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010 立刻滚出去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10 立刻滚出去

小说: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 作者:月望兔 更新时间:2018-05-06 02:03 字数:4116

  会议桌边,在场众人齐齐的站了起来,惶恐的低下头,吓得只有出气没有呼气。

  而液晶屏旁边,还拿着遥控器做介绍的罗经理双腿打战,快要跪下了——

  “柏先生····”

  “出去。”

  “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

  柏先生冷喝:“立刻滚出去!”

  众人哗啦啦收拾好文件档案,满头冷汗,双腿麻利飞奔,迅速滚出去。

  柏纵横平静了心神,关掉了耳机。

  拿起手机,对那头的齐七吩咐道:“今天晚上,去初光传媒开会,嗯,所有人,都要到。”

  慕珥或许知道,大哥是神魔一样的存在,能将声色犬马的娱乐圈镇得不敢有二话,但是他究竟有怎样的手眼通天,连她也从未真的了解过。

  比如,她并不知晓,她三年前悉心选择的一家普通的传媒公司——初光传媒——是柏纵横众多产业中的娱乐产业的一个小小分支。

  ——————————————————————

  慕珥紧张兮兮的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处罚通知下来。

  颖姐受了这么大的气,搁在平时,那就算是公司里的一姐,也得被她收拾得掉层皮,不知为何,这次却竟然不发一语,还让公司里的人不许多嘴。

  好不容易捱到了晚上,她正要收拾东西赶紧溜回家歇歇,却被发了通知:今晚所有人都到第一会议室开会,一个都不许缺席。

  这是慕珥在公司里三年来,第一次收到这么正式的通知。

  初光传媒是一家中等规模的传媒影业公司,平日里管理得很灵活,每个经纪人只要负责好自己的艺人,别的事情都不用管,因此各个经纪人之间联络得也不多,像是这次这样兴师动众的全体会议——竟然是三年来第一次。

  第一会议室位于初光传媒大厦的地下一层,平日里极少启用,是因为,第一会议室的规模之大,装修之精致,每一次启用,都是碰上了什么公司大事儿。

  上一次这样启用第一会议室,好像还是席牟阳他们和公司签约的时候,初光传媒为了表示对席牟阳这个星途无量的明日之星的看重,特地收拾了好几天才把第一会议室给收整出来,用作签约场地。

  但是这一次,从通知开始,全体后勤工作人员立刻投入到对第一会议室的收整工作中,效率之高令人瞠目结舌!

  从下午五点半下班,到六点的时候,偌大的一个会议室,已经光洁亮丽得好似刚刚建成——空气中散发着低调的木麝香气味,似乎准备好了要迎接什么人物一般。

  颖姐把几百号的经纪人和艺人带到第一会议室,站到台上,耳边挂着扩音器,清清楚楚的交代道:“等会儿公司的董事长要过来,大家记好了,董事长过来一次非常难得,一定表现好了,尤其是几个代表性的艺人,务必记得自己代表的是公司的形象!”

  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她意有所指的望向了席牟阳的方向。

  席牟阳抬起头来,慵懒的扫视了一圈四周,毫无收敛之意。

  四周的艺人没有能和他匹敌的,不敢和他对上眼,大都别开了眼睛,生怕惹上了这位混世魔王。

  唯独坐在首位的女子,穿着一袭胭脂红的裹身鱼尾裙,半露香肩,长长的酒红色卷发披散在雪白纤细的肩头上,看上去犹如傲雪红梅,带着天后特有的高贵气势,用手撑着下巴,一双冷清的猫眼瞥了瞥身边神色甚为嚣张的席牟阳,忽的开口说道:“平时喜欢闹腾就算了,如果分不清场合,那就是自寻死路了。”

  席牟阳笑了笑:“金雅丽,你现在不就是——自寻死路?一个嫩模出身,教训起人来,倒是像个八代根正苗红的大小姐。”

  身着胭脂红裙的绝妙美人——金雅丽,是当前初光传媒的一姐,据说因为出身贫民区,当过嫩模红了起来,二十七岁才转型成了演员,如今三十岁,却不见任何岁月痕迹,反倒是一年比一年典雅大气,身上猫一样撩人清冷的气息,愈加深厚迷人,连续三年被评为全国男人的梦中情人,也是这份独特的气质,让她戏路越来越广,今年刚拿了玫瑰奖视后,算是来到了演艺事业的顶峰期。

  按照圈子里的辈分来算,金雅丽算是席牟阳的前辈,平日里全公司上下都要叫她一声‘雅丽姐’,席牟阳本来也该那么叫。

  但恰恰这两个人都是孤傲的性子——

  金雅丽年少漂泊,命运多舛,养成了对人寡淡敏感的个性,与人相处自有一份傲骨;

  而席牟阳出身将门,父辈又是商界大亨,身份显贵无比,贵族气质张扬,又是漂亮得几近妖媚的面容,加上他二十几年来对各方面都是天纵英才,当然受尽万千宠爱,性格更是乖戾恣肆,容不得别人给他半分不爽利。

  这么样的两个人碰在一起,从第一天起就没停过互开战火。

  慕珥一看到这两个人同时出现,心就提到了嗓子眼,今晚他们居然还阴差阳错的坐到了一起!简直是!要命!

  金雅丽的出身,本就是公之于众的秘密,谁不知道这是不能出口的忌惮?偏偏席牟阳在众人面前就这么点了出来。

  周围人都面面相觑,不敢得罪金雅丽,更不敢得罪席少爷,只觉得这长长的会议桌上——硝烟味道渐浓,火花星子飞溅!

  金雅丽到底是经历了大风浪的人,听了席牟阳这样针锋相对的话,一张艳若玫瑰的面容倒是没怎么变,只是那眼神变得极冷且利,妖娆的红色指甲微微掐着,好似下一刻便会掀桌而起——

  慕珥赶紧闪身到席牟阳面前,脸上笑意恭敬抱歉:“雅丽姐别跟他一般见识,他这两天燥得慌,瞎闹腾,我回去好好跟他谈谈,您难得回公司一趟,别为了他动气。”

  慕珥边说着,边眼珠子灵活的端起茶壶,给金雅丽面前的茶杯满上了。

  席牟阳皱眉,拉住慕珥递茶的动作:“喂——”

  慕珥转头,恨恨的骂道:“喂什么喂!还嫌自己新闻少啊?!”

  回过头去,姿态恭敬的递茶给金雅丽。

  金雅丽那涂着玫瑰红妖娆指甲的白皙双手,稳稳当当的放在腿上,半点要接茶的意思都没有。

  席牟阳看着慕珥躬身道歉递茶水的模样、和金雅丽端坐在那里,冷眼瞧着慕珥难堪的傲气模样——

  看得扎眼睛,从眼睛扎到了心里,刺得他心口发疼,低骂了一句脏话,正要拍桌子起来,却被早就有所准备的慕珥朝后一脚——踩住了他的脚!

  ‘嘶’···

  慕珥这一脚下足了力气,席牟阳脚上痛得太阳穴都突突地跳了起来,如她所愿的没能站起来···

  (慕珥内心OS:席少,等我保住了饭碗,您怎么鞭笞我都行0.0)

  她身边的经纪人龙侠平日里和慕珥私交不错,看着慕珥一波发射过来的求助眼神,大着胆子违背了金雅丽的意思,笑眯眯的把那杯茶接了过来:“雅丽倒是不介意这种小事,不过要是在外面说这话,容易让外人觉得咱们公司不和,还是····”

  “您说得对!我们回去一定好好记住。”慕珥又是一个鞠躬。

  忽的,两道男声同时响起——

  “谁让你鞠躬了?”

  一道声音锋利激怒,是席牟阳的。

  还有一道,寒气淡淡,却不怒而威,叫人不由自主望向那低沉嗓音之所在——不知何时,一道颀长的白衫男子立在会议室门口。

  柏先生眉眼如黛,俊比九重天仙人,秀若山中千年松,身姿修长玉立,漆黑如墨的双瞳却好似从深渊从萃取出来的最深最浓的阴暗,他穿着一袭休闲的皎洁白衫,米白色长裤,闲庭信步般踏入会议室,走近了,慕珥。

  他身后的齐七和齐四跟在他身后,犹如两道魅影。

  慕珥刚刚还满脸含笑,此刻,满脸笑容僵在那里,弯下的腰早就直了起来,却丝毫不敢看柏纵横的眼睛,连嘴唇都是发白的。

  大哥——怎么会是董事长?怎么会是这样?

  大哥——看到了,她刚才那副低声下气没出息的样子···

  她这副样子,若是让人知道她是大哥养大的那个慕珥,只怕别人不仅要嘲笑她这样没出息,还会影响到大哥的声誉吧···

  颖姐已经赶忙走下台来,疑惑的扫了眼慕珥,但并未在意她刚刚那个小插曲,而是极其恭谨甚至惶恐的对柏纵横喊道:“柏先生好!刚才是两个艺人闹着玩,我们公司的艺人和经纪人都在这儿了,还请柏先生多多训示。”

  ‘柏先生’三个字一出。

  除了原本就站着的慕珥、席牟阳、龙侠,会议室内的众人全都齐刷刷的站了起来!

  包括刚刚还面容清冷孤傲的金雅丽。

  “训示?”柏先生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玩味的问道:“训示什么?是如何及时公关避免艺人因殴打导演身价平均每小时下跌6%,还是如何理清领导关系以免堂堂总经理被手下的艺人捆绑威胁?还是关于如何最大程度发挥经纪人的价值,譬如把经纪人当成夜总会的小姐来用,送到酒店房间里,供人玩乐?”

  会议室内的一众经纪人艺人或许还是云里雾里——不明白柏先生是如何在殴打事件刚过去不到八个小时就统计出整个市场中席牟阳的身价变动指数?又是如何在三年全然不管初光传媒这家小公司的情况下得知刚刚才发生的总经理被捆绑威胁的时间?以及最后那句把经纪人送到酒店供人玩乐之中潜藏的阴狠又是从何而来?

  颖姐却已经浑身抖得像个筛子。

  平日里八风玲珑的女强人,此刻几乎快要站不住,说出的话竟然是颤抖碎裂的:“我···柏先生···我知道错了···我三年来,一直都用心打理初光传媒···求求您···”

  柏先生抬起手,淡淡的拍了拍颖姐发抖的肩膀。

  颖姐却好似不能承受那只修长瘦削手掌蕴含的力量一般,一下子跌坐在地,整个人眼睛无神,只有嘴唇还在挣扎着蠕动:“求求您···别封杀我···我这辈子都是为了初光传媒···求求您!”

  她声音凄惨,令在场的人闻之恐惧。

  谁会没有听说过‘柏先生’的名号?

  那是不可触碰不可违逆的三个字。

  但真正见识过柏先生的人,少之又少。

  尤其是三年前柏先生私养的那位慕小姐走丢了之后,柏先生更是几乎不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只留下诸多的关于他的传奇,和令人忌惮仰望的孤绝狠戾。

  今日一见,在场的所有人才知道了,什么叫做孤绝狠戾,人间神魔。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让初光传媒的总经理、娱乐圈赫赫有名的冷血女强人刘云颖,吓破胆成这个样子?!

  到底什么样的人——才能看似不闻不问——却将旗下所有大小产业公司的动态悉数掌握手中?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宏观风云变幻——在外界一片混乱动荡中,已经精确测量出处于混乱核心的席牟阳身价损失?

  其手腕,其眼界,其掌控——只能用可怕二字来形容。

  柏先生绕过瘫坐在地的刘云颖,转过头,目光平静无波的看向慕珥。

  慕珥从未见识过这样不动声色却气势雷霆万钧的作风,一时之间竟然怔怔的不知如何是好,脑中下意识的想到,他对自己说过的冰冷话语:

  “珥珥,我不再是你大哥了。”

  “那天晚上,都没见你哭这么厉害。”

  “有出息了,是么。”

  她是席牟阳的经纪人,所有的事情归根到底都是因为她工作不力。

  连颖姐都被他一瞬间,否定成了这个样子。

  刚刚还在鞠躬道歉、低声下气的她,惹出了这么一连串事情的她,又怎么可能不被追究?

  大哥他——又会如何对待她呢?

  不是——她不该再拿他当成大哥了——她这副样子,只会丢尽他的人。

  慕珥心里又怕又酸,张口轻轻的叫道:“柏先生····”

  柏纵横仿佛没有听清她的叫法一样,望着她,问:“你叫我什么?”

  “柏先生···我···很抱歉,我的工作失误给公司带来了很多麻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