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005 全身伪装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05 全身伪装

小说: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 作者:月望兔 更新时间:2018-05-01 06:15 字数:4266

  沐耳对着镜子把自己收拾得整整齐齐,镜中的女孩一双琥珀色圆眸星光璀璨,身姿玲珑,翩翩绝代。

  果然不化妆还是不行···她熟练地拿出暗黄色的粉底往脸上拍了一层,把原本雪白晶莹的肌肤染得暗淡,又拿眉笔在脸上点了好些个雀斑,再戴上那副硕大得几乎遮住她半张脸的大黑框眼镜戴上,整个人顿时平庸了下去。

  再套上宽宽松松的格子衫外套,配同样宽宽大大的破洞牛仔裤,踩着一双小脏鞋,娇小的身躯完全被松松垮垮的衣服遮掩住了,看不出来有什么身材可言。

  沐耳这才算是满意了,早早出门赶往颖姐说的地方——凯斯大酒店606.

  凯斯大酒店,本市最大的五星级酒店,专门用来接待知名贵客,各界名流。最便宜的房间也要一夜万金,连大堂门口站着的服务生都是西装笔挺,面容端正。

  面容端正的迎宾服务生皱着眉上前一步把她拦了下来:“这位小姐,我们酒店是需要预约的。”

  沐耳尴尬的停下步子,也对···看她这样子怎么也不像是能住得起凯斯大酒店的人吧···

  “我是来找人的,你们这里住在606的王先生···”

  她没敢直接明说是王导演···这一行混的人,都讲究自己的名声,一般不会直接以真实身份示人。

  幸好那迎宾服务生似乎是被交代过的,打量了她几下,收手放她进去了。

  沐耳不敢耽误,坐着电梯直接上了六楼,找606在哪儿,尴尬的是凯斯酒店这种大到离谱的国际酒店,内部构造曲折复杂,除非是经常住大酒店的贵客,或者有服务生的引路,否则要找到房间真的要费一番功夫······

  沐耳既不是大酒店的常客····也没有专门的带路的服务生····凭着自己贫瘠的方向感来来回回找了好几趟,可算是看到了606的镀金门牌!

  她深吸一口气——千万要态度恭谨诚恳千万要恭谨诚恳!席牟阳可是她的艺人,她有责任处理好这件事情!而且这事关她能不能继续当经纪人···能不能继续有钱吃饭····

  动作轻轻地扣了扣门,没想到那门就轻轻地被推开了,原来根本就没关上?

  眼前是宽阔非常的大客厅,装饰典雅的卧室、书房、大阳台一应俱全,果然是大导演···住的是豪华总统套房啊······

  沐耳小心的问候道:“王导好,打扰了,我是初光传媒的沐耳,呃,是席牟阳的经纪人。”

  诶?客厅里没人?

  她疑惑的四处打量了下,哪都没见到王导人影···直到走到浴室门口···

  听到了里面传来的淋漓水声——沐耳呆滞了一下——

  下意识朝里面望去,透过磨砂玻璃门···隐约可见男人身影···

  再掏出手机看看时间,正好是王导约定的见面时间。

  居然在约定的见面时间这么肆无忌惮的洗澡?等下是不是还打算穿着浴袍出来谈啊?!还约席牟阳在这种地方见面,是想对她家席牟阳做什么啊?

  ···果然是个无耻之徒!幸好她没让席牟阳来!要不然以席牟阳的倾国美色,不知道还会被这个无耻导演怎么觊觎呢!

  沐耳想到那天这个导演对席牟阳做出来的举动,心下更愤愤,活该被席牟阳胖揍一顿···

  但是——道歉还是要道的,工作还是要做好的,工资还是要挣的!

  她拍拍脸,呼了口气,走进了浴室门口,语气恭敬柔和的问:“王导?实在不好意思,席牟阳身体不舒服,我代表他来和您道个歉,您看我是等会儿再来还是先在外面等您呢?”

  磨砂玻璃门内隐约的健硕高大人影忽然一顿,随后里面淅淅沥沥的水声突然被关掉了。

  他转过来身来,盯着门口沐耳所在的方向,有些不可置信:“···珥珥?”

  清冽醇雅的熟悉低沉嗓音,犹如无香烈酒,带着蛊惑气息,穿过重重水雾和迷蒙的玻璃——瞬间击中了她。

  沐耳呆呆的站在门外,脸上慢慢失去了血色,嗓子里下意识涌起‘大哥’两字,却生生咽了下去——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嘴,生怕自己再发出半点声音。

  怎么会是大哥的声音···

  怎么能让大哥看到她这个样子···

  她哪有脸见他···

  柏纵横鹰眸紧紧盯着门外那个模糊的小小身影,动作前所未有的迅疾的披上了浴袍,猛地推开浴室的门!

  门外竟然已经空无一人。

  又跑了,她竟然又跑了。

  还敢跑——她竟然还敢跑!

  他深吸了口气,黑眸死死盯着她刚才站过的地方,沉沉喝道:“来人!”

  不过转瞬间,齐四就立刻出现待命:“在。”

  柏纵横一字一句清晰命令道:“把整个凯斯酒店立刻封锁起来,一粒灰都不许放出去!把珥珥,给我找出来。”

  ————————————

  在宽阔宏大的酒店里,每条走廊上都分布了好几个训练有素的黑色西服男人,一双双严谨仔细的眼睛来回扫荡着酒店的各个角落,一旦发现目标身影就会立刻团团围上来抓住。

  沐耳缩在六楼走廊尽头的狭小杂物室里面,探着脑袋看了眼外面的情况,绝望的靠在墙上重重叹了口气。

  大哥手下的人个个都是精兵悍将,能力卓绝,别说她现在缩在这个杂物室桌子下面了,就算是她藏在下水道里,大概没几分钟也就要被找出来了···被找到恐怕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更令沐耳倍感着急的是——由远而近、沉缓坚定、不断逼来的脚步声····

  柏纵横的声音在外面徐徐道来:“珥珥,出来,不要再惹大哥生气。”

  沐耳听到他的声音就觉得心头涌上一股酸软,死死咬住下唇,堪堪忍住自己的气息,黑暗中的眼眶有些发红。

  他说让她不要再惹他生气····

  是啊,她四年前已经惹了大哥生气····

  那天早晨他冷淡的话言犹在耳:“珥珥,大哥不可能再是大哥了。”

  他已经不要她了。

  她那么糊涂,以至于对大哥犯下无可挽回的错误····她挽回不了,她已经没有叫他大哥的资格了,就算大哥宽容,允许她回去,她又能怎么面对他?她又怎么回到那个已经没有大哥的家?

  耳边脚步声已经近得不能再近,沐耳赶忙四处寻找更安全的藏身之地,眼光落在不远处的一大坨雪白雪白的被单被罩上····

  她立刻钻了进去,把全身都埋在那一大堆白白的被单被罩里面,紧张兮兮的等着脚步声赶紧过去。

  那熟悉的脚步声却在杂物室门外缓缓一顿——

  忽的淡淡开口问道:“杂物室找过了吗?”

  齐四疑惑的回答:“慕小姐有洁癖,应当不会在这种地方。”

  柏纵横眸光却笃定的盯着那扇窄小的杂物室门,脚步一转,直直朝杂物室走去!

  修长身影屈尊降贵的进了门,走到那一堆白布前站定,忽的伸手扯住一角,‘呼’地一声——之间大片白色纷纷飘到空中,又怏怏的落了下来,一大片一大片的苍白。

  如同他紧紧攥着的骨节处用力到发白的颜色。

  眼前一片刺目的白色中,分明有两处娇小的灰色脚印,凌乱的印在雪白的被单上,朝着后面的安全通道那里延伸过去······

  “珥珥···真是长本事了···”柏纵横盯着那双小脚印,忽的勾了勾唇角,呢喃的话却没有半分笑意,让跟在他身后的齐四不自觉的牙关发紧。

  柏纵横回头冷冷瞥他一眼,眸光幽暗冷冷,如同地狱鬼火。

  齐四想起刚才自己的疏忽,顿时冷汗涔涔,笔直的脊背瞬间弯了下去,请罪的话刚刚出口:“是我疏忽!立刻去······”

  柏纵横没有耐心听他说完:“立刻把所有通道堵上,酒店周围所有的监控都调出来,十分钟,十分钟之内,我要看到她。”

  安全通道里面没有灯,黑暗的环境里人的听觉会变得比平时敏锐数倍不止,沐耳能听见安全通道里面那些整齐的脚步声,不断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她自知是被找到了痕迹,暴露了,却也不能停下不敢停下,心里存着侥幸,万一万一自己能在他们之前跑掉呢?

  沐耳小心地贴着墙走,确保即使有人突然出现,也不会立刻发现她。

  既要保证脚步轻声,又要赶快赶快往下跑,不知不觉之间已经是满头大汗。正当她往下迈步,却一脚踩空!

  沐耳几乎是刹那间前扑摔倒,重重地跪坐在地,膝盖骨重重的磕在坚硬的大理石地板上,骨头深处都发出‘咚’地一声,筋骨错扭的剧痛瞬间打击得她脑子一白,还下意识的死死咬住唇,指甲深深嵌进手掌心,总算是忍着没有发出声音。

  她扶着墙双腿打着战想要站起来,抬头却看到黑暗里一个高大的人影——吓得双腿一软又跪在了地上···

  连话都开始哆哆嗦嗦的,眼睛里莫名冒起了泪花:“大···大哥····”

  那人没好气的骂她:“大什么哥!你在这儿干什么?谁让你来这里见那个混账玩意儿了?!”

  那人气冲冲的逼近着她的脸骂道,沐耳这才勉强看清他的轮廓,星眸剑眉,秀挺鼻梁,下颔处漂亮的美人尖本是秀美绝伦的曲线,却因为他咬着牙骂人的动作绷得紧紧的,看起来反倒煞气凛凛的。

  漂亮,嚣张,煞气凛凛···这可不是她家的小霸王席牟阳吗···

  沐耳心虚的小声问道:“席牟阳···你怎么···诶!”

  他一下子凑近了她身边,胳膊不知道什么时候伸到她膝盖窝下面,一下子把她打横抱起来。沐耳一下子腾空,急得‘诶诶’叫了两声。

  被他低声喝止住:“诶个鬼!你给我闭嘴!回去再算账!”

  楼上的脚步声已经近在咫尺了,沐耳来不及解释,只能紧紧抱着他的脖子,紧张的恳求道:“那咱们快走,快走。”

  席牟阳常年健身,还曾经是国家青少年足球队的主力,体能好得不得了,稳稳当当的抱着她往下飞快的走,说出来的话气都不带喘的:“酒店都让人守起来了,等会儿能不能走得掉还不知道呢,你慌成这样干什么?瞒着我一个人过来的时候不是特别淡定么?”

  沐耳被他嘲讽也没反应,只揪紧他的衣服,一脸惊惶无措的神情低落下来,最后慢慢转为无奈:“···他们是来抓我的,既然连你也没办法出去的话,就把我放下来吧。”

  席牟阳低头看了看怀里抱着的人,忽然恶狠狠地骂道:“想得美!还把你放下来,你做梦!他们来抓你有什么大不了的?我还是来抓你的呢!你给我闭嘴,抱紧点!小心我把你摔下来!”

  他胳膊真的往下放了放,沐耳身体一下子坠落下去,吓得赶紧使劲儿扣住他的脖子。

  他抱紧了她,猛地跑了起来!

  他没问她是得罪了谁,为什么会被人抓,为什么会躲在这种地方,就把她抱起来,要带她出去。

  席牟阳这人,娇惯得无法无天,出了名的少爷脾气,又犟,又傲,又难搞。可也是他护着她,才让她顶着他的经纪人这个名号,安安稳稳的苟活在这个角落里这么多年。

  她眼前有了光亮,是席牟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冲出了安全通道,来到了酒店大厅的侧门处。

  沐耳往外看去,看到门口站着的黑色西服男青年,心里又是一紧,齐七···他和齐四跟着大哥那么多年,也照顾了她很多年,对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想要在他们眼前逃过去,太难了···齐七的目光朝这边扫了过来,沐耳心头一紧,赶忙扭过头把脸埋在席牟阳胸口。

  席牟阳的脚步却没有丝毫停顿,牢牢地抱着她,谁也不看,面无表情的大踏步往外走去。

  齐七皱着眉挥了挥手,手下的两个高大保镖立刻拦在了席牟阳面前:“您好,这里暂时封锁,请勿离开。”

  席牟阳一米八四的身高,正对着那两个高大保镖的眼睛,却根本看也不看他们,张狂的把眼光放到了不知哪个方向的远处,只唇角勾了勾,说出的话又冷又刺:“封我的路?你家主子是哪儿的土疙瘩,敢拦我的路?”

  他席家在本市是何等的背景,政界首屈一指的地位,商界金银遍地的富贵,席家小少爷就算在本市横着走,市长也是巴巴的让人清路,别让不长眼的碰着这位金贵的小少爷。

  哪里来的乡巴佬土疙瘩暴发户,敢封了他席牟阳的路?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天价悬赏:宝贝请自首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