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第54章 你真美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54章 你真美

小说: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 作者:慕棠梨 更新时间:2018-02-24 23:18 字数:3118

  夏世鸢尽量避开那件凤冠霞帔,换其他的衣服穿,在换到最后几件的时候。

  夏泽逸的强烈要求要看她穿凤冠霞帔的样子,想要拒绝的她,根本没有拒绝的可能。

  接下来不知道两拿着化妆箱的女子,拿着衣服直接,将她直接退到了试衣间。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她望着镜中一身绛红嫁衣的自己,有一瞬间的愣怔,一些以为忘记的记忆又浮现在脑海。

  “我家鸢鸢怎么可爱,以后那个混小子要是娶你,爸爸一定也要他准备十里红妆,不然别想去我可爱的宝贝女儿。”笑容带着自傲的爸爸,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你可别这样说,要是鸢鸢当真了,咱女儿还嫁出去不,再说了现在西式的婚礼多。”温柔的妈妈笑着将放在她的头上。

  那个时候的她笑得是那么的开心,趴到爸爸的身上,搂住他的脖子,扬着笑脸,骄傲地说着:“我听爸爸的,我最喜欢十里红妆了,妈妈穿嫁衣的样子好好看,我以后也要像妈妈一样,穿上红色的嫁衣。”

  “看你,把女儿都要教坏了,以后嫁不出去怎么办?”温柔的妈妈难得板起脸,嗔怪着爸爸。

  爸爸不以为意地笑了笑,伸手将她抱起来转了个圈,又搂住一旁的妈妈,笑着说道:“咱们女儿这么可爱,怎么可能嫁不出去?”

  “你啊……”妈妈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亲爱的,难道你不想看到我们鸢鸢穿上凤冠霞帔的样子?”

  “想,怎么可能不想,那一定很漂亮。”

  ……

  那个时候的记忆越快乐,她就越思念,清亮的眸子忍不住闪烁着泪珠的光泽。

  “大小姐?”一旁的两个人看着神情有些不对的夏世鸢,忍不住上前问了句。

  夏世鸢摇了摇头,摆手让她们先出去,她一个人自己静静。

  夏泽逸看着出来的两个人,问了几句,知道自己的小侄女现在心情有点不好,便没有立刻上前走进去,而是走到客厅坐在夏老爷子的位置上。

  从左手边的一个小矮桌的抽屉里,拿出一张相片,看了一眼,又放了回去。

  过了不知道多久,夏世鸢在镜子面前一直看着镜中的自己,眼角的翻涌而出,怎么都止不住。

  “怎么还不出来?快点啊,小叔我等的花儿都要谢了。”

  此时,门外突然响起了夏泽逸的声音,夏世鸢慌张地擦掉自己眼角的泪,突然想起自己画了妆,赶紧朝着镜子看了看。

  还好,还好,这妆是防水的,要不然现在她就听着一张花猫脸被那个不良的小叔笑话死吧。

  既然都穿上了凤冠霞帔,那就让小叔给自己多照几张相片,烧给已故的爸爸妈妈,让他们再地下如愿,看到他们的女儿穿上嫁衣的模样。

  “出来了,出来了,不要一直跟催魂似的。”

  夏世鸢一边抱怨着,一边提着有些长的裙子,打开房门走了出来。

  她走出来后,看到的第一个人并不是叫门的夏泽逸,而是突然出现在夏家的白洛焱。

  白洛焱本身不知道夏泽逸突然将自己叫过来干什么,但是一听到关于阿鸢的事情,他开完会便立刻开车过来。

  却没有想到,会看到穿着凤冠霞帔的夏世鸢,朝着自己走过来。

  “你真美!”

  白洛焱真心地赞美着夏世鸢,她也在他的眼中看到了自己。

  但此时的她心情有些忐忑,身下的手不由地紧紧抓着两侧的衣服,不敢抬头去看眼前的人,她害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向他开口求一场十里红妆。

  希望可以达成父母的愿望。

  “怎么了?”白洛焱伸手抓住她的手,防止她用指甲伤到自己的手,关切地问道:“有什么心事你都可以跟我说,你说到的我一定会做到。”

  他最后的话中没有一点虚假,他答应过的事一定都会做到。

  夏世鸢低头沉思了片刻,松开握着的手,仰头对着白洛焱摇头一笑,果然开不了口去求,也害怕欠眼前的这个人更多,以后还不起怎么办?

  “没事,我小叔呢?”夏世鸢故意扯开话题,目光在客厅巡视了一遍,并未看到夏泽逸的身影,眉头不由地皱了起来。

  “在找我?”

  一个声音在夏世鸢的头顶上方响起,她抬头向上看,看到夏泽逸拿着单反,站在二楼的围栏边,对着她眨眼一笑。

  夏世鸢直接无视夏泽逸的那放电的眼神,冷冷地瞪了过去,用眼神质问他,怎么将白洛焱叫了过来。

  在这个家中,会干这种无聊事情的只有她这个闲的没事可干的小叔。

  夏泽逸在夏世鸢那怨念十足的眼神中走下楼梯,更不怕死地来到了她的面前,拿着单反就开始朝着夏世鸢狂拍起来。

  要不是因为现在这件衣服行动不便,她一定要跟眼前这个气死人不偿命的小叔来场决斗,结局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对,就是这么的任性!

  白洛焱在夏泽逸拍了好几张后,一把将夏世鸢拥在自己怀中,紧接着拦腰抱起,就朝着楼上啊走去,不让那个对服装有着狂热爱好,却选择了成为最顶级的催眠师的变态。

  “喂喂,白家小子,你不能这样无情,要不是我一个电话把你叫过来,你能第一个看到我家小爱丽丝穿嫁衣的漂亮样子?”夏泽逸一脸不甘心地追上白洛焱,想要让他将夏世鸢放下来,让他在多拍个几张。

  原本夏世鸢还想要挣扎着从白洛焱的怀中下来,一听到一旁夏泽逸的话,立刻在白洛焱的怀中安生了下来,并且还祈祷着他赶紧加快脚步,不要让这个变态小叔追着。

  白洛焱将自家媳妇牢牢地护在怀中,一脸提防着夏泽搞出什么其他动作:“我家媳妇,给小叔拍两张照片,已经是很优厚的待遇。”

  “臭小子,你这是过河拆桥!”夏泽逸看着白洛焱这个白眼狼将夏世鸢护得严严实实,他根本偷怕不到一点她的表情,气愤地快要跳起来了。

  “小叔,我的兄弟都说我,过河拆桥的本领很不错。”白洛焱乐在其中地自损着。

  “……”

  遇到别自己还不要脸的人,夏泽逸还真是不知道那什么办法来反击。

  “小叔如果没什么想说的了,我和我媳妇回屋子好好聚聚。”白洛焱最后一句话说的事真得,虽然有通过电话,但他有几天没有见到她了。

  以前每晚都能抱着她软软的身子睡觉,虽然什么都不能干,但那总比独守空房好。

  以前没有她在的时候,他还能习惯,但是只从和她一起度过了一些日子,她不在的日子,却好像变得十分难熬了起来。

  现在再次将她抱在怀中,周身萦绕着属于她独特的体香,这样的感觉真好,如果可以,他现在就想抱着她回家。

  但是不可以,他要给她一场史无前例的盛大婚礼,将最好的都给她。

  夏泽逸看着白洛焱那一脸不掩饰的深情,他的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眼中闪过一丝欣慰。

  哥,嫂子,你们看到了没?你们的这个女婿很不错,你们就放心,小鸢一定会过的非常幸福。

  夏泽逸脸上的表情没有正经一会儿,又开始干坏事。

  趁白洛焱和夏世鸢都放松戒备的时候,都朝着他望过来的时候,突然对着他们两个来了好几个几连拍。

  “变态!”夏世鸢和白洛焱异口同声地说了一句。

  夏泽逸一脸备受打击的苦着一张脸,有怨气无处发泄,只能看着,自己叫过来的白眼狼,将自己美哒哒的小侄女抱走。

  这还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天啊!要不要这样对待他?他不过就是想多拍几张照片而已,这难道也不可以?呜呜呜……哭死。

  不过好在现在两个人的合照都有了,今天就先放过那个白眼狼,等他下次来接阿鸢的时候,看自己不往死里整他。

  过河拆桥玩得很溜是不?

  叔叔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现世报。

  夏泽逸朝着关上的房门冷哼了一声,低头看着镜头里的人,嘴角却笑得如同吃了蜂蜜,抬脚朝着自己的弄得暗房走去,准备挑选几张好看的洗出来。

  夏世鸢被白洛焱放在床边坐下,她听着门外远去的脚步声,无奈地笑了笑,随即抬头看向白洛焱向他道谢:“谢谢你,要不是你,恐怕剩余的那些衣服我也得全部试完。”

  白洛焱望着她眉眼晕染上温柔的笑意,将头伸到夏世鸢的头上,说道:“这个凤冠会不会有点重,我帮你卸下来?”

  夏世鸢原本不想麻烦白洛焱,奈何这凤冠真的有点重,在带久了她的脖子恐怕要酸死了。

  “好。”她点了下头。

  他明白一笑,伸手小心翼翼为她卸下那有几分重量的华丽凤冠,又帮忙将两鬓与脑后的金钗步摇,,还有一些假发取下来。

  “好了吗?”夏世鸢看着突然停下手,没有任何动作的白洛焱,不解地仰头看了过去。

  她刚刚仰起头,他仿佛算好了时机一样低下头,她的唇与他的正好碰到了了一起。

  她被眼前这样放大的俊脸迷了一下,回神想要赶紧退后,却被他一下子搂住腰,将她固定在他的怀中,不能动弹分毫。

  而他任性地将这个吻加深,搂着她的那双大手开始不安分起来……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