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第68章 这样做对不对?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68章 这样做对不对?

小说: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 作者:慕棠梨 更新时间:2018-03-03 23:17 字数:2114

  “你一定要记住今天你说过的话,一定不能忘记,一定不能忘记,不能忘记!”

  夏世裕一直强调夏世鸢不能忘记,仿佛以后真的会有让她无法承受的事发生一样,为了安抚他现在的心情,也有对自己的自信,她很认真地对着他点了点头。

  望着那双认真的眸子,夏世裕有些心疼,从小到大眼前的人都没怎么让自己操过什么心,倒是为了不给他太麻烦,学会隐忍了很多。

  “那我们今天好好的陪陪老爸老妈,我们都好久没有来看他们了。”夏世裕说着又继续拿起酒来喝。

  夏世鸢静静地看着一个人喝闷酒的夏世裕,又望着父母的遗像,眼睛不由反酸,很想大哭一顿。

  “老哥,你为什么不找个嫂子。”夏世鸢为了不让自己没出息的哭出来,就开始瞎聊,她想父母一定也很想知道,他们的儿子为什么到现在还不找一个女朋友。

  “还不是因为你这个拖油瓶,不照顾好你,我怎么敢成家。”夏世裕半开玩笑半认真地看了夏世鸢一眼,伸手在她鼻子上捏了一下,继续喝酒。

  夏世鸢知道夏世裕根本没有将真正的心事说出来,只是说了与她有关的话题。

  “老哥,你要是这样的话,这个锅我可不背。”夏世鸢说着将身子移动到夏世裕的身边,像小时候一样,靠在他的怀中,汲取一丝温暖。

  夏世裕低头看了一眼,凑到自己身边的妹妹,嘴角微微下陷,脱去外套,披在她的身上,免得要结婚了却感冒了。

  “这个锅你不背也得背。”夏世裕低头看着靠着自己的肩的夏世鸢,又喝了一口酒,视线转向前方,看着远处快要落山的太阳,偶尔能看到几只暗鸦飞过归巢。

  “切,你现在都敢光明正大地欺负我了。”夏世鸢抱怨了一句,抬起头,拢了拢肩上的衣服,望着远处橘红色的天空,不由感叹道:“哥,我们好久没有这样看过夕阳了。”

  以前,在夏家受到委屈,她总会一个人跑到这里,抱着冰冷的墓碑哭个不停,老哥总能第一时间找到她,搂着她的肩安慰她,陪着她一直在这里做到夕阳西下,天黑才会回家。

  每一次回家,都会被一顿训,甚至有时候还会被打,可每一次都没有改过。

  “是啊,那个时候不知道你倔个什么劲?每一次跑出来都是这个地方,最后闹得老爷子直接在墓地这里留了人,专门接我们两个。”其实他们两个人对夏老爷子的怨气都不深,毕竟夏老爷子虽然专横跋扈了一些,但是对他们两个人的好,也不是假装出来的,“你说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夏世鸢听到夏世裕的话,不由地哈哈大笑了起来,吸了一下鼻子,承认道:“我就是承认的,说让他老人家总是对我那么坏!”

  就算被发现每一次跑出来的地方,她都没有换过地方,是因为想要报复,虽然说报复有点严重,但也确实是想给夏老爷子找不痛快,提醒着他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

  “唉,真不知道怎么说你,真是把你给惯坏了,瞧那个时候,小小年纪的你,都生出那么黑暗的小心思。”夏世裕虽然笑骂着夏世鸢,却并不责怪她那么不对。

  夏世鸢嘻嘻一笑,将此事带过去。

  两人望着远处一点一点落下去的夕阳,凉风吹起,墓地变得阴冷起来。

  夏世鸢突然站起身,将伸手的外套扔给夏世裕,张开双手,拥抱大地上的最后一抹夕阳。

  在墓地上拥抱最后一抹阳光,这样的举动也真是变态,看来自己被变态的小叔传染了,呵呵……

  “哥,你是不是查到了什么?”

  突然起来的问句,让喝着酒,望着眼前人发呆的夏世裕身子怔了一下,他有些疑惑与惊讶地抬头与她的视线相对。

  “这么惊讶干嘛?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

  一阵风吹起来,吹动乱了夏世鸢发丝,她眼睛弯弯,将吹起的发丝勾入耳后,眼神清明仿佛能够看透人心。

  夏世裕想要否定,但是看到夏世鸢那一脸了然的样子,叹了口气,将酒瓶放在一旁,站起身,拍了下身上的草屑。

  “我以为我瞒的很好。”那样的事,她知道的越少越好,他不想再失去最亲的人了。

  夏世鸢笑了笑,没有说话,走到夏世裕的面前低身将他的酒拿起来,倒在墓前,笑着岔开了这个话题:“剩下的酒,就给老爸,你不适合再喝了。”

  “哦,好。”

  夏世裕愣了一下,点了点头,仍由她将自己的酒全部浇在墓上。

  “那我们回去吧!再晚回去小叔应该着急了。”

  夏世鸢说完这话,将酒瓶放在墓台上,转身离开了。

  夏世裕望着那个慢慢远去的背影,回头看了一眼,墓台上的酒瓶,还有墓碑上父母的遗像,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低声问了一句:“爸、妈,我这样做到底对不对,让小鸢再次接触当年的事?”

  “哥,你在发什么呆,我们要回去了。”

  夏世鸢走了很久,走到墓道上,准备下去,发现夏世裕还没有跟上来,转身对着他挥手喊道。

  “恩,来了!”

  夏世裕回头再次看了一眼父母,大步向着夏世鸢走了过去。

  “哥,你是不是又背着我,偷偷的跟咱爸妈说我坏话?”

  夏世裕一走到夏世鸢的身边,就被她一下子揪住领子,弯下身子与她平视。

  “没有,绝对没有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咱爸妈最疼你了,我要是说你的坏话,他们还不晚上托梦来修理我。”夏世裕连忙摆摆手,一脸惊恐害怕的喊着,那夸张的演技令她嫌弃地将他丢向一边。

  夏世鸢非常嫌弃地对着夏世裕摇了摇头,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但心情却放松了不少。

  一脸深沉的夏世裕真得让她很担心,还是现在这样好。

  夏世裕看到夏世鸢眼眸处放松的神情,便知道今天的自己真得将她给吓到了,让她担心了。

  “你这嫌弃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好歹我是最疼你的哥哥,你这样太伤人心了吧!”夏世裕夸张地抱怨着,伸手拦住夏世鸢的肩膀,朝着山下走去。

  “就是嫌弃死你,啊——快放开我!”

  “不放,你咬我啊!”

  “……”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