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闹,我的炮灰娘娘第0001章 深爱即伤害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0001章 深爱即伤害

小说:别闹,我的炮灰娘娘 作者:柳下 更新时间:2017-12-19 13:21 字数:1903

  从初进禁闭室,对黑暗空间的恐惧,到现在已习惯了不知春秋早晚的日子,江如宁也是一天比一天阴郁。

  沉闷的铁链声在封闭黑暗的室内犹为刺耳。室外嘈杂声起,久未开的室门偷漏了一条缝,久违的光。

  “想好了?”是威严的男声

  早已绝望的江如宁缓缓抬起头,眼睛,疼,久未见的光刺的眼睛生疼。看不清面前人的穿着与表情,只听他的话,是带着一丝希望的。

  希望,失望,愤怒,爆发。

  压制不住的怒火让人失了智。再不顾江如宁被过度折磨的身子。只令手下人将如宁拖出了禁闭室,铁镣铐又缠上了江如宁的手腕,双手被钳制在镣铐下的空中,单薄的身子挂着,双脚也只是勉强触碰到冰凉的牢底。

  得了那个人的意,审讯官员拿起了一旁的软鞭,“江昭仪,得罪了。”

  鞭鞭落下,后背的雪白衣裳渐渐染红,力度越来越大,江如宁也只是闷哼。

  当某一处的痛大过这一处的痛时,那么这处的痛就算不得痛了。

  那个人走近了,执鞭的官员识趣的退下,“朕问你,还想离开朕吗?”

  江如宁看着这个自称朕的人,轻呵“若有机会,当...再离开”

  最可怕的该是爱而不得偏想留在身边,哪怕留下的人遍体鳞伤,只要,只要是在身边就好。

  “段江,给朕接着打,打到她改口为止,打”

  总归是女儿身子,受不住过多的责罚。

  “陛下,娘娘她晕过去了”

  是皇帝,天下都是他的,只这么一个小女儿家得不到,他是不服的。

  皇帝转过身来,心,是疼的。为何,总要身上带刺,何时,才可以柔软待之。

  “过时,寻医女来医好她。”

  再不看一眼,皇帝离去了,威严而落寞的背影,在她的面前,永远那么卑微。

  医女为江如宁上着药,白皙的后背上鞭痕遍布,旧痕未去再添新痕,只怕,是会留下印记的吧。

  再醒来,还是无边暗黑的禁闭之室,起身,熟悉的铁链声,无奈。相欠之人又何必再相爱。

  再爱,只是无边伤害。

  “娘,阿宁好疼,娘,阿宁疼”

  漆黑的室里,无人应答,只江如宁一人若小猫般舔舐着自己的伤口。曾经,她是江南第一首富之女,是江州人人提及的才女,更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入宫,一桩错误,生生世世的错。

  泪,延满脸颊,累,来自心底。

  熬了这么长时间,早失了以往的坚强。如今,只想回家。

  其实不爱便说出口,也许,他会放她走的吧。如今,偷偷离开的行为,已触怒了他作为帝王在她面前最后的尊严。不,他不允许他的女人,他爱的女人离开他,天下都是他的,又怎能容忍失去一个女人,绝不允许。

  须臾过了三天,对于皇帝与江如宁只怕是三年。

  缓进的光,捕捉的极快,江如宁抬起头,是他,怎么,只有他一人。

  禁闭室的门上是有小窗的,只是从未开过,今日倒是开了,大抵是因为皇帝,因为他自己进来了,还关上了室门。

  “奴婢抱恙,恕不能行礼。”

  “为何只对我一人残忍?”

  江如宁艰难地站起了身,“奴婢福薄,无意承受帝王之爱”

  “我已卑微到底,你,还想如何”

  “离开”

  “这么想走?”皇帝已是紧握拳头,心中怒气已盛。

  江如宁淡然一笑“是”

  再抑不住的欲望,心中的猛兽一触即发,皇帝猛地把江如宁禁锢在冰冷的墙与他灼热的胸口之间。热切的呼吸萦绕在江如宁面上。

  抬起手想推开他,却忘了手上的铁链,已承担不起的重量。皇帝用左手将她的双手禁在了她的头上,安静里铁链声刺耳。

  来这,不就是想发泄的吗?埋进江如宁脖颈的头不住的动着,好似想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放我走”

  沙哑的声音让他停住了,抬起头,一双美目已是泪水波澜。动容,亦是心疼。久违温暖的手替江如宁拂去了泪,皇帝松开了她的双手,只紧抱着她,就这样,紧紧抱住。

  忍着手腕处的重量,江如宁破天荒的抱住了他,耳边唇齿轻启,“我想...回...家”

  未等到回应,江如宁咬上了他的左肩,疼痛,感受到了。皇帝一字一句道:

  “三天后,你若入宫便是贵妃,若走,江家,灭族。若死,江州,屠城。”

  对于皇帝来说,这是他最后的筹码,曾经他并不想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只如今,他只有这样,才能留住心上之人。

  说什么爱一个人,便是要让她过得好,要懂得放手,可若放手,如何谈得上爱,爱,就是要把她永远禁锢在身边,时时看着,看着,便是欢喜。

  一语毕,绝望,江如宁已无气力,“魏林筌,你不能这样,不可以”

  失去了他的支撑,江如宁跌坐在地上,“魏林筌,我恨你”

  已走至门口的魏林筌停下了,“恨吧,这样你的心里还有我一席之地。”

  走了,一如往昔的寂静。

  三个月里,从未有过的压迫感,甚至还有着恐惧感。

  三天,入宫即是贵妃,离开即会灭族。

  该是多大的恩惠,才能以一人之身寄于一城之人啊。魏林筌你未免太过看得起我了。明明对你毫无感情,明明次次伤你至深,为何你还要将我囚禁于你的身边?到底是折磨我还是折磨你自己啊。

  黑暗中,铁链声伴随,江如宁只记得是自己一时生气,使了性子,丢下江州父母进了宫,才会造成今日种种。却不知那个人早已情根深种。可他是皇帝啊,天下都是他的,他又怎么会让她弃他而去呢?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别闹,我的炮灰娘娘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