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第21章 陌生的记忆片段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21章 陌生的记忆片段

小说: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 作者:慕棠梨 更新时间:2018-02-08 00:11 字数:2057

  互相道别后,白洛焱载着夏世鸢便离开了。

  “老大,你和老三到底瞒着我们什么,老三的书房和他的小媳妇啥关系?”忍到现在,邱毅第一个不解地跳出来,询问阎骁。

  苏禹琛沉思了一会儿,目光有了一丝了然,只是不太确定,抬头看向阎骁,说道:“老大,老三书房里一直摆放着的那张小女孩的照片,难道就是现在的夏世鸢?”

  阎骁点了点头,从掏出一包香烟,点上一根,深深吸了一口,吐出一串烟雾,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说道:“老三等到了,真的等到了。”

  那是不是我也能等到呢?阎骁那双危险的眸子染上一抹思念,将吸了没几口的烟掐灭,扔进垃圾桶,转身骑上纯黑的机车,快速离开了。

  邱毅望着阎骁离去的身影,扭头看了一眼叹气的苏禹琛,说道:“老二,你说老大能等到那个女生吗?”

  苏禹琛那双桃花眸子移向邱毅,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说道:“这个世界,不是所有人像老三那样幸福,能等到心爱的女孩。”

  怎么可能等到,那个女生已经嫁人,孩子都能打酱油了,这些话苏禹琛不会对邱毅说,因为阎骁也不知道这些。

  也不怪阎骁不知道,因为阎骁答应过那个女生,不再去关注,调查她的一切。

  邱毅看着拿着钥匙准备上车的苏禹琛,侧身让开路,对他摇头说教:“你又要去那个女人哪里过夜?就不能像老大和老三那样专情吗?”

  苏禹琛听到邱毅这话,抖了抖身子,呵呵一笑:“我才没蠢,而且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像老三那样幸运,娶到自己喜欢的姑娘。”

  “那你也别因为女人,耽误了老三交代你的事。”

  “那件事绝对办的妥当。”

  苏禹琛说罢,快速钻进车里,扬长而去。

  邱毅看着一个个都走了的人,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身走进了酒吧中……

  夏世鸢在车上沉默了很大一会儿,才下定决定看向白洛焱,问了一句:“刚刚老、老大说的书房是什么意思,你的书房里有什么秘密,是关于我的?”

  以前白洛焱对于夏世鸢来说,只是一个逼迫自己成为他妻子的一个怪人而已。

  但现在她不这样认为了,夏世裕的事,爷爷转让股份的事,以及今天的事,甚至可能还有她不知道的很多事。

  将知道的事串联起来,由不得她不多想,这一切仿佛是提前预谋好的一样,只有她一直被蒙在鼓里。

  她不想打电话问夏世裕,因为她明白就算打了也没有,在夏世裕的眼中,一丁点的危险都会对她造成致命的伤害,所以凡是出现的危险他都全部顶在自己的肩上。

  “你哥将你的毕业照送给我一份,我一直在书房放着。”白洛焱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地坑未来大舅子。

  夏世鸢明显不信白洛焱的这话,接着说道:“那你一会儿回到家,带我去你的书房看看。”

  白洛焱点了点头,一脸平静,让人看不出有任何的隐瞒。

  “你穿博士服照相的时候挺美的,只可惜那天我没时间。”白洛焱真得很遗憾那次没去。

  夏世鸢看着白洛焱那一脸遗憾的模样,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又问了一个问题:“你跟我哥是怎么认识的,我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他跟你来往。”

  “我要是光明正大的跟你哥走的很近,你以为夏家的另一些人,会让他那么轻松地度过大学时光?”白洛焱眼眸微眯,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夏世鸢。

  夏世鸢为自己的考虑不周感到懊悔,看来她真得是被夏世裕保护的太好了,才会忘记这些危机意识。

  “我还是太弱,怎么连这样的基本都忘记了?”夏世鸢眼中流露出懊悔与自责,如果没有她的存在,或许夏世裕能够活得更轻松。

  这个想法也只是一刹那,脑海中出现一些片段,一大片血红血红伴着雨水,淹没她的脚腕,刺眼的灯光下,一双匕首朝着她刺过来……

  “啊!”夏世鸢一下子抱住头,大口大口的呼吸,心脏跳动加速,头疼的像是炸裂了一般。

  这到底怎么回事,那血红昏暗又恐怖的场面为什么会出现在她的脑海中,还有那把向着自己刺过来的匕首。

  “怎么了?”

  白洛焱注意到夏世鸢的不对劲,立刻将车子开到一旁停下来,转身凑到她的面前,担忧地望着她。

  渐渐缓过来的夏世鸢有些虚脱的背靠再副驾驶座上,闭上双眸,轻轻摇了摇头,但发出来的声音仍有一丝颤抖。

  “没…没事,只是脑子里突然出现一些糟糕的画面,大概我恐怖片看多了。”

  白洛焱没有因为夏世鸢的最后一句放松紧张的心情,反而神情越来越严肃,这样的神情维持不到三秒,便被担心所代替。

  “那你以后就少看一些恐怖片,都是一些假的,练胆子没用。”白洛焱故意将夏世鸢看恐怖片曲解成练胆子。

  不过,夏世鸢还真是用恐怖片来给自己练胆子。

  可是她忘记了一件事,人心是比鬼还要可怕的存在,鬼在阴暗处出现,可人心在光天化日下都能黑化。

  夏世鸢眉头皱了皱,眼中带着一丝被说中的不悦,口上极力否认:“我才不是因为练胆子去看恐怖片。”

  “那你是因为啥?”白洛焱宠溺地摇头笑了笑,手指抓着衣袖,为夏世鸢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我凭什么告诉你。”说完这话,夏世鸢直接扭过身子,不去理会突然笑起来的白洛焱。

  “好多了,我就开车了,你现在车上睡儿。”白洛焱说着坐直了身子,双手放在方向盘上。

  夏世鸢点了点头,没再说一句话,却也没有闭上眼睛休息,她将头撇向窗外,看着这个城市的夜景。

  其实她不敢闭上眼睛,她害怕闭上眼睛后,那夹杂着血的雨水,锋利的匕首,会再一次出现,让她感觉快要死了一般的痛苦,还有一些说不清的不安因素。

  白洛焱偷偷瞥了一眼夏世鸢,他的眼神变得更加深邃,握着方向盘的手,开始冒出青筋。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