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第31章 再弄清楚些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31章 再弄清楚些

小说: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 作者:慕棠梨 更新时间:2018-02-13 22:40 字数:2068

  “爸,你讲讲理行不!”

  夏泽逸直接跑到到夏老爷子的拐杖下,硬生生受了那一拐杖,直接将他那张脸划破。

  白洛焱一把将夏世鸢牢牢抱入怀中,挡住在她的面前,不让想让她再看到这寒心的场面。

  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怀中的人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努力压制快要冲破胸腔的愤怒。

  “你给我滚开。”夏老爷子有些生气小儿子护着夏世鸢,举起拐杖又要打。

  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夏岷舟,拦住夏老爷子,劝说:“爸,世鸢肯定也不是的故意的,你不要生气。”

  “二哥你闭嘴,这事还没弄清楚,不要冤枉小鸢!”夏泽逸的双眸出现一瞬间的猩红,狠狠瞪着夏岷舟一家,他的心此时也开始懊悔,如果当时带走小鸢,是不是就不一样了。

  “馨馨脸上的伤不可能造假,馨馨也不可能自己打自己,还打的那么狠?”夏岷舟心疼地看了一眼,自己女儿那微微有些红肿的脸颊,努力放平心态。

  夏泽逸冷冷一笑,现在越是看得清楚,他越是后悔,后悔当初。

  “为什么没有可能?二哥,我可是听说你女儿很喜欢小鸢的未婚夫。”既然都这么不要脸,今天不如都撕破了脸,夏泽逸一副视死如归表情看了一眼夏岷舟,看向夏老爷子,他的眼神带上质问。

  夏泽逸一直不回家,不等于他不关注夏世鸢的成长,一些事他只是不想说开了,毕竟一家人。

  可现在他们既然这样,这样的一家人到最后只会给他最疼爱的小侄女带来伤害,那么这些家人也不需要。

  “三弟,就算馨馨喜欢过白先生,你也不能这样没有证据就冤枉我家馨馨!”夏岷舟的好脾气维持不下去了,气愤地瞪着夏泽逸。

  夏泽逸冷讽一笑:“那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小鸢打了你家馨馨?”

  刘玉兰听到夏泽逸的话,非常气愤地插了一嘴:“什么叫没证据,馨馨脸上这巴掌印是假的?我的眼睛也没瞎,我可是亲眼看到她打我家馨馨的。”

  “如果你们母女连心,欺负小鸢,这锅小鸢不背也得背了。”夏泽逸望着刘玉兰嘲弄一笑,看着躲在她身后不敢露脸的夏雨馨,接着说道:“今天有我在,我就不会让你们再有欺负小鸢的机会。”

  “你这逆子,当我死了?”夏老爷子气得吹胡子瞪眼,又要举起拐杖打人,这次被周管家拦住了。

  “爸,我后悔当年将小鸢交给你,我负了大哥对我的嘱托。”夏泽逸说着眼圈都红了,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指着刘玉兰和夏雨馨,看向夏老爷子,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沓照片,质问道:“爸这些照片你知道怎么回事?你也明白这其中是谁捣的鬼,我怎么没看到你像惩罚小鸢一样,惩罚这捣鬼的人!”

  夏泽逸说罢,将手中的照片朝着夏岷舟的身上扔去,言辞激烈:“二哥,你真是养了一个好女儿,娶了一个好媳妇……你要是不信的话,我这里有段录音,我现在放给你听听。”

  录音笔中传来,刘玉兰与夏雨馨找人毁了夏世鸢清白的整个过程。

  照片拍的都是夏雨馨带着人去堵夏世鸢,对夏世鸢下药,全部被拍了进去。

  在夏泽逸那些都拿出来的时候,白洛焱将手中的透明袋子举起来,里边的是迷情喷雾的空瓶子,与照片中的一模一样。

  “可以把这个送到警察局,看看上面有没有你女儿的指纹。”白洛焱冷冷地补充道。

  夏岷舟看着地上那些照片,又看看夏泽逸手中的录音笔,再看看白洛焱手中的袋子里的东西,脸色突然黑得不行。

  他扭过身愤怒地朝着刘玉兰的脸上扇了一巴掌,恶狠狠地说道:“你居然教唆女儿干这种事,你个败家娘们。”

  “妈,妈……爸你别打我妈,这些都是假的。”夏雨馨吓得跟刘玉兰一起抱在一起,证据确凿,依旧死不承认,“堂姐冤枉我和妈,爸,我是你女儿,你要相信我,爷爷,爷爷不要走,我是冤枉的……”

  夏老爷子直接被眼前的气得差点晕厥,直接让周管家扶着下楼,不想再看这一堆乱糟糟的事。

  可想而知,今天的家庭聚会,也到此为止,不可能继续进行下去。

  夏泽逸没有去拦住夏老爷子,因为他很清楚,夏老爷子对谁都不在意,并不是偏帮夏岷舟一家,只是恨夏世鸢。

  “有我白洛焱在,谁也别想冤枉我家阿鸢,夏老爷子,刚刚我从门缝中看到是夏雨馨小姐,自己打自己,来冤枉我家阿鸢,如果我家阿鸢出手,直接让她破相,怎么可能只是微微红肿。”

  看清楚这些局势的白洛焱,眼角的冷意都能冰冻三尺,他紧紧将夏世鸢护在胸口,环视了一周,最会将视线落在下楼梯的夏老爷子的身上。

  夏老爷子没有想到白洛焱会这样袒护夏世鸢,挪动了下身子回过头,眼神无情地透过所有人瞪着夏世鸢。

  平复了那快要冲破身体的怒火,夏世鸢抬起头迎向上夏老爷子的目光,嘴角自嘲一笑,狠狠鄙视了一下内心深处的那抹期待。

  “爷爷,我们要不要再弄清楚些。”夏世鸢的这话一语双意。

  夏老爷子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夏世鸢,厉声说道:“这件事到此为止,都散了!”

  这些事就这样不了了之,夏岷舟向夏世鸢道歉后,带着他家两个女的灰溜溜地从夏家主宅离开,夏老爷子回到楼下的卧室一直没出来。

  夏泽逸站在原地,看着所有人离开,转身先看向白洛焱,微微欠身道谢:“小白谢谢你,让我能为小鸢做一件事,来弥补我的罪过。”

  接着看向夏世鸢,垂下眉眼,语气带着沙哑:“对不起,当年我应该带你走,不该将你留在夏家。”

  夏世鸢苦涩一笑,眨了两下眼睛,制止眼中的泪水掉落,深吸了一口气,吐出来,平静地问道:“小叔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爷爷看我的眼神总有恨?为什么总是说我活着就是一种罪?你能为我解开这个谜题吗?”

  “你想知道,我就——”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