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018 一夜之间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18 一夜之间

小说: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 作者:月望兔 更新时间:2018-05-14 22:21 字数:4128

  一夜之间,刘云颖不仅没了初光传媒的总经理职位,还失去了银行的贷款支持,连用房贷买的房子都被收回去了,现在只能窝在一晚上不到一百块钱的小旅馆里,连吃饭的钱都没了。

  以刘云颖出色的管理能力和狠毒手段,即便是不再担任初光传媒的总经理,按理来说,也会有很多公司愿意接纳她,并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

  但是做他们这一行的,能力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不要得罪柏先生。

  刘云颖知道自己犯了柏先生的大忌,心里已经认了命,只是为了不要饿死,硬着头皮去应聘了几家公司的管理职位,都被坚决拒绝了,这才绝望至极。

  唯一的路,就是眼前的慕小姐了。

  柏先生能为了她封杀自己,那也一定能为了她放自己一马!

  刘云颖再也没了往日里对着慕珥的尖刻冷漠。

  不过一夜之间,她保养得当的三十岁面容上,原本光滑的眼角肌肤处,竟然已经有了丝丝的皱纹痕迹,昔日里总是一丝不苟的暗紫色西装套裙,都是被熨烫得妥妥帖帖的,现在也是皱巴巴的贴在她身上,没有丝毫贵气可言,整个人看上去憔悴凄苦,哪里还像是堂堂传媒公司的女总裁?

  她屈膝跪在慕珥面前,双手撑地,面色惨淡的求:“我有眼不识泰山,现在没了工作,都是自作自受!但是,慕小姐您人美心善,就看在我三年来和您的同事情分上,让柏先生放我一马····我以后一定擦亮眼睛,绝不敢再这样了!”

  慕珥哪里被她这样对待过,一时之间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刘云颖看她不说话,误以为她是不乐意原谅自己,咬了咬牙,又挤出几滴眼泪来:

  “现在整个圈子都没人敢跟我多说半句话···慕小姐,只要您一句话···柏先生一定会高抬贵手的,我以后给您当牛做马,报答您都行,干我们这行的,这辈子就靠这个圈子了,我没结婚没孩子,做了半辈子事业了,现在把我封杀掉了,我除了死真的是没有别的路可走····”

  慕珥被那个‘死’字刺激得一下子脑子清明了不少,看着颖姐涕泗横流的跪在地上,嘴里凄凄惨惨的诉说着,心里有些不忍,但也并不十分信任她——前天还能设计她教训她的人,今天就能跪在这里流泪求她原谅,变得这样快,当然不会是出自真心。

  她并没有扶起来刘云颖,而是指了指一旁的沙发单人椅,语气温和地说:“颖姐,你先起来,我不喜欢低着头说话。”

  刘云颖意识到了,慕小姐虽然还是叫她一声‘颖姐’,语气却并不是低声下气的,而是完全不同于以往的——温婉高贵。

  之所以让她起来,不是因为觉得她可怜,而是因为,慕小姐不喜欢低着头说话。

  她本以为这番声泪俱下的道歉,能够让那个看起来就菜鸟的慕珥,也立刻原谅自己,没想到慕珥却···没有被她的下跪和眼泪感动到一丝一毫?甚至带些无奈和淡定?

  刘云颖此刻回想起来过往种种——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即便慕小姐是‘沐耳’的时候,在她的手下毕恭毕敬任劳任怨,却从来没有过任何卑躬屈膝的时候,也从来不去做任何在娱乐圈司空见惯的肮脏龌龊交易,甚至对自己的艺人都是呵护有加,仿佛从来不在意自己的奖金和艺人的功名利禄似得,也是因此,做了三年的经纪人,却没有带出来一个大红大紫的明星,一直都是淡淡的默默的。

  原本以为‘沐耳’是愚钝痴傻,不懂变通,不懂人情世故——

  原来,她根本不需要懂。

  她是柏先生的慕小姐。她天生就是会被所有人讨好的掌上明珠,为什么要懂人情世故的肮脏龌龊?

  刘云颖心中一阵发凉,她的遭遇虽然都是真的,但也不至于随时随地的情绪崩溃,刚才的眼泪哭诉,是在旅馆的时候就排练好的,全都是在慕珥面前做戏而已。

  可是,直到刚刚她才看清,这位慕小姐,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单纯无知。

  是啊。被柏先生养大的女孩儿,或许纯粹,或许不染凡尘,但怎么可能会是愚钝之人?!

  慕珥起身倒了杯水,放在她面前,语气仍旧是客气的,说出来的话却截然不同:“颖姐的能力我是清楚的,但是,用人不一定要用有才之人,有才却无德,反而可能是祸害。”

  她那晚从大哥口中才得知,刘云颖在她身上打的主意,虽然不至于因此愤恨大怒耿耿于怀,但也绝对不会因为这个人的两三滴眼泪就放下警惕。

  说到底,她也是个淡漠的人,迟钝归迟钝了些,但从来不会轻易信任。

  颖姐被她说得一颗心都颤颤的,眼睛忌惮的祈求的看着她,终于再也不敢做戏:“慕小姐···您说得对,我错了···我对不起你,幸好您没出什么事,不然我死几百遍都不够···”

  慕珥淡淡的点了点头,含着一丝温和的微笑,说道:“所以,今后颖姐来我手下做事,还请务必自重,不要再有不该有的想法,不要再用不该用的手段。”

  刘云颖猛地一怔,嘴唇喏喏动了几下,不敢置信地说:“我···来您手下做事?您肯?!柏先生肯答应吗?”

  慕珥反问道:“这和柏先生有什么关系呢?如果柏先生是因为我的缘故,开除了颖姐,那我既然不介意了,柏先生应当也不会介意,如果柏先生开除你和我没关系,那么现在我是总经理,我雇佣你,和柏先生也没有关系。”

  她逻辑清楚,好像这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刘云颖苦笑,慕小姐说的道理一点都没错,但是,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哪有什么有没有关系,只要柏先生不高兴了,那就是天大的关系!

  再看眼前语气淡然,不卑不亢,眉眼清澈的慕小姐,即便是见惯了金雅丽之类的绝世美人的颖姐也不仅慨叹——慕小姐,当真是倾国倾城,贵介如玉。

  只有被滔天的权势和无边的宠爱养出来的女孩,才能有这样清澈天真的眸子,这样理所当然的语气,天不怕地不怕的骨气。

  在慕珥心里,柏纵横是作为一个父亲一般,把自己当成女儿或者妹妹看的,所以才会对她三年前的犯错耿耿于怀,寒心失望,但毕竟是亲手养大,就像是普天下的父母都见不得别人欺负自己孩子一样,他也不允许别人来设计伤害自己,才会对颖姐做出这样的惩治。

  她想到他,就觉得又心暖,又心疼,又开心,又愧疚,想见他,怕见到他。

  但是眼下最怕的,还是这三个亿的利润目标。

  她实在是不想再看到大哥对自己失望的神情了。

  但是——即便是刘云颖,听到这个利润目标,也是一脸震惊的神情:

  “三个亿?!一个季度之内?这——这怎么可能?”

  慕珥刚刚把她聘请为自己的助理,对她这个答案虽然是意料之中,但面上却保持着镇定的神情,甚至还学着柏纵横——用眼角余光略微冷淡的瞥了瞥她:

  “刘助理,我把你聘请回来,不是为了听你说‘不可能’的。”

  刘云颖明白,在慕珥冷淡的目光下,额头冒汗的思索了会儿。

  到底是金牌管理人,很快就有了初步的答案:“慕小姐,要在一个季度内挣到三个亿,少了公司里最红的人是不行的。”

  现在公司里最红的人,金雅丽,席牟阳。

  金雅丽最近在忙着拍一部清朝穿越宫斗剧,常常见不到人影,慕珥看了下今天是星期三,金雅丽应该还在清朝穿越宫斗剧的剧组里拍戏。

  叹了口气,还是要从最棘手的先开始了。

  她拢了拢头发,起身道:“我们去找席牟阳。”

  不会有人比她更了解席牟阳的作息时间了。

  这个时间点,席牟阳一定是在拳击房里。

  初光传媒作为业界一家中等规模,并且拥有不少当红艺人的传媒公司,对艺人的各项发展都比较看重,不仅给艺人准备了各种专门的服装间、化妆师、茶水室、休息室,还有专门的室内游泳馆、练舞房、拳击房、健身房等等。

  席牟阳出身红色世家,从小就是被锻炼出来的,负重十公斤跑个几公里那是家常便饭,因此锻炼出了一身精炼修长的好身材······

  对于一般的锻炼器械,他是早就看不上了的,唯一还算是能够入眼的,就是拳击房了。

  现在是早晨9:30,正好是席牟阳每天例行的拳击时间。

  刚到了拳击房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一声声有力的‘咚咚咚’——

  怎么听出了点恨不得打死人的愤怒味道······

  慕珥相信,席牟阳现在恐怕是真的想打死她的。

  想到昨晚的事情,席牟阳最后看着她的眼神,冷得陌生得吓人,她就觉得无论如何,没有力气去推开面前的门。

  指尖碰触到了拳击房的玻璃门,又犹豫着缩了回去。

  里面的‘咚咚咚’的声音忽然停了下来。

  以往席牟阳都是一口气拳击到10:00的。

  慕珥奇怪的把耳朵贴了上去,想听一下席牟阳是怎么了。

  刚把身子贴了上去,那玻璃门就从里面一下子被拉开了——她倾斜的身子一下子撞进一个充满汗水和男性气味的胸膛里——

  席牟阳穿着运动的短衫,一头汗湿了的碎发被黑色发带箍住了,线条分明的漂亮面容更显得立体而冷漠,低着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一闪而过的惊艳和痛楚,全都被他戏谑嘲讽的声音掩盖了过去:

  “哟,有男人了,就知道打扮起来了?不装了?”

  依靠在他胸口的柔软身子僵住了:“席牟阳你····”

  他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大力的把她往边上狠推了一把,直推得慕珥一下子整个人撞在了墙上,疼得皱起眉来。

  “离我远点。看见你就恶心。”

  他转身就要关门,却被慕珥一下子伸手扒住了门。

  那扇沉重的玻璃门只差一条缝就要关上——她却硬生生挤进来了五根手指——眼看着就要被夹断了,席牟阳心脏剧烈抖动,抬手拼命抵住那巨大玻璃门的惯性,气得脑门儿都在冒烟,刚想大骂她一顿。

  慕珥却趁他帮她抵住门,一下子扒拉开了那扇门,一个溜步钻了进去,笑呵呵的心虚的站在了席牟阳面前,一边从里面把门给关上了,防止席牟阳把她丢出去,一边挂着笑脸商量道:“席大少爷,伸手不打笑脸人哈,不看功劳看苦劳哈,您先听我说完话再说···”

  席牟阳暴跳如雷,指着她鼻子一顿骂:“我听你说完?凭什么?你算老几啊?!你个死黑木耳觉得老子不敢揍你是吧?我告诉你,你那只猪蹄子下次再放门缝里,我亲手给你剁下来!你不是能耐吗?啊?我看看等你残废了——那个姓柏的王八蛋还要不要你!”

  慕珥一直挂着笑的脸僵了僵:“我大哥不是王八蛋···你能不能不要胡乱骂人···”

  “你他妈还护着他!”席牟阳气得一巴掌拍在慕珥耳边的墙上,把慕珥吓得肩膀一缩,他才清醒了些,扯了扯唇,怒极反笑:“也是,你大哥嘛,你当然护着他!我算老几?慕小姐玩儿的时候带着玩的一个小明星嘛,傻滋滋的上赶着给慕小姐当笑话,好笑吗?嗯?好笑吗!”

  还不要胡乱骂人——他恨不得把那个柏纵横千刀万剐了!

  (另一头的柏先生淡淡一笑——好巧,我也是。千刀万剐,挖坟鞭尸,挫骨扬灰什么的,给你直接来个套餐,是最合朕心意的。)

  他越吼越近,眼睛眯起来,盯着慕珥脸上所有的表情,从微微垂下的眉眼,都微微颤抖的耳垂——

  他的手猛地抬起来,朝她脸上伸过来——

  慕珥是真的被吓着了,脚趾头都缩了起来:“你你你你伸手不打笑脸人打人不打脸啊啊啊啊啊——”

  席牟阳眼睛狠狠一眯,嘴里不耐烦的喝道:“闭嘴!”

  大手精准的揪住了慕珥的右耳,仔细的磨挲着······

  果不其然,摸到了一个细小到根本无法察觉的芯片装置······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