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琅星希第十一章 把水搅混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一章 把水搅混

小说:月琅星希 作者:碟梦 更新时间:2018-02-15 02:23 字数:2062

  李乾元回到家中,对他的父亲李成说起今天发生的事,李成正要发怒,却听李乾元对他说了什么。

  一时之间竟平息了怒火,思索了片刻,说道“你说的是真的?可以确定吗?”

  “还未完全确定,但我有九成把握,是他。”

  “还有这等事,这个林琅,倒是有趣了,再暗中观察一下。”……

  真的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李乾元与琳琅在醉梦楼差点打起来的事在京城可算是传开了。

  “听说了吗,侯爷家的公子和新科进士,在醉梦楼打起来了……”

  “知道吗,那个新科探花,对,就是皇上特批的那个,好像见什么琳琅,对,就是他,在醉梦楼和李侯爷家的公子大打出手了。”

  “什么原因,在醉梦楼那种地方打起来,还能是为了什么,争风吃醋呗!”

  “能让这两个人都念念不忘的,想必也就只有那个很少露面,据说美若天仙的沈姑娘了。”

  京城,本是就是个热闹的地方,如今因为这件事,在人群中传的沸沸扬扬,更使京城多了几分嘈杂,几乎所有人都在讨论这件事。

  一传十十传百,像瘟疫一样扩散。

  林琅这个名字,也为众人所熟知,殿试落榜,却得皇帝看重,钦点探花,此次又与侯爷家公子为一青楼女子大打出手,却不负得了个风流书生的名号。

  第二日早朝时,众多文官大臣纷纷上书极言此事,翰林院几位院士更是长篇大论,道尽了林琅的不是,什么伤风败俗,有辱斯文,衣冠禽兽,斯文败类之语层出不穷。

  那日刘恒钦点琳琅为探花,翰林院众人已然不服,奈何皇帝已然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也只得卖一个人情。

  而如今,此事已经闹得沸沸扬扬,几个顽固派正好抓住了机会,借此时之机,以舆论的压力,逼迫刘恒弃掉林琅。

  王昭平虽已成翰林院主傅,但刚刚接任,加上王昭文的事,众人也并未太将他放在眼里,而翰林院几位极有学问的几位老学士在翰林院实际地位甚至比他还要高的多。

  而这其中,也有接近一半的人出面言事。

  “皇上,此子所为有违祖宗礼法,败坏我等读书人的名声,实应严惩,还望皇上早下决断,不要让皇上明君的形象在民众心中破灭啊,这实在是得不偿失的。”说话的乃是翰林院中一位极有威望的之人,名为赵奕。

  他一说玩,身边几人也接着补充说道,“还请皇上三思……”“不要为了一人而让天下人心寒啊……”

  刘恒不动声色,心中却是早已明白,这些人乃是以大义,民众之名来给他施加压力。

  他也明白,醉翁之意不在酒,这些人表面是弹劾林琅,实际是在打他的脸,若皇帝亲自选的人是一个为了一个青楼女子大打出手的人,皇帝的脸确实是丢大发了。

  哼,这群顽固,自己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姬空月,你的手段还真是厉害,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才煽动这些人来策应,刘恒心中暗道。

  “此事也不好妄下决断,这样吧,我看,将琳琅,李乾元二人都叫到这大殿上。

  方面对峙,将此事说清楚。如何。”刘恒问道。

  众人倒是没有异议,很快,琳琅和李乾元便被带到大殿之上。

  “微臣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臣扣见圣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待得琳琅和李乾元行完大礼之后,刘恒大手一挥,微笑着说道“平身,召你二人前来,乃是为了那日你二人在醉梦楼发生冲突一事,向满朝文武说明一下情况。也好让我们明白发生了什么,再做定夺。”

  “是。今日我与林大人在醉梦楼相遇,以为沈姑娘是因为他而离开的,一时冲动,发生了冲突,不过并没有动手,也不知是谁,将此事传成这样……”李乾元将事情原原本本得说了出来。

  “哦?是这样吗,林琅你来说。”刘恒说道“回皇上的话,李公子所言句句属实,微臣不必再说了。”琳琅恭敬地说道。

  “如此甚好,诸位大臣,你们也都听清了,这只不过是一个误会,乾元的冲动而已,年轻人火气大,也很正常,何必小题大做。”刘恒说道。

  “皇上,此事并非小题大做,此事虽小,但若不治,会让某些人认为是皇上默许,越发肆无忌惮,若不加以惩治,以示境警戒,将来想必会做出更有辱斯文之事。”赵奕仍不死心,义正词严得说道。

  “对,赵大人说的对……”“我也支持赵大人的意见……”

  听到他这样说,林琅貌似也明白了,一切就是说话的这个人弄出来的,他说道“皇上,臣有话说。”

  “准。大家也都不必拘束,有什么便说什么。”

  “你说我有辱斯文,我却要说你们虚伪,不学无术,有渎职之嫌。”琳琅紧接着又说道,“若我所知不错。你们中有些人也是经常出入这醉梦楼吧,但只是不足为外人道而已,你们的夫人,就算是知道了,只要没将女子带回家中,也不会说些什么,你们敢说你们一次都没有去过?这就是我想说的,你们虚伪,去了不敢说,因为你们知道,若是让别人知道了之后,会留下坏名声,而我不同,我想做便去做了,虽然因此被你们唾骂,不耻,但我认为,我活的真实,不像你们,装的那么累。”

  “琳琅。你这小儿,休得胡言!”

  “就是,在圣上面前如此大言不惭,该当何罪。”赵奕及周围众人说道。

  “我说的是不是真的,您们自己心里明白,你们不去好好研究学问,却还在此为着这么一段小事而争论不休,这不是不务正业是什么。你们的精力都放在我身上,想着怎样罗列我的罪名,那些公务又谁来处理,这不是渎职又是什么……”琳琅越越说越起劲。

  刘恒听着他的话语,也微笑着,暗道,这小子到也有几分胆色,别人不敢说的时他说,把这水搅的越来越混,越来越有趣了,朕到要好好看看,他还能搞出什么花样。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月琅星希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