一加一等于二么???

  刘云颖叹了口气,算了算了,别说别说,还是活着重要。

  慕珥最终的工作变成了,专心致志的,,,给刘云颖抛材料文件。。。。。。

  刘云颖原本懒得给她说教什么,毕竟小公主一个,就算说了,她还能真用心从头开始学???

  但是慕珥倒是兴趣满满的一边儿利落的递换着材料,一边儿趴在一旁,看着她手起笔落,勾勾画画的就把那个报表做的漂漂亮亮,一道道红线标注出来的数据差错清清楚楚。

  好奇的问她:“你是怎么看出来,这个地方的数据有问题的?库存服装一般都是专人负责的不是么?”

  刘云颖工作的时候自动进入一切以工作为主的状态,听到慕珥的问题也就直接当做是工作上的疑问一一回答:“库存商品虽然不是我们亲自清点的,但是仍然有可靠的记录可以比较,上个季度的服装库存只要在的话,只要再对应上去这个季度我们购置的服装,就能得到应该有的服装数量,所以一份报表,并不只是一份数据,包含了之前的数据和很多细节的购置,必须要仔仔细细核对很多次才可以…”

  慕珥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悄悄地去拿了一个笔记本和水笔,趴回来,一本正经的看着刘云颖的各种勾画动作。

  偶尔有看不懂的地方,刘云颖又动作太快,一下子就翻了几页过去。

  慕珥就孜孜不倦的问:“呃,这个地方的数据没错吧,,,为什么还要圈上红圈圈呢?”

  慕珥:⊙o⊙

  刘云颖:(╯‵□′)╯︵┴─┴

  简直头疼!一边要搞定这些推成山的工作,一边还要回答这个大小姐的各种白痴问题…

  要不是她本来就当过初光传媒的总经理,对这些文件核查工作得心应手,早就忍不住要发了火了…

  即便是忍着各种不耐烦,她回答的语气也越来越不耐烦起来:“这种事情哪里有靠数据就行的!固定资产这种东西折旧率很低的,哪有那么快就用完了,一看就是不知道哪个人乱花钱乱买了东西,又不敢报账才拿折旧率折旧费来哄人!”

  慕珥拿着水笔刷刷刷的做笔记,一边听着一边连连点头,一副好奇宝宝得到满足的好学生态度。

  等到刘云颖自己都觉得好像有点儿…心虚之后,小心翼翼的瞥了一眼慕珥的表情…

  差点忘了这是个什么宝贝蛋儿了…

  要是她一个不高兴吹个枕边风自己就危险了…

  但是慕珥却没有一点点别的表情,整张小脸上全是认真学习的神色,手下的笔记满满当当的一大页,也不知道是写了多少字,连手上都被黑墨水染的乌黑一片…

  刘云颖瞟了几眼她的笔记,就看出了一处小错误,忍不住抬手敲了敲那个错误的地方,提醒道:“这里不对了,不是什么时候都要重新核查的,不同的季度有不同的特点,比如春秋天就不用太过严厉的核查空调费这种办公费用,他们也不怎么用,核查这个东西太浪费时间了…”

  “哦哦哦!”慕珥恍然大悟,赶紧把那个地方的笔记改正了过来。

  刘云颖一开始指导就忍不住了,之后每次看到慕珥笔记有遗漏的地方,就先停下来给她讲一遍。

  她的脾气原本就不好,尤其是对这种娇滴滴的小女人,一向是不怎么瞧得起的,但是慕珥倒是真的一句怨言也没有。

  还像个刚上学的小孩子一样,看她刚好弄完一份文件,赶忙把笔记放到她面前,看着她,征询她的意见:“这样呢?这两种项目合并起来可以么?”

  刘云颖疲惫的点点头,一转眼看见那个娇滴滴的小女孩的一双眼睛…

  圆润的水眸,晶亮晶亮的,像是里面盛了漫天的星光…

  …真干净的一双眼。

  也不知道是柏先生花了多大的心血宠溺,才养出了这么干净的一双眼睛。

  她记得,慕珥在公司里工作的时候,好像也并不是什么都没接触的。

  刚进公司的时候,慕珥,那时候还是沐耳,是的除了做点端茶倒水的活儿,什么本事都没有的干瘦小姑娘,整天被人使唤来使唤去的,也还是整天笑眯眯的,就算是偶尔露出无奈可怜神色,也从来不回避各种工作各种刁难。

  后来她也听说慕珥在公司里的时候,经常被一些心理扭曲的艺人使唤甚至是羞辱,刚进公司的小艺人,也敢使唤她跑个十公里去买一杯咖啡。

  还有人替慕珥抱不平,来和她打小报告,说是看到过总经理助理经常各种刁难慕珥,还有一次把她强拉进去办公室,慕珥被席牟阳拉出来的时候,据说很是衣衫不整。

  明明也什么都遇到过了,怎么偏偏还是有那么干净的一双眼睛,好像无论身在多么肮脏的泥淖之中,都没办法让她有半分灰尘染身。

  可是自己,很早之前就已经是满身泥淖污水了。

  别说干净,她自己有时候都会嫌弃现在的自己。除了这副还算风韵犹存的皮囊之外,早就是个没有自由没有爱情也没有信仰的空壳子了,身体内部的每一寸都充斥着腐朽的味道。

  刘云颖闭了闭眼睛,算了,个人有个人的命吧。

  这么一闭上眼睛,才觉得困倦感觉一下子冲了上来。

  等到再次醒过来的时候,睁眼就是天花板,全身都很温暖,疑惑的摸了摸自己身上盖的东西,居然是一层厚厚的羊毛毯子!

  她这是,在总经理办公室睡着了??!

  怎么能这样!

  刘云颖一下子坐了起来,皱着眉头四处去找自己掉了一只的高跟鞋……

  慕珥正好端着两杯咖啡推门进来,把咖啡放下,轻轻巧巧的绕到沙发后面,拎出了一只黑色绒面高跟鞋:“在这里呢!找到啦。”

  刘云颖看她拎着自己的鞋,简直是一下子脑门冒汗!

  几乎是忙不迭的双手接过鞋子,急匆匆的往自己脚上穿:“抱歉抱歉!慕小姐扣我奖金吧…”

  ´゚ω゚?

  “为什么要扣奖金?”慕珥疑惑的反问,递给她一杯咖啡:“先喝点咖啡,等会儿我们出去吃饭吧?你今天教了我很多,我想继续和你学习点东西。”

  一起吃晚饭…?柏先生…?

  刘云颖犹豫了下,摇了摇头:“我应该的,慕小姐不用费心的…”

  慕珥笑眯眯的:“不费心不费心,你愿意陪我吃饭就行。”

  ……

  刘云颖:ㅍ_ㅍ

  她敢说不愿意???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