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第49章 烤红薯事件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49章 烤红薯事件

小说: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 作者:慕棠梨 更新时间:2018-02-22 18:56 字数:2043

  夏世鸢从未觉得自己当年被逼迫读的那些心理书,今天还能拍上用场,不过她并不是一些好学生,当年的那些心理书,可被她当做催眠书一样看待。

  甚至还被她用来垫桌角,当枕头,甚至还拿来学着烤红薯,最后被夏世裕知道后,气得罚她三天只能吃她最讨厌的所有菜。

  “在笑什么?”白洛焱一回来,就看到客厅里抱着一本书傻笑的夏世鸢,微微探身看了一下书名,发现是心理书,不由更好起来,“心理书上的内容很好笑?”

  夏世鸢将双腿从沙发里放下来,合上书,将它放在一边,笑着摇了摇头,并未抬头去看白洛焱,“内容并不好笑,只是想起以前被老哥逼着看心理书,当时不服气,点着书本来学烤红薯。”

  夏世鸢的话音刚刚落下来,夏世裕的声音就从白洛焱的身后响起,语气哭笑不得:“到最后差点把我的书房给烧了,你这丫头,当时就爱做些危险的事。”

  “那你还吃了我的烤红薯。”

  “你差点烧了我的书房,吃掉你的烤红薯还便宜你了。”夏世裕一屁股坐到夏世鸢的身边,将她往里边挤了挤,对着她冷哼道。

  夏世鸢不服气地抬脚叫朝着夏世裕屁股踹了过去,不服气又委屈地说道:“便宜我?有你这么便宜我的哥吗?不就烤红薯,也没烧了你的书房,你居然让我吃了整整三天的蘑菇大宴,害我现在见到菌类就想吐。”

  “你活该,要不是我及时发现,书房早被你烧了。”夏世裕说着一把抓住夏世鸢的脚,想要挠她脚底板。

  突然一阵风掠过他身边,然后就看到老妹被妹夫紧紧搂在怀中,并且妹夫看他的眼神特别不善,寒气逼人,愣让是让他将夏天过出冬天的感觉。

  被人一把抱入怀中,根本来不及反应的夏世鸢,一脸懵逼地抬起下巴看着上方的白洛焱,不由身子抖了两下,心里却非常的纳闷,他这突然降温的气场怎么回事?

  “……你突然抱着我干嘛,放我下来。”愣神了很久,夏世鸢找回自己的声音,挣扎了两下,想要让白洛焱将自己放下来。

  夏世裕在一旁看着自己蠢蠢的老妹,不由为自己的人身安全考虑起来,她没看到眼前的人醋劲比他还大,连他这个做哥哥都不放过?

  夏世裕的内心在哀嚎,他怎么会有这样的蠢的妹妹啊!苍天啊!

  白洛焱很听话的将夏世鸢放了下来,不过他也趁这个时机,直接插在他们兄妹之间坐下。

  “我去,白洛焱,你要不要这样?”夏世裕此时觉得快被这妹夫给酸死了。

  为了防止眼前的醋坛子里的醋冒出更多,夏世裕立刻转移话题:“小鸢,你去见小叔的时候,怎么没跟他提夏雨馨的事?”

  “夏雨馨?”夏世鸢先是懵了一下,接着呵呵傻笑了一下,“见到小叔的时候,忘记了还有她这号人物。”

  “忘了就忘了,现在小叔也不追究了,不过他提出来,夏雨馨不能再出现在主宅,而且你的婚礼也不让他们一家人参加,果然小叔一发威,连老爷子也得认命。”夏世裕很是好奇,小叔到底用了什么方法让老爷子如此听话。

  想想以前,二叔一家哪怕犯的错再大,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不光夏世裕好奇,夏世鸢也非常的好奇。

  “突然想回家好好问问小叔。”夏世鸢微微揉了下眼睛,笑着说道。

  夏世裕目光一亮,一脸春风得意地看了眼白洛焱,又看向他旁边的夏世鸢,用长辈的口气说道:“我今天就是来接你回家的,你都要嫁人了,一直住在这里也不合理。”

  按以往的风俗不合理,但是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多的讲究了,夏世鸢感觉接下里又要一场闹剧发生了,可没想到白洛焱就那样心安理得的接受了。

  这颠覆了她对他之前的所有认识,她以为这件事他一定会不同意,毕竟老哥那一脸贱兮兮的笑太过明显。

  “好,我让老杨将你这一个月需要的东西都收拾好了。”白洛焱这话的意思。怎么听着已经准备了好久。

  白洛焱这举动让夏世鸢非常好奇:“你同意了?”

  不仅夏世鸢,就连夏世裕也十分吃惊,毕竟现在离接小鸢回家的时间早了3天。

  白洛焱看着眼前的两兄妹如出一辙地看向自己,一只手轻轻握住妹妹的手,转眸对哥哥挑衅一笑,邪笑说道:“只是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过后,就是我家的人。”

  白洛焱的这实话让人无法辩驳,夏世鸢都能听到自己老哥内心吐血的声音,默默在心里为老哥祈祷三秒。

  夏世裕深呼吸了一口气,放缓心情,不跟眼前这个老家伙计较,说实话也计较不过去。

  唉……再过一个月多点,他最疼爱的妹妹就要送给这一只披着羊皮的狼,想想就非常的不甘心,但自己种下的因,那结出来的果是啥都的吃。

  不过他还是非常坚信一点,这个世界上能让老妹一直幸福的,只有眼前的这个大醋缸。

  不过现在还不能让这个老家伙,这么容易就娶到自己老妹,所以对着白洛焱嘿嘿一笑,看向夏世鸢说道:“老妹,我们快点回家。”

  “呃…我上楼将用的东西拿下来。”夏世鸢说着穿上鞋子,准备上楼。

  等到夏世鸢上楼后,白洛焱与夏世裕没有了刚刚的那般互看不顺眼。

  “心理师不能自医,你没听过?”白洛焱冷冷地看向夏世裕。

  夏世裕双手展开,背靠着沙发,头仰望着天花板垂着的精致吊灯,吸气,吐气,视线移到白洛焱的身上,说了句:“知道,只是希望以后有用。”

  白洛焱揍夏世裕,但他也知道那时的夏世鸢是多么纠结,静下心问道:“你能告诉我失去记忆前,阿鸢的最后一句话吗?”

  “她说……就算再痛苦,她都不要忘记,她会努力克服,请别对她那么残忍。”

  夏世裕说着眼角的泪落下来,模糊的视线出现那个一直哀求他的妹妹……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