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追妻:娘子,别放手第七章怎么又是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七章怎么又是你

小说:将军追妻:娘子,别放手 作者:篱牧 更新时间:2018-01-13 22:00 字数:2076

  第二天

  梵天在同样的时间再次来到将军府,这次,真的没有人再通报,梵天大摇大摆的进去,沿着昨天的路线向夙锐的院子走去。

  而,已经两天没有看到夙锐的狐若也朝着她院子的方向走去。

  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留在一颗树前,撞在了一起。

  “怎么又是你,你怎么进来的,怎么没人通报”梵天还未开口,狐若就先发制人

  “不好意思,无可奉告”“喂,你”狐若还没说完,梵天一溜烟的逃走了,他马上去追,两人就这样你追我赶的来到了夙锐的院子。

  院子里的夙锐,站在梨树下,正是梨花盛开的季节,一朵朵洁白的梨花就开在她的头上,今天她穿着一身白衣,腰间配上的白玉腰带,显得她的腰不盈一握。

  一根白色的发带,随着吹来的风,在空中飞舞着,而被风吹下的梨花瓣,在她的身边,飘飘悠悠的落下,萦绕在她身的似乎是那还未被风吹散的梨花香。

  在门口发愣的二人,不知,院内的人已经看向他们,挥了挥手他们二人仍旧没什么反应

  “咳咳,梵天,你来了”听见有人叫他,他立刻反应了过来“对,昨天将军不是说可以教我习剑,所以来了”

  而狐若也是听到‘梵天’二字,立马清醒过来,警戒的看着梵天。而梵天也不理他,直径的走向夙锐。

  而狐若紧随其后,一直紧紧的盯着他

  “怎么了吗?”夙锐一脸不知的问着他,狐若把夙锐拉到一边“梵天,不是下卞大将军的名讳?此人可是下卞的将军”夙锐笑了笑“若哥哥,你想多了,天底下同名同姓的人那还不多,如若只要是叫单挑的人都是下卞的将军,那下卞的将军可不就堆成山了,更何况,我与那人对过手,下卞的将军武功可算是深厚,可此人一点武功的都不会,完全就是个文弱书生,怎么会是个将军”

  狐若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还是叮嘱“无论怎样,你自己还是要小心点,我看此人就是图谋不轨”

  “放心,你所说的,我都明白”转身走向梵天“今天,不是来习剑的吗,那我现在就开始教你”

  “好”

  夙锐拿起剑“我先教你防身用的,我的武器虽是长枪,但剑用的还算是不错的,你即是个读书人,想必记性还是不错的,我现在所舞的一招一试,你都要仔细的看清楚,并且要牢记于心。”

  夙锐认真的舞着一招一式,但却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防身的招式。

  而一旁的梵天认真的看着一招一式,眼神一直跟随着夙锐,在他身后,一双眼睛也一直盯着他,希望可以找出什么破绽来。

  随着最后一剑的落地,夙锐展示完毕,紧接着问“看清楚了吗”“看清楚了”“那你,记住了吗”“记住了”梵天自信满满的回答,紧接着,夙锐把剑扔给了梵天

  “该你了”夙锐走到一边,看着拿着剑的梵天,一步一挪的。

  他拿着剑,看看,看着自己两个人,他拿起剑开始舞起,一开始,舞的稳稳当当,似乎练过,但看着两个人眼神渐渐地变化,从刚开始的打量,到后来的怀疑,直到现在如针的眼神,他明白了,原来这是在试探他。

  他忽然画风一改,似乎被绊倒了,他的身体再往前倒着,到手上的功夫还没停下,不知怎的,手中的剑竟朝向了自己,眼看着剑就要刺入自己的身体,梵天忽然紧闭上眼。

  随着一阵风,“当”的一声,剑飞了出去,而梵天也被人救了,只不过那人是狐若,狐若速度之快,接住梵天的同时,将剑打飞。

  只不过眼见,梵天迟迟不起,夙锐在一旁说“梵天没事了,快起来吧”

  可在梵天睁眼的那一刻,似乎惊到了,眼睛瞪着,“怎么,我救了你,你还瞪着我”

  梵天反应过来,连忙说着“没没没”只见狐若向她走进,越来越近,在他耳边说着“还是说,你没想到救你的人会是我?”狐若调侃的说着,但随之他语气一换“你最好给我老实,虽然我不确定你到底是不是那个人,不过就你刚刚的那几下,不难看出来,你是会武功的”

  同样梵天一字一句的回着狐若“你可是说笑了,我要是会武功的话,又怎会让别人欺负,我要是回武功的话,为何刚刚还要你来救”

  “那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得人知的秘密也不一定,那你也给我小心点,要是让我知道了你的目的,我绝不饶你,她,你也不可以动”说完,狐若警示的眼神更是向他扔过去,而梵天也不甘示弱。“我别的主意不打,打的就是她的主意”但这句话,梵天没敢说出来,说出来,不就什么都暴露了吗。

  一旁夙锐看着眉目传情的二人咳了两声,吸引了两人的注意。“梵天,看了你的底子,一开始还是不错的,不过你还能把自己绊倒,而且还能把原本在自己手上的剑朝向自己,你也是个天才,这样吧,我先好好想想从那一步教你,今天你就先回去”

  “那好,明天同一时间,我还来找你”看着梵天离去的身影直到不见的时候,狐若走了上来,在她的身旁停下。

  “看吧,我就说,他不会有问题的”一旁的狐若看着她,却不能告诉他的猜忌,但这只是猜忌,所以等到他查到了一切,他会告诉她的。

  而现在的他也只能说“但愿如此”

  “嗯?”夙锐看着他“没事,饿了吧,我们一起去用晚膳吧”

  晚膳期间,夙锐一直时不时的看着狐若,“看我能看饱吗”“不是”夙锐一脸的委屈

  “那是什么”“你不生气吗”狐若好像得看着她,她像是做了天大的错事一样。

  “你不生气,我让他进府,而且还教他习剑吗”夙锐的声音越来越小

  “哦?你也知道我会生气,那你为何还要答应他”狐若挑眉看着她

  “他求了我,你也知道我受不了别人求我的”“那如果,所有人都求你,那你是不是什么都难答应?”

  “对不起!我会改的”看着夙锐低下头的模样,再也说不出斥责的话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将军追妻:娘子,别放手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