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第30章 你活着就是一种罪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30章 你活着就是一种罪

小说: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 作者:慕棠梨 更新时间:2018-02-13 22:32 字数:2136

  “什么好处?”

  白洛焱将夏世鸢抵在房门上,嘴角勾起一抹坏笑,微凉的唇划过夏世鸢的耳际,他吐息出来的热气喷洒弄得她脖颈微痒。

  夏世鸢不适应地想要闪躲,可两边的路都被堵死了,只能把脸撇向一边,躲开白洛焱突然凑下来的俊脸。

  “小叔……”

  夏世鸢不经意间看到前面拐角准备悄悄下楼的夏泽逸,立刻出声求助。

  夏泽逸虽然停下脚步,向着她的方向看了一眼,露出一个爱莫能助的笑,闪身直接下楼去了。

  “阿鸢,你给的好处到底是什么?”白洛焱的头越来越低,低到到在靠近一下,两人的唇就能碰到一起。

  夏世鸢还是有些无法适应,这些亲昵的举动,她侧身向着一边小小移动,想要趁机从白洛焱的手臂下钻出来。

  等到她准备弯身、低头钻出来时,白洛焱突然消失在自己的面前,只听到伸手一声清脆的关门声和上锁的声音,这次意识到自己刚刚被他给耍了。

  “白洛焱,你给我死出来!”夏世鸢使劲拍打着房门,神情十分恼怒,想要将屋子中的白洛焱揪出来打一顿。

  夏世鸢气得对着房门拳打脚踢了一番,心中将白洛焱从头到脚狠狠骂了一遍。

  看着过了很久依然纹丝不动的房门,夏世鸢不再白费力气,静静站在门前等白洛焱出来,她就不信了,他永远不出来。

  “白洛焱,有本事你就别出来。”夏世鸢凶巴巴地朝着门里吼道。

  “堂姐,你在干嘛?”夏雨馨不知道什么时候上楼,来到夏世鸢的身边,故作惊讶地问道,“你和白少在闹别扭?”

  夏世鸢看着夏雨馨眼中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心里的火正好没出发,于是将计就计,看看接下来夏雨馨会这么样演这一场戏。

  “对啊,闹别扭了,他躲里边不见我,你是不是很得意?”夏世鸢咬着下嘴唇,努力忍耐要夺眶而出的眼泪。

  夏雨馨眼神瞟了一眼房间依旧紧闭的门,又看看夏世鸢那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神情嘲笑,假装委屈地说道:“堂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只是关心你,并没有什么恶意。”

  说着,夏雨馨都快要哭出来了,那梨花带雨的模样真是让人心疼。

  “那你这幸灾乐祸的表情是什么?”夏世鸢微微靠在门边,双手环臂,嘴角勾着一次嘲讽。

  夏雨馨狠狠瞪了一眼夏世鸢,继续装可怜滴说道:“堂姐,就算你一直不喜欢我,也不至于污蔑我?”

  “你也知道我不喜欢你啊?干嘛还出现在我面前?”夏世鸢嗤之以鼻一笑,暗想着夏雨馨不是喜欢装柔弱,那就让她装个够。

  “堂姐,我知道你恨爷爷疼我,不疼你,但是这不是我的错?”说着夏雨馨开始一抽一抽,哭的真叫人心疼啊!

  夏世鸢向上翻了个白眼,冷笑着走进夏雨馨,微微低头,好奇地问道:“你这意思是我在羡慕爷爷对你的疼爱?”

  “难道不是吗?”夏雨馨依旧在装可怜地一抽一泣。

  夏世鸢啧啧了一声,勾起嘴角,想看着小丑一般看向夏雨馨,向她伸出手看看能不能接到一两滴泪。

  一瞬间的事,夏世鸢就看到夏雨馨狠狠扇了她自己一巴掌,然后捂住脸惊叫,眼泪狂飙:“啊!堂姐我不敢了,你不要打我。”

  夏世鸢呵呵一笑收回手,又是这样的把戏,夏雨馨还真是不厌其烦,她真以为这样就能让白洛焱讨厌自己?真是可笑。

  也恰好在此时,刘玉兰出现在夏雨馨的背后,一把抱住她的女儿,心疼地哄着,接着恶狠狠地指着夏世鸢,恼怒地喊道:“夏世鸢,就算你在不喜欢你堂妹,你也不这么狠心打她,还出手这么狠!”

  夏雨馨望着夏世鸢的眼中藏着恶毒的视线,转眸看向刘玉兰的时候,开始装乖巧,装大度给后边上来的人看:“妈,堂姐一定是失手了,我没事了。”

  “傻女儿,你怎么老是这样,才会被她一直欺负。”刘玉兰说着愤愤不平地看向夏世鸢,那眼神恨不得对她杀之而后快。

  “不是我打的。”夏世鸢冷然一笑,望着眼前的这对母女,她们可没少用这样的招式,让自己吃亏。

  “不是你打的,难道还是馨馨自己打的?”刘玉兰怒气冲冲地来到夏世鸢的身边,指着她说道:“今天我就代替你爸爸好好教训你!”

  眼看着刘玉兰举起的手就要落在夏世鸢的脸上,房门突然打开,白洛焱一把抓住刘玉兰的手,将她甩到了一边,转身上下仔细打量着夏世鸢,担心地问道:“她有没有弄到你?”

  “你终于舍得出来了。”夏世鸢瞪了一眼白洛焱,接着说道:“就算你不出手,我也不会让她们两个动我一根汗毛!”

  夏世鸢越过白洛焱时,在他的耳边低声地说道:“接下里的事,先不要插手。”

  白洛焱点了点头,却伸手一把握住她的手,仿佛以此告诉她,他一直站在她的身边。

  “爸爸,你可得为我们馨馨做主,你看馨馨的脸都被这丫头打成什么样子了?”刘玉兰是想要上前给夏世鸢一些教训,奈何被白洛焱冷冽的眸子吓得后退,转移目标。

  夏老爷子在周管家的搀扶下,走到夏雨馨的面前,凑了凑她脸上的巴掌印,眉头紧皱,厉声问夏世鸢:“你干的?”

  夏世鸢举起手来回翻看了一遍,邪邪一笑,对着夏老爷子,说道:“爷爷,要不然我在堂妹的另一半脸上,在扇一巴掌,你们来对比一下巴掌印?”

  夏雨馨一听到夏世鸢的这话,立刻护住自己的另一半脸,怨恨的眼神瞪着夏世鸢。

  刘玉兰立刻半个身子护住夏雨馨,一脸愤恨地瞪着夏世鸢,吼道:“夏世鸢,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恶毒了,现在还要当着我们的面打你堂妹!”

  “夏世鸢,你非要这家不宁,每次聚会你都破坏!”夏老爷子什么也不问,直接定了夏世鸢的罪行。

  夏世鸢习以为常地笑了笑,上前一步,对着夏老爷子拍了拍手。

  “爷爷,为什么每一次都不问问我,就这样定我的罪,我在你的心中如此不堪?”夏世鸢想要彻底爆发一回。

  “你活着就是一种罪!”

  夏老爷子说着,举着手中的拐杖又一次向着夏世鸢打过来。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