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第26章 小叔的怨恨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26章 小叔的怨恨

小说: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 作者:慕棠梨 更新时间:2018-02-11 00:32 字数:2028

  “为了爱丽丝你,我也得参与。”

  夏泽逸突然一把将夏世鸢拥在怀中,那双不羁的目光带上岁月的尘埃,双手紧紧地抱着她,她能够感觉到他身子在颤抖着。

  “没必要,小叔当初你选择离开后,就不该再回来夏家。”夏世鸢用尽全部的力气将夏泽逸推开,眼神冰冷没有一丝人情,转身走进了夏家。

  夏泽逸望着那远去的背影,他的心情有些沉重,这一次回来,还要做与上一次相同的事?

  他不想,一点都不想,那些被覆盖住的记忆,总有一天会被揭开。

  “老爷,小姐跟着三爷一起回来了。”

  在庭院中周管家,看到夏世鸢和夏泽逸一前一后走来,俯身在夏老爷子的耳边说道。

  夏老爷子听到周管家的话,侧头向着夏泽逸的方向看了一眼,冷哼着:“没出息!”

  走过来的夏世鸢听到这话,内心冷冷一笑,走到夏老爷子的身边。

  “爷爷,在你的心中谁有出息?”

  夏世鸢并不是在帮夏泽逸说话,只是习惯跟夏老爷子不对盘而已。

  “你最没出息。”夏老爷子说着拿起拐杖就朝着夏世鸢打过去,被她熟练地后退一步躲开。

  夏世鸢垂下眉眼看着还未收回去的拐杖,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爷爷,你可真是老了,速度跟当年差的远了。”

  夏老爷子听到夏世鸢的这话,冷冷地瞪了她一眼,拿起圆桌上的茶杯就朝着夏世鸢扔了过去。

  看着飞来的茶杯,夏世鸢不躲也不闪,静静地站在原地,望着夏老爷子笑得一脸灿烂。

  因为茶杯飞过来的轨迹,根本砸不到她,夏老爷子一开始的目标就是她身后夏泽逸。

  “我去,好险,老爸,这样不至于吧!我刚回家就准备让我挂彩?”

  夏泽逸快速躲过那飞来的茶杯,看着它在自己的身后碎裂,皱着眉头走到夏老爷子的面前。

  “啊!”夏泽逸痛的跳了一下。

  刚刚的茶杯没有让他挂彩,不过夏老爷子的拐杖可让他的屁股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

  夏世鸢看着夏泽逸幸灾乐祸戏笑了起来,对于夏老爷子投过来的眼神,一点都不在意。

  走上前接过来周管家手中的茶具,放在圆桌上,倒了三杯,然后坐下来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真是越来越没规矩,谁教的你!”夏老爷子瞪了一眼夏世鸢,眼神示意夏泽逸一起坐下来。

  夏世鸢懒懒地看了一眼夏老爷子,将茶杯放下,伸出一只手指了指夏老爷子,眯着眼睛笑道:“当然是爷爷你教我的,我可是跟爷爷你一起生活的时间最长,潜移默化呢!”

  在某些性格方面,夏世鸢跟夏老爷子非常的像,简直就是夏老爷子的翻版。

  夏老爷子气得眉头都跳起来了,直接拿起拐杖朝着夏世鸢身上打去,最后还是喝茶看戏的夏泽逸遭受了这一棍。

  夏世鸢赶紧扶起倒地夏泽逸,一丝坏笑从眼眸中闪过,关心地替他清理了身上的灰尘与草屑,“哎呀,小叔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满意了不?”夏泽逸怎么可能注意不到夏世鸢那小动作,揉了揉被打倒的肩膀,然后看向那边脸黑的二老爷子,说道:“老爸,小鸢现在长大了,你怎么还这样。”

  夏世鸢愣了一下,看着这个为自己说话的小叔,也是第一次听到他正儿八经喊自己的名字。

  “不想让我这样,从现在开始你就安安生生的给我待在家里,别到处乱跑。”夏老爷子狠狠地瞪了一眼夏泽逸,握着拐杖在地上敲了两下。

  夏泽逸才不会上当,一脸无趣地看着夏老爷子说道:“不要,小鸢要嫁人了,以后也不会在这个家,你要是还想这样出手打小鸢,你也得看看小鸢的丈夫答应不。”

  接着笑着扭过头看着夏世鸢,说道:“你说是不是爱丽丝,我可听说,你家小焱焱非常宠爱你。”

  夏世鸢给了夏泽逸一个白眼,然后将倒在地上的两把椅子扶起来,再抬头看向夏老爷子,说道:“爷爷,我也见到我小叔了,我现在可以走了。”

  夏世鸢的这话根本没有半点征求的意思,只是单纯地告知,便抬脚向着门外走去。

  可还没走一步,她突然感觉到脖颈间一阵刺痛,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地蛰了一下,头晕目眩,意识逐渐涣散,身子向着一侧跌去。

  夏泽逸一把将快到栽倒的夏世鸢接住,一只手伸到她的膝盖下,将她抱入怀中,刚刚一脸的无趣被凝重所代替,他看向夏老爷子的方向,问道:“还要在这样做第三次?就让小鸢想起来吧,当初是我们自顾自让她忘记的。”

  “如果她真得不想忘记怎么会被你催眠,泽逸你也不想看着这丫头疯了?”夏老爷子的眼眸不管经过多少岁月洗礼,都洗不掉那份冷酷与决绝。

  “可她好几次都记起来了,现在的她长大了,应该能够试着接受那个事实。”夏泽逸望着怀安睡的夏世鸢,眼中写满了愧疚。

  “间接害死自己父母,你却定要让她恢复?”夏老爷子冷冷一笑,那笑带着悔恨。

  夏泽逸突然对着夏老爷子狂吼了一句:“小鸢没有间接害死大哥大嫂,真正害死大哥大嫂的人是你,还有我!”

  夏泽逸低垂着头,遮住那狼狈的神情,一滴泪轻轻落在夏世鸢的脸上,顺着她的眼角落下。

  “你这个混小子……唔…咳咳……”夏老爷子被夏泽逸那句话气得不轻,剧烈地咳嗽起来。

  周管家见状连忙上前,给夏老爷子顺气,接着递上一杯茶水,让老爷子缓缓。

  夏泽逸担忧地看了一眼自己经年迈的父亲,但他无论如何都无法认同老爷子的话,心里也还在怨恨着老爷子,如果不是当年的老爷子这句话。

  小鸢也不会到催眠记忆的那一步,来稳定她心中所有的负面情绪,防止她再次因为崩溃而自杀。

  至今,他都记得10岁的小鸢,用毫无生气的眸子看着他说:“小叔,该死的是我。”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