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第48章 被忽略掉的可能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48章 被忽略掉的可能

小说: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 作者:慕棠梨 更新时间:2018-02-22 18:55 字数:2233

  第一次来的时候,夏世鸢就发现尽管是白天,北亦诺的房间也透着灯光,而不是太阳光。

  她也到过对着北亦诺房间窗户的楼下,大白天窗户被黑色的窗帘全部拉住,阳光根本投不进去一点。

  这样的情景,让她不由有些惊愕,这小家伙是要将自己全部封闭起来,他便将所有的希望隔绝。

  在了解到这的一瞬间,不知道为何,她的心中发出一丝共鸣,沉闷的心情并没有因为明媚的阳光消散,反而更觉得这一切都是虚幻,稍稍一触碰就会破碎。

  因为这样的心情,她连夜自创了那首没有希望的曲子,不过这是一首未完成的曲子,接下来的曲子她想和那个小家伙一起谱写。

  “也许在别人的眼中,你现在还是一个7岁的孩子,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只是因为受到了伤害就将自己封闭起来。”夏世鸢双腿卷曲,双臂抱腿,将头深深地埋进去。

  仿佛现在承受一切伤害的事她,而不是门内的孩子。

  门外的声音突然没了,门内传来小声脚步,走到门边变没了声音。

  北亦诺小小的手扒在门上,耳朵紧贴着门,想要知道门外的人还在不,他想要再听听她的声音。

  夏世鸢知道北亦诺因为自己的话趴在了门上,她抬起头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开口:“小家伙,你还隐藏了什么秘密,让你这么难走出屋子?”

  门内先是传来一阵紊乱的脚步声,之后有人跌坐在地的声音,最后是如困兽般的哀鸣声。

  夏世鸢有一瞬间后悔自己说出这样的猜测,让里边的小家伙受到二次伤害,可在下一秒她的眼神变得坚定起来,她希望这件事不要成为他成长的阻碍。

  唉……

  7岁的人生本该是天真无邪的时候,但这个年龄对于外界投来的伤害,是毫无反抗能力以及防御能力。

  “如果不去面对,你永远只能看着到光,而感受不到温暖。”也许这句话对于一个7岁的孩子来说太费解,但是夏世鸢已不再将北亦诺看做一个7岁的孩子。

  因为对于七岁的孩子,这将是一道跨不过去的沟壑。

  而她希望的事,他可以跨过去,迈出新的一步,不被过去所桎梏不前。

  这样的心情不知何时变得如此强烈,不是因为别人的摆脱,而是自己发自内心的想法。

  “从今天,我不会将你当成7岁的孩子,你和我同等。”

  夏世鸢留下这句话转身离开了,因为她清楚的明白,这个庄园的所有人,都会将他当做七岁的孩子小心翼翼守护,没有人敢去忤逆他,因为他现在生病了,有特权。

  所以少一个人将他当做病人,当做一个7岁该守护的孩子,这没什么害处。

  不过现在最要紧的是,让欧阳倩好好猜猜北亦诺被绑架的所有细节,这些细节有可能就是北亦诺的心结所在。

  屋外的脚步声越走越远,屋内的人停止悲鸣,将身子蜷缩在一个被投下阴影的小小角落,望着满屋子的光明,干瞪着大大的眼睛,一下眼睛都不敢眨,嘴巴不利索地抖动着,声音发着颤:“不要,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尽管如此恐惧,可他却不想忘记,他恨,恨不得……

  刚刚门外的那人说得对,他现在还是7岁的吗?没有遭受这一切或许他是,他讨厌所有的心理医生,不想被他们挖到内心深处的秘密。

  可是,她却一下子就将那些心理医生都无法得到的正确答案,在这一次说了出来,这才是他们第二次见。

  不过,不知道当她知道他的真实想法后,又会怎么样做?

  突然有些期待……

  夏世鸢来到客厅里,皱着眉头看着欧阳倩,冷冷地质问了一句:“北夫人,你们真得才清楚了这起绑架事件?”

  被突然这样质问的欧阳倩,一脸费解地看着夏世鸢,想了想回答:“绑架勒索,不是这样?”

  “抱歉我问的有问题,或许我该这样问你,你觉得你的孩子真得只是因为单纯的被绑架而产生阴影,导致了现在的状态?”夏世鸢说的时候,可以将单纯二字加重了许多。

  可欧阳倩似乎并不明白夏世鸢这样问的意义,根据几个请来的心理医生的说法,回答她:“难道不是?几个心理医生都说了,这次的绑架在我的孩子心中形成了很大的阴影。”

  夏世鸢沉重了叹了口气,怪不得他们治不好,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将所有的额情况分析清楚,这些多亏了小叔,她才能够想到那种猜测,她也最不希望那种猜测正确,但结果很遗憾。

  接下来只希望,那残酷的真相别太过了。

  “北夫人,今天的授课结束了,我要先回去了。”夏世鸢本来是想要跟欧阳倩说清楚的,但是转念一想,还是算了,有些痛苦她不必知道,这样对以后的北亦诺也好。

  “等等。”欧阳倩上前抓住转身要走的夏世鸢,非常担忧地问道:“夏老师,你刚刚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夏世鸢笑着笑了下头,撒了一个算是善意的谎言:“没什么,就想跟你了解的更清楚,这样我更有机会劝导你家孩子。”

  “是这样吗?”欧阳倩半信半疑地问道夏世鸢。

  夏世鸢认真地点了点头,嘴角露出很有诚意的微笑,欧阳倩这才松开了夏世鸢的手,对着她低头道歉:“对不起,刚刚失礼了。”

  “没关系,如果北夫人没什么问题了,我就先走了。”

  “没了,谢谢夏老师。”

  “不客气,这是我的职责。”夏世鸢说完这话,转身就离开了。

  谁都没有看到她转身后,眉头紧锁,一脸沉思。

  将车开出北家不远的时候,夏世鸢停了下来,直接给白洛焱打了个电话。

  电话刚刚接起,里边就传来一个前边的声音:“阿鸢,是不是想我了?我可是很想你。”

  “少来这套,你把北奕晨的电话给我。”

  听出夏世鸢口气中的认真,他立刻正经起来,同时在心中盘算了下,问道:“我一会儿短信发给你……突然要他的电话,是遇到什么难事了?”

  “他们孩子的事,还有些细节,需要查查。”

  “我能帮什么吗?”

  “不用,这事我一会儿找大哥说,大哥不是说要还债,这次是个好机会。”

  “恩,如果要我帮忙直接call我。”

  “恩,挂了。”

  “爱你,回家见。”

  “……”

  挂掉电话后,白洛焱的短信一发过来,夏世鸢就直接拨了过去。

  “你好,哪位?”

  “夏世鸢,关于你孩子,方便听吗?”

  “方便,请说。”

  ……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