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暖心狠狠爱第二十六章 两位青年才俊讨论陈子鱼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六章 两位青年才俊讨论陈子鱼

小说:蚀骨暖心狠狠爱 作者:十三月儿 更新时间:2018-01-13 08:10 字数:2029

  护士来了,要给罗亦钧重新扎针输液,念着:“罗少爷,你都两次拔针头了,可不能再这样了,万一针头留在手背里了可不好啊。”

  “我和我妻子一块儿输液。”罗亦钧抱着陈子鱼不肯放开了。

  护士扑哧一下,都笑了:“罗少爷可真是疼爱妻子啊。”

  罗文成和温正莉看着却是黑着脸了,刚才想要骂的都不好再骂了。

  周栩看着他们,摇头笑了笑,眼神落在陈子鱼脸上:为什么你还是忧郁着?小鱼儿,有这样爱你的老公不开心吗?还是他让你觉得闷?或者是你的公公婆婆对你不好?

  感觉这都不是陈子鱼不开心的原因。周栩离开病房,觉得陈子鱼的忧郁有其他原因。

  病房内,江元兆也该离开了,拍拍罗亦钧的肩膀:“别让我这表姐夫操心了。”

  迎面碰上罗文成和温正莉的不欢迎的冰脸:“舅舅舅妈,我出去了。”

  “元兆,你的杏林药企做得不错啊,蒸蒸日上。恭喜了。”罗文成说这话时候脸崩成了石头。

  江元兆淡然笑着:“谢舅舅吉言。”

  温正莉还要仔细询问昨晚的事,罗亦钧对她摆摆手:“爸妈,我很累,你们先出去吧,过两天来看你们。”一只手在输液,一只手抱着陈子鱼。

  温正莉气地走出去了。

  病房里就留给罗亦钧对陈子鱼说好话情话了,可陈子鱼轻轻推开他,侧卧着背对着他,眼泪流下来:江元兆,你来了又走,你可以不要来吗?让别人欺负死我好了。

  欺负陈子鱼的人暂时没空想陈子鱼的事。温正莉一直和罗文成讨论着周栩,打着她的算盘:“老公,你看这周栩事业有成英俊帅气,如果他成了我们的女婿,那就是强强联手啦。”

  罗文成走着,皱纹凸显:“周栩有老婆,难道让我们女儿去插足?”

  温正莉这就笑开了:“周栩那老婆,谁也不知姓甚名谁,但我有可靠消息,他那婚姻不久了。到时候我们菲菲就回国嫁他了。”

  “这个呢,可以考虑一下,不过要先试探一下周栩的人品才放心把菲菲嫁给他。”罗文成吐了一口烟。

  温正莉得意地幻想着,今晚就和女儿罗菲菲视频聊聊周栩。

  咖啡厅。

  周栩和江元兆对面而坐,一杯云潞,一杯麦斯威尔。两个都是高猛俊朗,气宇轩昂,雄姿英发的男神级别人物,长相有型,身材有姿。光看着就是女人眼中的一道风景,秒杀各类女性。

  只是有些花痴会担心:不会是YY耽美吧?那我还有机会吗?

  比如这个端咖啡的服务员就殷勤地来了:“先生的咖啡喝完了吧?需要再换一杯吗?”很主动很勇敢。

  “不用了,谢谢。”忙你自己的事吧,有事会叫你的。

  服务员泄气走开。

  “江元兆,我觉得吧,对于罗亦钧和陈子鱼,你不像是表姐夫,更像是他们的父母。昨晚我一个电话就把你给叫起来了,我看你是真关心他们过头了。”周栩抿了一口咖啡,享受里面的甜味混杂着的苦涩。

  江元兆大喝一口,把咖啡中的苦包裹着甜都吞了下去:“罗亦钧是我妻子的表弟,他从前是个混世魔王,也不知谈过多少个女孩子,大多和平分手。有几个女孩挺固执的,闹了一下,后来也都分了。”

  “大多数公子少爷都是这样,不过罗亦钧是其中的佼佼者啊。”周栩指出来,有点戏谑。

  江元兆点头认可:“后来罗亦钧追陈子鱼了,常跟我聊这事,说陈子鱼不同一般。我觉得陈子鱼是个输不起的女孩,担心她被罗亦钧玩弄甩了会想不开,于是我曾阻止罗亦钧多次。后来不知怎么罗亦钧被这乡下女孩迷住了,非要娶她,为此是闹地天翻地覆。我看呢,也算是好事,罗亦钧这花花公子终于有人管得住他了。”

  “罗亦钧爱地太厉害了,我都觉得不可思议。子,”周栩停了一下,改了称呼:“陈子鱼能嫁给一个对她深爱的男人,也是她的幸运,不过就怕罗亦钧对她的喜欢是一次比较长的心血来潮,过了这段时期,陈子鱼以后的日子就难说了。”

  江元兆已经对周栩的话皱了眉,很深:周栩,你说这么多做什么?跟我一直谈陈子鱼干什么?从昨晚到现在,一直不知道收敛,难道你不懂你自己相对于陈子鱼罗亦钧来说是外人!

  将马克杯放在桌上,没有声音,但是那桌布上印出的一个圆圆的痕迹,估计要很久才能消除——江元兆按着马克杯的力气很大。

  “我对你的工作很感兴趣,虽然我们的专业相差很远,”江元兆直接转移话题,中间没有任何衔接词语,显得很突然:“周栩,你是亨通银行的行长,我可以猜想到你每天有多忙,各种计算数不胜数吧?”

  周栩不知江元兆什么意思,对他点头,斟酌说道:“是啊,事情都要做好安排,还时常要面对一些意料之外。不过习惯了就好。江元兆你也是吧?”

  “彼此。”江元兆往后靠在椅子上:“其实我觉得,你那么忙,没必要亲自打理你的休闲会所,那只是你的副业或者说爱好,找个人来专职管理就可,你做个甩手掌柜不就行?也不用每天去那里,那会耽误你很多事。”

  好了,话都挑明了:周栩你不可能有那么多的时间在会所里教陈子鱼古筝,你那么做是什么意思,别人很难不去猜忌。你对陈子鱼有意思吧?

  周栩不笨,听出了江元兆的话外音,对此,他只有认同,因为江元兆的话句句在理,无可反驳,他略微一笑:“我确实不该花过多时间在我的爱好上面,否则本末倒置了。”

  还没有要散开的意思,因为江元兆还有要说的:“陈子鱼似乎是不知该怎么称呼,她现在是有丈夫的人了,对你,似乎应该尊重些。”

  是“栩哥哥”那个称呼吗?周栩喜欢地不行的,每天都想听到的,江元兆你是让我怎么做呢?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蚀骨暖心狠狠爱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