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国之三皇朝歌第048章 不能说的真相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048章 不能说的真相

小说:女儿国之三皇朝歌 作者:云梦瑶 更新时间:2018-01-14 12:00 字数:2144

  此时的凤翎还哪管什么轻重,以她的武功除了董千秋恐怕再难有人制得住。她挣脱开云亦的束缚,回手便是一掌,正打在云亦胸前顿时口吐鲜血。

  禄杨和宋腾飞赶紧搀扶着受了内伤的云亦离开凤翎身边,没人再敢上前阻拦,众人都眼睁睁的看着女皇发疯发狂束手无策。

  “翎儿住手!————”一声怒喝在门口传来,大家的目光全都集中过去,只见先皇凤月兮被东太驸莫魁与董大人扶中走进来。

  终于算是来了救星,几位良驸赶紧让到一旁。

  凤月兮慢慢走到凤翎面前,看了看倒在地上衣衫不整的空寂和尚,她脸色阴沉目露凶光。

  “母皇~~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他···他怎么会如此绝情,五年!若不是我苦苦相逼,你们到底要瞒我到何时?”凤翎几乎是在哭诉,离着她不远处瘫坐在地上的云亦一手按住胸口深情的凝望着那个既心爱又心疼的女子,声声悲泣,滴滴泪珠如同匕首扎在他的心底。

  昔日风光无限的女皇如今狼狈至此,让她的一众后宫都难忍心伤。

  凤月兮冰着一张惨白的容颜,抬手就是一个耳光,打得凤翎愣住半响,长这么大母皇还没出手打过她。

  “你们都退下!”先皇发话谁敢不听,众人都撤出寝宫,房内只剩下凤月兮、凤翎和空寂和尚。

  凤月兮一点点将衣服帮空寂穿上,缓缓开口说道:“子轩他是自愿出家,为娘没有半点难为他。”

  “我不信,当年我与他情投意合,是你妒忌才故意将我们拆散。”

  “哼··哼哼··妒忌?翎儿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凤月兮平复一下心神端坐在床榻边,娓娓道来。

  许多年前的一天,女儿国来了一位从中原寻亲的剑客,他头戴斗笠肩系披风骑着汗血宝马。这样的男人来到都城自然引起不小风波,当时女儿国的女皇也听到这个消息便亲自迎见。

  中原男子摘下斗笠的那一刻,女皇深深的爱上了他。后来女皇以帮其寻找亲人为由将男子留在后宫,他们两情相悦过上了一段美好时光,可惜好景不常,女皇不可能独守他一人,剑客恼羞成怒伤心欲绝,最终选择弃剑投崖自损性命。

  女皇万分心痛可已经无法弥补,没过多久她便发现自己有了身孕,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女皇生下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按照女儿国律法,这两个孩子成了威胁女皇地位的孽种,但是女皇不忍杀死她与剑客的骨肉,最终想了一个办法。女儿成了皇位的继承者,儿子她留在身边告诉别人他只是个幼驸。

  凤翎听完母亲的话瘫坐在地上,目光惊恐额角渗着滴滴冷汗,微颤的嘴唇想要开口却根本发不出声音。

  “之后的事情你应该可以猜到了,十三岁那年我把真相告诉了子轩,他说自己本不该来到这世上,所以想出家为僧,我便给他安置在一间佛堂里。”凤月兮将所有的秘密告诉了女儿,心里的石头也算落下,她站起身离开床榻来到凤翎面前,安慰她道:“所有的一切都是娘欠你们的,但是这件事绝不能传扬出去,不然天下大乱你们都会有危险,东太驸和你师傅是知道的,他们也是娘信得过之人,若是哪天娘不在了,他们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凤翎扑到月兮怀中,哭得像个孩子,她心中五味杂陈太多话说不出来:都是自己的错,一直怀疑着母亲,以为她残暴的性格早已将魏子轩害死,原来真相根本不是那样,是自己太过幼稚难为了母亲。

  “娘···那~~那剑客他叫什么?”凤翎擦拭一把脸上的泪痕问道。

  “子轩继承了他父亲的姓氏,你继承了他名字中的一部分,他叫魏秋羽,是中原一个十分有名的剑客。”凤月兮带着空寂和尚朝门外走去,临别又叮嘱一遍凤翎,事关重大绝不能透漏给别人。

  凤翎因为这意外的结局大病一场,三日没上朝理政,先皇也知道女儿受了不小的打击,传唤很多太医为凤翎诊治。

  云亦的内伤还未完全好,可他更担心凤翎的身体,每天都跑到女皇的寝宫亲自喂药。

  “咳咳咳···”云亦努力压着内伤引起的咳嗽却还是发出一点声音。躺在凤榻上的女皇轻轻睁开眼睛,黯淡无光的眸子打量一眼身边的男子。

  “对不起害你受伤了。”

  云亦面带笑容伸手擦了擦凤翎的脸颊:“陛下放心,我身体强健得很,这点伤算不得事。”

  凤翎从被中伸出冰凉白皙的手抓住云亦放在她脸上略带粗糙的手掌。云亦皱了一下眉,赶紧用自己的体温温暖凤翎。

  “怎么还这么凉?”

  “我或许是好不了了···”凤翎悲观的说到。

  “不许你胡说!”云亦放下另一只手中的药碗,便开始宽衣解带,袒*露着上身钻进女皇的被子里。

  真的很暖,从云亦身上散发的体热让凤翎感到舒服,冷意渐消又入梦境。

  风雨过后出彩霞,一波平息一波起。

  女皇的身子刚刚见好,宫外急奏就到,边关告急,巫厥族在女儿国侵占的两座城池传来战报,他们蠢蠢欲动似有所图。

  东宫驸云亦的地位岌岌可危,一旦开战,他的身份便成了致命伤。

  皇宫大殿之上,左丞相元殊老成持重,手拄金杖面露冷颜,说道:“陛下,恕臣直言一趟巫山出游你便匆匆定了东宫,这原本就不符规矩,更何况他还是个蛮子,真是有辱皇族,希望陛下废除东宫再立新主!”

  右丞相钰菁没有跟着启奏,倒是萧将军等人那一派站在左丞相队伍的人开始逼宫。

  凤翎坐在皇位上,听着下面此起彼伏的声音心中感到气愤:自己设立的后宫她们这些宫外之人凭什么指手画脚?真想将这帮人赶出朝堂,只可惜自己刚刚登基地位还不稳固,不然的话发到圣旨让元殊回家安享晚年就好了。

  “右丞相如何想?”凤翎把问题抛给钰菁,钰菁先是一愣,慢步走到堂中,心中暗想:女皇的确聪明,可她也不傻,这话向着谁说都会得罪人。

  “回女皇陛下,臣以为巫厥之事当有巫厥族人自行解决,若是东宫驸可以平乱,一方面得以证明自己的地位,另一方面还能压住悠悠众口。”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女儿国之三皇朝歌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