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第50章 找茬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50章 找茬

小说: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 作者:慕棠梨 更新时间:2018-02-22 22:41 字数:2041

  “夏家的女儿每时每刻,都要将最好的自己展现,这么邋遢还是一个女的吗?”

  “……”

  头发毛躁怎么了?穿得随意咋了?刚刚起床,没有洗漱,又在自己家,没外人,又有什么关系?

  “你穿成这样是要给夏家丢脸?”

  “……”

  她就是穿的简单点,一身黑白搭的运动服,准备出门。

  “有那个女孩像你这样喝牛奶,教养哪里去了!”

  “……”

  呃……不就是一口气将瓶子中的牛奶喝光了,至于这样,以前怎么没见过他管。

  ……

  以上的这些无奈的对话,就是现在夏世鸢一天的日常。

  次数多了,夏世鸢都觉得夏老爷子是不是疯了,以前没有这样没事找事过啊!

  夏世鸢自从回到夏家,每天被夏老爷子挑三拣四,她觉得自己都快要练成一向绝技了,那就是完全无视没事找茬的人。

  “唉……”

  将近中午的时候,夏泽逸才从屋子里出来,连连打着哈欠,不知道昨天又去那里疯了,看到坐在楼梯口叹气的夏世鸢,过去问了一句:“小爱丽丝,怎么了?”

  夏世鸢抬头看了一眼站到自己身边的夏泽逸,转眸看着楼梯下,说道:“再躲没事找茬的老爷子。”

  夏泽逸看得出夏世鸢是彻底无视夏老爷子了,不再跟他互怼,却不明白她这话的意思:“不是可以无视,咋还要躲?”

  夏世鸢看了一眼坐下来陪自己的夏泽逸,话还没说出口,直接又叹了口气。

  “老爷子现在的身体,我还是不去气了,免得有人嚼舌根说我,将老爷子气病的。”

  夏泽逸听到夏世鸢的这话,眉头拧到了一起,他也听周管家说了,老爷子现在的状况并不是很好。

  “因为老爷子的健康,才决定选择无视他?不跟他斗了?”夏泽逸原本以为夏世鸢对老爷子是非常恨的,毕竟她拥有的记忆中,老爷子间接毁了她温暖的家。

  夏世鸢不假思索地冷冷回答:“不是。”

  她并不是全为了老爷子的健康,她才会选择无视老爷子,其实有一半多的原因,想要放过自己。

  “那是什么?”夏泽逸有些好奇。

  夏世鸢扭头与夏泽逸的视线相对,很认真地说道:“是因为小叔的那句话,我想放过自己,也放过爷爷。”

  夏泽逸记得那天他说的话,却不曾想她会听进去。

  他说:“放过自己,离开夏家,过新的生活,不要在被过去束缚。”

  眼前的人能够听进去,那就证明她并不真的恨着夏老爷子,只是过不去心中的那道坎,就犹如他爸一样,过不去另一道坎。

  但同时他也知道,眼前的人并没有真得放掉过去,因为只要那个不定时的因素还在,眼前的人随时都可能崩溃。

  “小叔,你干嘛这么严肃起来?”夏世鸢看着表情突然严肃起来的夏泽逸,跟之前那个放荡不羁、肆意洒脱、特别不靠谱的形象完全不符。

  夏泽逸连忙小偷笑了笑,又换上一副不靠谱的废材摸样,说道:“就是想起了老爷子的病,想着什么时候让他去医院好好检查一番。”

  夏世鸢不想那么的多,直接相信了夏泽逸的话。

  说起来夏老爷子的病,她的脑海中也闪过一个人——苏禹琛。

  那家伙虽然看起来很不着调,但是医术还是得到所有人认可的,更被誉为天才外科小王子。

  呃……至于那个小王子的称号,夏世鸢觉得那是苏禹琛这家伙太自恋自封的。

  “关于爷爷的检查,我去拜托一下临城第一医院的副院长苏禹琛帮忙。”

  夏泽逸听到夏世鸢这样主动去找人,他的心里真的很暖的冒泡,这才是他那个可爱又善良的小侄女。

  夏世鸢正准备掏出手机打电话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放在自己的头上,开始揉起来,她扭头看过去,就看到夏泽逸那变态的表情。

  一下子没忍住,直接一拳打到了夏泽逸的眼上,他的脸上瞬间多出一只熊猫眼。

  “呜呜……小爱丽丝,你干嘛!”夏泽逸捂住自己被打的眼睛,一脸怨念地看着夏世鸢。

  夏世鸢干笑了两声,起身抚平了衣服的折痕,抖了抖身体,居高临下地瞪着夏泽逸说道:“谁让你突然那么变态,好阔怕!”

  夏世鸢话音还未落下,就直接奔向了楼下,现在面对夏老爷子,比面对变态的小叔来的容易。

  坐在客厅里看报纸的夏老爷子,看到腾腾从楼上跑下来的夏世鸢,花白的眉毛紧紧皱到一起,放下手中的报纸,开始数落她:“你这样子还有一个大家闺秀的样子没!”

  夏世鸢吸了一口凉气,想要还嘴,但看到夏老爷子那一副你忍不住了的表情,立刻平静下来,对着夏老爷子无所谓一笑,还特意走到他的面前坐下。

  她伸手拿了一个红彤彤的苹果,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坐等夏老爷子继续找茬。

  夏老爷子看到眼前这就等着她找茬的丫头,有些闷气对她冷哼了一声,拿起报纸继续看不再找她的茬。

  夏世鸢见夏老爷子不找茬了,吃完苹果,拿纸巾擦了擦手,准备起身离开,却被夏老爷子突然叫住了。

  “坐下!”

  夏世鸢微微一愣,不过还是很听话地坐了下来,想听听夏老爷子又想说啥。

  这个时候,夏泽逸拿着一个冰袋揉着被打的眼睛,走过来,坐在夏老爷子的一旁,与夏世鸢对立而坐。

  “你的眼睛怎么了?”夏老爷子看着夏泽逸,皱着眉头沉声问道。

  “我打的。”

  “我磕的。”

  截然不同的两个回答同时从夏世鸢与夏泽逸的口中脱出。

  “到底怎么回事?”夏老爷子看看夏世鸢,又看看夏泽逸,摘掉眼睛捏了捏眉头,狠狠地瞪了夏泽逸一眼,说道:“你都多大了!”

  夏老爷子不用猜就知道自己的儿子,又犯蠢了,要不然孙女能这样对他。

  “爸,受伤的可是我啊!”夏泽逸欲哭无泪,感觉现在自己就是没人要的孩子。

  夏老爷子斜了一眼装可怜的夏泽逸,无情地说道:“你活该!”

  “……”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