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第1章 我叫白洛焱,不许忘记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章 我叫白洛焱,不许忘记

小说: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 作者:慕棠梨 更新时间:2018-01-30 18:16 字数:2159

  “啊……”

  指尖的疼痛唤醒夏世鸢的一丝理智,她微抬着头看了一眼前方的走廊,身后嘈杂的音乐声音小了一些。

  回头看了一眼,没人追上来,夏世鸢才有机掏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可是没人接。

  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让那些人找到自己,坚持一下,就快到了……夏世鸢死命咬着嘴唇,让自己保持清醒。

  她沿着走廊的墙壁踉跄而行,还未走几步,砰的一声她撞到了一堵墙。

  腰间突然感到一阵冰凉又舒服触感,让夏世鸢的努力保持的理智突然崩溃。

  白洛焱低头看了一眼怀中有些不安分的女孩,眉头微微皱紧,看到抬起头的女孩,那张异常红润的脸色,他眸子闪过骇人的光芒。

  突然被抱起来的夏世鸢抓着一丝理智,挣扎地想要从白洛焱的怀中下来,“放……放开我……我要报警……”

  白洛焱黑着脸看了一眼怀中夏世鸢,直接向着车库方向走去。

  车一路疾驰,车内却春光肆意,一开始,夏世鸢还算老实,没过多久,她的手开始扯着自己的衣服,使得春光外泄,身体来回摆动着,一双水雾迷蒙的眸子望着白洛焱。

  正准备电话的白洛焱,看到这一幕,脸更黑了几分,将电话放在一边,脱掉自己的外套,盖在她的身上,踩上油门,加速前进。

  到家后,白洛焱立刻拿起手机拨通好友的电话,接着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

  “十分钟内过来,别废话。”他的语气冷得没有一点人情味。

  夏世鸢抬起朦胧的双眸,看着低头来抱自己的人,双手不由自主地环上他的脖子,唇畔有意无意碰着他的唇,滚烫的身子来回在他的身上来回不安地蹭着。

  现在她理智已全然崩溃,就想紧紧抱着眼前能给自己降温的人,一双手不安分地扒开白洛焱胸前的衣服,手法生疏地来回抚摸着,那凉凉的眸子因被药力控制,染上妩媚的光泽。

  看着眼前人这般模样,白洛焱整张脸黑的不行,直接对着电话里的人来了一句:“不用来了。”

  说罢将手机一扔,抱着怀中的人径直上楼,一脚踹开卧室的门,将她扔到床上。

  突然没了降温的人,夏世鸢慌张地挥着手,抓住要离开的白洛焱,整个人黏了上去。

  白洛焱看着像树袋熊一样吊在自己身上的人儿,眉头皱的更紧了。

  他突然将夏世鸢扔到床上,一只大手抓住她那双不安分的小手,看在身下一直来回扭动身躯的人,突然叹了口气。

  “看清楚我是谁。”

  白洛焱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外界传闻他不近女色,只是那个人不是她,便不愿将就而已。

  夏世鸢睁开迷蒙的双眸,望着眼前的男子,找回了一些理智,“白…洛焱。”

  “你想要吗?”

  夏世鸢的回答,让白洛焱的心情大好,轻轻抚着女孩的容颜,仿佛找到了失去了多年的珍宝。

  夏世鸢想要拒绝,可身体的本能却诚实地告诉白洛焱,她想要。

  “这次不打算放过你。”白洛焱说着在夏世鸢的唇上轻轻印上一吻,“以后也不会。”

  “唔……”

  体内燃烧的欲望,让夏世鸢根本没有思考的能力,只是靠着本能,向身边的人索取更多。

  “你是我的,从前、现在、以后都是……”

  这最动人真挚的情话,被淹没在一片欲望中……

  夏世鸢幽幽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她有些困倦地睁了睁眼,瞬间被惊醒,她看到一个光着上的男子与自己相拥而睡。

  而这个男的,是被她拒绝联姻的人——白洛焱。

  她瞬间起身尖叫着,慌张后退时,一个不稳带着被子从床上滚了下来,等她爬起来时,看到了不可描述的一幕,晃得赶忙移开了眼睛。

  白洛焱对于夏世鸢的反应逗得牵起嘴角一笑,上前想要将她拉到床上,却被她猛得躲开了。

  “砰”一声,夏世鸢撞到了旁边的床头柜,疼得眼冒金星。

  白洛焱突然皱紧了眉头,强势地将夏世鸢从地上抱了到床上,冷着一张脸说道:“笨死你了。”

  夏世鸢觉得委屈,对着白洛焱伸过来的手就是一口,然后对着他呲牙怒瞪。

  “你在碰我,我咬死你!”

  白洛焱望着手腕被咬的牙印,直接将夏世鸢的话无视,伸出双手,扯了几下她的脸颊,像逗孩子似,“你是小狗吗?”

  夏世鸢觉得很羞辱,第一次没了,还要被人这样对待。

  “混蛋,别以为这样我就嫁给你!”因为被人捏着双颊,夏世鸢吐字有些不清。

  他幽深的眸子突然死死盯着夏世鸢,一字一句说道:“我叫白洛焱,好好记住,不许再忘记。”

  白洛焱的话中有话,只是夏世鸢并没太在意,冷哼了一声,向上翻了个白眼。

  白洛焱放开夏世鸢,转身披上一件黑色睡饱,居高临下地对着她笑道:“你自己投怀送抱的。”

  “你才……投怀送抱。”夏世鸢脑中闪过昨天的画面,内心有点虚,貌似她真得投怀了,但她坚决没有送抱!

  “被人下了药,还敢往酒吧里跑,什么时候出门不带脑子了。”白洛焱说在这话的时候,眼眸有些冒火。

  夏世鸢双眸死死瞪着白洛焱,仿佛要在他的身上瞪出一个大窟窿,气愤地回了一句:“我出门没带脑子,带你了!”

  “幸亏你带了我。”白洛焱这话有点毒了。

  “……”

  沉默了一会儿的夏世鸢,决定不跟他争论这个问题,怕被她气死,“你出去我要穿衣服。”

  “你确定你要穿?”

  白洛焱弯腰从地上捡起一件被撕破的衣服,递到夏世鸢的面前。

  “你——”夏世鸢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倒霉过,气得都快哭了。

  “你先穿我的衬衫,一会儿我让人送来衣服。”

  白洛焱将那破了的衣服扔在一旁,找了一间衬衫放在床上,转身进了浴室,没一会儿又出来。

  “热水我放好了,用我抱着你去洗?”白洛焱的这话带着一丝恶趣味。

  “滚!你给我出去!”

  夏世鸢被白洛焱这话激的,拿起旁边的枕头就朝着他狠狠砸了过去。

  白洛焱轻松地接下枕头,扔回床上,这一次没有跟夏世鸢继续叫板,转身离开了房间。

  白洛焱一离开,夏世鸢全身的戒备放松下来,她望着灰色床单上的血渍,将身体蜷缩成一团,头深深地埋进去,无助地像个孩子……

(←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