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换流年第八章 回忆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八章 回忆

小说:情深换流年 作者:对月脱尘鞅 更新时间:2018-02-14 13:54 字数:2823

  当余霏拖着沉重的身体回到家的时候,沈阔早已离开了。厨房冰箱里塞满了从超市采购回来的各种瓜果蔬菜,足足有一整个星期的分量。余霏拿起电话给沈阔打了过去,电话响了好几声才被接起,她还没开口就听见他温柔低沉的声音透过听筒传进耳廓:“余霏,你记得好好吃饭。我刚回来,大家给我办欢迎会呢,晚点再回给你啊。”

  “好,你先忙你的,冰箱里都快塞不下啦,谢谢。”

  “跟我客气什么啊。你等会儿,先别挂,师父要跟你说两句话。”余霏听见那边声音嘈杂得很。

  “霏霏,你最近还好吧?都不知道给孙叔叔来个电话报平安,你这丫头,不像话哦不像话。”明明上周末还一起吃饭来着,这才三四天而已,余霏听着他迷迷瞪瞪的声音,心想八成又是喝多了。

  这么些年,余霏早已把孙乾当作自己家人一样看待,他身边至今又没半个能照顾他的人,还是只能余霏顶上去,她耐心的劝说着:“孙叔叔,你少喝点酒,等周末余意回来,你和沈阔一起来吃饭,我亲自下厨,做你最爱吃的辣子鸡。”

  “好,那就这么说定啦,哎呀,别说,我还真是想念你烧的一手好菜啊,跟楚韵烧的菜味道简直一模一样。”听见他提起母亲,余霏目光瞬间暗淡了一些。

  电话被沈阔拿了回去,有点担忧的说道:“余霏,师父他喝多了。你,没事吧?”

  “没什么啦,你周末跟孙叔叔一起来吃饭,我下厨。”

  “好,周末见。”沈阔拿着电话往外走,想要寻找一个稍微安静一些的角落。

  余霏认真的交待着:“你照顾好孙叔叔啊,结束了跟我说声,一定要把他安全送到家。”

  “放心吧,有我呢!”沈阔好不容易暂时把喧闹抛在了身后,站在初冬的凉夜里,被风一吹,整个人一下子清醒了不少,他还有许多话想要跟她说,可是在看见马路对面那个噩梦一般熟悉的身影的时候,整个人就像是突然被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僵硬的站在原地,一动也不能动。

  余霏其实还想跟他说些什么,今天她脑海里一整天都浑浑噩噩的,从沈南行再次站在她面前之后,她就开始整个人都不对劲了。那些被雪藏在心底最深处的记忆,像是突然被唤醒了一般,纷纷的往外翻涌,让她异常疲惫。她想至少可以找个能说话的人也好,可是电话那头突然传来的阵阵忙音让她一阵失落,遂打消了这个念头。

  后来那一整晚,沈阔的电话再也没有打通过。

  简单的吃点东西,余霏觉得头有点痛,整个人没精打采的窝在沙发上,面前放着一堆要慢慢研究慢慢看的的专业书,都是在美国留学期间的督导远渡重洋给她寄来的,心里对督导甚是感激,可她这会儿却连翻开书的力气都没有。

  这几年她一直把自己的情绪控制的很好,像一个被编写好了固定程序的机器人一般,从未像今天一样惊慌失措。对,她今天完全可以用惊慌失措来形容,沈南行离开之后,她把诊室交给尔牧和另一个实习生,去天台吹了一下午的风。可是越吹越清醒,那些和沈南行有关的记忆幻灯片一样在她脑海里不断地重复播放着,由无数个碎片整合成一段完整的记忆,那些记忆美好而又让她无比留恋,让她一次次的湿透眼眶,内心深处涌起的一股股辛酸与苦楚甚至比她九年前决定不辞而别那会儿还要多还要深。

  她和沈南行从小学开始就是同学,那会儿虽然不在一个班,可是学校里组织的大大小小的比赛,两人总是能碰上,无论是奥数竞赛、作文大赛还是演讲比赛,两人不是同盟就是对手,但同样都是作为学生代表为学校争光的。后来到了初中,两人虽然还是不在一个班,可是一切往来都变得有些不一样起来,多年来培养出来的默契让两人作为学校筛选出来的一辩、二辩选手,在参加市里的中学生辩论赛上大放光彩,一下子变成了学校里的红人。一时间校园里流言四起,而这两名当事人却跟个没事人一样,该干嘛干嘛,依然维持着在学校里遇到了互相大方的打声招呼的关系。直到进入高中,两人才终于被分到了一个班,自然而然的成了同桌。原本只是互相打招呼的关系似乎渐渐有所转变。

  进入高中之后,余霏被分在尖子生聚集的班级,因此和江潭、裳锦就分开了,裳锦甚至还很没出息的抱着余霏大哭了一场。

  余霏还记得高一那年的圣诞节,她和沈南行被老师指派去采购元旦晚会布置教室需要用的气球彩带和晚会的小礼品。

  因为在出门前,沈南行还在和她开玩笑,他用窗台上的积雪做了两个雪球,从她身后悄悄地靠过去,把雪球贴在了她的两边脸颊上,突如其来的寒冷让与余霏吓了一跳。原本她正站在外面走廊上和班里几个女生聊明星八卦聊得火热,沈南行闹的这一出无疑让周围的男生女生都开始跟着起哄,羞得余霏面红耳赤,有些生气的踹了他一脚然后跑进了教室。

  沈南行挨的这一脚着实不轻,疼的整张脸都快皱成一团了。

  余霏本来就低调,不爱随意招致别人的目光,沈南行都知道,也觉得自己刚刚确实有点过分了。明明怕冻着她,他还尽量把雪球包裹在自己手心里,没想到她还是生气了。本来就是想叫她快点走,早点买完早点回来,谁知道她一和朋友聊起明星的八卦消息来根本停不下来。

  “余霏,买点什么好呢?”他慢慢从后面追上她的脚步,不动神色的走在她的左边儿,用肩膀把女生往路边推了推,余霏绕开他径直往前,一副并不打算搭理他的样子。

  沈南行只好停下来,看着她倔强的背影,束起的马尾随着她的脚步左甩一下右甩一下,沈南行看着这一幕不禁笑出声来。

  依旧不要脸的追上去,女生已经开始挨个店家的去问询比对价格,沈南行就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一直在旁边碎碎念:“买个圣诞树吧,应景又好看。”在他重复了三四遍之后,余霏终于抬起头白了他一眼:“是过元旦,又不是过圣诞节,而且圣诞树价格太贵了,班费是有限的。”

  沈南行一副得逞了的表情,笑着看她:“嗯,对,那咱不要圣诞树了,多买点其他的东西。”顺势接过余霏手上的购物袋。

  等两人采购完所有东西回学校的路上,并排走着,灰蒙蒙的天空竟然开始飘起小雪来,余霏裹紧脖子上的围巾,冻得两只手都拿不出来,幸好沈南行力气大,提着三四袋东西依旧健步如飞,她自己拎着最轻的一袋彩带和气球却因为湿滑的地面有点步履维艰。

  他突然回过头来认真的盯着她看:“余霏。”

  余霏愣住了,有点疑惑的看着他:“嗯?怎么了?”

  沈南行放下手里的几个礼品袋,男生已经比她高了整整一个头,目光向下定定的盯着她看的时候,余霏的心跳似乎都有点不太一样了。

  “我喜欢你!”沈南行好不容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正好身边经过一辆车,改装过的排气管发出巨大的轰鸣声,把这一下定了很大决心才说出口的话瞬间吞没。

  余霏有点愣神,等车过去了之后,她条件反射的‘啊’了一声。

  沈南行叹了口气,脸上的表情极其复杂,又有点庆幸又有点失落,重新拎起脚边的购物袋径直向前走去。如果他那一刻回过头,就会发现反应迟钝的女生正不由自主的瞪大了眼睛,那只原本插在校服口袋里的手不知所措的捂住了嘴巴,脸上迅速飞起两抹红霞。

  她虽然没有听见男生的声音,却清楚的看见他说的那句话的口型,简单的四个音节,像是在她心里点燃了一根引火线,烟花升腾而上迸发出绚烂的色彩,而后她耳廓里渐渐开始充斥着一阵不知名的声音,就像是行走在火山地带,火山口里的那些熔浆翻滚沸腾的轰隆声,温暖而有力。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余霏的回忆,她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走到玄关处去开门,发现竟是一脸失落的江潭。

对月脱尘鞅 说:各位小伙伴们多砸些评论吧,好的坏的都接受!!!现在男主出场还不是太多,后面会慢慢活跃起来的~请耐心等待!!!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情深换流年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