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第40章 被隐瞒的宠爱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40章 被隐瞒的宠爱

小说: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 作者:慕棠梨 更新时间:2018-02-18 23:33 字数:2232

  “从小叔那里拿来的照片。”白洛焱脸不红心不跳回答着夏世鸢。

  夏世鸢听到那个相片,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白洛焱,问了句:“你能把那本相册给我吗?”

  “不可以。”白洛焱直接拒绝夏世鸢。

  夏世裕这个时候插嘴,然后严肃地问了夏世鸢一句:“小鸢,这几天这个不安分的病号,有没有对你做一些过分的举动?”

  夏世鸢被夏世裕着突如其来的问题,弄得脑子有点卡机,久久才出声:“啊?老哥,你突然问这个干吗?”

  夏世鸢的话音刚刚落下,一整片橘子皮直接朝着夏世裕的脸上飞来。

  夏世裕一把将橘子皮接住,眼睛微微眯起,活动了活动手指,一脸诡异的笑着看向白洛焱,然后直接一个猛扑,想要好好的修理白洛焱一下。

  夏世鸢伸手挡住了夏世裕的攻击,神情有些无语。

  “老哥,白洛焱现在是病号,你能不能别在这里添乱?”夏世鸢伸手挡住夏世裕的攻击,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是害怕自己的老哥又将白洛焱弄伤了,自己又得负责。

  负责什么的都是小事,关键是在负责期间,白洛焱的一些举动,有时候真得让她觉得很困扰,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拒绝。

  “唉真是嫁出去的妹子,泼出去的水,胳膊肘都往外拐,这日子没法活了!”

  有了夏世鸢的介入,夏世裕也没有了想要揍白洛焱的心情,觉得这样的进展不错,不过不知道为啥心里有点心酸,仿佛什么东西没了一样。

  “老哥,你怎么有突然多愁善感起来了?”夏世鸢不悦地皱了皱眉头,望着眼前多变的夏世裕,心情颇是无奈,“我最在乎的还是老哥,真是的!”

  夏世裕将心中的酸楚直接化为抱怨,任性地对着夏世鸢说道:“才不是真得,刚刚你就维护这个老家伙了,哼!”

  老家伙?额……夏世鸢不知道自己改怎么说,回头看了一眼白洛焱的反应,只见他一副悠然自得,对此话充耳不闻,轻轻地吐了口气,幸好没有互相掐起来。

  夏世鸢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话中有话地说道:“老哥…你的确挺年轻的,特别年轻。”

  “唔…臭丫头,你也来欺负老哥,唉……这日子真得事没法活下去了。”说着夏世裕开始抹泪,那演技持续飙升,不去当演员还真是委屈了他。

  “……”

  夏世鸢立刻沉默表示认输,飙演技她是飚不过眼前的夏世裕,这个天生的戏精。

  看着夏世鸢沉默起来,夏世裕也觉得没啥意思,开始正经起来。

  白洛焱之所以不计较夏世裕的那些话,是因为他能知道夏世裕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态,如果将来他的女儿被被人抢走了,他一定也会像他这样。

  夏世鸢刚刚也偷偷注意白洛焱的一些举动,看到他一脸了解的模样,叹了口气,心里吐槽着,果然男人了解男人。

  “小鸢,小叔最近发疯了。”夏世裕吃着从夏世鸢手中夺过来的橘子,微抬头看了一眼她说道。

  夏世鸢听到夏世裕的这话,猛得将头扭向他,猜测道:“是因为前几天绑架的事?”

  夏世裕毫不隐瞒地点了点头,吃了一瓣橘子,继续说着:“小叔知道绑架你的人是夏雨馨时,气愤的要去二叔家,让二叔将夏雨馨交给警察,还想让夏雨馨当面给你道歉。”

  “呵呵……这句道歉我可受不起,我可不知道我停了这一句道歉,今后还有多大的麻烦在等着我。”发生过绑架的事后,夏世鸢从来没有想要要从夏雨馨的口中得到“对不起”三个字,“报警这种事,咱家的老爷子是绝对不会允许的,小叔要白费力气了。”

  夏雨馨既然敢雇佣人绑架韩熙语,来破坏她跟白洛焱的订婚仪式,那么她就已经豁出去了,想要来个鱼死网破。

  她夏雨馨得不到的东西,夏世鸢也别想得到,这就是夏雨馨的一贯理念。

  其实夏世鸢真得不知道为什么?夏雨馨跟她有什么好争夺的,明明夏雨馨得到的更多。

  夏世裕清楚地知道夏世鸢的这些话都是真的,因为无论二叔家的人犯了多大的错,夏老爷子都会没有原则的原谅。

  “就如你所说,老爷子直接将小叔关进了房间,不许他出来,什么时候冷静了什么时候出来。”夏世裕无奈地仰起头,全身靠在沙发上,抬头望着明亮的水晶吊灯,微微叹息了一声。

  夏世鸢从茶几上拿起一个又大又红的苹果,身体夏世裕的身边挪了挪,将苹果放在他的个头上,笑着说道:“老哥,你现在应该回家好好劝劝小叔,让他不要做那么多的无用功。”

  在夏世鸢的手一离开,夏世裕稳稳接住额头上的苹果坐好,对着她摇了摇头,说道:“我可没有这个能耐,如果硬要找出一个能让小叔听话的人,也只有你这个丫头了。”

  夏世裕的最后一句话说的很有深意,仿佛在引诱夏世鸢去解开另一个故事。

  白洛焱从夏世鸢的身后微微探出身子,向着夏世裕使了几次眼色,想要制止他继续下去。

  夏世裕对着白洛焱眨巴眼睛一笑,不再理会他,眼眸转向夏世鸢,等着她将心中的疑问问出来。

  夏世鸢没有辜负夏世裕,直接将自己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老哥,你告诉我,小叔为什么要对我这么的好?不可能是小时候照顾过我这么简单吧?如果他真得对我好,为什么这么多年,他从来不回来看我一次?”

  “因为他愧疚,他害怕,害怕看到你用这样一双眼睛看着他。”夏世裕回答完夏世鸢的问题后,声音顿了顿,接着说道:“虽然小叔这些年从来没有出现过,可是他对你的关怀一点都不少,不管身在何处,他一直都牵挂着你,只是他不敢将对你的爱告诉你,每年你的生日礼物不是总是多出一份,那是小叔特意准备的,只是他不让我告诉你。”

  夏世鸢静静听着夏世裕的这些话,想起每一年都能收到最后符合心意的礼物,送给她的人居然就是夏泽逸,这让他更加不明白了。

  “为什么他不亲自送过来,为什么他不敢?哥,你能告诉我这期间还发生过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吗?”夏世鸢联想起来这一个月来的发生的一些事,一桩桩一件件都有意无意在暗示着她似乎忘记了总要的东西。

  可是每当她想要想起来的时,头就开始剧烈疼痛,脑海中有一个声音,一直在盘旋,“忘记吧,忘记了比较好,不要再想起那些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