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032 从未后悔过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32 从未后悔过

小说: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 作者:月望兔 更新时间:2018-05-28 23:55 字数:4115

  大哥的声音,慕珥听过的何止千万次,可这一次······

  光是想到这样蛊惑诱哄的温柔情话,是从谁的口中吐出的,就足以让她战栗不已。

  他强硬的和她十指交握,修长而冰冷的手指霸道的缠住她的——

  在她耳侧低声吐出的话,却灼烫得仿佛要在她心上烙下来一样:

  “珥珥,那天晚上,我很高兴,我幻想过千万次。”

  可她美好得,胜过他幻想中的千万倍。

  “我从来没有后悔过那样对你。”

  即使她后来那样不能接受,可他已经获得莫大的欢喜,足够他在这三年来每一个寤寐思服的夜里,抽着烟回忆。

  “珥珥,留在大哥身边,以后跟着大哥,好不好?”

  他那般平稳的语气,可到了最后,还是紧张了起来。

  可是慕珥也是紧张得全身发颤,根本没有发觉——

  这是大哥啊,是从小到大被她奉为神邸的人啊,是在她眼里冷淡严肃到不可有丝毫亵渎的人啊——

  光是想一想,这样的话,是从他的唇中说出来,就足以让她整个人不可置信到浑身战栗······

  全身上下都随着鼓动的心房剧烈的收缩,仿佛只有这样才能稍稍舒缓血液飞快的流动一样······

  她的沉默,却让柏纵横心口发紧,不由自主的攥紧了她的手,不允许她有丝毫逃离:

  “珥珥?不愿意么?”

  在问出这句话的那一刻,柏纵横已经想好了千万种她可能的回答。

  最终也只是闭眼一笑,其实她就算是不愿意,他也非得这样不可。

  她愿不愿意,都非得留在他身边不可!

  颀长健壮的身躯下,慕珥整个人都埋在被子里,整个人被两边压着,像是汉堡包里面夹着的那块小肉饼一样,连糯糯软软的声音,都被压得变了形——

  娇娇颤颤的声音,从他身下细细的传了出来:“····大哥想让我跟多久?”

  她从小就活的太单纯,没有父母,没有姐妹,没有同学,没有老师,没有闺蜜,没有恋人,她的世界里,他是最可靠的支点。

  所以当这个支点忽然离她而去的时候,她眼睁睁看着整个世界坍塌成了废墟一片,逃命一样逃开了这一切,努力遗忘这一切······

  她可以很努力的生活,也可以面对没有大哥的世界,可是她却不敢回想那天早上自己是怎么一边哭着一边咬牙跳了窗,拖着受伤的腿脚一路狂奔,耳边呼啸而过的风都像是流失掉的生命养分一样。

  也不敢去想,自己是怎么在没有钱没有房子没有食物的时候,把整张脸弄得灰扑扑的,没有一个人认识她,她也不认识一个人,独自彻夜躲在24小时营业的肯德基里面,抱着膝盖睁着眼彻底不眠,一边无法控制的想着大哥在做什么,一边自我拉扯的一遍遍警告自己要坚强一点。

  即使是现在,她也不敢擅自就高兴起来,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一次面对那种整个世界崩塌的异常痛楚,她必须要提前给自己做好心里预设,才能考虑要不要接受这样突然而来的快乐。

  大哥没有再说话了。

  不回答就是一种回答吧。

  因为根本没有想过如何处理她,所以根本不能回答她这个问题。

  慕珥忽然很低落,鼻头有点发酸,眼眶慢慢地红了起来,幸好她是埋在被子里,就算是哭了,只要不发出声音来,也不会太过丢人。

  她尽力克制着自己的声音能够听起来,平静而懂事:

  “是大哥把我养大的,我陪着大哥都是应该的,可是···大哥已经不只是大哥了····我也不只是一个小孩子了。如果大哥是要我这样陪着,却又不知道需要我陪多久,那就请····大哥放了我吧,我们不要再联系了,我会用别的方式报答你,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她一口气说完,还剩下几句话,却哽在喉咙处,无论如何都再也说不下去了——

  再说下去,只怕就要哭出来了。

  慕珥隐忍的趴在被子里。

  两只小手还被身上的人攥在手里,她用力地想要抽回自己的手。

  却被他一点点攥紧了,攥得让她疼了起来,更想往回抽,却仿佛彻底激怒了他一般,猛地被他铁一样的大手狠狠一攥,让慕珥忍不住叫了一声‘疼——’

  疼么?

  他难道不疼么?

  柏纵横轻笑了一声,在她耳边喃喃问道:“不想再见到我?珥珥,真是狠心。”

  慕珥从来没有听到他这么恐怖的声音过——

  前一刻还在因为难过而抽噎的身子,下一刻就直接因为恐惧的缩了起来,想要摆脱他的控制,却根本被他死死压制着,连动都动不了,无处可逃——

  直到这一刻,慕珥才惊觉,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攥着她的那双大手,竟然已经变得毫无温度——冷得刺骨!

  柏纵横略略起身了些,慕珥立刻就想要翻身起来,刚起了一点点,就直接被他一手摁了下去。

  “大哥——”

  “珥珥现在最好不要说话。”

  他已经不想再听到她说出任何激怒他的话了。

  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也已经不想再用力的控制着自己了——

  柏纵横异常冷静的拉开和她的距离,冷眼看着她在自己手下挣扎来挣扎去——

  淡淡的把手放在了她背后的拉链处。

  慕珥只听见一声极其利落的‘嘶’地一声,整个后背都凉了起来——

  “大哥!”

  他抬手轻轻触摸那对漂亮精致的蝴蝶骨,真是脆弱的美感,仿佛只要他稍微用力一点,就会立刻折断似得。

  薄唇轻轻一碰,那美好的蝶翼就在他唇下轻轻颤动——

  可惜,还没来得及飞向外面的世界,就要被他圈禁起来了。

  她问他,要跟他多久?

  打算用这样的方式,来报答他么?

  那她打算跟他几年?

  几年?

  他要的是她所有!所有的时间!所有的心思!

  “珥珥,大哥什么都能容你,可是,离开大哥这件事,你最好想也不要再想。”

  他循循善诱道:“不然,大哥真的会想要把珥珥锁起来。”

  慕珥是真的害怕了,她总觉得大哥根本没有在开玩笑······

  他声音仿若来自虚无的地狱里面,一声一声都冒着灼人的地狱鬼火:“你记着,大哥要的,是你这一辈子,还有下辈子,下下辈子······你生生世世,我都要了,珥珥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那般霸道凌厉的话刚一传到慕珥耳边,就让她浑身一震——

  心头仿佛忽然有曙光投射下来。

  她的心情刚刚明晰起来。

  整个人却突然被他翻了过来!

  猝不及防的正对着他——

  慕珥呆呆的望着他那样冷静而疯狂的神情。

  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由他掌控生与死的待宰羔羊。

  却又好像······坠落深渊的魔鬼在仰着头渴求着某种救赎。

  柏纵横冷酷的笑着,手上的动作近乎狂暴——

  慕珥一开始拼命地躲着,想让他听她说话,可是却根本找不到丝毫机会,整个人被逼到了床上的一个角落里,终于无处可走,瑟瑟发抖的承担着柏纵横异常的怒火——

  可是······

  为什么大哥也在颤抖?

  为什么大哥会双眼通红?

  为什么·····她觉得,大哥好像比她还要难过?

  是不是——如果她能够给大哥,他想要的,他可以不这么难过?

  慕珥尽力克制住自己挣扎的冲动,整个人被大力的揉进了他怀里的时候,也尽力不去抗拒,脑海里一遍遍回想着他刚才那些话——

  已经自由的细瘦小手,轻轻地搂住了他的腰,紧紧地。

  明明在战栗的娇嫩肌肤,却主动和他贴得更近。

  柏纵横心头一震,忽而心酸,再怎么恼怒狂躁,也不忍心再狠下去,犹疑了下,终究是回抱住了她,埋首在她脖颈边上,默不作声的苦笑。

  真是,栽得彻底。

  在她这里,他简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慕珥也渐渐更敢说话,嗓子也不发抖了,紧紧地抱着大哥的时候,是她最有底气的时候——

  “一辈子,我可以,我可以一直陪在大哥身边,那么,大哥的一辈子,也可以给我吗?”

  柏纵横的时间,在那一刻,是静止的。

  耳聪目明,敏锐如他,却竟然好像没听清楚一样,喃喃问道:

  “···你说什么?”

  慕珥尴尬的更紧的抱住了他,为了不让他看到自己已经羞涩到快要想去死的表情······她现在一定很丢人很尴尬吧······

  脸上都红得快要沸腾起来了,哪还好意思说第二次啊!

  柏纵横迟钝的浑身一震,立刻伸手把她从自己身上扯了下来!

  “哎呀——”慕珥羞得赶紧抬手挡住自己的脸。

  他直直的盯着她,声音隐忍得吓人:“珥珥,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再说一遍·······”

  慕珥羞得厉害,可是,却不敢再回避着他。

  慢吞吞的把手放了下去,眼睛有些躲闪的溜来溜去,小声的问道:“如果,大哥要我的一辈子,我也想要大哥的一辈子····不然,不公平···大哥,能给我吗?能,只给我吗?”

  柏纵横听到自己的声音竟然像个刚刚谈了初恋的毛头小伙子一样没出息的发着抖:“给!你要什么,我都给。”

  他脑子里疾速的搜索着这世间最好的一切!

  北极的极光之夜,圣诞岛的盛大晚宴,已经退居归隐的世界顶级设计师的最后一件作品,古代最奢华的女王静心给自己打造的华美绝伦的王冠······

  他都要捧到他的小公主面前——

  只要她要,只要她要,就算是要他即可打造出一支军队,攻陷某个国家来给她当女王,他也会立刻去买枪支弹药!

  他的心肝啊,这世间独一无二的瑰宝。

  他日日夜夜,思念至深乃至成魔的女孩啊。

  大手果断的抓住她的手,放到自己狂热跳动的胸腔处——

  慕珥感觉到自己的手下,那颗有力的心脏在咚咚咚地跳动着——

  他说:“这颗心,这条命,所有的一切,都是珥珥的!”

  慕珥听了这话,却从他手里抽回了手,脸颊滚烫得厉害。

  谁要他的心谁要他的命了·······

  这也太羞人了······

  大哥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

  偏偏他还直直的望着她的一举一动,弄得她简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她确实这么做了,一头扎进了被窝里面,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死活不愿意出来。

  任凭柏纵横在外面,抱着一团被子怎么哄,她都捂着耳朵坚决不出声坚决不出来!

  “珥珥,你要是再不出来,大哥就要进去了?”

  她在被子里苦恼的大叫:“不要!”

  “好的。”

  他就一脸宠溺的笑着,宠爱的抱着那一团‘有馅料’的被子,轻轻地磨挲着。

  慕珥的心越跳越快,觉得自己快要抓狂了:“大哥!你不要再摸了!”

  他也还是好脾气的应道:“好。”

  当真就放下了手,却更紧的抱住她,隔着被子,把下巴枕在她头顶。

  慕珥在被窝里也忍不住两手捂脸。

  太烫了太烫了,太羞了太羞了!

  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啊——

  天哪天哪——

  她慌乱的要死的时候,听见被窝外面传来的,好听的,清冽的,带着一丝丝不加掩饰的笑意的声音:

  “不过,珥珥,是打算这样一晚上么?珥珥这样坐着会不会太累了?会不会透不过气?要不然珥珥睡下来,把脑袋露出来,大哥当做看不见,好不好?”

  “我才不要······”慕珥尴尬了,哪有他这样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你·····你去别的房间睡不就好了么······”

  “不好。”

  他没得商量的拒绝道。

  “·······”

  就这么闷闷的一个抱着一个闷着了十来分钟。

  慕珥到底是闷得狠了,缺氧得厉害,忍不住从被窝里小心翼翼的探出脑袋来,想要透口气······

  刚露出一个脑袋,就直接被他摁住了后脑勺,只来得及‘呜’得一声,就被他吻得死死地······

  慕珥0.0:???!!!

  说好的当做看不见呢?!

  呜······大哥骗子!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