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008 席牟阳发神经了!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08 席牟阳发神经了!

小说: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 作者:月望兔 更新时间:2018-05-04 06:19 字数:4158

  慕珥在那个脑检测仪器里足足躺了半个小时才能出来。

  等到她出来的时候,外面早就没有大哥的身影了。

  她茫然的找了找,半晌才想起来,大哥早就不是自己的大哥了,怎么还会像以前一样做个检测都会陪着她···

  她有点难受的摸摸自己眼角,还好,干干的,没有眼泪,这几年在外面习惯了这样突然而来的孤单感觉,总不至于有些难过就掉眼泪。

  齐四在门外瞧着她茫然四顾的模样,也觉得心里难受得紧,慕小姐从小就是他们这些人掌心的宝贝,哪里能看她这样不快乐?!

  他本来也是十分可靠的人,但还是比年长几岁的齐七少了些沉稳,眼看着慕珥一瘸一拐的往外走,心里一心疼就忘了柏先生刚才的命令:“谁都不许暗地里帮珥珥,除非珥珥自己主动回来。”

  一个箭步冲上去,稳稳地扶住了慕珥倾斜的身子:“慕小姐,我扶你。”

  慕珥一愣,竟然花了几秒钟才想起来他是齐四,尴尬的笑了笑,把胳膊从他手中抽了出来:“没事儿没事儿,你···是大哥的人,我这点小伤,不用麻烦的。”

  小伤?!

  齐四觉得胸口突然闷了一口气,忍不住脸带怒意,忿忿不平道:“慕小姐是柏先生仔仔细细养大的,以前伤了点皮肉,我们都看不下去,现在伤着了骨头,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就是小伤了?!”

  慕珥垂下了头,有些不知所措的拉开了些和他的距离,小声的说:“对不起,我自己以后会小心的。”

  是啊,她是被大哥养大的,连受伤都是辜负了大哥的恩德。

  就算是心里怎么难过,也还得好好生活下去,在没有大哥的世界里。

  她说完便一瘸一拐地往外走,身后的齐四还想过来搀扶她,却被她不动声色的避开了,怔怔的看着她一个人瘦瘦弱弱的往外走。

  刚想出去开车送她,却被一声冷到极致的喝令镇住:“站住。”

  听到那声低沉的喝令,齐四立刻站住了,转过身来,恭谨的低下头,想到自己刚才对慕小姐说的话做的事,只觉得额头上霎时冒出冷汗来——原来先生一直都在这里!他刚刚竟然在先生的眼皮子底下违背了先生的命令!

  “先生,请责罚我······”

  柏纵横面无表情的扫视了微微发抖的他一眼:“责罚?你连我的命令都不听了,还会任我责罚?”

  这话太重!齐四险些站不住,声音都打了战:“齐四该死,请先生责罚!”

  柏纵横一向把他们兄弟两个视为手下最得用的人,已经有好些年没责罚过他们。

  这次却语气淡淡道:“顶层太高了,你去五楼吧。”

  五楼跳下去,一般人非死即残,他们这种有身手的,若是运气好,找准了角度和落地位置,也许只是断几根骨头。

  齐四立刻道:“是。”

  柏先生的话重于九鼎,即便是要他们立刻饮弹自尽,他也会立刻回去取枪。

  齐四转头就往外走,利落的一路疾奔,下到了五层,站在窗外,一脚踏上了阳台,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柏纵横站在顶层的窗外,神色淡淡的,任阳台的风一缕缕拂过他的眉眼,好似对这个世界没有一丝眷念可言。

  耳边过了几秒后,传来一声来自于下方的——沉闷‘咚’地一声。

  齐四在空中尽力找准了角度,稳当的落到了楼下的草坪里,整个人摔得俊容紧皱,剧痛之下动弹不得,肋骨断了好几根,疼痛之深足以让一个意志力普通的人立刻昏厥过去。

  他却还竭力挣扎着站起来,几乎是爬着翻过了身,恭谨地半跪在地上,仰头往顶层看。

  然而,顶层之上的柏先生并没把半分眸光投向他,而是越过花坛——越过草坪——越过半跪在地上摇摇晃晃的齐四——越过医院的那道大门——直直望向楼下不远处那个瘦瘦弱弱地女孩儿。

  眼看着慕珥坐上了出租车,最后一截白嫩的小腿都收进了车里,他才恋恋不舍的收回了目光。

  慕珥还在车里,就收到了颖姐一顿夺命连环call——

  刚接起来,立刻经验丰富的拿到耳朵一米以外,苦恼的听着那头一顿痛骂:“连找个酒店房间你都能找错!人家王导演去的是606!你去909干什么?!就算909的牌子出了问题掉下来了,你没看那909上面的牌子是金色的啊?!金色牌子的房间是什么人物住的你都不明白?!”

  她是真的不明白······慕珥叹了口气。

  把手机拿到耳边的时候,却立刻满脸含笑,语气欢快乖巧得快要开出花来:“颖姐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没注意到!没想到这么大的酒店牌子居然会出这种问题···您看这接下来是···?”

  “哼,幸好人家王导演这次也是大人有大量,说是也不算你的错了,但是上次那席牟阳打人的事儿还没完呢,你该道歉的还是得去道歉!”颖姐语气加重了,‘打人’两个人咬得尤其重。

  慕珥这边忙不迭的点头,连连应道:“对对对,打人的事儿肯定还是得给王导道歉的,这次还是我做的不周全,我的锅我的锅,幸好颖姐您面子大,您看我下次去给王导道歉是什么时候呀?还去那个酒店还是王导另有安排呢?”

  那头声音忽然断了,慕珥等了好几秒都没听到颖姐的回复,有些奇怪的‘喂?’了一声:“颖姐?您在听吗?”

  那头传来的却是熟悉的席牟阳专断的声音,阴恻恻的:“她在听,只是我把她嘴给捂上了。”

  慕珥吓得一下子跳起来,忘了是在车里,脑袋‘咚’得一下子撞在了车顶,疼得眼睛里泪花子打转,嘴巴也结结巴巴的:“你你你——你干什么啊!席牟阳!你别冲动啊!”

  “我冲动?”席牟阳冷笑两声,随之大声咆哮起来:“你他妈背着老子去给那个王八犊子道歉!还敢去酒店见他!还他妈想着再去给他道歉!道歉?道他娘的歉!老子非得把他那层皮扒下来——”

  颖姐似乎着急了起来,含混不清的叫唤:“唔唔!”

  席牟阳朝她怒吼出声:“唔唔你大爷!给老子闭嘴!刘云颖你是不想活了吧?敢让我的人去给那个王八犊子道歉?还把她往酒店里送?老子今个儿就把你个老妖婆闷死在这里你信不信!”

  颖姐惊恐的‘唔唔’了好几声,又被席牟阳一顿暴躁的咆哮。

  慕珥急忙劝他,语气几乎算得上是哀求:“席牟阳!你别乱来了我求求你了!我不是你的人我是公司的人!我还得吃饭呢!你就在公司里等着我——我马上就到!”

  原本还想回家休息一下的,现在她一心只想赶紧立刻到公司里——天知道席牟阳那个混世魔王又会捅出什么篓子来!居然痛骂公司总经理还把她的嘴给捂住了——这样的事儿也就席牟阳这个大魔王干得出来了!

  慕珥欲哭无泪,她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才会摊上给这么个混世魔王当经纪人啊???

  等到了公司,她一瘸一拐却英勇无比的一路上狂奔到总经理办公室门前——

  总经理门前早就围得水泄不通!

  一圈一圈的人都堵在门口,脸色无一例外都是震惊得目瞪口呆——叽叽喳喳的讨论着面前这简直是人间奇闻的一幕画面:

  席牟阳翘着二郎腿坐在总经理办公室的沙发上,脸色阴沉的拧一拧估计能拧出一盆水来,他的手边就是本公司的总经济刘云颖,人称颖姐的女强人,娱乐圈的女大佬——却被他用绳子捆得结结实实的扔在一旁的小椅子上,椅子的那头还绑在桌子腿上,逼得颖姐只能半弯着腰坐在那张木制的小凳子上,整个人看起来滑稽无比。颖姐气得双眼都快要翻过去了,脸色铁青压抑,似乎恨不得怒吼出来一通火,然而——她的嘴却被胶带牢牢地封住了。

  原本保安想要冲进去的,但是席牟阳把门给反锁了,要是强行冲进去的话,难免引起轰动——对于他们这样的公司来说,无非是超级不妙的。

  而唯一能拿主意做决定的颖姐——偏偏被席牟阳压制掌握得死死地。

  以致于现在整个公司都处于懵逼状态,没有一个人能站出来拿主意决定砸不砸门,竟然就只能任由着席牟阳悠哉悠哉的坐在总经理办公室里,一边翻看着总经理办公室里的各种杂志,一边翘着二郎腿姿态嚣张舒适。

  慕珥好不容易挤进来人群里,透过缝隙看到这一幕情景——差点晕死过去!

  救命啊——救命啊!席牟阳——这不是在太岁头上动土——这是挖了太岁家的祖坟啊!

  她觉得自己真的很凄惨。摊上席牟阳这样的混世大魔头,她真的太惨了。

  她还在玻璃门外捧着一颗破碎的经纪人之心泪流满面——那里面的席牟阳已经一眼望向了她,一双漂亮的星眸立刻齐刷刷的亮了起来!

  嗯,亮了起来,被熊熊怒火烧得亮了起来。

  他在里面遥遥指向她,勾了勾手指,意思是在说让她进来的样子。

  里三圈外三圈的艺人明星经纪人立刻都齐刷刷的瞅向了——被席牟阳点名的慕珥。

  立刻对这位席牟阳的经纪人发动了群众攻势:

  “沐耳啊,你可是席牟阳的经纪人,得负起责任啊!除了你没人能管他了啊!”

  “你看看他把颖姐绑成什么样子了,这要是传出去咱们公司不就成了圈里最大的笑话了吗!”

  “这事儿本来就是你的错误,你得赶紧去和他沟通,把颖姐弄出来啊!”

  “赶紧进去啊!一定好好说啊,别让他乱砸东西啊!”

  席牟阳的经纪人,已经彻底被生命不能承受之重给压垮了:“我···现在辞职行不?”

  那当然是不行的。

  她很快就被一群人连推带搡的给弄了进去。

  刚把她弄进去,那群人立刻就离得远远的——生怕开门的席牟阳会把他们给‘群殴’了似得。

  其实席牟阳连正眼都没瞧他们一眼,解了锁,把门打开一条缝,一手把被推到门口瑟瑟发抖的慕珥给抓了进去:“给我进来!”

  慕珥整个人处于一种被恐怖分子支配的恐惧之中······

  被他推倒在沙发上,立刻爬起来,警惕而讨好的望着他:“席少,席少,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呢,你看你这多吓人····”

  “给我闭嘴!”席牟阳一句话成功的让她闭上了嘴。

  颖姐愤怒的瞪向这个没出息的经纪人!她刚才居然还指望着——这么个没出息的家伙能把自己救出去!

  慕珥惭愧的低下头——她真的很愧对一个经纪人的职责···

  颖姐您安息···啊不是···您息怒吧···

  等这次的事儿过去之后···不用您炒我鱿鱼我就会自动的递上辞职申请书的···

  席牟阳蹲到颖姐身边,不耐烦的一下子扯下了她嘴上的胶带。

  ‘刺啦啦’地声音,听得慕珥一阵发麻,听着都觉得好疼···

  然而颖姐的愤怒完全盖过了疼痛——嘴巴刚一得到自由就立刻大骂出声:“席牟阳你敢——”

  席牟阳不耐烦的一甩手把胶带给她贴了回去:“嗯,我敢,我当然敢。”

  颖姐怒目圆睁,奈何‘呜呜’地说不出话来,只能用一双睁得大大的愤怒双目来抗争。

  席牟阳抬手拍了拍刚刚不小心碰到颖姐脸颊的双手,表情嫌恶的像是不小心碰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我,再说一遍,你给沐耳道歉,不然,我不仅捆了你,我还把你这副样子拍下来,传到网上去。”

  颖姐一愣,不可置信的摇摇头,随之激烈的‘呜呜’了起来。

  如果她此刻能说话的话,咆哮而出的口水大概能制造一场灾难叭···

  慕珥还在想着——没想到席牟阳什么都懂啊···对于颖姐来说这个手段绝对是要命啊,这副样子被传到网上,等于是身败名裂。比什么挨打挨骂都严重多了····

  过了几秒她才反应过来席牟阳的话,错愕的摆摆手:“不用不用,我没关系的,我没事儿啊,不用道歉不用道歉,你赶紧把颖姐松开吧行不行?”

  席牟阳一手抓紧了颖姐身上的绳子,逼得她在他面前低下头来,语气威胁:“道。歉。”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