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产队的星空第十五章 挖地道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五章 挖地道

小说:生产队的星空 作者:满园春 更新时间:2018-03-14 00:46 字数:3817

  每个星期六的下午,谷篮子都跟着父亲回家,星期天晚上又折回学校。

  一个星期天的下午,突然间,电闪雷鸣,暴风骤雨持续了三个多小时,河水暴涨。等到大雨停顿下来,天放晴的时候已是晚上六时。

  父亲是初中毕业班的班主任,晚上要坐班,顾不上道路泥泞,就带着谷篮子出发了。

  向西走大约五华里,再转向南面,一座木桥横架在梅花江上,谷篮子紧紧拉着父亲的手走了上去,桥下洪水汹涌咆哮,不时打着旋儿冲荡着桥墩,溅起串串水珠。

  三块木板组成的桥梁在洪水的肆虐下,摇摇晃晃,谷篮子抓着父亲的手沁出了大滴大滴的汗珠,脚腿在不停地颤抖。

  “一定要稳定脚跟,慢慢行进”父亲不停叮嘱。

  冒着激荡起来的水花,步步为营,步步推进,终于到达了彼岸。

  这时父子俩已全身湿透,回首望去,整座桥梁已笼罩在濛濛的水雾之中。

  “这样的木桥遇到这样的洪水,真的太冒险了,看来要转学”父亲不知是对自己说,还是对谷篮子说,或者兼而有之。

  到达学校的时候,初中自修的钟声刚刚响过。

  父亲洗一把脸后,匆匆忙忙走向教室。

  太阳早已下山,月亮还没有出来,时间尚早,闲着无聊,谷篮子带上房门,在渐渐淡去的晚霞的映照下,谷篮子开始在校园转悠,经过驼背老教师叶业明房间的时候,一个黄毛丫头正在拿着扫把驱赶着什么。

  “哎呀”一声,黄毛丫头把扫把丢到地下,不停跺着双脚,双手也在不断扑打着身体。

  有情况,谷篮子马上停止了转悠,趋步向前。

  是长着羽翼的白蚁,谷篮子这时才看清楚黄毛丫头在扑打什么。

  长着羽翼的白蚁成群结队,飞进飞出。

  “赶快出来”谷篮子一曳就把她曳出门外。

  “这是大水蚁,每到大雨天,都会发生,不用睬它,它们很快会飞走”

  “可是在城里从来没有见过,太恐怖了”

  “这些大水蚁不会咬人,不用怕”

  “但是我的手脚,有点痒痒”

  “用肥皂洗一下说好”

  这是谷篮子与黄毛丫头的一番对话。

  说话的当儿,谷篮子拉着黄毛丫头来到学校水井旁。

  “驼...老师是你什么人?”谷篮子问。

  “大家叫他叶老师,也有叫驼背老师的”黄毛丫头快言快语,“他是我外公。”

  “那个驼背老师,不,叶老师,上个星期狠狠教训了我一顿”谷篮子心理说。

  上星期的一天,也是黄昏时分,谷篮子见到学校水井上方有一个大木架,木架下方有个吊桶,孩子家,好奇心重,于是走去拉住吊桶,再用力压着吊桶上面的木条,直到吊桶没入水中,一松手,嗖的一声,吊桶一下子就窜到井口,只见吊桶已盛满水,屡试屡应。

  这时,驼背叶业明老师恰好经过,给他好一顿教训。

  谷篮子手脚利索地打了半吊桶水上来,并在水井边找到别人洗衣时剩下的肥皂粒,给黄毛丫头洗了手脚。

  “你叫什么?为何不在城里读书?”谷篮子边说边带着黄毛丫头漫无目的地在校园里走着。

  “我叫童铃铃,城里的家被抄”黄毛丫头显露了忧郁的神色,“家中搜出几部英语书,还有一个收音机。”

  “爸爸和妈妈都是中学英语老师,都是很普通的人,但他们却说爸爸和妈妈里通外国”说着说着,黄毛丫头眼圈一红,几滴泪珠沿着脸庞流了下来,赶紧用手背抺了抺。

  “爸爸和妈妈被套上牌子,被一群青年学生拉走。”黄毛丫头童铃铃哽咽着说,“走时头上还顶着用报纸做的高高的帽子”

  “刚到门口的时候,一个眼睛乜斜的高个子打了爸爸和妈妈各一记耳光”黄毛丫头童铃铃继续说,“后来有两个女的跑进家中,将挂在墙壁上的爸爸和妈妈结婚时的合影相框砸烂,口中念着什么资产阶级情调。”

  “本来,妈妈说要送我去学钢琴和画画,但一切都泡汤了”黄毛丫头童铃铃开始抽泣着,“后来外公就接我来这里。”

  谷篮子第一次从童铃铃口中得知城里的闹得有多凶。

  送黄毛丫头童铃铃回到房间的时候,学校已下自修,驼背教师叶业明正在门口等她,见到是他,谷篮子马上转身,三步并作两步走回了父亲的房间。

  第二天上课,谷篮子的脑海里一直呈现出黄毛丫头童铃铃父母的遭遇,原以为在城里生活会幸福,但也有不得意的一面。

  学校的晚饭时间是下午四时,太早吃完饭,没有事干,谷篮子又开始在校园里游荡,偌大的校园,这时已是静悄悄的。

  家属中只有谷篮子和黄毛丫头童铃铃住校,谷篮子走着走着,脚步自然又走到黄毛丫头童铃铃的房间门口,这时驼背教师叶业明正在门口剔牙,见到是他,谷篮子马上车转身。

  “谷篮子,来来来,我有话说”驼背老教师叶业明赶紧说。

  见到他打了招呼,谷篮子只好硬着头皮调转身,准备接受他的教训。

  “铃铃一个人在宿舍里没伴,你和她玩去”驼背老教师叶业明和颜悦色地说,这下大乎意外。

  进到里面,谷篮子见黄毛丫头童铃铃正在画画,是一个男孩的样子。

  “是谁?”谷篮子问。

  “是你呗!”黄毛丫头童铃铃回答。

  “我给你们讲故事好不好”这时驼背老教师叶业明也已折返里面。

  “好哩,好哩”黄毛丫头童铃铃放下铅笔,拍着小手说。

  驼背老教师叶业明就开始讲着明清四大小说的故事。

  在听到兴头上,时间已不早,驼背老教师叶业明摇头晃脑说着一句:“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仿佛一个说书人的样子。

  在以后的黄昏,谷篮子与黄毛丫头童铃铃准时在那间房间聆听故事。

  大闹天宫,哪吒闹海,桃园结义,火烧赤壁,武松打虎,迫上梁山等故事情节,谷篮子与黄毛丫头童铃铃听得如痴如醉。

  一天,刚吃完晩饭,驼背老教师叶业明还要去学校菜园里淋菜,未到听故事时间,谷篮子与黄毛丫头童铃铃一起走到学校外面的沙池学人跳远。

  跳着跳着,学校旁边农村里走来几个半大不小的孩子,其中有一个谷篮子认得是父亲的学生,歪嘴眨眼的样子。

  “你们快看,小夫妻在玩泥沙!”歪嘴眨眼的家伙在嚷嚷。

  “哈哈哈……哈哈哈……”其他的孩子也在跟着起哄。

  听到讥笑声,谷篮子羞红了脸,赶紧往学校跑,黄毛丫头童铃铃讪讪的站在那里。

  “真封建!”黄毛丫头童铃铃冲他们做着鬼脸。

  生产队时代,农村中男孩子与女孩子很少在一起玩耍,自此以后,怕其他孩子说闲话,谷篮子就不再去找黄毛丫头童铃铃玩了。

  由于桃花江阻隔,父亲怕不安全,第二学期父亲就把谷篮子转学回黎墨村民校。

  农历四月,天气晴好,南风浩荡,是放风筝的好时机。晒谷场上,仿佛一夜天光,上空就飘荡着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风筝。

  见到别家孙子在放风筝,奶奶在赶集时,也花了两角钱买回了一只。

  “小如,把风筝拉远点。小意,你在前面拦着,不让人进来”谷篮子在与两个弟弟分工协作。

  将胶丝线拉得紧绷绷的,几乎同一时间,小如用力向空中一抛,谷篮子迅速向前奔跑,风筝一下子窜了上去,正当三兄弟欢呼的时候,风筝却打了个旋转掉下去。

  如此三次,依然这样。

  “在风筝尾部挷条小枝条看看”正在无计可施之际,旁边走来了住在村后的田心五伯伯,只见他左手抓着“水桶”,右手抓着“蜈蚣”。

  田心五伯伯是村中的老“顽童”,最喜欢和孩子们混在一起。

  按照田心五伯伯指点,风筝终于上天了。

  “好啰!好啰!我们的风筝也在飞了”小意拍着小手得意地狂呼起来。

  见到田心五伯伯的风筝不一样,谷篮子就把紧拉着风筝的线头交到两个弟弟的手里。

  “水桶”和“蜈蚣”在田心五伯伯的调控下上下翻飞,一会儿,所有的孩子纷纷向这边靠拢,大家睁大眼睛在观看。

  “水桶”和“蜈蚣”是田心五伯伯自己制作的,他家里还放着“雄鹰”、“飞机”、“蜻蜓”之类。

  每到晚上和周末,谷篮子和弟弟们都往晒谷场上跑,放飞着风筝,放飞着心情。

  奶奶原来的风筝烂掉了,就向田心五伯伯请教,自己动手来糊,制作新的。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也可以上天,兄弟三个洋洋得意起来。

  农历五月,雨水渐渐多了起来,孩子们去晒谷场的时间也渐渐少了。

  五月初五端午节这一天,在“老顽童”田心五伯伯的带领下,所有孩子都跑出家门,除了平时的风筝之外,手里多了一样东西——纸媒,昂首阔步向晒谷场走去。

  “大家点着纸媒,绑在风筝线上,要离风筝近一点”“老顽童”田心五伯伯先示范,孩子们依样画葫芦。

  谷篮子在两全个弟弟的帮助下,把风筝放得高高的,将手中的胶丝线全部放尽。

  一忽儿,纸媒的火点着了胶丝线,风筝脱离胶丝线高高的向天际飘去。

  这一“壮举”代表着放飞心情,放飞希望,谁的风筝飘得高,飘得远,谁将来本事就大。

  这一天也宣布一年一度的持续一个月时间的放风筝活动结束,这是黎墨村祖上留下的习俗。

  不久的一天晚上,公社的放映队又到村里放电影,照例是人山人海,照例是有一部科教片,接着放映了《地道战》,由于机器老化,电影放下放下就停顿下来。

  “鸡吃得多,卡喉了”人们不断戏称。

  第二天中午,谷篮子、青头鸭木冬、崩牙期、哭鬼昌几个小伙伴拿着家中废弃的烧火棍、镬铲迈步来到村前民校与下洋垌之间的一块坡地上。

  “篮子放哨,其他人跟我干”,有了上次偷盗花生的教训,青头鸭木冬不再相信崩牙期。

  谷篮子学着电影的样子,用一些树枝、树叶做成花环戴在头上,俯伏身体在田坎上,目不转睛地“观察敌情”。

  其他三个,学着《地道战》开始在田埂上挖掘。

  不到一顿饭的功夫,地道挖好。

  谷篮子也抽身下去,一道分享他们的“成果”。

  里面的地道仅仅够容纳这四个人,门口用竹片作掩护。接着四个小伙伴半卧在那里,嘴里哼着《地道战》主题歌曲。

  地道战,嘿,地道战,

  埋伏下神兵千百万,

  嘿,埋伏下神兵千百万,

  千里大平原展开了游击战,

  村与村户与户地道连成片,

  侵略者他敢来,

  打得他魂飞胆也颤,

  …………

  正在兴头上,突然上面有震动,接着泥沙不断往下掉,顷刻之间,小伙伴们全身都被灰尘覆盖,跟着又有几块土块掉下,其中有一块砸中哭鬼昌,哭鬼昌的头部顿时肿起一大块,嗷嗷大叫。

  间不容发之际,小伙伴们挣扎着往外冲,但门口却被人用锄头顶住。

  “叫你们破坏生产队的农田”是粉皮雄的声音。

  “木冬在此!”谷篮子急中生智大叫了一声。

  因为谷篮子知道,青头鸭木冬是治保主任赖皮胜的儿子,村中人们都忌惮他三分。

  这一叫果然奏效。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生产队的星空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