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二宝:帝少宠妻,套路深第一章极品渣男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一章极品渣男

小说:一胎二宝:帝少宠妻,套路深 作者:南鱼有音 更新时间:2018-02-02 21:28 字数:1738

  咖啡店。

  带着黑框眼镜的沈七神色镇定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心里有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腾。

  口臭。

  秃头。

  啤酒肚。

  虽然她一早知道来的男人会是极品,但是……

  “果然照片都是骗人的。”男人鄙夷的口气很是明显。

  沈七强制自己勾了勾唇,露出一个不失礼貌的笑容。

  今天她特地化了麻子妆,穿了宽大衣服更显胖,还带着眼镜遮住自己唯一优点眼睛,可不就是为了被人嫌弃的效果么?

  男人见沈七不说话,脸上的鄙夷神色更加不掩饰。

  “就你这样水桶腰,胸前只两点的女人,你能干什么?”

  “入眼不行,上床不行,我看你还是跳河自杀来得干脆。”

  “就你这样的,做j都没男人会点。”

  沈七脸上的笑容终于不见,她扶了扶下滑的眼镜起身,一言不发的走到男人的身边。

  下一秒,抬起一脚,冲着男人的下半身踢去。

  只听得一声哀嚎,男人捂着下半身蹲了下去,满额头都是渗出的冷汗。

  “死肥婆!你他妈长成这样还敢打人!”男人忍住痛,冲着沈七大骂道,他的手高高举起,冲着沈七的脸蛋就要打去。

  沈七侧身一闪,随即又重重的踩上了男人的脚背。

  她灵活的动作和她有些臃肿的身材略略有些不符,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我长成这样才好打你这样的渣男。”

  “赔钱!马上给我赔钱!现在立刻送我去医院。”男人一把扯住沈七的脚踝,也顾不上其他,冲着那脚踝就咬了下去。

  沈七“嘶”了一声,再度一脚踹开男人,正好踹在男人的脸上。

  “I see you even grinding rust,rust.As short as melon bad dates,hanging bar Flowers Dutch act,so you can\'t help but to see Dutch act。”

  (铁锈磨针,我看你连铁锈都比不上。长得矮瓜劣枣,不如上吊自杀吧,省得花花草草看到你都忍不住想自杀)

  一口流利的英语从她的嘴里逸出,随后揉了揉脚踝,踉踉跄跄的离开了。

  她没有注意到的是,在不远处的小几上,一身浅灰色西装的男人同如洋娃娃般的女孩并肩而坐,沈七这边的动静太大,终究引得他们侧目。

  男人半张脸隐藏在黑暗之中,露出的侧脸轮廓棱角分明,一双漆黑的眸子若有所思的盯着沈七的方向。

  他手中把玩着一个精致的打火机,上面隐隐写着一个“封”字。

  女孩有些崇拜的看着沈七的身影直至不见,才扭头对男人道:“Dad,she newbier rumbling ah,than I English teacher newbier rumbling(爸爸,她好牛逼轰轰啊,比我英文老师还牛逼轰轰)”

  她声音很甜美,只是这英文翻译过来可就有些不对了。

  “蓓蓓,说中文。”男人的语调低哑,脸上的神色未变,收回了目光。

  但在他如墨般的眸底却闪过一道不知名的情绪,莫名的,他觉得那女人的眼睛有些眼熟。

  封蓓蓓撅了撅嘴,不满道:“那你就找个好老师给我呀!”

  男人微点了下头:“会有好老师的,只要你给我乖一点。”

  “爸爸,今天妈妈也会有的是不是?”封蓓蓓不敢再用英文说话,用蹩脚的中文表达着。

  封燕离低头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心里闪过一抹冷笑。

  看来,他这是被人嫌弃了,沈荣威的算盘也打错了。

  这样也好,他的本意本就不是来相亲结婚。

  …………

  沈家。

  沈七看着眼前装扮精致的沈天娇,心里直觉没好事。

  “沈七,我约了人要出去,但是爸刚刚让我留在家里等人,你反正也没事就在家替我等着吧。”沈天娇大小姐般的对着沈七命令道。

  外人觉得沈家有两个千金,其实在沈家的千金只有沈天娇一个,她沈七不过是个别人驱使的‘佣人’。

  想到昨天碰到的‘极品’,沈七还真没打算就这么顺着,“我也约了人。”

  “是吗?”沈天娇将沈七上上下下的看了一圈,“就你这样的身材,出去就会被人说成水桶腰,你就不怕丢了沈家的脸?”

  “我不说,没人知道我是‘沈家’的人。”沈七撇开头就要转身离开。

  “你今天要是赶踏出这门一步,我就立刻给妈打电话。”

  沈天娇的话音刚落,沈七迈开的脚步就瞬然一顿。

  似乎早就知道这样的结果,沈天娇越过她迈出门,冷笑道:“你就在家里等着吧,等的人就是昨天的那个男人,我想你应该很熟悉了,对方对你也应该很满意才会‘又’上门。”

  两分钟后。

  大门外的铃声响起,沈七根本来不及装扮,只能吐出一口浊气去开门。

  门外,站着两个人。

  一个男人,一个女孩。

  男人看上去疏离且矜贵,女孩看上去可爱如芭比娃娃。

  最主要的是,这个男人的样貌……

  沈七蓦然瞪大眼睛,白皙的脸唰的通红,怎么会是他?!

(←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一胎二宝:帝少宠妻,套路深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