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030 凌虐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30 凌虐

小说: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 作者:月望兔 更新时间:2018-05-26 23:54 字数:4088

  金雅丽捏着手帕站了起来,眼中闪过一丝狠辣——

  随后又变得哀伤迷离起来,又入了戏——

  玫红色丹寇的手,颤颤巍巍的从那一旁,取了一根粗长鞭子——

  那鞭子末尾处,尽是倒刺。

  只有对死刑犯,才会下这样的狠手。

  她是真的没有打算继续让他活下去。

  席牟阳唇角含着一抹无奈的笑,却仍旧看着她,直到她高高举起了那鞭子,他也一眨不眨的望着她,好似眷恋着和情人最后相处的时光一般——

  第一鞭子挥下去的时候,她用了十足十的力气——

  在场所有人眼看着那鞭子竟然就真的甩在了他身上!

  ‘啪’地一声厉响!

  他却连一声闷哼都无。

  只是淡淡地垂下了眼。

  嘴里喃喃着:“我第一次见到你,你才十岁,坐在家门口的河边,剥莲蓬给你弟弟吃······”

  金雅丽更狠的抽了下去——

  他唇角被倒刺勾住,一下子破了皮,那鲜血一丝丝的显露出来,极鲜艳的色泽,和着他已经惨白的春色,美得悲凉。

  声音有了些喘息,却还是淡淡的:“我去你家提亲的时候,你才十六岁,一看见我就气得赶我走,还说这辈子都不会嫁给我·······”

  没等他声音落地,第三鞭子就狠狠地抽了上来!

  他低沉嗓音一紧,似乎已经到了极限,连声音都渐渐低了下去,不知道是怎么样的偏执,偏偏还盯着她,执拗的开口,要把往事翻出来,说给她听——

  “我从家里去上军校的时候,你刚满十八岁,你不高兴我去上军校,怕我不回来,要我把你的名字纹在心口,每天每天都会看好几遍·······”

  艳丽逼人的女子仿佛陡然苍白了下去,整个人声音凄厉:“你住口——你住口!”

  她的手狠狠地扬了起来,举得高高的一鞭子一鞭子抽下去——

  仿佛只有这样才能略略缓和自己崩溃的心绪一般——

  他终于彻底匍匐在地,整个人瘫在地上,身上渐渐沁出鲜血来,嘴里却还笑着,低低地喃喃:“你一直都不肯嫁我,或许也是好事,不然,你怎么舍得让我死呢······”

  她厉声大骂:“你这样的混账东西!死了才是最好!你死了——我就安生了!我就安生了!”

  说到最后,她语音带颤——

  他虚弱的一笑,声音已经低得几不可闻:“安生就好····安生就好······”

  俊朗明亮的男子,终于仿若死去。

  仿佛能听见这疯狂的年代,从地底传出的骇人的鬼哭狼嚎,非得撕扯着人的心脏,把每一刻热血沸腾的心,生生拉拽出来,让人心口空空,成了游荡在这时间的孤魂野鬼。

  恶毒的,世间永驻;热血的,长眠冰川。

  一瞬间空旷下来的大堂,许久许久,雅雀而无声。

  在场的导演、编剧、助理、摄影师,加起来林林总总的有几十号人····可是整个大堂,却几乎连呼吸声都听不到——

  过了大约几分钟,直到席牟阳踉跄着从地上爬起来,撑着身子站了起来,他们才回过神,猛地鼓起掌来——

  “好啊——好戏啊——”

  “席少好演技!”

  “我觉得这就是男主角的样子!”

  看得他们都差点忘了!这可是真枪实弹啊!席少可真是整整挨了这么多鞭子!居然还能保持着那般精准而动人的表情······

  谁说席牟阳就是个花瓶的?!这么年轻的演员有这么好的演技,多少年没看过了!

  金雅丽扔下鞭子,冷冷的扫了一周:“谁让你们鼓掌的?这是什么地方?一个试镜而已,也值当的激动成这样?你们是没看过大场面,还是不敢得罪了席少?”

  众人被她这般戾气的霸道警告定住,脸色虽然有些不平,但也不敢再说什么,毕竟是林导演好不容易请来的女主角,就算是耍大牌也是有资格的,何况是堂堂的金雅丽,只怕是他们这些人加起来,都不及她一分身价。

  龙侠不是剧组里的人,虽然也忌惮金雅丽,但好歹还能说句话:“雅丽,席少的表现你看到了,非常动人,你好好和林导演推荐一下的话,以后你们一个剧组搭戏,也比别的演员顺手些。”

  他一直相信金雅丽是个好演员,就算平日里有再多的纠结恩怨,只要这个人的确是适合这个角色的,她就会给出公平的机会。

  这也是金雅丽在业界一直口碑不错,业绩不错的最重要原因。

  何况,对于演员来说,一个最好的对手,也是给自己的最好的礼物。

  棋逢对手,最最难得。

  但是没想到,金雅丽浑然不觉一般,一反常态的冷漠:“演戏这种事情,也要看眼缘,要是看着都不顺眼,怎么对戏啊——”

  席牟阳这时才缓缓开口,问道:“雅丽姐这么针对我,是怕我抢了你的风头么?”

  他甚至带着浅浅笑意的,那张脸高傲漂亮得无可挑剔,迷人勾魂。

  金雅丽心中最隐秘的忌惮被他一下子勾了出来,顿时眼神冷得彻底。

  看着他的目光不仅冰冷,而且厌恶——

  看他那张漂亮到几乎妖艳的脸,就让她心口郁结,隐隐嫉恨——

  已经不止一次的有人在她面前说过:

  “席牟阳如果是个女人,那绝对是当代第一绝色美人啊!”

  当代第一绝色美人?!

  那她金雅丽是什么?拿她金雅丽是什么了?!

  一想到就恨。

  一个男人,偏偏长成了这副样子,他凭什么?!偏偏还有那么显赫的家世,他凭什么?偏偏还出道那么早,比同龄同辈的新人,不知道高了多少个档次了——凭什么他什么都有?明明一副贵公子高高在上的姿态,却什么都握在手里了·······

  她脸色冷硬的要开口怒斥:“你——”

  却听见一阵‘啪啪啪’地响亮鼓掌声——

  连带着金雅丽在内的所有人都惊诧的朝那掌声来源的方向——门口处看了去——林导演是什么时候来的?!

  来人衣着普通,长相普通,身材也是普通,乍一看去就是个普通到扔在人群里就认不出来的四十岁左右的中年老男人,唯一出众的地方就是那一身的棉麻质地的宽松衣裤,看上去飘逸极了,看着都能想象到穿着这样宽松落拓的衣服该有多么舒服。

  他的气质也是仿佛棉麻质地一般的令人舒心,温润古朴,那张长了许多皱纹的的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欣赏神情,一副挖到了宝的样子,眼睛直盯着昂首站在那儿的席牟阳,快步走了过来——

  “刚才一直在外面看你们演戏,不错啊!能把雅丽激发到这种地步,了不得,相当了不得!”

  席牟阳对他颔首:“林导演好。”

  他抬手赞许地拍了拍席牟阳的肩膀,感觉到手下的触感有些不对劲,抬手一看,竟然是满手鲜血?!

  林导演惊诧打量了一眼席牟阳发白的唇色,再看他周身那鲜血淋漓的样子,不可置信的问道:“你·····真挨了这么多鞭子?!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席牟阳也低头看了眼自己全身破落的模样,只淡淡的摇了摇头:“没事。”

  “好哇——有脾气!”

  林导演拍掌笑道,十分慨叹的样子又说道:“敢挨打的明星,现在可真不多了,连自己拍打戏的都少,何况是真的挨打了·····你这样真难得,不过还是得赶紧去看医生才行。”

  金雅丽上前一步,语气有些难言的焦急:“林导演,刚才对戏的时候,我不是很理解席牟阳的表情,他的表情很不到位,我觉得不太适合······”

  “哪有!”林导演当即反驳道:“别看我只看了人家背面,他连颤抖的幅度都控制的很精确,怎么可能配不上表情?雅丽,对后辈还是要多照顾点,怎么能用这个鞭子真打!别说他不计较,席老将军难道不心疼?你这多不合适!记得以后好好跟他配合啊!”

  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是神色一振!

  金雅丽脸色顷刻间微妙起来,眼中再多不顺心意的情绪,都不能再表露出来,只能勉强笑了笑,接话道:“您说得对。”

  转头对席牟阳,面无表情:“以后,合作愉快。”

  席牟阳挂着笑,眉宇间轩昂傲气:“合作愉快。”

  他身上的血早就已经浸透了那件紧贴着肌肤的肮脏囚衣。

  如果再不赶紧处理,只怕就要感染了。

  他几乎能感觉到,有灰尘钻进了血肉里,灼烧的疼,全身都痛。

  可是。

  慕珥,我做到了。

  我做到了,这走近你,得到你的第一步。

  他笑得有些恍惚,疼得感觉越来越清晰了起来。

  龙侠松了口气,却又不禁紧张的一口气提了上来,这俩人一起演戏···观众享福了,可自己就是要受罪了······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赶紧把这个不要命的少爷送进医院去!

  刚定了下来,就赶紧请席牟阳坐上车,赶紧把他送医院才行!

  。。。。。。。。。。。。。。。。。。。。。。。。。。。。。。。。。。。。。。。。。。。。。。。。。。。。。。。。

  夜晚。

  慕公馆。

  慕珥刚洗完澡,穿着一套小兔子的奶黄色荷叶边睡裙,用奶黄色的浴巾揉着湿漉漉的头发,一如既往地蹬着小拖鞋多多拉拉地出了浴室,拐个弯就想去冰箱里拿点冰冰凉凉的东西吃~

  刚及拉着拖鞋绕道沙发旁边,被拿到漆黑的视线一瞥,她吓得往后一跳,手里的奶黄色浴巾都一下子掉到了他旁边的沙发上——

  “大大大大大哥!呃,你,你还没走呀······”

  柏纵横张口淡淡反问:“珥珥觉得我应该几点走呢?”

  慕珥尴尬挠头,这话问得······好像是自己逼着他走一样诶。

  刚才自己去洗澡之前,他不就说准备回去了么·······

  她那时候已经吃完了玩累了有点困了,随口跟大哥说走的时候帮她关一下门就好,就抱着睡衣去洗澡了。

  她洗澡很慢的,应该已经有快两个小时过去了吧·····瞅了眼墙上的老式挂钟,这都十点了,大哥还不走啊?

  那一眼刚瞅回来,就看到大哥略微探究的瞧着她。

  慕珥下意识的并紧了腿,尴尬的嘟囔着:“呃,我在家就比较,少女,嗯,,,”

  柏纵横似乎在沉思着什么,含笑说道:“珥珥本来就是少女,过来。”

  他拍了拍他身边那一小片沙发。

  慕珥今天和他玩了一整天,也是心里想赖着他,乖巧的靠了过去,坐在他身边,自然而然的靠在他臂膀上,粉嫩嫩的小细胳膊搂着他,笑眯眯的眯着眼睛。

  “大哥,这里是不是很有家的感觉?”

  她的慕公馆,到处都是她喜欢的东西,她喜欢的风格,连空气里,都是刚刚沐浴过的女孩儿身上特有的草莓酸奶的香气。

  柏纵横微微低头,嗅了一口那香气,双眸微微闭起来:“嗯,这里,很有家的味道。”

  慕珥满足的小小呼出了一口气,觉得今晚的自己异常粘人,像块儿小年糕似得,就想黏在大哥身上~

  “大哥···那你····有空就多过来几趟好不好?我会好好做饭的,好不好?”

  他猝然一愣。

  低头对上女孩子湿漉漉的真诚的眼睛,那般璀璨明亮,隔了几年,那眸中月光一直洒在他的心上。

  怎么会不好呢。

  他情不自禁的低头,抵着她的洁白额头,声音低哑地应道:“···好。”

  慕珥笑了,亲昵的主动蹭了蹭他的额头~

  带着愿望得到实现的小小幸福,和小公主得到想要的东西的得意。

  柏纵横无法描述那一瞬间自己的心动。

  她只不过是黏黏他而已,他已经巴不得问她想不想要这个世界为她改变?只要她开口他都能办到。

  小小动作,轻轻言语,逼得他难以抑制心动情迷,她总能轻易做到,却明明又承受不起,最后总是逃跑。

  他隐忍再三,望着她懵懂不知的盲目高兴的脸,终究,沉沉开口,提醒道:“珥珥,你知不知道,主动邀请一个男人来家里,意味着什么?”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