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023小番外之他的幼稚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23小番外之他的幼稚

小说: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 作者:月望兔 更新时间:2018-05-19 22:33 字数:4245

  小番外之他的幼稚

  等会儿怕是要开大虐了,先放个小甜饼哈~(兔子超有良心的!)

  ···········································································

  沐耳刚刚进入初光传媒的时候。

  据说是被颖姐可怜了才得到这份工作的。

  颖姐对此不屑一顾:“什么可怜她?我哪有那个闲心?要不是她整天蹲在我们家门口讨饭,看得我生气,我能让她来这儿扫地?瞧她那个怂样!她也配!”

  颖姐说这话的时候,就是当着沐耳的面说的。

  众人都齐齐看向那被嫌弃嘲讽个彻底的沐耳。

  却看沐耳反而笑呵呵的,甚至还给颖姐端茶倒水,连连附和颖姐的意见,真的就是一副受气包的怂样!

  从此之后,初光传媒,谁都知道,那个沐耳就是个受气包,爱怎么使唤她就可以怎么使唤她。

  陈丰那时候是颖姐的大助理,也是初光传媒的红人,平日里是瞧不上沐耳这种穷酸的丫头片子的。

  是那天颖姐带他出差回来,他喝个半醉,也没回家,干脆就在办公室里醒酒。

  他醉得眼睛看不清,看那个小丫头身材,倒是挺别致,还以为是哪个新来的小艺人,是个能陪着他玩儿的,就冲在门口扫地的小丫头喊道:“你给我进来!”

  沐耳听他语气暴躁,还以为是自己的工作哪里出了问题,惶恐迷惑的赶紧顺从的走了进去。

  走近了,才闻到陈丰身上浓浓的一股酒味,平日里总是对她嫌弃高傲的脸上,红了一片,略微阴沉的盯着她看,显然是醉得不轻。

  他躺在沙发上,整个人西服全是散开的,衬衫领子也松垮垮的,露出了一小片·········。

  沐耳脸色有些尴尬,小心的询问:“陈助理,有什么事情么?是需要茶水吗?”

  陈丰不耐烦的挥挥手:“不需要!你瞎问什么!整天没个眼力儿见的,就你这样子早晚被开除!”

  沐耳一听见‘开除’两个字,顿时紧张了起来,尬笑着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是没弄懂您是要什么,您跟我说说清楚?”

  陈丰眯起眼睛来,瞧着她那张小脸上一双圆圆的眸子倒是亮晶晶的,比不少女明星都动人多了,以前怎么没注意到,这么个穷酸的丫头片子,居然有这么好看的地方?

  再仔细瞧瞧,她这脸蛋儿也是少见的标准的鹅蛋脸,略微圆润的腮边是通透可爱的粉红色,可爱得看着叫人眼睛不想别开,竟然想伸出手,试试看手感如何。

  “过来!”他语气很冲的命令道。

  “您说····”沐耳弯下身子,准备聆听来自领导的指示。

  他却猛地起身,趁着沐耳没来得及后退,一把抓住了她细细的手臂。

  拉得沐耳一下子往前扑去,跌坐在他的沙发里。

  他一下子翻身过来,眨眼间就把娇小可爱的女孩儿拦在在自己的身体和沙发之间——

  沐耳尖叫着,想推开他:“陈助理你这是做什么——”

  他毫不在意——轻轻松松的捉住了女孩子用力挥舞推拒的双手,不再掩饰自己的本性。

  贴近她的柔嫩脸蛋儿,轻声说:“你不知道我要做什么?——呵呵你装什么纯,传媒公司里谁不知道的事情啊。”

  酒精的作用之下,平日里道貌岸然的斯文男人完全没了顾忌,笑容狠辣而且猖狂,仗着自己的办公室在无人的僻静角落,公司里的大部分人又都已经下班了。

  完全不管不顾沐耳的大声喊叫!拉着她的动作——像是一只要吃人的狼!

  沐耳崩溃的四处摇着头,拼命捂着自己全身上下的衣服,挣扎着身子想往外面求救——

  “去哪儿!给我回来——”陈丰揪着她纤细的脖子,一下子把她拽了回来!

  “放开我——放开我!”女孩子的哭叫声,那般害怕又那般动听。

  娇弱恐惧得让男人——忍不住更血热起来。

  陈丰把她翻面过来,一手压制住了她。

  沐耳整个人趴在沙发里,犹如案板上待宰的鱼一般,无论怎么扑棱都甩不开他的手。

  冰冷的大手,可怕的触感,顺着她的衣领子——把她宽大的小格子衬衫往下面拉,很快就看见一片纤细、柔嫩的白色,还有那极其漂亮、振翅欲飞的蝴蝶骨······

  就是在漂亮的女明星,也很少有这么漂亮的骨骼。

  忍不住,动作温柔的摸了上去,一边磨挲着。

  一边俯身轻轻吻了一下····

  女孩仿佛被冻住了一样,一下子僵住······

  随后竟然一下子挣脱开他的压制,崩溃得叫喊道:“不要不要——放开我!大哥!大哥救我!”

  他放松了力道,竟然一下子被沐耳冲撞开来,眼看着那小女孩要跌跌撞撞的往外跑,陈丰的心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脑子里一下子清明起来!

  怎么能让她出去!

  怎么能让别人看到她这副样子?!他可是初光传媒的堂堂总裁助理!

  沐耳眼泪刷刷的往下掉,还知道全力往外跑去——身后却猛地蒙上了一层可怕的阴影!

  陈丰阴沉的怒喝:“给我过来!跑什么跑!”

  “不要——”她被抓住的瞬间尖叫起来。

  整个人反抗不得的被男人一下子的往办公室里面拖——

  沐耳整个身子都被人抓着,完全由不得自己,绝望地看着那扇门离自己越来越远,眼睛哭得几乎要看不清东西,嘴里喃喃着直叫:“大哥救我——大哥救我——大哥!”

  “别叫了!什么大哥不大哥的!你真有个哥哥,能放着你在这儿讨饭吃?哼,给老子乖乖听话,让老子心情好了,老子给你当大哥!”

  陈丰没想到自己居然被这么个其貌不扬的小丫头片子给迷了眼,冲着她语气冲冲,动作却没忍心太重。

  这么个新鲜的小丫头,要是真不错,那就长久养着也是不错的······

  没想到他的手刚碰沐耳的肩膀,就猝不及防的被沐耳抬手狠狠甩了一巴掌,夹杂着她愤怒而倔强的低声怒喝:“不要碰我!不要提我大哥!你不配!”

  陈丰捂着脸傻了一瞬间,一下子着了恼:“你个臭丫头!”

  女人就是不打不老实!

  他一手掐住沐耳的脖子,另一只手高高抬起,就打算给她来个左右开弓,好好把她打老实了,看她还凶不凶了!

  那只手没能落下来。

  陈丰的手腕被一股坚固的力道牢牢的拽住,疑惑的看去,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声音抖了三抖:

  “席···席牟阳···”

  席牟阳略微嫌弃的扔开了他的手。

  顺带着把他整个人扔飞了出去。

  陈丰的身子一下子被甩在办公桌上,骨头一下子撞在桌子角上,疼得‘嗷’了一声,顿时整个人站都站不起来了,眼睁睁看着席牟阳往那个丫头身上包了一件西服,扯起来她往外走:

  “席牟阳——不——席少爷!您等等——这个女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您就当成是送我个人情,以后公司里的安排我都尽量给你······”

  席牟阳极其不屑的笑了出来:“你倒是把自己想的挺美,你凭什么让老子送你人情?凭你那点儿靠女人上位的手段,还是你那点儿见不得人的背景?”

  陈丰没想到他竟然清楚这样的秘闻——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要他命的事情啊!

  再也不能端着架子说话,整个人慌了起来,也顾不得自己衬衫都没穿,就想赶紧笼络好席牟阳:

  “席少爷,您高抬贵手!这么个丫头片子,为了她,不值当得!”

  比起一个端茶倒水的公司小妹,当然是他这个公司里正当红的总经理助理更有价值!

  席牟阳挑眉,这人脸皮的厚度倒真是不一般,刚想打脸他一把来着。

  手上却传来一阵轻颤。

  他低头看去。

  那刚才还深陷在沙发里,哭得两眼泪朦胧的小丫头片子,此刻散着头发,披着他的宽大西服,更显得整个人娇小细瘦,楚楚可怜,却仰着头定定的看着他:

  “我···我值得你救。我会一直记得你救了我,会想办法报答你,你带我出去就好···拜托你。”

  平日里看起来不怎么起眼的小丫头,说起这话来,竟然语气坚定地好似是能够给他无尽财富地位功名利禄一般,双眸泪光闪烁间,一股贵气隐隐流动。

  只是,攥着他手的那两只细瘦小手,却是颤得厉害呢。

  席牟阳原本是无所谓的,现在却突然觉得有意思起来。

  转头对陈丰丢下了一句:“这个贵手老子不想抬。赶紧滚出去吧你。”

  就牵着那只细瘦小手,走出了门。

  ··································································

  那时候他刚刚进公司,正是挑选经纪人的时候。

  一般的艺人,都是只能接受公司的指定,但他席牟阳从一开始就已经是有名气有前途的未来之星,当然不可同日而语,初光传媒为了和他签约,答应让他选择自己的经纪人。

  其实他也没想签约这个普普通通的传媒公司。

  有那么多的大公司可以选择,有那么多丰厚的条件等着他挑选,他怎么就选了初光传媒呢?

  一直到签约落笔的那时候,席牟阳也没闹明白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

  直到那天,颖姐让所有经纪人一字排开,等着他选择。

  他却看得兴趣缺缺,哪个人看起来都一样。

  懒散间,转头随手吩咐了句:“给我倒杯咖啡,半塘。”

  一个熟悉的惊慌失措娇气声音应道:“哦哦好的!”

  席牟阳一愣,转头看到那张小脸上一如既往的灿烂眸子。

  忽然觉得,这双眼睛这张脸这个人,瞧起来倒是挺顺眼的,比谁都顺眼。

  便干脆的一指:“就她了,我要这个经纪人。”

  排成一排的金牌经纪人瞠目结舌。

  刚到好咖啡的菜鸟沐耳吓得把咖啡撒了一地。

  整场只有席牟阳气定神闲,大气磅礴的遥遥一指,定下了沐耳的身价陡增。

  那时候,他还没能预料到,那遥遥一指,定下的不只是沐耳的三年,还有他自己的一辈子。

  他出身名门,天生贵气。

  纵然所有人都瞧不起沐耳那副手忙脚乱的笨蛋模样,他却从一开始就看得清楚,这女孩儿身上的纯粹气质,除非用金银为牛玉做马的宠溺娇养来养着,除非从小就是不受任何灰尘侵袭的完美保护,除非有人天塌下来了也替她顶着,放任她挥霍任性,傲骨铮铮,否则是绝不可能养的出来的。

  她当然做不来那些倒咖啡发传单的活计。

  一位小公主,就算是走出了城堡,又怎么可能会多么精于谋生?

  他从一开始就看穿,却不说穿,或许是因为,他骨子里有政治家的谋略设计,或许是因为,他并不想知道这位小公主是被谁娇养而成的。

  就算她是别人的。

  也并不妨碍她成为他的。

  ···························································································································································································································

  于是,他仗着自己那点恩情,仗着她对自己的包容,对她越来越任性嚣张。

  明明是经纪人来不来都行的场合,他非得一个电话把她催过来,看着她气喘吁吁地朝他跑过来,又不满又不敢抱怨;

  明明是经纪人可以放假的休息天,他非得拉着她陪他一起去购物,逼着她给他选衣服,看着她娴熟的挑选着男人的衣物,又是高兴又是嫉妒,她现在在给他选衣服,可是她之前是给谁选衣服?

  明明可以放她一马的小小失误,他非得小题大做,吓得她请他来家里吃饭,不敢反对他留宿的要求,让他成功的占据了她那个小窝里的一个角落。

  幼稚得像是个初中二年级的男生故意恶作剧自己喜欢的女孩子。

  偏偏他对这些幼稚小事甘之如饴,乐此不疲。

  为了一点点、一点点的,把她变成他的。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