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014 尴尬了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14 尴尬了

小说: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 作者:月望兔 更新时间:2018-05-10 23:56 字数:4052

  到了慕珥租住的小小公寓楼前,慕珥连忙起身,有点恍惚的说了声‘大哥再见’,急匆匆的下车就要走。

  柏纵横却跟着她一起下了车,有些惊讶的问:“珥珥不让大哥上去坐坐么?”

  慕珥捏紧了帆布包的带子,按照道理说,当然是应该请大哥进去坐坐的···

  她小声的提醒道:“大哥,这边的公寓没有定期打扫人员的哦,里面蛮脏蛮乱的,你要不还是早点回去···”

  柏纵横淡淡一笑,打断了她:“珥珥能住的地方,大哥当然也能进去。”

  上前,主动扶着她的肩膀往前走进去了。

  刚一进单元门,就看见四周的墙上贴满了的各种小广告,其中不乏那种上面有几个衣着裸露、眼神迷离的性感女人照片、附着一行联系方式号码的小广告···

  昏黄的灯光下,破旧狭窄的楼梯间闻起来,还有一股小小的垃圾气味,不知道是谁家的垃圾还没扔···

  慕珥在前面带路,有点儿尴尬的回头去看大哥的脸色,这样的居住环境,让大哥踏进来简直都是太委屈大哥了···这样的小公寓楼房对于大哥来说应该是很不堪入目的吧···

  幸好后面的柏纵横并没有露出什么不喜的神态,淡淡的跟着她上了三楼。

  慕珥掏出钥匙,自然而然的开了门,正要开门,犹豫了下,又一手把门把手摁住了,讪讪的询问道:“那个···大哥,你要不然在外面等一下下?我家,有点点乱···”

  她记得临走前,吃的泡面好像还在桌子上···

  好几件衣服还没洗,好像就被她扔在沙发上了···

  大哥是有洁癖的,能走进这栋公寓房里,已经是让她意想不到的屈尊降贵了,要是让大哥看到她家里那副样子···她实在是···心慌慌。

  柏纵横瞥了一眼她摁住的门把手,已经掉了漆,露出了里面老色调的木头,看起来破破烂烂的。

  抬手摁住她的手,语气安抚,却不容置喙的:“乱就乱吧,你什么样子大哥没见过?”

  慕珥心里发虚,手里一松,就被他一下子拿开了手,他一下子开了门,就先走了进去。

  柏纵横看了眼脚下,连个像样的地板都没有,是最简陋的那种水泥地,深灰色的,根本不用换鞋。

  他打量了一眼四周,慢慢的往里走去。

  很小的屋子,客厅只有十几平方米,连他住的别墅的洗手间,都比她这个小客厅宽阔许多。

  客厅正中间摆着一台老旧的电视,却根本没有插上电线,似乎已经报废很久了。

  电视对面的小沙发也不知道是被用了多少年月的,原本淡黄色碎花的布艺沙发,已经磨损得快成了米白色,沙发的一角露出了里面的海绵,看起来破破落落的。

  沙发上堆着几件皱巴巴的白T恤,都是极其廉价的纯棉T恤,连个像样的牌子都没有。

  沙发前面一个低矮的小茶几,茶几上乱糟糟的摆满了各种纸张,他略略一看,全是关于经纪人工作的各种行程安排表,各种见面会座谈会之类的策划,还有几张那个叫席牟阳的照片,倒是被格外小心的放在了一旁。

  纸张旁边唯一有点生活气息的,就是那桶香辣味的泡面,也不知道放了多久,上面的油渍都全都凝固了起来,成了褐色的一团面,那些纸张上可疑的红油,估计就是来自于这桶被主人仓促间吃下去的泡面。

  柏纵横淡淡的站在那里,几乎可以在脑海中勾勒出,她坐在沙发上弯着腰,一边狼吞虎咽的吃泡面,一边拿着笔和纸忙忙碌碌的勾勾画画,为了别人卖力工作的模样。

  慕珥跟在他身后,看着他忽然不往前走了,定睛一看,果然看见了那桶已经恶心的要死的泡面,赶紧快步走过去,麻溜的把那桶泡面端起来,扔到了厨房的垃圾桶里,又快速的把那堆文件稿子全都拢了拢收到了一边,抽了几张餐巾纸,把桌子擦了又擦,不好意思的说:“呃,平时忙起来的时候有时就吃点泡面,大哥你要是不舒服就先去下阳台,我收拾下再给你倒茶哈···”

  “不用了,你看一看有什么需要带走的就好。”

  慕珥一听这话,惊讶的抬起眼来,才发现柏纵横不知何时已经捡起了她的白T恤,弄出一片能坐的地方,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她隔着一个茶几,愣愣的问他:“带走?走去哪里?”

  柏纵横身子微微前倾,低头看着她:“换一个地方住。”

  “大哥,你不是说,答应我了···让我继续自己生活吗?等到更合适的时候再让我回去···”

  柏纵横点点头:“是,我答应你了,现在不带你回去,但是珥珥不能住在这种地方。”

  慕珥挠挠头,下意识的想给自己的小窝辩解几句:“其实这个地方还挺好的,离超市和公交车站都特别近······”

  她还没说完,对面的楼上突然传来一阵放肆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笑声——吓得慕珥一下子住了嘴,隔着窗户看去——

  隔着不到三米的对面那个房子的窗户里,隐约印出了一个男人正在脱衣服的模糊身影,还有不断喊出来的粗嘎叫声:“小贱人——你老公今个儿晚上非让你怀个大胖小子不可!”

  夹杂着女人嗔怪的调笑:“不要不要~哎呀!你讨厌啦~!”

  男人喊得更兴奋了:“哪里讨厌呀?啊?哈哈哈哈,你不就喜欢这样!装什么装,还不赶紧脱了!慢腾腾的在这儿勾引谁呢?过来!我给你脱——”

  随着男人的身影一个扑过去,还有隐约响起来的撕扯声音——女人尖叫了声‘哎呀你扯坏我了~’

  随之就是更混乱的声响——男人粗犷的笑声吼声,夹杂着几句十八岁以下不宜的粗鄙脏话,女人有时尖利有时喘息的娇媚埋怨,却配合着那男人动作越来越大,声音越来越大——

  慕珥整张脸‘唰’地一下涨红了,急忙起身跑到窗户边,用力地拉上了窗户玻璃,又拉上了窗帘,然而根本不隔音的窗户玻璃没起到什么阻隔作用,那些断断续续的暧昧响动还是不断地往她这个小屋子里传输过来···

  她恼的简直想锤墙!这人选什么时候不好!偏偏在大哥在的时候···大哥这得怎么看她···

  颤巍巍的转过来身来,嘴巴不利索的解释着:“大哥这个其实是很偶尔的情况,,,那个,对面那家男的其实没有老婆的,应该是找了小卡片之类的上面的女人过来···就···偶尔一次···不是每天晚上都这样的,真的真的···”

  却望见柏纵横端坐在沙发上,目光也不知盯着哪里,清俊面容沉沉如霜雪,像是暴风雨之前越来越阴暗的云层——叫人看着就觉得压抑,不敢再出声说什么。

  慕珥也觉得自己说的话全无说服力,手足无措的上前去,拿了个被子,倒了水 ,递到大哥面前,耷拉着脑袋,一副认错的态度。

  柏纵横眉头突突的跳,却不能对她说什么重话出来,只能尽量平静地问:“珥珥,这个地方不干净,从头到尾都不干净,大哥以前什么时候让你沾过不干净的东西?你现在住在这个地方,你让我,怎么好过?”

  慕珥不争气的又觉得鼻子酸了起来。

  养了她十八年的人,对她好了十八年的人,偏偏被她辜负得厉害······

  “大哥···我···听你的。”

  柏纵横沉凝面色终于稍稍舒缓:“今晚就走,你住这里我不放心,附近有一栋在我名下的的公寓,离公司和车站都很近,比这里舒服很多,明天让齐七过户到你名下。”

  慕珥迟疑着,略略思索了下,摇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去网上找一找其他的房子就好,大哥的东西是大哥的东西,不用给我的,上次做身体检查的钱,也是大哥帮我付的,我都还没······”

  她话猛地中断——

  眼前柏纵横忽然狠狠一扬手——有一个物体大力的飞了出去!她的话猛地被一阵骇人的破碎声打断!

  眼睛还没反应过来——耳边已经响起爆炸般的炸裂声音!

  玻璃杯砸在电视机上——水花洒落和玻璃炸裂的声音清脆彻底!

  慕珥吓得双手抱头,看着柏纵横剧烈起伏的胸口,吓得一句话都不敢再说了······

  他站起来,一下子扯掉了慕珥捂着耳朵的手,把她拽到了自己面前,看着她的惊慌失措的眼睛,知道她害怕了,却无法抑制自己冰冷的语气:“还没什么?!还没把钱还给我,是么?珥珥既然这么想和大哥划清楚界限,是根本就没有打算回来吧?”

  慕珥被他扯得很痛,扭动着手腕想要挣脱,却一点都动弹不得,反而觉得他力道越来越大,几乎快要把她的手腕给攥断了,摇着头跟他解释说:“不是,不是,我只是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也有工作了,能自己挣钱了,不该再老是用大哥的钱,给大哥添麻烦····”

  “添麻烦——?”柏纵横在唇齿间琢磨了一下这两个字,忽然在唇角绽开了一个弧度:“好,怕给我添麻烦——真是懂事了,知道不该给外人添麻烦,在珥珥这里,我是个外人,对吗?”

  慕珥被他冷笑得发慌,当然不敢承认,心下被他一通话说得又慌又怕又疑惑——尽管不想承认,可是大哥说的,的确是这个道理,她难道真的,把大哥当成了外人?

  柏纵横眼看她低着头不讲话的样子,彻底失了控,松开她的手腕,大步往她的卧室走去:“好,就算我是个外人,今天你也非走不可。”

  慕珥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赶紧跟在他后面:“大哥——不是的,你给我点时间,诶,大哥,你别翻我东西呀——”

  柏纵横以极快的速度一边打量着她小小的卧室,一边淡淡的翻开她各种柜子:“不用时间,珥珥不想动,我也不想让别人碰珥珥的东西,那我来帮你搬。”

  慕珥看着他雷厉风行的动作,不知如何是好,只觉得有什么怕被发现的感觉。

  等到柏纵横一下子拉开了她最里面的柜子,她终于想起来自己恐慌的缘由,惊叫着飞奔过去:“不要!”

  已经迟了。

  柏纵横站在那个低矮的、大开的、满满当当的柜子面前,眉目阴寒。扶在衣柜门上的大手骨节发白,暗青色的血管猛地鲜明了起来,足可见他情绪大动到了什么地步——

  慕珥忧心忡忡的默默站在他身后,看了一眼柜子里的——各种男士衣物,从名贵衬衫,到休闲西裤,从风衣外套,到针织袜子,甚至还有两条真丝的暗紫色男士内裤······

  柏纵横背对着她,漠然问道:“这是谁的?”

  慕珥不敢回答,咬着唇,憋出一句:“···能不能···不要问?这个和大哥没有关系。”

  和他没有关系?!

  柏纵横在她看不到的阴影里,对着那些扎眼的柜子里的各种东西,恻然冷笑——

  他转身而来,慕珥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却忘了这狭小的屋子里,后面就是床,刚退了不要半米,脚就碰到了床沿,一下子跌坐在床上。

  柏纵横俯身而来:“珥珥,我再问一遍,这是——谁的?”

  慕珥看着他有点发红的瞳孔,不敢再说出什么抵抗的话,却也不敢说出席牟阳的名字,堪堪别过脸去,一副拒绝回答的态度。

  他终于失去耐性,抬手捏住她下巴,逼得她转过脸来对着她,吼道:“谁的?!说话!”

  手上的精巧下颔明显吓得一缩,慕珥眼眶也随之泛红,却还是不言不语的。

  柏纵横面上紧绷,心上却早已经失了控,光是想到那个最大的可能性——就让他愤怒得发狂!

  蓦然地,他松开了她。

  慕珥头顶上方,传来了漂浮阴冷到几近空无的声音:“珥珥既然不说,那我亲自动手——给珥珥检查身体。”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