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011 不肯承认的感情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11 不肯承认的感情

小说: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 作者:月望兔 更新时间:2018-05-07 13:52 字数:4108

  席牟阳看到齐七的瞬间,就明白过来了。

  酒店里封禁了他的人,就是眼前的柏先生。

  席家世代显贵高门,势力之大几乎无所不能,但位高权重如开国元帅席将军,无比宠爱席牟阳的爷爷,却不止一次面容肃整、嗓音紧绷的提醒过他——不要招惹柏纵横。

  柏纵横是——连席家都惹不起的人。

  但如果,黑木耳已经惹上了这个柏先生,他也不介意陪她一起惹。

  席牟阳站到了柏纵横面前,半侧着身子,是保护身后女孩的姿态:“我的经纪人不需要抱歉什么,搞麻烦的是我。”

  两个同样高大尊贵的男人这样对峙的姿态,一时间整个会议室的气氛都紧张到了极致。

  席牟阳微微昂着头,神情比以往嚣张时候更添了一分针锋相对。

  柏先生自始至终,神色都是淡淡的,面对着席牟阳,却没有半分眸光给他。

  漆黑如墨的眸子只盯着他身后那个娇小纤瘦的女孩。

  他开了口,却不是对席牟阳说的:“珥珥,你叫我什么?”

  珥珥(耳耳)?!柏先生这是在叫谁?!

  会议室内所有人都是惊得脸色一变,嘴巴不由自主的张开了,不可置信的望向那个最不起眼的‘沐耳’。

  整个公司里只有她一个人的名字是这个读音。

  柏先生——竟然会用这样亲昵的称呼叫人?

  柏先生——竟然会这样亲昵的叫她‘珥珥’?!

  她究竟是什么人?

  席牟阳身形也是一顿,缓缓转过头来,不可置信的盯着她。

  他原本以为,沐耳是做错了什么事情,才惹上了柏纵横,但她似乎早就认识了柏纵横,还和柏纵横渊源匪浅?!

  她竟然从来没有和他提过半句。

  慕珥被所有人的目光盯着,浑身一颤,紧紧咬着下唇,脑子里混乱一片。

  一时之间,竟然觉得眼眶有点湿,偏偏嘴唇哆嗦着只能出来三个字:“柏先生···”

  柏纵横神色更淡了几分,几乎面无表情,只说了两个字:“过来。”

  被他养大的女孩儿,下意识的从席牟阳身后走了出来,听话的一步步朝他走去。

  慕珥的神经紧绷到了极致,双腿都在发颤,眼泪就慢慢涌了上来,耳边大哥的话听起来像是不可违逆的命令,可周围几乎能灼伤人的一道道目光,让她每走一步路,都觉得仿佛赤足走在烧得火热的焦炭之上。

  每走一步路,都像是在逐渐脱离这三年来的生活——平静的、安稳的、菜鸟经纪人的生活。

  每走一步路,都像是在接受迟来的惩戒——那晚她年少无知,误打误撞对大哥犯下的滔天大错。

  她不再是沐耳了,可也不再是大哥的珥珥了,她突然变得什么都不是,这样暴露在众人的审视目光之下,只觉得快要喘不过气来。

  柏纵横唇角却渐渐浮现起微笑,在她距离他只有一臂之遥的时候,利落的伸出手,把她拉到了自己面前——

  慕珥猝不及防差点撞上他,怔怔抬头,望见大哥清冷容颜。

  三年不见,他更漠然内敛了,好像这三年的时光冲去了他最后那一点像人的喜怒哀乐。

  如墨双瞳,眸中不见丝毫情绪,连本就十分凌厉深刻的轮廓棱角,都变得更加孤绝以至于遥不可及。

  他唇边一点笑意,抬手慢慢地抚摸她的脸,用指腹轻柔拭去她眼角下的泪水:“珥珥哭什么?都在外面玩了三年了,还不愿意回来么?”

  他语气略带责怪,好似以往每一次她喜滋滋地去参加活动,为了那一点点自由而故意赖在外面玩儿,等到他来接她,又是严厉又是宠溺的问她:“珥珥都自己在外面玩了那么久了,就一点不想大哥?”

  慕珥眼泪落得更凶,终于叫了出来:“大哥···”

  三年——

  此话一出。

  整个会议室鸦雀无声。

  所有人齐刷刷震惊到失语!

  直到十几秒后才此起彼伏的响起了倒抽一口冷气的急促呼吸声!

  三年前——不正是柏先生私养的那位慕小姐不知所踪的时候!

  他们终于明白过来——原来刚才柏先生唤的,不是‘耳耳’,而是‘珥珥’!慕珥的珥!

  三年前为了找她——那时候整个圈子都被柏先生翻了过来!服务业、金融业、化工业、重工业、娱乐业····哪个业界没收到柏先生发的通知令?对一切人员进行严格筛选!如果发现一丝一毫的关于慕小姐的踪迹,就能得到天价赏金!

  第一年,只要有人能拿出关于慕小姐的可靠消息,赏金一个亿,如果能拿出慕小姐的具体所在地,赏金十个亿,并且可以得到柏先生名下的一座英国古堡。

  第二年,只要有人能拿出关于慕小姐的可靠消息,赏金十个亿,如果能拿出慕小姐的具体所在地,可以得到柏先生名下位于联合国对面的国际商贸中心——每日现金流量高达百亿美金,其价值已经不能用金钱来衡量。

  第三年,只要有人能拿出关于慕小姐的可靠消息,赏金为价值百亿的古罗马鸽血红宝石,如果能拿出慕小姐的具体所在地,可以得到柏先生所承诺的——为他建造一个面积不小于意大利、富饶不亚于美国的国家,让他成为一国之王!

  听起来几乎是不真实的,换了任何一个人发出来这样的悬赏令,都会被当作笑话空话。

  可谁也未曾质疑过这个悬赏的有效性,因为放出来话的人是柏纵横。

  柏先生说到做到,必能兑现这天价悬赏!

  所以三年前——所有人都几乎是疯了一样在关注着任何关于那位慕小姐的消息!甚至有富豪专门雇了潜艇和飞机,下海上天的找!

  但是一年一年过去了······却没有人能拿出一条关于那位慕小姐的消息!只能望着这常年位居头条的天价悬赏令,扼腕叹息·······

  如今·······谁也不会想到——这位慕小姐、最年轻的赫拉影后——竟然在这么个娱乐圈的传媒公司里,当一个灰头土脸、整日被人吆来喝去的末流经纪人!

  此刻,若非镇于柏先生在场,几百号人都恨不得往自己脸上甩几巴掌!拿刀往自己身上捅几刀!自己这眼神儿怎么能这么不争气!三年了!这位被天价悬赏的慕小姐就在自己身边啊!自己居然就这么错过了成为一国之王的机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只有三个人没有露出追悔莫及悲痛欲绝的神色。

  金雅丽的指甲死死扣住桌子。刚看到柏先生时候她欣喜若狂,满脸红晕,一心想着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和他单独说句话?告诉他自己一直都记得他?一直都在努力?只为了他当初选中她的时候那句‘因为你有潜力’?

  到此刻,金雅丽眼睁睁看着他露出那般罕见,不,从未见过的温柔劝哄神情,动作怜惜的给那个根本不起眼的女孩擦眼泪,整张脸都变得僵硬,因为欣喜悸动而红润的双颊,慢慢变成了惨白。

  一旁的席牟阳表情仿若凝固了一般,看着背对着自己的慕珥。他刚才竟然以为她需要他的保护,却原来,他竟然只能看着她走到柏纵横身边。

  还瘫坐在地上的颖姐,这回彻底没了起来的力气,连为自己半生拼搏哀求一把的心思都彻底丧失了,妆容精致的脸上竟然呈现出枯木一般的死人色。

  她竟然打算,把柏先生翻天覆地找了三年的人,当成赔礼送到酒店去······

  这世上还有比这更快的自杀法子吗?

  刘云颖本以为已经彻底没了跳动力气的心脏,却在柏先生瞥了她一眼之后,顿时心惊肉跳——因为恐惧而整颗心剧烈收缩!

  但柏先生并没在她身上停留超过半秒,而是半拥着怀中掉泪的女孩儿,走到了台上。

  齐四冷冷的对瘫在地上的颖姐说了句:“先生不喜欢地上有垃圾。”

  一把把她拽了起来,扔到了一张椅子上坐着,放任她从瘫在地上到瘫在椅子里。

  齐七则是亲手把最大最舒服的那张靠椅搬上了台,放在柏先生旁边。

  柏先生把慕珥安置在靠椅上坐好,慕珥很不适应,局促的想要站起来:“大哥···我和他们一起坐下面听,或者站着就行···”

  柏纵横眉峰微皱,慕珥缩了缩脖子,渐渐消声,动物的直觉告诉她,比起被所有人的目光盯着,她觉得大哥皱了个眉这件事情比较严重。

  柏纵横安抚她道:“等大哥一会儿。”

  慕珥点点头······

  就这么坐在一张铺满天鹅绒的宽大靠椅上,在巨大会议室的台上,在柏先生的身后,因着这份无与伦比的特殊珍视对待,被所有人的目光探究着,却又因着这份严密到无缝可钻的保护,不会被人探究到半分。

  她面前,柏先生修长的身影,完完全全掩住了身后的她。

  和慕珥不同。

  所有人此刻面对着,真真正正的柏先生。

  他立在台上,并未穿着西装领带,也并未发号施令,便是自然而然的睥睨一切。

  “在初光,各位都有贡献。”

  随手点了几个艺人,徐徐道:“这几位,初光将会和你们解约,并给予一定的解约金和抚恤。”

  柏先生点的那几位艺人,有两三个是已经四十多岁还没火起来过的男艺人,一听这话,就默默垂下了头,不敢吭声。

  还有一个是和席牟阳同期进了娱乐圈,签约初光传媒的年轻男艺人,这两年发展势头正猛,在好几个电视剧里出演过男一号,粉丝也越来越多,看起来前途无可限量。

  年轻男艺人突然被点名解约,先是一脸诧异,在柏先生的目光下忍了又忍,但想到自己的星途等于是就此中断,到底是忍耐不住,站了起来:“柏先生···我···是哪里令您不满意?”

  柏纵横极简短的给了几个字:“今年三月二十九日,你犯了规矩。”

  自始至终那志得意满的年轻男艺人连一个眼角余光都没得到,就如同被人戳中了命穴一般动弹不得,不敢吭声的缩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柏纵横那令人惊心动魄的极漂亮修长手掌淡淡指向台下——继续点名道:“另外,初光目前暂定的一号女艺人金雅丽、一号男艺人席牟阳,即日起统一由金雅丽的经纪人龙侠负责。”

  席牟阳和慕珥同时问道:“为什么?”

  柏纵横无视一身怒气的席牟阳,转过身去,轻轻拍了下慕珥的发顶,再转过来的时候,又是睥睨无双的姿态,淡淡掠过席牟阳,道:“因为你不配。”

  不配。

  席牟阳这一生,第一次被人说这样的两个字。

  慕珥被大哥这句没有明确来由、却简直堪比捅了天窟窿的话震得呆住·······

  谁不知道,他是天之骄子,显赫尊贵,就算在娱乐圈这样鱼龙混杂不讲道理的行当里,也没人敢明面上给他半分气受。

  这个男人,却连一个目光都没给他,就淡淡的告诉他——他不配。

  整个会议室仿佛被冻结了一样,没人敢看席牟阳此刻的神情。

  平日里被席牟阳压制得死死地那些艺人和经纪人,即便是幸灾乐祸,也只敢心里暗暗爽,不敢抬头。

  越是安静,越是让慕珥觉得不安——

  她太了解席牟阳的性子了,他越是张牙舞爪的,反而越是好商量好安抚,越是风平浪静,不言不语,那才是真的出大事了。

  就想这次打了导演的事情一样,席牟阳回来后不声不响,却早就掀起了一阵狂风暴雨。

  大哥这样——会激起席牟阳什么样的反应,连她都预料不到,满心惶惶的探出脑袋,担心的想要去看席牟阳——

  却听到,台下,那个漂亮得近乎嚣张的大男孩,含着锋利桀骜的冷笑声说:“不配?就凭那个叫慕珥的傻货?那么蠢的女人,也就你当块宝!在我这里,她什么都不是。选她当经纪人,是老子可怜她!就是在我身边再放三年,老子都瞧不上她。”

  探出头的慕珥,呆呆的望着他。

  他昂着的头放下来一点,顿时僵住。

  他还没来得及收起嘲讽桀骜的眼神——正对上从柏纵横身后探出头来,望着他的一双属于慕珥的水眸。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