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太彪悍:邪王宠上天第七十三章 知否,知否(二)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七十三章 知否,知否(二)

小说:医妃太彪悍:邪王宠上天 作者:一只行走的鹰 更新时间:2018-02-15 01:35 字数:2029

  0094双人间

  繁华过后,终是热闹人散场。

  这个小插曲过去之后,气氛也就立马恢复了。

  也许就是这样,你在自己的世界里狂风暴雨,别人在身畔袖手旁观。

  别叹人情冷暖,别人本来就不必为你的悲伤买单。

  也许河灯节日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大家联络感情吧。

  这样聚在一起高谈阔论,也不失是一种情趣。

  一个时辰过去,大伙也都纷纷散去。

  青衣回到客栈之中,感觉有些乏了,打理完自己之后就躺到了床上。

  席予也打了几桶水,沐浴完之后就躺在床上。

  他刚才看了一下小腹的位置,有些破皮,还有些青肿。

  想必也没什么大碍,索性也就没再理会。

  青衣感觉自己很困,可就是睡不着,她快要疯了。

  总觉得房间里面多了一个人怪怪的,却又没有发现为什么这么奇怪。

  “不乐,你睡了吗?”

  席予躺在床上,没有动。青衣大着胆子跳下床,走到席予的床边。

  就这样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席予,其实他并没有睡着。

  只是很好奇青儿叫他干什么,刚才见她很困的样子,现在怎么还这么有精力。

  青衣站在床前,也不做什么,就这样直盯盯的望着席予。

  她总觉得不乐给她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也不像是错觉。

  青衣伸出手,想要摘下席予脸上的面具。

  席予睁开眼睛,出手阻止了她。

  黑暗里,四目相对。青衣被抓包了,感觉有些小尴尬,只能悻悻然收回手。

  “不乐,你醒了?”

  不是醒了,而是根本就没有睡着,他随时都注意着青衣的一举一动。

  “不乐,我睡不着,你陪我说话吧!”

  青衣也不管席予是否同意了,掀开被子就往里面钻。

  席予看着青衣的动作,也不出手制止,只是身体绷得很僵硬。

  躺到了温暖的被窝里,青衣才觉得圆满了。

  “不乐,你别害怕啊,我又不会非礼你。”

  多少男色她都见过了,也不至于这么饥渴。

  青衣拽过席予的手臂,枕了上去,舒服。

  “不乐,那天进地牢里的人是你对不对?”

  青衣很早之前就这样怀疑过了,只是不确定。

  不乐抱过她很多次,但是却礼貌又疏离。不会像现在这样相拥。

  青衣挪了个位置,靠得席予更近。她更加确定那天的人就是他。

  这样的温度,她是不会猜错的。

  席予没有反驳,因为他知道青儿已经猜出来了,再否认没有任何意义。

  “不乐,谢谢你,谢谢你的出现,让我心安。”

  青衣说完这句话,就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席予觉得这小丫头还是没有变,在自己怀里总是这么容易睡过去。

  抱着怀里的柔软,席予也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相对于这个房间的安静,桑落他们的房间里可不太平。

  一回来,席逸就数落了桑落一顿。把他都说得抬不起头来了,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无用。

  不就是英雄救美失败了吗?十八年后,他又是一条好汉。

  要是当时有人愿意下去救人,他也不会跳了,又不是白痴,这么冷的水。

  现在他都还觉得自己骨头冰冷,顿时打了一个寒颤。

  席逸发现他的动作,以为他还冷。伸出手就想输入内力为他驱寒。

  桑落知道席逸误会了,想也没想就握住了席逸的手。

  席逸也没想到自己的手会被握住,两个人就这样尴尬的僵持着。

  “先把我的手放开吧。”

  席逸先开口打破了这个局面,桑落收回手,挠了挠头发。

  要是被席逸知道他不喜欢女子,那么他们相处起来定会十分尴尬。

  所以桑落从来没有像席逸透露过这个信息,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他可以很坦然的告诉青衣和席予,却没办法这样直白的告诉席逸。

  因为没有准备,就这样坦白。

  以前相处一室之中并没有不适的感觉,可是现在却觉得整个空间都很奇怪。

  他都不知道自己的手脚该往哪里放才好。

  也许是什么东西,悄悄的变不一样了。

  “洗洗睡吧,我们明天就离开这里去连岛。”

  桑落觉得这样站着挺傻的,于是很快的转移了话题。

  一个人尴尬也没啥,就怕两个人相对无言,空气突然安静。

  所以还是躲进自己的被窝里吧。

  席逸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居然会对一个大老爷们尴尬,他可能是中毒了。

  弄好一切之后,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来到了同一张大床前。

  这是该说有默契,还是中邪了?

  选个床都能选到一起去,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席逸自动的退到另一张床旁边,掀开被子躺了上去。

  熄掉烛火之后,房间里被黑暗笼罩,却因为是两个人,也不显孤单。

  听着这个空间里平稳的呼吸,两个人都缓缓睡去。

  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也许就是枕着你的臂膀,听着你浅浅的呼吸,然后美美的睡去。

  每天只想你两次,第一次是清晨想要睁眼就是你,第二次是夜晚想要你相拥而眠。

  多一些对美好事物的向往,这样内心才会阳光明媚啊。

  青衣被鸡叫声给吵醒了,一脸没睡醒的样子。

  眼袋惺忪,半眯着眼,似乎还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

  青衣爬起来,朝着空中挥了几下,这才又缩进被窝里面,想要赖床。

  这个天气,这个时候,就应该蒙着被子呼呼大睡啊,干嘛要起床。

  青衣最不能理解的就是,有些人为什么这么有精神,天还没亮就爬起来。

  睡觉使她快乐,青衣朝着身边的热源靠去。

  席予在青衣动了一下的时候就醒了,不用看也知道这小丫头还没睡醒。

  青衣一靠近,他就挪位置。毕竟这是大早上的,容易冲动。

  他可不敢现在让青衣对他有什么不好的看法,不然他也甭想呆在她身边了。

  感觉到热源在远离她,青衣一把手挥过去,刚好落在那个地方。

  这下好了,躲出事情了。

  青衣感觉自己打过的东西慢慢变硬,还以为自己在做梦,于是就没有在意,继续睡觉。

  在清晨,就应该好好休息嘛。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医妃太彪悍:邪王宠上天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