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015 恐惧回忆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15 恐惧回忆

小说: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 作者:月望兔 更新时间:2018-05-11 14:52 字数:4064

  慕珥脑子里仿佛有飞机轰轰隆隆的飞过——一片嗡嗡声中······竟然不知为什么浮现出刚刚在车里的时候——那些关于她和大哥的暧昧画面······

  眼前的大哥双目赤红,盯着她全身上下都带着一股莫名的狠劲儿,仿佛要毁了她一样。

  和那个画面中的大哥无比相似——逐渐重合成一个大哥——

  慕珥被他一下子摁倒在床上,心头无端端染上巨大恐惧——

  胡乱的挥舞着手臂,使劲儿想要挣脱开他的钳制:“不要——大哥你放开我——”

  “珥珥现在愿意开口说话了?”柏纵横冷笑一声,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停顿,从她肩膀抚上她的脖颈,来到她的领口边上,两指用力一撕——伴随着他已经毫无温度的声音:“晚了。”

  慕珥锁骨处一凉,骇然瞪大了双眼,一手连忙捂住自己,不敢置信的尖叫出声:“大哥!你干什么!放开我啊——”

  “不要乱动,我说过了,检查一下。”柏纵横只用一只手就轻轻松松的把她竭尽全力护在胸前的双手给强硬的拉开了,固定在她头顶,另一只手毫不停顿的继续掀开了她的衣服。

  慕珥混乱的尖叫摇头,身子乱扭,却根本扭不出他的掌控范围,情急之下嗓子都嘶哑了起来:“放开!别碰我——”

  柔滑雪白的小肚皮暴露在他眼前,隐约露出米白色的蕾丝花边。。。。。。

  他的动作停了下来,狼一样的盯着那样一片洁白无比的柔嫩肌肤瞧着,掀开她衣服的手不由自主的往下移动,轻轻覆盖在了那一片柔软肌肤上,手下的柔软随着主人的惊颤也微微颤动着,他往两边轻轻探着,就是纤细得几乎能够轻易折断的玲珑楚腰——

  如果把这细细的腰肢掌握在手心里,就能轻易地把她折成任何他想要的模样······

  慕珥整个上衣几乎全被撩开,柔嫩的肌肤一大片都暴露在空气中,只有小片处还被掩盖着——

  被他这样强横的剥开,从上而下的盯着,让已经懂事的慕珥几乎被吓懵,等到他动作停了下来,专注抚摸的时候,慕珥一下子回过神来,奋力抽出自己的一只手,抬手就朝他狠狠挥去——!

  “走开!”

  随着她一声尖叫,‘啪’地一声传来,几乎同时,手上传来的近乎脸庞的触感让慕珥一下子愣住——

  柏纵横缓缓抬起头,清冷的面容上淡淡的一片红,看着却叫慕珥惊心动魄!

  她竟然动手打了大哥耳光——

  她打了大哥!

  可是第一感觉确实惧怕忌惮,她趁他松开手的瞬间,飞快的屈伸缩到床里面的角落去,把衣服全都严严实实的拉了下来,甚至还拉过来了被子给自己包了起来。

  柏纵横有些可笑的看着她,弯身捏起那被子的一角,随手就把一整个被子全都从她身上夺了下来!

  慕珥瑟瑟发抖,咬紧牙关,仰头对他说道:“我不是故意的,大哥,是你先——”

  “是我先要脱珥珥衣服的。”柏纵横毫不动容的点了点头,忽然扯唇笑了,抬手摸了摸自己脸颊,对她说道:“很好,知道保护自己了。”

  他这么一说,反倒叫慕珥不知如何是好起来,只能沉默着抱紧自己。

  柏纵横弯腰靠近她,她就往里面躲,用十分不信任的眼神瞧着他,那样的眼神刺得柏纵横心里一暗。

  却只是弯腰把她从床上抱了起来,往外走去:“打也打了,闹也闹了,总该听话点,今晚搬到新公寓去。”

  顿了顿,又说:“这儿的东西,就都别要了。”

  慕珥窝在他怀里,心惊胆战还没平复下去,埋头在他胸前,不敢看他的脸,“嗯”了一声算是答应。

  被柏纵横抱到车里之后,他只留了她一个人在那个宽阔无比的车后座上,自己却坐到了前排副驾驶座上。

  这是第一次,大哥没有和她一起坐在后面。

  慕珥望着自己那只打过他的手发呆,心里难受,整个人也蔫了下去,从始至终不抬头。

  开车的齐七惊诧的瞅了瞅柏先生,又透过后视镜瞅了瞅慕小姐,心里一肚子的震惊疑惑,就凭先生这样恨不得立刻把慕小姐绑回家去的心情,竟然能忍得住把她一个人放在后面???

  柏纵横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开车,去慕公馆。”

  齐七连忙别开眼睛,不再去看后视镜里的慕小姐。

  慕公馆原本不叫慕公馆,叫章公馆,是民国时候的一个章姓的地方军阀给自己修建的养老公寓,请了当年最富盛名的德国建筑师来全程设计跟进,用的也是百年难得的好材料,整个房屋建筑十分合理,令人舒心,虽然面积不大,只有一百五十多平方米,但却是设计安排得错落有致,优雅别致,客厅、餐厅、卧室、书房、大阳台、沐浴间、大厨房,应有尽有,阳台上还搭了一个小秋千,旁边是紫檀木质的小圆桌子,随意的摆放着几只配套的紫檀木小凳子,和一条老藤椅,上面铺着厚厚的天鹅绒和羊绒毯子,随时等待着人躺上去,享受惬意时光。

  从外面看,红棕色的外墙搭配着宝蓝色的房顶,外面一排梧桐树落叶纷纷,染上几许轻柔的秋黄色,堪称一道美景。

  当时这一片地方正要准备开发,连招标书都出了,只等着一旦定下来,就把这一片全都拆掉了,慕珥跟着柏纵横出来喝茶,正好看到对面这栋小小的公馆,上面已经被写上了‘即将拆迁’的红字,她看着觉得这座公馆坐落在这儿其实也挺好看的,就靠着藤椅,闲闲散散的打量着,随口说了句:“要拆了挺可惜的,这么好看的小房子,住进去肯定很舒服。”

  柏纵横也就随口问了句:“珥珥喜欢这种风格?”

  慕珥点点头,笑嘻嘻地补充说:“虽然肯定没有家里好~家里有大哥嘛!但是我觉得偶尔住一住这种风格也挺好玩儿哒,大哥你看,那个公馆墙上有好多青苔和爬山虎,我们家里就没有。”

  她指着那一片老旧的公馆外墙,眼里满是小星星。

  柏纵横宠溺的摇摇头,失笑,他们家里当然不会有青苔和爬山虎。

  因为柏纵横的别墅每天都会有十个清洁工从里到外全方位打扫一遍,并且在凌晨六点之前全部完成,根本不会出现在他们面前,让他们看到被打扫的情况。每天等到慕珥懒散散的睁开眼,及拉着拖鞋下去和他一起吃早餐的时候,看到的只有光洁亮丽一如既往的家,和淡漠优雅,温和俊秀的大哥。

  能够出现在她面前、被摆放到她房间里的植物,都是全球知名的植物学家精心培育出来的最优品种,要么是双色兰花,要么是蓝色玫瑰,或者是千金难买的纯种紫色曼陀罗。

  不过她喜欢的就是最好的,千金难买她喜欢。

  隔天早上,慕珥刚刚起床,睡眼朦胧的啃着鸡蛋酥的时候,就被柏纵横拉过来,在她手心里放了一串冰冰凉凉的东西。

  慕珥眨巴着眼睛看清楚,那是一串十分古色古香的古铜色钥匙,上面还有精美的雕花,下面一行隶书体小字:慕公馆专用。

  “大哥,这什么呀?”

  柏纵横笑了笑:“这是你的慕公馆。昨天,不是说喜欢那个老公馆么?那不如送给珥珥,自己看着要不要改造,要什么就让齐七他们去办。”

  慕珥欢呼一声,当天就甩掉了所有工作,去了已经改名为慕公馆的老公馆,越看越觉得喜欢,干脆就不改什么了,只让齐七找了人,帮她把里面打扫干净之后,装上了一些现代必备的电器和家具,里面的老式音响、电话机、真皮沙发,还有那一整个书房的古董和典籍,都没动。

  慕公馆因此得以保存下来,连带着一整片老街区都没被拆迁。

  她有时候不想立刻回家,就窝在慕公馆,看看书看看电影打打游戏,消磨掉好多时间。

  其实她也只是偶尔兴起才会跑去慕公馆一次,从来不打扫,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去的时候,那公馆里面还是崭新干净的,后来才知道,大哥早就安排好了人定期去打扫,不然以她的性子,怕是早就荒废了那座公馆。

  时隔几年,慕珥再站到慕公馆面前,第一眼还是觉得十分悦目欢喜,却因着身边的人,已经不复当初宠溺温和的大哥,再怎么欢喜也不敢露出过多的表情。

  他把那把钥匙交到她手上,淡淡的说:“里面什么都没变,还是你最后走的时候的样子,不过既然珥珥要自己一个人在外面生活,以后就需要自己打扫了。”

  慕珥接过来那串熟悉的钥匙,讷讷道谢:“···好,谢谢大哥。”

  柏纵横听到那句‘谢谢大哥’,眸光一冷,语气更加疏离:“你也二十一岁了,总该有点自己的积蓄,当时买下来给你的时候,你还没有十八岁,不能过户给你。这个慕公馆既然是你喜欢的,就当做这次见面给珥珥的见面礼吧,明天齐七会把慕公馆过到你名下,这样以后珥珥就不用和我牵扯了。”

  慕珥听到最后一句话猛地抬起头,怔怔的喊了一声:“大哥···你不····”不会带我回家了吗?

  没等她说完,柏纵横漠然的‘嗯’了一声:“不打扰珥珥了。”

  对着她朝门的方向微微一颔首:“早点进去休息吧。”

  转身就着齐七已经打开的车门,上了车,车门一关上,慕珥就只能看见他淡淡的侧影。

  阿斯顿马丁掉头奔驰离去,很快消失在夜色里。

  慕珥低头看了一眼静静躺在她掌心的那把古铜色的钥匙。

  繁复的花纹,隶书体小字,明明什么都没变。

  可是到底还是变了。

  ——————————————

  她本来以为,慕公馆里面最多不过有一床被子,今晚应该会过的很艰难,打算等明天再好好去超市里买点生活用品回来。

  没想到刚一进门,就是摆放得整整齐齐的鞋架,最上面的米白色小熊拖鞋,是她以前就常穿的牌子,今年刚出的最新款夏季拖鞋。

  慕珥换上拖鞋,惊讶的打量鞋架上摆放得整整齐齐的各色女鞋——从春秋天的单鞋,到适合出行的羊皮平底鞋,从夏天的绑带凉鞋,到适合跑步的各种运动鞋板鞋登山鞋,还有春夏秋冬的各色小靴子,以她最爱的酒红色和人鱼姬色为主,搭配着她常用的各种米白色、浅蓝色、黑灰色拼接,样式则统一都是今年最新款,风格上看,像是以前她常用的设计师。

  再随手拎起几双鞋子,看看码好,竟然无一例外,全都是她的36码。

  她的风格,她的习惯,她的码好,全都被他完好的保存在记忆里。

  从小时候起,似乎就一直是这样,她从来不需要担心什么衣穿住行不舒心的问题,大哥总会把一切亲手给她安排妥当,甚至是发育期间,文胸的码号,她自己都记不清,但只要问问大哥,总能给她选出最合适的。

  她以前生活得太过于幸福无忧,以至于现在清楚的知道,自己离开了大哥,过得其实并不幸福,却无法再回到那些幸福单纯的时光里去。

  慕珥别开眼睛,踩着拖鞋,有些失魂落魄的往里走,目光所及之处,都是干净整洁的,连她三年前用的琉璃水杯,都光彩发亮的在她最常放在的地方。

  她走到卧室里,雅致的米白色纯棉贝壳床已经铺好了厚厚的毯子,上面是天鹅绒的被子,贝壳床顶上挂着一排小星星,她记得,是因为她的视力在晚上就会下降得很厉害,但是一旦开灯,让眼睛见了光,就很难再睡着了,大哥就找了群科学家和设计师,硬是让他们专门给她设计出了这么一款逆天的感应型夜灯,一旦她做出想要起床的动作,头顶的小星星们就会立刻亮起来,散发出柔润的暖光,刚好能够帮她照明,又不会影响她的睡眠。

  今晚,她却睁着眼,望着头顶的那些小星星睡不着。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