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020 她必须要!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20 她必须要!

小说: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 作者:月望兔 更新时间:2018-05-16 12:14 字数:4086

  “一个季度后,如果你不能让我成为天王级人物,你就要答应我一件事。”

  慕珥思索了下,严肃道:“不能犯法。”

  席牟阳嗤笑道:“就你这脑子,要是也能当犯罪分子,警察叔叔得多轻松。”

  慕珥没理会他的嘲讽,喜滋滋笑着拍手:“行!成交!我去弄个合同哈!”

  她转头就跑,没看到身后的席牟阳望着她的背景,眼神渐深。

  刘云颖把合同拟好之后,提醒了慕珥一句:“慕小姐,比起三个亿,柏先生恐怕更在意您答应席牟阳的事情是什么事······”

  慕珥苦笑一声:“还能什么事儿,席牟阳嘛,八成已经在盘算着,一个季度之后,我没把他捧成天王,他该拿什么方法来折腾我了。”

  刘云颖想着那天,席牟阳为了慕小姐不顾一切冲到酒店里,回来之后双眼通红,撂翻了两个人高马大的保安,一路闯到她的总经理办公室,直接把她拽起来,绑了个结实,逼她跟慕珥道歉的那股子狠劲儿·····

  还有他看着慕小姐的时候,那不同于对待一般人的格外亲昵·····

  总觉得隐隐有点不安。

  但是眼下除了让席牟阳出山,也没什么更好的方法来用一个季度的时间达到三个亿的目标。

  慕珥拿着那一纸协议去了席牟阳专用的休息室,递给他,本来以为他会不屑一顾的扫一眼就签个名字了事,没想到他居然还认真的看了一遍。

  慕珥捏着钢笔,若有所思的说:“你要是看剧本的时候也能这么认真···什么视帝影帝拿不下来?”

  席牟阳冷冷的瞅了她一眼:“你那个脑子除了钱和奖,什么时候能装点有用的东西,什么事情···也还是做不好。”

  朝她伸出手:“笔。”

  慕珥愤愤的咬牙,把笔递给他。

  席牟阳一边飞快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一边低着头淡淡说道:“一个季度之后,我会给你你想要的三个亿,你也要给我我想要的东西,不然,我有的是办法从你那里抢。”

  这话怎么听起来不像是什么善类呢?

  慕珥狐疑着接过来他递过来的协议和钢笔,犹豫的看了一遍协议,确定没有什么问题之后,才飞快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撕下来一份副本给席牟阳,她心头轻松不少:“喏,从今往后咱们就是队友啦,加油!”

  ^-^V

  席牟阳倒是没有半点轻松的表情,漂亮精致的眉眼甚至略微显得沉寂,伸手接过那一纸协议,凝望着她明显愉悦起来的小脸,丢下一句:“明天就可以召开新闻发布会了。”

  慕珥一怔:“什么新闻发布会?”

  席牟阳淡淡的说:“我对那个王八蛋导演道歉的新闻发布会。”

  慕珥傻掉了:“道歉?你和他道歉?是他的错,你凭什么和他道歉?”

  席牟阳唇角淡淡讥讽笑意,反问道:“那你当时,为什么要替我去和他道歉?”

  因为,这个圈子里——没有真相,只有说法;没有对错,只有胜负;没有凭什么,只有,为了什么。

  为了替她达到目标,也为了替自己达到目标,他愿意而已。

  慕珥突然失声,理智上她明白,席牟阳说的没错,摆平这件事情最好最快的方式,就是席牟阳站出来,和那个导演道歉之后握手言和。

  可是在感情上,她怎么想怎么觉得无法接受,席牟阳怎么能道歉呢?嚣张爆裂的席牟阳,怎么能被人侮辱之后还去和那个人道歉呢?

  她抿了抿唇,摇摇头:“我那时候去道歉,不是因为觉得你错了,我只是不想让你继续被那些人骂来骂去,你不用道歉,我有办法。”

  席牟阳呵呵冷笑:“喂,慕小姐,你现在是初光传媒的总经理,在这儿搞什么大小姐脾气?这就是娱乐圈!你混了三年了,难道还犯傻?你能有什么办法?最好最快的办法,就是明天召开新闻发布会,我当场道歉,少在这里可怜我,老子不想做的事当然不会做!这是老子自己愿意!”

  他语气再怎么犀利,也不能让她退步,她早就摸清了他的脾气,有时候硬的要死,却根本不是真的伤人。

  慕珥一反常态的倔强:“道歉了,然后呢?永远当一个殴打过导演的明星?”

  席牟阳别过眼睛,站起身来就走。

  经过慕珥身边的时候,慕珥一手拽住他——

  呃,手太小了,一手没能拽住0.0

  她改换双手死死抓住他的衣袖:“席牟阳!你是要当天王的人!身上怎么能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污点?我说不许去,就是不许去!”

  席牟阳转身怒气冲冲的瞪着她:“你命令我?你能耐了是吧——”

  慕珥扛着她目光的压力,点点头:“那可不是·····我现在是总经理了,有能耐了。”

  飞快的拿出手机,拨通了刘云颖的电话,飞速的吩咐道:“刘助理,从今天起,不允许公司任何人擅自给席牟阳召开新闻发布会!”

  吩咐完了,慕珥对着瞪大了眼睛的席牟阳讨好的一笑,趁他还没吼出声来,飞快的溜了出去——

  。。。。。。。。。。。。。。。。。。。。。。。。。。。。。。。。。。。。。。。。。。。。。。。。。。。。。

  一路生怕身后有人追赶一样的飞快溜回办公室——

  慕珥一推门进去,刚喊了声:“刘助理——”

  巨大的落地窗前,负手站立的清俊男子,回过身来,打量了她一眼,翻飞的裙摆,粉红的双颊,出声道:“珥珥比以前更好看。”

  慕珥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怔怔的,朝他一步步挪动:“大哥···”

  他却忽然笑容淡了下去,提醒道:“对了,现在,珥珥不该叫我大哥了,该叫我一声董事长,或者,柏先生。”

  慕珥站在距离他还有三米的地方,一下子停住了脚步,一颗心倏地收紧——

  他不让她叫他‘大哥’了?

  她该叫他‘柏先生’?

  像所有人一样,恭恭敬敬的叫他一声‘柏先生’么?

  她甚至来不及细想,是从哪一刻开始,他不再对她宠溺的笑,不再让她叫他大哥,也许是昨晚自己拒绝听他的话,也许是昨晚自己打了他一耳光,也许是······

  她撑着一口气,嘴巴比脑子反应更快的叫出了声:“柏先生,您来这里,有什么事情要交代吗?”

  柏纵横朝她走近,貌似无意的抬手轻轻抚摸她的头发,顺着她柔滑的发丝滑到了她的耳边,轻轻地捏了一下她的耳垂:“嗯,不放心你,过来顺便看看。”

  语气清淡,漆黑的瞳孔却危险的眯了起来。

  手中传来的精准触感告诉他,珥珥的耳朵上,已经没了芯片——

  最后的声音消失的时候,和珥珥对话的人是——席牟阳。

  把芯片从她耳朵上取下来的人——席牟阳。

  席牟阳,你找死。

  慕珥心中一酸,抬手拂去了他的手,轻声问道:“大···柏先生,是不放心什么呢?如果是不放心我当总经理的话,就不应该突然任命我来当总经理,柏先生或许不在意这么一个传媒公司而已,但是对我来说,在其位,谋其事,的确有压力的,我会尽力去做。如果不放心的话,柏先生不如考虑一下,换一个人来当总经理。”

  柏纵横低着头,看她连看都不抬眼看他的疏离模样,淡淡的问:“一句不放心,就能让珥珥自愿放弃这么大的升职?如果珥珥连这个都受不了,那也不适合在外面自己生活,不如早点回家。”

  慕珥被他一激,倔强的抬起眼来看着他。

  可他的瞳孔里,当真只有两个小小的她的倒影,看不出有任何怜惜之类的情绪,不同于以往任何时候的严厉训斥或者温柔呵斥,当真是没有丝毫情绪。

  她在这样没有情绪的双瞳中,觉得鼻子慢慢酸了起来,竟然不争气的有点儿眼眶发热。

  偏偏她不许自己丢人的落下泪来,眼眶堪堪含住了隐隐约约的泪,犟着脾气说:“我不,一个季度三个亿,我能做到。”

  她要哭不哭,眼皮子都是粉红粉的一片,像只被逼到绝境的兔子,又是骨气铮铮,又是惹人恨不能亲手把她耳朵拎起来,让她在自己手上更凄惨一点,那双圆圆的眼睛却越来越水光潋滟,忽闪忽闪的挂着一点点委屈的眼泪,一双水眸也不知揉了多少月光进去,怎么就让人一眼望进去,甘心扎进去出不来了呢?

  柏纵横情不自禁抬起手,抚摸她娇嫩的眼皮,心里明明是气她不肯乖乖回来的,却爱怜至极的摸了摸她眼角那一点泪花。

  沾了她眼泪的指尖,他竟然放进了自己嘴里——

  含了含,在慕珥震惊的目光中,淡淡笑开:“珥珥连眼泪都是香的。”

  竟然还轻轻张口,细致的吻了吻那刚刚抚摸过她眼角的指尖。

  其形其态,蛊惑至极!

  慕珥简简单单的长大,从来没和除了他以外的男人多接触过,哪里受过他这样逼人的话,一时之间脑袋全都懵的,整张脸都腾的一下子红了起来,急得要跳脚,小嘴也不利落了——

  “你···你怎么,那是我的···我的····”

  他闲散的笑笑,似乎不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妥:“珥珥的眼泪么?那怎么了?小的时候,还在大哥床上流过口水······”

  慕珥一下子叫了起来,自欺欺人的捂住耳朵:“不要说不要说!”

  他怎么能在办公室里和她说这种糗事啊?!这里是办公室啊!万一有别人听见了怎么办?!她还要不要面子了!

  他明明刚才和那么严肃的让她叫他柏先生!现在怎么突然又这样?

  她真的搞不懂他了,茫然的摇着头。

  柏纵横望着她羞到不能抬眼看他的娇憨美艳样子,眸色渐深,靠近她身边,在她头顶若有深意的说:“珥珥这就受不住了,将来,可怎么办?”

  什么‘将来可怎么办?’

  慕珥不明所以的抬头看他,被他眼底浓暗的一片吓了一跳,想往后退,背后却已经有一只早等在那里的大手,推着她不许后缩,堪堪就这么瑟缩着被他包围起来。

  她陡然委屈起来,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推拒着他靠近的胸膛,嗓音清澈不满:“这不公平,我要叫你柏先生,为什么你还能叫我珥珥?你应该叫我慕总经理!”

  柏纵横一下子笑了,黑瞳中闪过惊喜,看来那个脑反应学家给的建议还算不错——对于感情灵敏度低下患者,不能以一般的方法追求打动,必须把她逼急到忍无可忍的地步,才能让她反客为主,逐渐习惯和依赖,最后愿意回来。

  他假装考虑了一下:“我习惯了,改不了口,那为了公平起见,珥珥也还是叫我大哥,好不好?”

  慕珥愤愤的嘟囔了句:“我不要,你是因为自己改不了口!才让我叫你大哥的,不是因为你自己愿意,你不是自己愿意的,我才不要。”

  连慕珥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这话有多娇蛮傲气。

  柏纵横却喜欢得不得了,什么都顺着她来,面上却还只是淡淡的:“大哥什么时候,做过自己不愿意的事情?”

  那倒也是,慕珥别扭的想了想,记忆里,他还真没做过什么自己不愿意的事,也从来没什么东西能让他违背心意。

  “何况。”他抬手把她抱进怀里,摸了摸她的脑袋,在她看不见的头顶,他不再掩饰满脸痴迷爱怜,圈禁的动作自私而强悍:“为了珥珥,我什么都愿意给。”

  他话说得清清淡淡的,其中却好似含着迷香一般,蛊惑得厉害,比什么当红的花旦小生都要诱人多了·······

  慕珥周身犹如电流淌过——酥酥的一个战栗,这话他以前也对她说过,那时候听起来,只当是大哥长兄如父一样的慈爱宠溺,今天听起来,怎么却听出一丝···让人害怕的强制狂巅口气?

  她的感觉是对的,下一刻,柏纵横就俯身吻在她发顶,薄唇辗转在秀发之中,吐出一句不容反驳的话:“珥珥也是,凡是大哥给的,必须愿意要。”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