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009 席牟阳神经到底!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09 席牟阳神经到底!

小说: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 作者:月望兔 更新时间:2018-05-05 02:33 字数:4187

  慕珥一脸懵懵懂懂,脑子蒙上一层雾水,还搞不明白不明白——席牟阳为什么因为自己要去道歉这点小事就愤怒成这样?还做出这样出格的事情?

  作为经纪人,她有为艺人担当的自觉——席牟阳惹了事情,他不愿意去道歉,她作为经纪人当然应该亲自去道歉的。

  “道什么歉啊···席牟阳我自己愿意去见王导的!你别闹了好不好?哪有你这样的艺人?”她拽着席牟阳的手,生怕他一个冲动真把颖姐给怎么着了,那不仅他不用混了,她也可以准备不用混了···

  颖姐却不知为何,眼睛闪躲着,有些不敢看慕珥的样子。

  经纪人要出面帮艺人摆平事情——这是娱乐圈的理所当然之规则。

  但是让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经纪人去酒店里摆平一个好色导演——这是娱乐圈不能言说的潜规则了。

  那个王导是出了名的才华横溢,但,也是出了名的斯文败类。

  据说他电影里的女主角女配角男主角男配角,都被他玩了个遍,还被拍了艳照,成了他常年随叫随到的情妇。

  不仅如此,传闻他在情事上十分残忍,有强烈的施虐倾向,最喜欢把柔柔弱弱的女孩子折腾得奄奄一息。

  直到他前几年被爆出来差点玩出人命来,才归隐了两年,这最近才复出,结果就把手伸向了最火的席牟阳,惹得席牟阳勃然大怒,当场暴揍他一顿!

  颖姐之所以答应让慕珥代替席牟阳去道歉,也是有自己的鬼主意,既然席牟阳来历大惹不得,那把慕珥送过去,总也算是个补偿,把王导伺候开心了,以后公司里的艺人想去参演他的电影,也多了几分机会。

  尤其是慕珥看起来温顺低调,平日里也没什么显眼的成绩,是个好欺负的。还长得一副柔柔弱弱逆来顺受的傻乎乎模样,就是被她送到了王导床上,估计也不敢来找她理论。八成就这么沦落成王导的小宠物,成了她玩弄于股掌之间的牺牲品。

  慕珥到现在还傻兮兮的没搞明白过来。

  席牟阳却是得知了这件事情瞬间就暴跳如雷——当即掀了桌子,飞奔而去酒店里,拼了命的要找到慕珥。

  此刻,席牟阳拽着绳子的手青筋直冒,盯着姿态狼狈的颖姐冷冷笑了:“我闹?呵,那个姓王的混账东西敢在我头上动土,你还要把我的经纪人往那个混账东西床上送——”

  他说到最后牙关猛地咬紧了,狠狠一拉扯那根绳子——拽得那头的颖姐一下子从凳子摔倒了地上,却连爬都爬不起来,头发蓬乱狼狈至极。

  席牟阳蹲到她面前,语气已经平静下来,说出来的话,却让颖姐一下子吓得抬起头来:“你不是喜欢把我的经纪人往男人床上送么?我看你模样也不错,老归老,风韵犹存啊,我们席家也养了不少高高壮壮的爷们儿,估计也不介意你老,不如我也把你送去享受一下?”

  他语气轻轻,一旁的慕珥听不清楚他说了什么,颖姐却听得清清楚楚,惊恐的瞪着他,平日里席牟阳嚣张归嚣张,暴躁归暴躁,但是只要顺了他心意就好,懒得与人为难,本来以为他只是个嚣张张扬惹不起的小少爷,没想到他这次——手腕雷厉风行,心术深沉狠毒,竟然让阅人无数的颖姐都觉得背上冷汗直冒,她毫不怀疑凭席牟阳的背景,完全能够立刻兑现他刚刚的威胁。

  “哦,对了。”席牟阳眯着眼,冲她笑笑:“差点忘了,你平时教过我们的,要是做什么事儿啊,最好都录个像,保存个资料,留着,以后万一有用得到的时候呢?”

  他的意思是···?

  颖姐在圈子里混了这么久,什么下作的手段没见过没用过,瞬间明白过来席牟阳的意思,只觉得心头一阵鬼风吹过,冷得几乎牙齿打颤,看着席牟阳的目光已经从愤怒斥责彻底转变成了忌惮恐惧。

  席牟阳带笑继续说着,语气吊儿郎当,轻轻起缓缓落:“颖姐享受的样子,要是录成视频,一定不会比王导早些年拍的那些个烂俗三级片差的,说不定,颖姐还能好好红一把呢?是不是?至于公司还能不能开得下去,我又不关心,反正我们这些当艺人的,只要自个儿会演戏会唱歌有人气,还怕没公司来和我签约么?颖姐就不一样了,从一家传媒公司的总经理——到三级片女主,这个人生转折,刺不刺激?颖姐,想不想试试?”

  刘云颖的骨头早就软了,一边摇着头一边匍匐着往后缩,生怕席牟阳一个不爽——当真把她这辈子打拼来的功业利禄都变成尘烟。

  席牟阳抬手,拍了拍她的脸,动作毫不轻柔,几乎瞬间就让颖姐脸上出现了通红的颜色:“好好想想,第一句话该说什么。”

  手移到她嘴上胶带处,又是一声‘刺啦啦’的声音,颖姐的嘴一片血红,被强力胶带撕裂了好几道口子,却只是低低的痛呼了一声。

  慕珥虽然没听清席牟阳和颖姐说什么,但是看到颖姐被松了嘴巴,以为席牟阳是终于撒完了疯、愿意放过颖姐了,赶紧上前去搀扶颖姐:“颖姐颖姐,不好意思啊·····都是我的错·····”

  颖姐却没敢让她搀扶自己站起来——席牟阳还在盯着她呢,如果她敢给慕珥半分委屈受,只怕刚才他说的话,就要一件件兑现成真了。

  虽然脸色还是铁青的,到底是抬眼望向慕珥,吐出了句:“对不起,以后不会让你去做这个了。”

  慕珥还维持着伸手扶她的姿势,就这么石化在当场。

  来了公司三年,颖姐对她这个不开窍的经纪人,一向是要么吼要么骂要么连吼带骂,从来没给过她半分好脸色······

  以至于她以为自己的听觉出现了偏差,呆呆的问了句:“对不起?不不不不——是我对不起!颖姐您赶紧起来!”

  一边说着一边赶紧把绳子给颖姐解开,看到颖姐身上一道道被勒出来的青青紫紫痕迹,慕珥只觉得触目惊心,这这这要是都算到她头上——怕是得扣她这辈子的奖金啊!!!

  颖姐被绑了太久,双腿都是麻的,根本站不住,半歪在慕珥身上。

  慕珥一边小心翼翼的把颖姐扶着往外走,一边诚惶诚恐的道歉:“怪我没看好他,我反思,我反思,颖姐您千万别开除我···给我个机会····”

  她自己还一瘸一拐地,却还挺直了脊背努力撑着比她高了一头的颖姐,小心谨慎得看着都觉得辛苦。

  席牟阳本来消下去的气,一下子又冒了上来。

  一下子上前一步,攥住了慕珥的手腕,就把她直接往自己这边儿拽了过来——

  慕珥一下子倒了过去,眼看着颖姐从自己肩膀上滑落下去,吓得叫了出来:“诶——颖姐!”

  回应她的只有颖姐摔落在地上和闷闷的‘咚’地一声····

  颖姐艰难的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回头狠狠剜了一眼被窝在席牟阳怀里的那个傻兮兮的经纪人,触碰到席牟阳戾气十足的眸子时,却瞬间熄了火,咬着牙冲外面吼道:“阿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过来!”

  叫做阿张的小助理赶忙一路小跑,却也只敢在总经理门外,不敢进去招惹席牟阳,陪着笑脸搀扶着颖姐走了。

  慕珥被席牟阳攥着手腕,只能陪着笑,恭敬目送颖姐的背影······

  转过头来,垂头丧气:“席牟阳,你就不能等我拿到了这个月的工资,把房租给交了,再闹腾么?”

  席牟阳不屑的冷哼一声,毫不怜惜的拍了下她脑袋:“工资工资工资,奖金奖金奖金,你除了钱还知道什么?!”

  慕珥哀叹:“饱汉不知饿汉饥啊——席少爷,您不当明星,还有亿万家产回去继承呢,我要是被解雇了,就是流落街头啊。”

  席牟阳看着她耷拉着脑袋的苦恼模样,想到今天如果她真的在酒店里出了什么事···心头无名的焦躁起来,只觉得有什么东西破口而出:“我亿万家产难道还养不起你了?!”

  这话一出,慕珥还是耷拉着脑袋没啥反应的状态,他自己却忽然背过了脸去,漂亮的脸庞上浮现出一片火烧云的鲜妍绯红色,侧颜望上去犹如迷离晚霞,带着不可言说的隐秘和青涩。

  慕珥小心的瞄了他一眼。

  忽然掏出了手机,拍了拍他肩膀:“席少,可以再说一遍吗?我刚才没来得及录音嘿嘿······”*^▽^*

  犹如迷离晚霞一样精致漂亮的容颜——瞬间黑得像无常鬼一样。

  席牟阳的语气毫无温度,仔细听,还能听出来一股想要把什么咬碎一样的狠劲儿:“····蠢蛋一个!给老子滚。”

  “诶,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席少,真的,我诚恳建议您考虑一下养我,我这人勤劳勇敢又善良,能吃能睡好养活,比什么贵妇犬啊牧羊犬啊性价比都高!”

  席牟阳忍无可忍,觉得自己刚才八成是脑子秀逗了。凭她这个傻货也能听得懂什么叫情话?凭她也懂什么叫浪漫?她也就配被他直接抢回家了!

  他是昏了头了才会跟她这种傻货说出那种‘养你’的鬼话出来!

  “····闭嘴!蠢货!”

  慕珥:“???”

  她觉得忍无可忍了!她真的太缺少威信了!

  慕珥叉起腰,仰着头,气沉丹田,鼓起中气,仰着头冲他喝斥道:

  “我还没跟你算账呢!你知不知道颖姐是你经纪人的老大!就是你的老大!你跟颖姐玩什么捆绑play啊?席牟阳,你眼里到底有没有我这个经纪人?”

  席牟阳由上而下的俯视着她,唇角笑容越来越大,又冷又蔑视:

  “没有。因为你是个矮子,进不了本少爷的眼睛里。”

  慕珥:excuse me???

  0.0

  吐血中······

  “席牟阳,我跟你说,等到你失去我了你就后悔了,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像我这样——不嫌弃你是个暴力狂神经病虐待狂少爷病间接性精神病的经纪人了——嗷!你敲我头干什么!”

  她哭兮兮的捂住被暴力狂攻击的脑袋,满脸愤恨,蹦了起来,抬手想要反击!

  席牟阳淡定的抬手摁住她的双肩,轻轻松松的让蹦跶的慕珥动弹不得,另一只手则慢慢地、一下一下的、狠狠地、拍着她的脑袋!

  “黑木耳,本少爷告诉你,等到你搞明白自己到底有多蠢的时候,就会知道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像本少爷这样宽宏大量热爱慈善关怀帮助智障少女愿意赏你一口饭吃的男人了——哦对,你那么珍惜这份工作也是对的,毕竟,不是所有公司都眼瞎。”

  ————————————————————--——————

  耳畔传来熟悉的气恼的嘟囔:“你就是嫉妒我青春阳光又可爱······”

  平日里,听到她的声音,都会觉得平心静气的柏纵横,此刻坐在会议桌边,一手扶着耳边的无痕耳机,此刻却觉得分外刺耳,连手下人的报告都越听越不悦。

  正在做第二季度公司运营总目标介绍的罗经理,一边逻辑清楚口齿伶俐的做着陈述,一边余光看着柏先生的脸色不知为何越来越沉·······

  一向淡定自信的罗经理,这个介绍却越做越心惊胆战!

  这······为什么柏先生会露出这种暗含杀气的眼神???

  难道是他的陈述不够流畅?可是他作为首席对外联络官以口才出众出名,还是精心演练过十遍才敢来给柏先生做陈述的啊····

  难道是他定的目标还不够可观?可是这可是从上季度的五十六亿直接翻了好几倍变成了二百七十八亿啊······

  柏纵横面色无波无澜,手中刚蓝色的钢笔精确地在策划书上划出了几处仍可以继续完善的地方。

  耳边传来一声男子的低笑:“嗯,我嫉妒你蠢得一无所有还活得光明正大,啧,我看你除了被我养着——像养着我们家旺财一样,也没什么出路了。”

  柏纵横手中的笔一下子飞出去——沿着抛物线的轨迹狠狠砸在了播放着PPT的液晶屏上!

  液晶屏被击中的地方瞬间裂开了一块缝隙——很快沿着那些缝隙——四面八方的裂了一大片!

  空气中安静的只能听见液晶屏凄惨的碎裂声。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