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第67章 不能一直活在梦中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67章 不能一直活在梦中

小说: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 作者:慕棠梨 更新时间:2018-03-02 21:59 字数:2167

  北家对于北亦诺能够说话了,这件事根本不吃惊,仿佛这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这让夏世鸢有一种想法,那就是北亦诺着臭小子能够讲话,只是在她的面前装作不能讲话的样子,来博取她的同情罢了。

  这样想虽然也能行得通,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的样子,北亦诺在自己面前装不能说话的动机是什么?

  夏世鸢推掉了北家的车,自己一个人走在路边,想要打一辆出租车回去,自己的眼前停着一辆熟悉的跑车,因为车尾的灯上留下一个用刀子刮的黑色印记。

  那个印记就是夏世鸢留在夏世裕的车上的,那是因为大学开学前,他们玩的一个小小游戏,如果谁要是输了,就在对方最心爱的东西上刻下属于自己的印记。

  想当然输的人是夏世裕,她便在他最爱的跑车的尾灯处,刻下了一个鸢字的印记,最后用黑色记号笔描了一遍。

  她加快了脚步上前,敲了敲副驾驶上的窗户,看到车里的夏世裕让自己上车的动作,伸手将车门打开坐了进去。

  “老哥,你今天怎么用空来接我?”夏世鸢有些好奇地看了一眼夏世裕,通常的这个时候,他不是在忙着公司的事情,就是在忙着她婚礼的事情。

  快要结婚了,她现在还没有看到自己的婚纱是什么样子,也没有试穿过,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一定会有各种的猜测,最多的一种应该是结婚只是一个幌子。

  毕竟,没有一个新娘子快要结婚了都还不没有试穿过婚纱。

  “今天,陪我去看看爸妈。”夏世裕说着启动车子,一路向着北山那边的墓园走去。

  夏世鸢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显示的是1点30分。

  今天原本她不想在北家吃中午饭的,但架不住北家人的热情,只好留了下来。

  “老哥,你今天怎么了?你吃饭了没?”夏世鸢隐约感觉的到夏世裕有事情瞒着自己,原本他们说好的是明天去看扫墓,告诉父母最近的一些事,还有自己要结婚了的事。

  可是这扫墓的事没有一点征兆的被提前了,夏世裕还特意跑到北家这里等着自己,便由不得不她胡思乱想了。

  夏世裕开着车子,扭头看了一眼夏世鸢,嘴皮子动了动,却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又转向前方看着路。

  夏世鸢看着夏世裕那欲言又止的样子,心里觉得特别不舒服,她非常想知道夏世裕到底怎么了,上午出门的时候还好端端的,怎么下午就成这样子了?

  虽然现在的她一肚子的疑问想要问夏世裕,但这个时候不是问的好时机,等一会儿到了墓园,到爸爸妈妈的墓前时,她在一个一个问个清楚,他们到底都隐瞒了自己什么。

  每次这么幸福的时候,她总觉得像是一场梦一样,一场人为控制,趋吉避凶的梦。

  她无数次想要丛梦中挣扎出来,挣扎出来后又跳进另一个梦,她都不知道到底哪个是真实的,哪个是虚幻的。

  跑车一路飞驰,来到了北山最好的墓园门口停下。

  夏世鸢下车买了两束菊花,一束给了停好车走过来的夏世裕,一束自己抱在怀中,踏着青石铺成的阶梯向着墓园的高处走去。

  “爸妈,我和老哥来看你们俩,你们在哪里过的好吗?不要担心我和哥,我们在这里过的挺不错的。”夏世鸢笑着将花放在墓前,望着那墓碑上的相片,仿佛他们还活着一样,笑着说道:“等到下个鸢尾花开的季节,我在带你们喜欢的鸢尾花来,这一次你们就将就一下。”

  夏世裕放下自己手中的花,静静坐在墓碑旁,看着同样坐在墓碑旁,笑着跟一块墓碑说话的夏世鸢,嘴角露出苦涩的笑。

  “你每一次来自报喜不报忧,小心爸妈不信你的话。”夏世裕伸手拿出自己自带的白酒,拧开盖子喝了一口。

  夏世裕很少在夏世鸢的面前这样喝酒,整个人显得特别的颓废,那双幽深与自己几分相似的眸子,带上了她所不知道的痛苦,还有愤怒。

  “发生什么事了,让你的变化怎么大?”夏世鸢伸手想要夺过来夏世裕手中的酒,也想要尝尝那白酒喝起来到底是什么滋味?

  在她的手伸过来时,夏世裕直接将拿着酒的手一抬,让她抓了一个空。

  “这酒你不能喝。”真不愧是双胞胎,有时候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

  夏世鸢有些讪讪收回手,双手抱腿,将头放在膝盖上侧着脸看向一口一口喝着白酒的夏世裕,问了一句:“哥,我已经长大了,难道有些事还不能告诉我?我不想一直住在象牙塔里,不想一直住在你跟小叔为我建造的完美防御塔里,你们让我嫁给白洛焱,就好像是将我从你们的防御塔,送进他的避风港。”

  说道这里夏世鸢的语气停顿了一下,深深吸了一下鼻子,防止自己没出息的哭出来。

  已经很久没有哭过的她,不想在这两三个月内再变成爱哭鼻子的小丫头。

  “老哥,难道在你们的眼中,我在困难面前就那么不堪一击?”夏世鸢这句话并不是在自卑夏世裕,而是在责问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真正不依赖保护自己的人。

  说好的独立,好似在她这里不存在一样?

  夏世裕眼内又百般纠结,万般无奈,他不知道自己改怎么说,因为不管是在他的眼中,还是在小叔和白洛焱的眼中,她都是那个带着胆怯需要他们保护的人。

  “你真的想好了独自面对吗?”这就话不知道夏世裕心里纠结了多久,才说出来口。

  夏世鸢的眼中没有丝毫的迟疑,望着夏世裕认真地点了点头,异常坚定地说道:“我想好了,老哥你要相信我,我一定不会被任何打倒的。”

  “能相信?"夏世裕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嘴角的苦蔓延到心里,他不确定是否能真得相信眼前的人的话,所以他的心狠害怕。

  “不试试怎么知道,哥,我不想一辈子活得不明不白,也不想一辈子被爷爷怨恨着。”夏世鸢说这话的时候很清楚,可是谁也不知道她这样的轻松,是多少个日日夜夜的精神折磨还回来的。

  “原来……你都知道。"还以为隐瞒的很好,没想到她都知道,到底他还是小看了自家妹妹。

  也对,这样才不愧是他夏世裕的妹妹。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