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第16章 不准告诉她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6章 不准告诉她

小说: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 作者:慕棠梨 更新时间:2018-02-06 12:35 字数:2222

  “你说什么?你确定这是真的?”

  韩熙语坐在夏世鸢的办公室的休息区,一脸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望着平静如初的夏世鸢。

  夏世鸢点了点头,向韩熙语解释道:“恩,从白家主宅回来了,我打电话会夏家,向爷爷求证了。”

  “我现在都被你爷爷弄糊涂了,他到底是爱你,还是不爱你?真搞不懂你爷爷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韩熙语双手托着下巴,无辜地眨巴了下眼睛,提出困惑。

  “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夏世鸢很不在意的说道。

  韩熙语看着一直在认真看着曲谱的夏世鸢,抛掉上一个话题,转向另一个话题:“世鸢,问你一个问题?”

  夏世鸢从乐谱中抬起头,点了点头:“恩,问吧。”

  “你为什么不选择参加钢琴比赛,你的钢琴弹得那么的好?”这个问题一直在韩熙语的心里萦绕了多年,一直没有问出口。

  夏世鸢没想到韩熙语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对弹钢琴到底是什么感觉呢?

  仔细想想,开始认真弹钢琴的时候,是父母去世后开始。

  起初的原因是为了怀念母亲,弹钢琴的时候总感觉母亲就在身边陪着,从未离开。

  后来还一直弹钢琴,大约就是成了一种习惯,一种宣泄的方法。

  夏世鸢喝了一口红茶,眨眼笑了笑,“这个我还从来没有想过。”

  “咦……居然都没想过,那你都想过什么?”韩熙语忍不住白了夏世鸢一眼,问了一句。

  夏世鸢嘻嘻一笑,很欠扁地回了一句:“我什么也没有想过。”

  “我现在只想说一句,点点点……”韩熙语无奈扶额。

  夏世鸢拿着乐谱挡在自己的脸上,挡住了从眼角滚落下来的眼泪:“如果我妈还在的话,也许我会去参加比赛。”

  韩熙语听到夏世鸢的那话,多少明白了一些她的想法,上前轻轻地搂住她,说道:“你爸妈的死在你心中成了一个结,直到今天为止你都没有解开。”

  韩熙语一语就中,虽然过去了13年,但是爸爸妈妈的死,在夏世鸢的心中成了一个结,怎么也过不去。

  甚至有时候,特别是最近这段时间,她总觉得自己的记忆丢了一段,而这段丢失的记忆,或许就是打开这个结的方法。

  夏世鸢笑着将韩熙语推开,擦掉自己眼角的残泪,一抹明媚的笑浮上她的眉眼, 可那眼眸的最深处为何又让人觉得悲伤?

  韩熙语看着夏世鸢笑着转身向着窗前的那架钢琴走过去,手指在黑白的钢琴键上划过,留下一串毫无章法却又清脆的琴声。

  “要不要弹一首参赛的曲子试试?”

  “来弹弹那首参赛的曲子,给我们听听吧!”

  多年前母亲的声音与韩熙语的声音重合在了一起,夏世鸢这才记起,原来曾经的她也参加过比赛,甚至还得了奖。

  但也就是这一次,这一次……

  “啊,啊,啊……”夏世鸢突然觉得头痛欲裂,抱头蹲在钢琴下面,痛苦的惨叫着。

  韩熙语被夏世鸢这突如其来的疼痛吓得不知所措,她跑过去蹲下来,有些害怕地抓住夏世鸢的双手,着急又担心:“世鸢,世鸢,你别吓我,我马上打……”

  韩熙语的话还没说完,办公室的门就被一脚踹开,一个黑色身影疾速朝着他们走来。

  白洛焱一把将韩熙语推开,紧紧抱住夏世鸢,眼神冷冷地瞪着韩熙语,质问道:“你们刚刚再谈论什么?”

  “钢…钢琴,我、我让世鸢弹一下参赛曲目。”韩熙语被白洛焱的气场吓得说话吓得有些打结。

  白洛焱转头将夏世鸢紧紧抱在话中,轻声安慰着她:“不想了,我们不想了,那些事我们不想了,阿鸢乖,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乖,我们不想了。”

  夏世鸢在白洛焱轻声柔语的安慰下,渐渐安静了下来,也许那段记忆太过痛苦,安静下来的她也陷入了昏睡之中。

  白洛焱看着昏睡过去的夏世鸢轻轻将她抱了起来,扭头看向一旁也站起来的韩熙语,冷冷地说了句:“帮阿鸢请假。”

  韩熙语愣愣地点了点头,当白洛焱抱着夏世鸢走到门口时,她突然想到什么,叫住了他,问了一句:“世鸢刚刚怎么了,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今天的事不要再在阿鸢面前提到,你应该不想看到她再次那样痛苦。”白洛焱回头,眼神如锋利的剑射向韩熙语。

  韩熙语内心挣扎了几下,最后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白洛焱眉头紧蹙,还是耐心地点了下头,“问。”

  “世鸢是不是曾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韩熙语说完屏息,等待着白洛焱的回答。

  “你不需要。”白洛焱冷冷地看着韩熙语。

  韩熙语还想再问更多,但她看出白洛焱已经没什么耐性了,也不可能会回答她,却还是忍不住问了下一个问题:“你很早就认识世鸢?”

  白洛焱这一次看都不看韩熙语一眼,直接带着昏睡的夏世鸢走出房门。

  “你心中的猜测最好不要跟阿鸢说,否则后果会让你后悔。”

  韩熙语就算在白洛焱那里没有正面回答,一些事在她的心中有了一些眉目。

  她望着白洛焱带着夏世鸢远走的身影,有那么一瞬间,将他跟夏世裕联系到了一起。

  大学的时候,韩熙语本想要借着夏世鸢的帮忙,向夏世裕告白,却不曾想会遇到那件事。

  那天夏世鸢在钢琴教室弹琴,她在门口踌躇着,怎么向眼前的人说出喜欢。

  而本来晴朗的天,突如其来了一场暴风雨,教室里的夏世鸢突然疯狂地吼着,夏世裕一把将她推向一边,心急如焚地跑向夏世鸢的方向。

  那时的夏世鸢如同今天一般,头痛欲裂,全身颤抖,唯一不同的事,她的嘴里一直喊着,“血,血,好多血……”

  “小鸢没事了,没事了,哥哥保护你,哥哥带你回家,马上带你回家……”

  那天后,她半个月没有看到夏世鸢和夏世裕,当再见到的时候,她想要再次告白,却听到夏世裕那无情的警告。

  而后来夏世鸢也对钢琴教室发生的事没有一点印象,仿佛被人摘除了记忆一样。

  夏世鸢的身上隐藏的秘密并不可怕,白洛焱和夏世裕所畏惧的是夏世鸢知道后,要承受的痛苦。

  韩熙语脑海中闪出这句话时,她的眼睛猛然瞪大,接着眉头皱了皱。

  这件事除非夏世鸢世鸢自己想起来,不然她什么都不会说,不会去问。

  痛苦的事,还是不要想起的好。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