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第32章 家教的活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32章 家教的活

小说: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 作者:慕棠梨 更新时间:2018-02-14 23:52 字数:2054

  到最后夏泽逸还是没有说出来,夏世鸢想要再问的时候,却被白洛焱强行带了回去。

  后来,好几次跟夏泽逸通电话,都没有闻到任何有价值的事,以至于夏世鸢好几天都不理会白洛焱。

  “怎么今天还准备躲着白洛焱?”

  在艺术馆的走廊上,韩熙语抱着教科书,扭过头一脸坏笑地看着夏世鸢问道。

  夏世鸢眉头轻轻皱了一下,不悦地看了一眼韩熙语,愤然道:“要不是那个家伙,我问出答案了!”

  “哈哈……也许他们这是在保护你。”韩熙语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

  夏世鸢突然停住脚步,扭头看着韩熙语,突然将脸凑近,猜测道:“小语,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韩熙语立刻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哥还有白洛焱真得对你好,没有虚假。”

  夏世鸢皱着的峨嵋头送了下来,嘻嘻一笑,拍了拍韩熙语的肩膀,说道:“看把你吓得,我只是开玩笑了。”

  “开玩笑要永浩表情,你知不知道你刚刚的表情真得很可怕。”韩熙语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没好气地瞪了一眼夏世鸢。

  夏世鸢耸了耸肩继续前行,看着前方说道:“没做亏心事,是不会害怕的,你是不是做了啥亏心事?”她猛得扭过头看向韩熙语。

  “啪”第一声,书本掉落在地板上的声音,韩熙语回神,连忙低身去捡,不让夏世鸢看到自己脸上的慌张与不自然。

  夏世鸢看着捡完抬起头的韩熙语,这一次的眼神没有嬉笑,正经严肃地盯着她的眸子,问了句:“你肯定有事瞒着我。”

  “我……”

  就在韩熙语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时候,上课的钟声突然敲响,她抱紧教科书,一脸急迫地说道:“上课声响了,我不能给学生留下迟到的坏印象,我先走了。”

  说完,韩熙语就忙不迭得跑走了,仿佛后面有洪水猛兽一般。

  夏世鸢望着韩熙语跑走的方向,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会儿。

  “小鸢,你原来你在这里。”一个上了年纪的女声突然从夏世鸢的身后响起。

  “馆长,找我有事?”夏世鸢回神转身看着那个矮矮胖胖和,笑起来蔼可亲的祝馆长礼貌一笑,接着说道:“不过,我现在有一节课。”

  祝馆长笑着摇了摇手,表示没关系:“你的课我已经让被人去代课了,有一位家长想要邀请你去当他孩子的私人家教。”

  能让馆长这样说的人,一定是馆长无法拒绝的人物。

  “馆长,我很久没有做过家教了,不一定能做好。”夏世鸢委婉的拒绝道。

  那个胖胖的馆长摇手笑了笑,拉住夏世鸢的手,向着三楼拐角处的馆长办公室走去。

  “小鸢,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就别叫一直叫我馆长,直接叫祝姨就行了。”

  祝馆长以前是夏世鸢母亲万玥心的好闺蜜,当夏老爷子断走了夏世鸢所有的生活出路时,祝姨将离家出走的她收留在艺术馆,为了报答祝姨,她开始在这里担任临时老师,也正好碰到了毕业后来这里谋出路的韩熙语,两人又能像大学一样。

  关上门,祝馆长就直接拉住夏世鸢的手,请求道:“小鸢,这件事你一定要帮祝姨。”

  夏世鸢微蹙着眉头,望着祝馆长,不解问了一句:“让其他的老师去不行?毕竟我只是这里的一个代课老师?没啥信服力的。”

  祝馆长拉着夏世鸢坐下来,对着她摆了摆手,让夏世鸢不要担心:“这个你放心,这是孩子的家长特意指定你的。”

  “特意指定我?”夏世鸢被这话弄得有些纳闷,困惑地向祝馆长寻求更多解释,“为什么?”

  “听那个家长说,那天她听到了你在教室里谈的曲子,也观察了你几天,觉得你很适合,教她家儿子。”祝姨起身倒了一杯水,递给夏世鸢。

  “啊?观察?”夏世鸢被这个家长弄得有些哭笑不得,笑着问了一句:“祝姨,为什么那位家长不将孩子送到这里学习?”

  祝馆长有些为难地看了一眼夏世鸢,想了一下才说道:“他们家有些特殊,不会允许孩子过来,所以只请家教。”

  特殊?难道是黑道的?仇家多?那会不会很危险?这些可能在夏世鸢的脑海盘旋。

  “祝姨不会害你的。”祝馆长看出夏世鸢想多了,直接说明。

  夏世鸢脸微微一红,不好意思地挠头一笑,看向祝馆长歉意地说道:“祝姨,那这样吧,下午我也没课,你就请这位家长到时光广场旁边的咖啡店,有什么我当面跟问她,就不难为祝姨你了。”

  祝馆长听了夏世鸢的这个建议,刚刚还在为难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的她,现在笑得很开心。

  “这感情好,两边我都不得罪。”祝馆长笑着拍了拍夏世鸢的手,接着站起身,朝着办公桌上走去,“我现在就跟那位家长打电话,约她下午出来跟你见一面。”

  夏世鸢望着已经拿起电话的祝馆长,点了点头,看着她将电话打完,又回到沙发上坐下。

  “小鸢,这一次谢谢你了,拜托这件事的是我的恩师,我没法拒绝。”

  祝馆长一坐到沙发上,垂着头向夏世鸢道歉。

  夏世鸢笑着摆了摆手,将手中的玻璃杯放下,走到祝馆长的身边坐下,将手放在她的手背上,呲牙一笑,宛如孩童:“祝姨,你不用道歉,你又没有错,我作为这里的老师,本身就会遇到这样的家长。”

  “小鸢跟你妈妈一样,都那么善良,可你妈妈她……”祝馆长说着叹了口气,伸手抚摸着夏世鸢的头,那亲切温柔的眼神,让夏世鸢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很久的很久以前,母亲就喜欢这样抚着她的头,用温柔的声音,夸奖她,我的女儿真棒!

  夏世鸢忍不住吸了一下鼻子,却隐忍着眼中的泪,眯着眼睛一笑,转移话题:“祝姨,你刚刚约的那位家长是几点到?”

  “下午2点。”

  “恩,那趁这空闲的时间,我陪祝姨玩会儿跳棋吧!”

  “哦…好。”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