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022 慕小姐的傲气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22 慕小姐的傲气

小说: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 作者:月望兔 更新时间:2018-05-18 21:38 字数:4125

  慕珥笑了笑:“我选出来的人,当然是最好的。”

  她语带傲然,意有所指。

  王导想起那天在拍摄地,自己被那个漂亮而暴烈的男人一脚踹倒在地上,被摁在地上挨打的场景,脸色有些怏怏,慕珥选出来的最好的人···却是险些把他打到残废的人。

  胸口被踹的那地方,到现在还在隐隐作痛,让他无时无刻不记得那天得罪了席牟阳,是怎么当场被暴揍,颜面扫地的。

  他堂堂一个知名导演,被一个剧组里的演员这么对待,如果不追究到底,誓不罢休,让那个席牟阳因此大大受创,事业滑坡,他以后在圈子里还怎么混??

  他对慕珥语气恭敬,眉毛却戏很多的微微挑起,似乎带点惊讶:“那是当然的,慕小姐是柏先生掌上明珠,哪能让不够好的人,来慕小姐面前丢人现眼?柏先生肯定也不允许的。慕小姐身边的人,柏先生肯定都会一一把关的,哪能让您直接操心这些。”

  谁不知道——柏纵横视若至宝的慕珥,是不允许任何男人靠近染指的,即便是妄图,那也是要早早烂在肚子里的浑话,否则那就算是几百条命也不够柏先生杀得。

  柏先生会放着席牟阳这么个夺目的男人在慕小姐身边?

  只怕现在都要恨不得动手,把席牟阳连根拔了,用火烧干净了吧?

  他拿大哥压她。

  慕珥清丽的脸容微微沉了沉,反问道:“本来以为,王导演是复出之后,还没熟悉圈子里,既然王导知道我大哥疼我,怎么还和我大哥过不去?”

  她这话一出口,王导顿时愣住,还没来得及细细分析慕珥这话中深意是什么意思,额头冷汗已经涔涔而落,求生本能驱使之下又急又快的反驳道:

  “怎么会!慕小姐误会!我复出之后一直和圈子里的人交情不错,尤其是对柏先生尊敬景仰有加!怎么会和柏先生过不去,慕小姐一定是有哪里误会了——”

  慕小姐也淡淡挑眉,清美眉眼陡然利光四射,华灯之下艳光璀璨流动:“喔?我误会了?”

  王导点着头,放在桌子下的手都在抖,脸上的笑容倒是还算能够保持平稳:“是是,慕小姐是不是有哪里听到了什么让人误会的东西,跟我说说,我才能有机会解释一下,省得慕小姐误会下去,我心里不安哪······”

  慕珥看得出他眼神已经乱了,急于得到确定,态度从一开始的试探接近,到现在的低姿态讨好,便已经安心下来。

  她没搭理他,姿态淡雅的端起面前的茶喝了一口,又缓缓放下,一举一动,尽态极妍,明艳晃晃到动人心魄,王导被她施加的压力弄得心神大乱,看着她这般贵气淡然的举动,更加不知如何是好,脸上的笑也越来越挂不住,隐约裂痕越来越大——

  他觉得自己快要掉到柏先生的深渊里了,一旦掉下去,就是粉身碎骨难保全尸的深渊。

  慕珥慢条斯理的润了润嗓子之后,才朝外喊道:“齐四,你进来一下。”

  王导悚然一惊,朝门口看去——

  齐四一身西装的推门进来。

  可不就是柏先生身边的齐四先生?!

  王导几乎是立刻站了起来,背已经弯了下去,僵硬的笑着问好:“齐四先生好!怎么没一块儿进来喝茶······”

  齐四淡淡无波的用余光瞥了他一眼,就转过了眼,眼神全都集中在慕小姐身上,恭谨道:“慕小姐没叫我,我当然不能进来。慕小姐,柏先生刚才说了,您看着办就行,不用问他的意见,要是有什么事儿要办,就把齐七也叫过来。”

  柏先生让慕小姐自己看着办就行???

  慕小姐是要对什么人看着办····??

  王导想到一刻钟之前,自己和慕小姐的对话,明里暗里的那些抵抗,顿时整个心都坠了下去——

  除了是对自己,慕小姐还能是对什么人看着办?

  慕珥听到齐七说的话,也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似乎早有预料的模样。

  转过头来,对已经脸色瑟瑟发青的王导,温和询问道:“我大哥一向尊重我,我对于王导演这样的圈中前辈,也是一向很尊重的。不知道王导演,是喜欢继续拍片子,还是想早点退休,换种生活?”

  王导演已经觉得自己快要站不住了,因为过度的恐惧,腿肚子甚至开始有点抽筋起来,刚刚还鬼话连篇的嘴,现在哆嗦得厉害。

  早点退休,换种生活···娱乐圈的人除了自己宣告要退出之后,那就只有封杀一条路!

  他才刚刚复出啊!

  他这次复出有多么不容易!

  如果再次被封杀——他这辈子就彻底完了!

  “慕···慕小姐···我哪里对不住您···您千万要提醒我,我刚复出,实在是,不能走啊!慕小姐,您是知书达理的人,就给我提个醒,您要我怎么做······”

  慕珥温然一笑:“王导演,不绕圈子了,您既然知道,我之前是席牟阳的经纪人,席牟阳后面就是我,而我后面,是我大哥,王导演刻意为难牟阳,那不是让我为难么?我一个女孩子,又没什么本事,真的有什么事情需要解决,还是得要我大哥帮忙,您为难我,那不是,给我大哥添麻烦么?”

  她也徐徐站起身来,素手拎起那一方精制茶壶,给对面已经脸色发白嘴唇蠕动的男人碗里填满了茶。

  “王导演,尊敬景仰我大哥,不是靠嘴上说说的,您这样,一边跟我说着尊敬我大哥,一边背地里,为难我的人,让大哥替我烦心,给大哥添麻烦,这就是您的尊敬?还是说,您喜欢这么两面三刀,装腔做戏,逗弄我大哥?”

  王导演已经彻底心里崩溃——“我不敢!我不敢!”

  慕珥脸色一冷:“敢不敢,也不是嘴上说的。王导演逼着牟阳道歉,在网上到处发声讨,是想要什么?想要我作为经纪人站出来,还是想要我的人就这么销声匿迹?还是,想让我大哥,也给您低头认个错?”

  她手里还拎着那一方精致的骨瓷茶壶,茶壶里翻腾的热气氤氲得她面容遥不可及,如同九天神女睥睨傲气。

  看似柔弱无骨的素手,随手就把那一方骨气茶壶重重地摔在桌子上,发出一声‘砰’得剧烈响声——玻璃桌面险些裂出一条缝开来——

  王导演眼睛一下子放大,恐惧更甚一筹,却连惊叫声都不敢了,只能喏喏的蠕动着嘴唇,终于能出声的时候,嘴巴里的话已经没了连续的逻辑可言,只知道认错保证:“不是——不是!我不会!我不敢——慕小姐别动气,我一定回去好好训那些人!他们都误会了!席少爷当然不是会动手打人的人!我们讨论剧本,一边讲一边演示——席少是在演示!对,我一定好好和大家说清楚,绝对不会让席少受任何委屈!请慕小姐放心,请柏先生放心!”

  慕珥毫不动摇,继续问道:“这颗心已经好些天没放下来了,王导打算什么时候让我和大哥放心?”

  “我的罪孽!我现在就回去!现在就回去发公告!召开新闻发布会,和大家都说清楚,一定不让任何人再误会席少爷了——”

  王导一边说着一边赶紧拿起挂在一边的外套,往自己身上脚忙脚乱的穿,边往外走边回头对慕珥鞠躬道歉:“谢谢慕小姐提醒!我对不住您!慕小姐再见,齐四先生再见!”

  那两个人都没理他,慕小姐依旧淡淡的坐在那里,端着茶玩儿,齐四先生依旧恭谨地立在一旁,眼神全在慕小姐身上。

  柏先生身边的心腹——却在慕小姐身边当保镖一样的角色。

  可见慕小姐是如何的得宠——

  王导演退出门的最后一刻,脑子里最大的想法就是——以后宁肯自己剁了手,也绝不能碰触任何和慕小姐有关的人物!

  慕珥用余光瞥到他终于彻底走了,门也关上了,才靠在椅子背上,重重地吁出一口气,一脸的虚弱,喃喃道:“演戏好难······”

  齐四这才露出笑容,随意的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对慕珥比了个大拇指,赞叹道:“慕小姐,你真的天生就是演戏的料!刚刚那个表情,那个语气,那个动作,啧啧,活脱脱一个黑帮小公主啊——把那个姓王的吓得——估计当时下跪道歉的心都有。”

  慕珥朝他虚弱的摆摆手:“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他之前还不理解,慕小姐让他等在门外,又早早的吩咐好,让他一进门就说那些话,他还不知道,这是有什么深意在?

  结果刚刚王导演一开口问他,他就把慕小姐交待的那些话,一字不漏的说了出来之后,看到那个王导演脸色渐渐没了颜色,白惨惨的一片,才醒悟到慕小姐那些轻描淡写的话,由他作为柏先生的代表说出来,会对这个王导演产生怎样的威压!

  不过·····他说的这些话,要是传到先生耳朵里······

  齐四打了个寒战,第一次如此感谢席牟阳把慕小姐耳朵上的芯片给去掉了!

  。。。。。。。。。。。。。。。。。。。。。。。。。。。。。。。。。。。。。。。。。。。。。。。。。。。。。。。。。。。。。。。。。。。。。。。。。。。

  席牟阳已经连续几天,出门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了。

  这次也是,口罩帽子眼睛全副武装,按理来说已经认不出脸来才对——

  偏偏有个疯狂的女粉丝,眼尖的瞅见了他前段时间拍杂志的时候,订制的耳钉,一下子冲上来,扯掉了他的口罩,看见他的脸之后就开始高声尖叫:“席牟阳——席牟阳——真是席牟阳!天啊!”

  整个购物广场的人一下子狂涌过来,大妈们阿姨们少女们全都扔下了手里正在挑拣的商品,奔赴战场一样杀气腾腾地朝他的方向追来——

  席牟阳脚步立刻一转,转身朝安全通道大步狂奔起来——

  连骂人都来不及!

  前天这么被认出来的时候,一个癫狂的粉转黑一边咋呼着‘席牟阳我真的对你好失望!’,一边举着她刚买的豆腐,往他身上疯狂地砸了过来!

  妈的,那个混账王八蛋——不仅赶在太岁头上动土,还敢叽歪歪的整天在电视上哭诉,自己是如何在剧组被他殴打辱骂的——他喵了个咪的王八蛋!

  等到这事儿过去了——他非得带着家里的兵崽子们,把哪个王八蛋的皮扒下来!

  跑着跑着,席牟阳气喘吁吁的恶狠狠地想,终于在脑海中吧王八蛋的皮给扒下来了一遍又一遍,好歹出了点气,终于有耳朵听到外面的声音的时候,听到的尖叫欢呼声,似乎和前两天不大一样?

  怒吼的咆哮的尖叫的娇羞的各种女音喊的都是:“席牟阳我爱你——席牟阳你回头看看啊——昂求求你回个头啊!”

  回头再被豆腐糊一脸么?

  傻子才回头!你们才是傻子!什么粉丝,狗子们的忠心耿耿全都是假的!

  他转头忍不住想骂,却看冲在最前面的那个小粉丝眼冒泪花,疯狂的高喊:“老公~~~~你受委屈了~!怪我没能保护好你啊!让我们抱抱你~给你一点温暖嘛,老公!”

  席牟阳没忍住:“少在这儿瞎歪歪!谁是你老公?!再乱叫小心我抽你啊!”

  “昂——老公和我说话了!老公和我说话了!天啊我老公好帅!”她尖叫声亢奋得一阵高过一阵——

  妈的智障!

  不想再和她们废话,席牟阳干脆闭了嘴,彻底全力开火,大长腿一阵狂奔。

  他可是从会走路开始,就负重野外跑步几公里的人!

  这群大妈阿姨和娇滴滴的少女,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不到十分钟,所有人终于彻底被甩开——

  他靠在小巷子里,大口喘着气,仰头看着蓝幽幽的天,嘴里得了空就开始骂人:“这年头蠢货真他妈多······一个个傻子似得,妈的报道什么信什么······”

  不过今天倒是没有一个朝他砸东西的,也没有什么激动地怒吼声。

  他总觉得好像是转变的有点快,他原本预测的应该是自己还会被骂一个多星期才对。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