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尊的恋爱日常风雨(二)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风雨(二)

小说:神尊的恋爱日常 作者:绯辞 更新时间:2018-01-13 22:01 字数:4530

  帝倾城醒了,看到身边的小神鸟睡的正香,发自内心的笑了。这是闻夙离开卷碧山之后帝倾城第一个笑。

  浅夏在外屋看着帝倾城笑的开心,她不打算把药君说的话告诉帝倾城。

  这几天,为了不让帝倾城看出端倪,她每天都会把自身的修为融入到小神鸟的体内,小神鸟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以浅夏的修为,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浅夏驾着云到了祁巫山。

  因为她的修为大半都给了小神鸟,所以好几次都从云上摔下来,浅夏到祁巫山时,衣服破了好几个洞,甚至可以看见殷红的血迹,混着衣服上的泥泞,狼狈不堪。

  本来浅夏想直接进去找闻夙,可是奈何被结界弹回地上,她吐出一口淤血,用袖子擦干嘴边的血迹,站起来上前拍门。

  “卷碧山浅夏,求见闻夙帝君。”

  可是并没有人开门。

  下雨了,从蒙蒙细雨到瓢盆大雨,浅夏还在坚持敲门。终于累的受不了了,滑坐在地上,疲惫的闭上眼,回想起几个月前的事情。

  帝倾城和闻夙冷战了,就在帝倾城发现怀孕的前两个月的时候,帝倾城和闻夙关着门,一天都没有出来,房门打开的时候,只有闻夙一个人出来了,他叮嘱浅夏好好照顾帝倾城,然后他走了,他去了琼羽的祁巫山。

  帝倾城倒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该吃吃,该睡睡,因此,浅夏也没有问帝倾城发生了什么。直到那一天的下午,帝倾城心血来潮要钓鱼,可是钓着钓着就昏倒在浮木上。

  浅夏吓得不轻,急急忙忙请了药君,药君给帝倾城诊过脉之后,笑呵呵的拱手说恭喜,帝倾城已经怀有快三个月的身孕了。

  醒过来的帝倾城听到这个消息手放在小腹上,柔柔的笑了,和平常不同,也许因为孩子的原因,帝倾城整个人都柔和起来。

  药君又说,之所以帝倾城会昏迷,是因为忧思过度,再加上怀有身孕却不好好吃饭,胎儿只好吸收孕妇自身的营养,所以才造成昏迷的情况,药君叮嘱帝倾城从今往后要好好补补,不能忧思劳累才行。

  她不知道的事,帝倾城让自己送药君,他们前脚刚走,闻夙后脚就回来了。只不过他回来是收拾衣服的,看着他的动作,帝倾城生生压下了告诉他怀孕的念头。

  眼看闻夙要走出去,帝倾城喊住他:“你就没什么要跟我说的?”

  闻夙背着光,没有转身,他说:“等我忙完。”

  闻夙说完就走了,看着他的背影,竟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样子。

  帝倾城自嘲的笑笑,等浅夏进了屋里,帝倾城让浅夏不要把她怀孕的事情告诉闻夙,如果她说了,那就只好离开卷碧山。

  浅夏连忙发誓,自己不会告诉帝君。帝倾城这才笑了。

  浅夏想,这如果是梦该多好,这一切都还没有发生,神尊和帝君没有冷战,帝君没有来祁巫山,小神鸟不会只能活几天。可是,如果是梦,怎么会有这么真实的感受。

  浅夏强撑着,站起来继续拍门,门终于“吱”的一声打开,浅夏没有看到她想见到的人,来人是琼羽的丫鬟,她小声的嘀咕:“下雨天的还不让人安生。”

  浅夏顾不得是谁,她一把抓住小丫鬟的手,急切的说:“让我进去,我找帝君。”

  小丫鬟一把甩开浅夏的手,看着狼狈的浅夏嘲讽道:“帝君是你想见就能见的,你算个什么东西。”

  浅夏一个踉跄,她没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毕竟以前这小丫鬟见了自己毕恭毕敬,卑躬屈膝。她僵硬的扯扯嘴角,只知道虎落平阳被犬欺是什么意思,可她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琼羽撑着伞出来了站在台阶上,看到浅夏站在门前,惊讶的问:“师姐,你怎么来了,怎么成这个样子了,是不是师父出事了。”

  浅夏看着琼羽,激动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她说:“琼羽,让我见帝君一面吧,求你。”

  琼羽为难的摇摇头说:“帝君现在心情不好,谁都不见,师姐,你别难为我。”

  浅夏还不死心,她说:“那请你转告帝君,神尊和小神鸟最多等他一夜,请他务必回卷碧山一趟,救救小神鸟。”

  琼羽压下心中的诧异开口说道:“可是帝君的决定不是我能左右的,我尽量吧,不过,你该离开了,看在同门一场的份上我不赶你,师姐,你若识相,就自己走。”

  说完,眼神不断的往门里边瞟着,琼羽态度转变的这么快,无非是怕闻夙听到吵杂的声音出来。

  浅夏看到琼羽的小动作心里冷笑几声,奈何还要琼羽帮忙转告闻夙,只好咽下这口气说:“你可记得转告帝君。”

  一个虚弱的声音传过来:“浅夏,我们回去。”

  浅夏转身一看,帝倾城一手撑着伞就站在自己后面。

  浅夏顾不上琼羽,跑到帝倾城身边搀着她,帝倾城看着琼羽,猛地笑了一声,琼羽被帝倾城看的浑身不自在。

  “我徒弟不懂事,青鸾女君别在意。”

  帝倾城这样说,看来是是不把琼羽当徒弟了。

  浅夏一听帝倾城这么说急了,忙开口:“神尊,她………”

  琼羽看到帝倾城,不自觉的就想炫耀一番,不过还是给帝倾城几分面子,她说:“我怎么会和师姐计较,不过师父,你我师徒一场,你好声好气的求求我,我说不定给帝君说说好话,让他回去看看你。”琼羽终究没胆子亲昵的喊出“闻夙”这两个字。

  帝倾城转身离开,一句话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谢谢好心,不用麻烦。”

  “站住,你不是一直高高在上,你不是一直居高临下,你不是一直看不上我,帝倾城,我不比你差,你喜欢的男人我也喜欢。”

  帝倾城这才停下,转过身看着琼羽说:“你说闻夙啊,你想要就拿去吧,我不要他了。”

  琼羽猛然觉得自己很颓败,自己还是输了,明明帝倾城这样狼狈,明明自己可以俯视她了,明明自己已经有了可以跟她挣跟她抢的资本了,可她帝倾城还是一身傲骨,就那样站着,腰背笔直,就像一把利剑。

  浅夏看着帝倾城,她知道,这才是一个强者该有的样子,气质上,琼羽就输了,帝倾城即使狼狈不堪,可她有强者为王的气势。琼羽费劲心思想超越帝倾城,可是帝倾城却根本没有把她放在心上,就像是睥睨着像小丑的琼羽一个人自导自演一场闹剧。

  原来,药君找到帝倾城把小神鸟的情况告诉帝倾城了,帝倾城懵了,这种感觉,比闻夙离开还要痛,还要撕心累肺,她几乎感到了窒息。转头看看自己的孩子,他还那么小,上天怎么可以这么残忍,让他降临在世上,又让他死去,如果这样,帝倾城宁愿自己不曾把他生下来。

  帝倾城什么都没说,缓缓把修为给孩子,药君阻止她,说孩子只需要父亲的。因为帝倾城被魔化的睚眦伤到,孩子也受到牵连,这才导致孩子不足月出生,若是十月怀胎,说不定孩子可以活下来,像一个正常的孩子一样活着。现在的情况是小神鸟没有醇厚的修为来续命,等待他的只有死亡。有了醇厚的修为还不够,还有一个条件就是和孩子是至亲,其他人的不行。本来帝倾城可以救活他,可是她现在元气大伤,就算拼了命,也只能为他延续两三天的时间。

  和孩子是至亲的人只能是孩子的父亲,只能是闻夙。

  药君说完,见帝倾城一脸茫然,叹口气,去给帝倾城煎药了。

  药君走后,帝倾城缩在床的角落里,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嘴,眼泪簌簌的掉下来,又从指缝里流出来,帝倾城把头埋在膝上,双手抱膝,肩膀不停抖动着。

  一边的孩子高高的举着手,在空气中抓着什么,把自己逗笑了,而他的母亲,绝望的缩在床上,不敢放声大哭。

  帝倾城哭够了,把孩子交给药君先先照看着,她驾着云去找闻夙,她想着,不管怎样闹矛盾,他应该会救孩子吧,等他救了孩子,自己绝对不会打扰他,她一个人带孩子长大,她护着孩子长大还是可以的,至于闻夙,他想怎样就怎样吧。

  空中漂浮着的帝倾城一下子接受不了这么大的信息量,她没办法想象当时的自己是怎样接受这样大的打击。她现在感到死亡一般的无助和绝望。

  有东西流下来,帝倾城伸手一摸,手指上沾了液体,原来这就是泪啊,自己也会流泪,怎么就这么伤心呢。

  帝倾城到了祁巫山,果不其然,看到了浅夏。浅夏苦苦的哀求着琼羽,琼羽无动于衷,帝倾城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只是这个蠢丫头,她还是放心不下,她想让浅夏离开卷碧山,从新开始生活,那样也许她会安心。

  算算时间,是了,如果晚上闻夙不回卷碧山,那孩子必然只有死路一条。

  帝倾城心里有着一丝丝的期待,她希望闻夙不会狠心到自己的孩子的死活都袖手旁观。她也想了,闻夙没回来,是他不愿意还是琼羽没告诉他。他不愿意也是正常的,毕竟他有琼羽,琼羽一样可以为他生儿育女。

  帝倾城抱着孩子等了一夜,闻夙没有回来,帝倾城不停的把修为渡给小神鸟,可依然抵不过小神鸟的体温逐渐下降,身体慢慢僵硬,帝倾城没有察觉似的,抱着他轻声哼唱不知名的调子,手一下一下拍着小神鸟。

  悲哀莫大于心死。

  浅夏推开门,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

  帝倾城的黑发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白色,那么扎眼,浅夏上前几步,帝倾城怀里的小神鸟已经去了,他闭着眼,嘴角上翘着,颜色红润,像睡着了了一样。

  浅夏心里一酸,险些落下泪,她蹲在帝倾城腿边,忍住哭腔轻声说:“神尊,小神鸟已经去了,把他给我吧,我去安葬他。”

  帝倾城麻木的把小神鸟递给浅夏,浅夏接过孩子,往门外走去,帝倾城也跟着出去。

  帝倾城选在后院的海棠花树下,她长及脚踝的华发在太阳的照射下反射出刺眼的光。

  帝倾城拿了东西,挖了一个坑,把小神鸟放进去,用手把土推到小神鸟的身体上,看着小神鸟一点点的消失,直到完全被土掩盖住,帝倾城这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屋了,顺手布下一个结界,不让浅夏进去。

  浅夏等帝倾城走了找了一截木头做成墓碑,上面刻着‘神尊帝倾城爱子之墓’。

  她跪在墓前,给小家伙烧着纸钱,想起可爱的小神鸟,泪如雨下,背后传来一个声音。

  “谁死了,这么伤心,倾城呢?”

  是闻夙。

  浅夏没有回头,用手把泪擦干,继续手里的动作,把纸钱扔到火盆里,回答闻夙:“神尊的孩子死了,我觉得神尊不想见你,帝君还是走吧,不要打扰神尊和小神鸟了。”

  闻夙第一次听到浅夏用这么疏离的语气跟自己说话,他的注意点在浅夏的话上。他心跳的厉害,总觉得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他指责浅夏:“你瞎说什么。”

  浅夏已经把纸钱烧完了,她站起身,双眼通红的看着闻夙,一字一句的说:“这是神尊的孩子。”

  闻夙懵了,他一个瞬移到了门口,他进不去,因为帝倾城布了结界,闻夙手一挥,结界破碎,他推开门。

  帝倾城趴在床上沿边上,那一头白发刺痛了闻夙的眼,他不敢过去,可他还是走过去,手颤抖着把帝倾城抱在怀里,帝倾城已经昏迷了,闻夙看着以前活蹦乱跳的人今天这样安静,还真是不习惯。

  闻夙用术法把帝倾城的头发变回黑色,他低头吻着帝倾城毫无血色的唇,良久,帝倾城的唇恢复了平常的嫣红透亮。他把帝倾城放在床上,自己躺在帝倾城旁边,抓着帝倾城冰凉的手。

  他说:“有了小娃娃怎么不告诉我呢,你是不是生气了,你别不理我,我错了,我不该瞒着你,你起来骂我啊………”

  闻夙起来打算倒杯水喂帝倾城,桌子上有一个空的小瓶子,用过的茶杯,还有一张纸,闻夙拿起纸看。

  纸上写着:“今,有女帝倾城和闻夙和离。”

  女方名字那里,帝倾城按了手印。

  纸下面还有一行小字,“永远不要再爱他了。”

  闻夙把纸揉成一团,再次张开手,纸成了一堆粉末,闻夙手扬起来,连粉末都不见了。

  拿起小瓶子凑在鼻子下闻了闻,是忘忧草的味道。

  帝倾城恨他,所以一点有关于他的记忆都不想有了?闻夙咬牙切齿的说:“帝倾城,既然当初招惹我,哪还有全身而退的道理。”

  闻夙趁着忘忧草的药效还没发挥,他布下一个结,把这段时间帝倾城的事情看了一遍。

  浅夏去了九重天,状告青鸾女君不仁不义,恩将仇报。

  天帝听浅夏把来龙去脉说清楚,龙颜大怒,一气之下剥夺琼羽青鸾女君之位,把她囚禁在地府的一层地狱,每天都要接受地狱之火的灼烧,闻夙这时候却来了,他说:“尽量让她活着,等倾城醒了亲自处理。”

  天帝思考再三同意了。

  驳容一脸愤怒闯进内殿,揪着闻夙的衣领直接给他了一拳,闻夙没有躲,驳容恶狠狠的指着闻夙说:“她能没事最好,不然,海枯石烂我也不会放过你。”

  闻夙淡淡的说:“她若有事,我生死相随。”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神尊的恋爱日常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