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第52章 得到回应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52章 得到回应

小说: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 作者:慕棠梨 更新时间:2018-02-23 22:46 字数:2219

  夏泽逸一直没有说出为什么,到了北家大门口,他将夏世鸢放下车,就立刻扬长而去了。

  “我不想让那个孩子成为第二个你。”这样的回答,不管怎么样都说不出口,只能用最擅长的逃避方法。

  夏世鸢望着已经没了踪迹的跑车,眉眼带上一次凝重,尽管小叔没有回答她为什么,但是从他的眼神与举止中,她能看出一些端倪。

  他的眼中出现了悔恨,还有几种复杂的情绪,她不是很明白,而这一切的出发点都是她的那个问题,她不会将问题的中心放在北亦诺的身上。

  因为这并不科学,他与北亦诺一家并没有任何交集,那么这个中心一定出现在她的身上。

  他们到底都隐瞒了她什么?为什么都害怕她知道?

  “夏老师,怎么了?”

  北家看门的保安看到站在大门外发呆的夏世鸢,打开大门走过去问了一句。

  这个声音将夏世鸢的思绪拉回来,她回头对着保安淡淡一笑,摇了摇头,语带谢意:“没事。”

  说罢,夏世鸢直接走进门内,向着不远处的白色欧式建筑走去。

  今天有点特殊,北家的男主人与女主人都不在家,管家将她直接领到三楼便下去了。

  第一次没有人这样打扰她,也看不到欧阳倩那十分担心与焦灼的神情。

  夏世鸢还是一如往常一样,没有去敲门,而是直接坐在钢琴前,手指在黑白键上随意拨弄了几下,抬头看了几眼窗外,手指突然重重地拍在黑白琴键上。

  钢琴发出闷闷的响声不到一秒,门口吱呦一声,裂开一条门缝,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紧紧盯着坐在钢琴上的人。

  夏世鸢抬眸对着门缝里露出的一双眸子歉意一笑,说道:“对不起,今天有点不在状态。”

  本就不奢望北亦诺有任何反应的她,却看到他对着自己轻轻地点了下头。

  她微微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笑,这样的情况算是有进展了,这是她和这小家伙第六次的相处。

  第五次他在她弹奏的时候轻轻打开一条缝隙,看着静静坐在屋内,聆听着她的音乐。

  这一次,他开始理睬她,这次算很大的进步了。

  “今天你想要听什么?”夏世鸢没有冒失地走上前。

  现在北亦诺虽然理睬了她,并不代表她可以突然靠近,有些事还是要一步一步来,不能让以前的成绩功亏一篑。

  北亦诺听到夏世鸢的这话,摇了摇头。

  他想表达的意思是不知道,他想不出自己想要听那个。

  “那就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不知道为什么,夏世鸢今天想要弹这一首曲子。

  北亦诺完全没有什么意见地点了点头,对于他来说,眼前的人弹什么他就听什么。

  “在弹这首曲子之前,我要告诉你贝多芬说过的一句话。”夏世鸢说着声音顿了一下,她垂眼看了一下黑白的琴键,又扬起眸子对着门缝里的人朗朗一笑:“”

  最后的话音伴随着音乐响起,在黑白琴键上或轻或重、时而飞快,时而缓慢跳跃的纤纤手指,仿佛钢琴生出的精灵,在诠释那双手主人对命运的不服输。

  北亦诺瞪大了眼睛,看着仿佛与钢琴融为一体的人,也许在以前挺高这样的曲高和寡的古典音乐,他会觉得犯困,但是这一次仿佛一道光,嘣的一声在他的胸口炸裂。

  脑海中回荡着,她刚刚说起的那句话:“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它不能使我完全屈服。”

  一曲弹奏下来,夏世鸢的额角汗如雨下,但这样肆意挥洒,不顾一切世俗的区弹奏自己自己心中的命运交响曲,还真是畅快淋漓。

  夏世鸢将手轻轻放在黑白琴键上,阖上眸子,深呼吸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来。

  “啊……”门缝中传出一个单音节的字,夏世鸢睁开眸子,看到北亦诺张着嘴巴好久,可只是发出了一个声音。

  “不用那么着急。”夏世鸢看着有些焦急的北亦诺笑了笑。

  她站起身,走到钢琴的一旁,伸手拿了一个东西,之后她抬脚向前走了一步,眼睛却紧紧观察着北亦诺的表情,发现他并没有排斥的反应,这才又慢了一步,在离他一步远的地方直接席地而坐。

  “这个随身听给你,里边我录了好多少首曲子,你可以自己试着学学,也可以等下次我再来的时候,选择其中一首,让我弹给你听。”夏世鸢说着将手中的随身听递了过去。

  北亦诺并没有立刻就接过去,而是静静地看着她的眼睛,看了很久很久,等到她伸手的手有些酸了时,他才快速地从她的手中拿过来。

  “你收下就好了,今天我们就到这里,后天我再来看你。”说着夏世鸢起身准备离开,突然门缝中深处一双小手,紧紧抓住她的衣角不放。

  夏世鸢又重新坐回来,眼睛含笑地看着北亦诺,问道:“你想我留下来陪你会?跟你说说话?”

  北亦诺抓着她衣角的小手立刻收回去,打开的门缝也变小了很多,

  夏世鸢见此,再次起身准备离开,这一次同样被门缝中伸出来的手抓住了衣角。

  她回头不解地看了一眼北亦诺,这一次她什么都没有问。

  就这样她站着,他抓着她衣角站了很久后,他才对着她点了点头。

  夏世鸢看到北亦诺的妥协,也不想在为难他,笑着坐在地方。

  而这一次北亦诺抓着她的衣角,没有放开,仿佛害怕她一转身就离开。

  北亦诺不说话,夏世鸢也不清楚他想要做什么,只能从他脸上鲜少的表情中,来猜他喜欢听的类型。

  “你想不想听故事?”

  “……”

  “我给你讲个黑童话……呸呸,错了,还是给你讲个葫芦娃吧!”

  “……”

  “妖精,快还我爷爷来!不然……”夏世鸢开始惟妙惟肖地模仿着。

  可这项工程好难,还没说过十分钟,她直接将自己说的泛起困来,就直接靠在门框边睡着了。

  拉着她衣角的北亦诺,在她慢慢睡着后,也跟着睡着了。

  回来后的欧阳倩和北奕晨看到这一幕后,眼中露出惊讶。

  欧阳倩想要上前叫醒两人,被北奕晨拦住,带了下去。

  “为什么不让我叫醒他们?万一着凉了怎么办?”

  “儿子难得睡得这么熟一次,你忍心喊吗?怕着凉,一会儿上前帮他们盖个毯子。”

  “……你说的也是,只从那件事后,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儿子没防备地睡着。”欧阳倩说着话中带着颤音。

  “这要多亏夫人,给儿子找了一个好老师。”

  北奕晨说着轻轻拥着欧阳倩,在她的额头上印上一吻。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