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第18章 玻璃房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8章 玻璃房

小说: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 作者:慕棠梨 更新时间:2018-02-07 00:06 字数:2079

  不知不觉,夏世鸢在白洛焱的家中住了半个月了,而再过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是她与他的订婚之日。

  上次与爷爷的通话,订婚后再过一个月多,就是她和白洛焱的结婚之日。

  可奇怪的是,关于婚礼的一些事宜,白洛焱还是爷爷那边,说都从来没有跟她说过,甚至不用她操心。

  虽说让她拉准备她都不一定会认真去准备,但这样做一个闲着无事到结婚的那天的新娘子,多少还是觉得有些失落。

  毕竟,婚姻对她来说,可能只有这一次。

  “好不容易的休息天,你又在瞎想什么?”白洛焱笑着从外面走过来,看着坐在钢琴前发呆的夏世鸢,有些关心地问道。

  夏世鸢抬头看着停下脚步倚在钢琴边的白洛焱,微蹙了下眉,接着低头手指在黑白琴键上轻轻跳跃着,一段带着迷茫的曲子飘到他的耳朵。

  “刚刚看了一下日期,发现再过不久我就要结婚了,我怕是这个世界上最轻松的新娘子了。”夏世鸢的话中虽然带着一丝轻松,但白洛焱还是从其中察觉到一丝失落。

  白洛焱摇头笑了笑,接着夏世鸢的话,问了一句:“做个轻松的新娘子不好吗?”

  不好吗?这个三个字在夏世鸢的脑海中盘旋了一会儿,得出的答案是最长好啊,可是她心中的那抹失落又该怎么解释呢?

  她有些搞不懂,难道她还在期待着爱情?这种比亲情还要飘忽不定的东西?

  白洛焱看着突然望向阳台外的夏世鸢,问了一句:“你笑什么?”

  夏世鸢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笑自己的妄想,还是笑自己的不知足?

  “今天的你有点奇怪。”白洛焱伸手轻轻地在夏世鸢的额头上弹了一下。

  夏世鸢伸出一只手摸了摸被弹到的地方,愣怔了一会儿,仰头看着白洛焱的那双深邃的眸子,似然一笑,说道:“比起爱情,或许相敬如宾的生活,更适合我。”

  白洛焱第一次从夏世鸢的口中听到爱情这个词,他的眼神微微一怔,手不由自主伸向她的脸颊,像抚摸着世间的珍宝。

  “为什么不去试着相信,我们之间会有爱情呢?”他的额头轻轻抵在她的额头,语调中带着深深的无奈之感。

  “我……”夏世鸢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白洛焱的这句话。

  白洛焱将夏世鸢从凳子上拉起来,带着她从阳台走到了庭院中。

  夏世鸢从白洛焱的手中挣脱出来,一脸不解地望着他,问了一句:“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想带你看看,我种的花,今天正好它们全开了。”白洛焱笑着指着眼前一大片的花圃。

  夏世鸢来到这里很少来到庭院里,每次一下课回来,她不是在客厅里随心地弹几首曲子,就是在自己的房间,窝在软软的单人沙发上,随意地翻看着熟记于心的曲谱。

  如果白洛焱今天不把她拉出来,也许她这双眼睛都不会发现这一片蓝与白交织的花海。

  “真美,没有想到蔷薇花真的会有蓝色的。”

  白洛焱笑着什么也没有解释,他绅士地伸手牵住夏世鸢想要缩回去的手,带着她走进了一片花海中的石子小道,穿过漂亮的蔷薇盛开的拱门,不知道走了多久,他们到一个又被蔷薇包裹的玻璃房。

  夏世鸢被白洛焱推上前,站在玻璃房的门外。

  她回头看了一眼白洛焱,又扭过来看了一眼玻璃房,不知为何,有种置身梦中的感觉。

  不知道,当推开被蔷薇缠绕的玻璃门,里边会展现出什么来?

  就在夏世鸢微凉的小手握在门把手上时,一只温暖宽阔的大手包住她的手,和她一起推开了这一扇门。

  “哇……”

  当看到玻璃房内的布置,夏世鸢忍不住叫了一声,眼泪几乎要夺框而出。

  “我想要的都出现了,只是在这里聆听我音乐的人,都不在。”夏世鸢微微抽了下鼻子,迈着有些沉重的步伐,走到中央的那架钢琴前,仰头望着射进来的阳光,直到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滑到耳际。

  钢琴,暖暖的沙发,小茶几,小型的书架,圆桌,椅子,一套茶具……

  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有属于它的主人,爸爸坐在沙发看书,哥哥趴在茶几画画,妹妹弹着钢琴,妈妈泡着自己爱喝的红茶,一切本该是真实的。

  在她睁开眼的一瞬间,碎裂了一地。

  “为什么要建这样的玻璃房?”夏世鸢带着泪光的眼眸,幽幽地望着白洛焱。

  白洛焱笑着从沙发前的小茶几上拿出一张笔法稚嫩的蜡笔画,说道:“一年前,夏世裕找到我,想让我在庭院建一个这样的玻璃房。”

  一年前?夏世裕?一下子出来两个信息,夏世鸢有些慌乱,她的老哥跟白洛焱显然很早就认识。

  而他手中刚刚的那幅小孩子画,更让夏世鸢清楚的知道,老哥不仅跟白洛焱认识很久,而且关系也不一般。

  夏世鸢深吸了一口气,接受乐这两个消息,抬眸望着白洛焱,问道:“夏世裕,现在在哪里?”

  她现在非常怀疑,夏世裕根本就没有被绑架。

  “他现在很安全,不过还不方便出现。”白洛焱说这话的时候,手中已经拨通了一个电话。

  夏世鸢看了看白洛焱,又看了看他递过来的手机,里边电话已经通了,就等着那头的人接起来。

  夏世鸢接过来手机,听着里边传来间隔很长的嘟声,垂着上双眸,问白洛焱:“为什么不继续瞒着?”

  “因为我不想看到你每天晚上都做噩梦,一直担惊受怕。”

  白洛焱的这话让夏世鸢惊住了,随即又笑了,怪不得他变着法让跟自己一个屋,原来他都知道,每个晚上她都会从噩梦中苏醒。

  “……谢谢。”除了这一生谢谢,夏世鸢不知道还能够说些什么。

  “喂,喂,喂……白洛焱你搞什么鬼,人呢?”电话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接通了,里边传来一个非常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还是那般的中气十足,看来把夏世裕自己照顾的很好,却苦了她这个妹妹一直为他担心。

  “夏世裕,还能听出我是谁吧?”

  “小鸢……”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暖婚蜜宠:总裁,情深不晚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