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手遮天,高冷国师榻上来第二十七章:奇妙的变化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七章:奇妙的变化

小说:医手遮天,高冷国师榻上来 作者:君无九 更新时间:2018-02-15 00:11 字数:2016

  那星辰之体的修炼法则对落无七无疑是十分重要的。

  因此,她不得不按捺住心中即将喷出的激动与兴奋。

  在回到家之后,立即将那法则取出。

  握着羊皮卷轴的手有些颤抖,小心翼翼的从上往下一点一点掀开。

  白纸!

  于是,再完全揭开后,落无七冷静的神智有些崩溃。

  开什么玩笑!

  但是千琉雪也没必要骗她啊,落无七缓了会儿,有些诧异。

  会不会只有她看上去是白纸?

  于是,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落无七推门而出,瞅中了一旁玩耍的小巨蟒。

  看着落无七奇怪的眼神,小巨蟒莫名兴起一阵冷汗,主人,不会又要找它练什么糖豆吧!

  不过那糖豆的味道好像还不错。

  当然,以小巨蟒的智商是不会知道,它吃的,是练残的丹药,简称药渣。

  “主人。”看到落无七到自己面前,小巨蟒有些忐忑。

  “噗!”看着小巨蟒这幅模样,落无七毫不犹豫的笑了出来:“再怎么说,你家主人也是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美女,见了我,也没必要这幅表情吧!”

  于是,前一秒心情还有些复杂的小巨蟒,下一秒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主人的自恋加逗比技能觉醒ing

  将那张在她看来空白的卷轴递给小巨蟒:“你能看出来什么吗?”落无七眨了眨眼,直直盯着小巨蟒。

  无意中瞥了一眼的小巨蟒视线已经完全定格在空白卷轴上了。

  “主人,这,这你是从哪儿弄来的!”小巨蟒从落无七手里找过卷轴,死死盯着,那副认真的模样,落无七还是第一次看见。

  “你能看见!”落无七同样双眼放光,莫非,真的只有她看不见?

  哪知,小巨蟒将卷轴再次放回落无七手中,摊了摊手:“其实,我看上去,也是一片空白。”

  落无七抽了抽嘴角,既然看上去一片空白反应那么大干啥!

  “小胆,你要干什么!”就在落无七在内心吐槽之际,盘旋在小巨蟒脖颈上的小胆一跃而起,完美无误的落在落无七手中的卷轴上。

  落无七愣了愣,刚想将小胆移开,却在那一瞬间,让她无法移开双眼。

  那是一种怎样的光泽,它是一种金色,一种没有任何杂质的金色,是世界上最为纯粹的金色。

  散发着足以诱惑旁人的光泽,就像是夜空中的星辰。

  而此时,落无七眼底的星辰仿佛被唤醒,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与卷轴互相辉映,小巨蟒看呆了,在它眼中,这一切虚幻却又真实,美妙却又梦幻。

  就在两种光芒交汇时,小胆的身躯逐渐生长,由之前的拇指般大小,一点一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着。

  落无七愣了愣,小胆的存在,的确是个谜。

  万毒花本身含有剧毒,可是,小胆却能够在那样的环境下生存。

  落无七虽然疑惑,但她觉得,冥冥之中,自由安排。

  此刻,在金色光泽的牵引下,小胆在逐渐生长过后,又慢慢缩小,红色的光泽在小巨蟒旁边凝聚。

  最终,在小巨蟒和落无七惊奇的目光下,化作全身火红的小正太。

  懵懂的红色眸子闪烁着微光,呆呆的盯着落无七。

  “主,主人。”软软的声音,落无七被眼前突然变身的小胆萌翻一脸。

  这,这是怎么回事?

  对了,爷爷,爷爷或许知道。

  于是,落无七一手握紧卷轴,另一只手拉着小胆跑去。

  一旁的小巨蟒泪奔:“主人,有了新欢,你就忘了旧爱啊!”

  小胆的大脑很明显跟不上身体的反应,懵懂的盯着落无七在奔跑下的侧颜。

  “主……主……人,封……封印!”小胆生疏的发音在落无七耳畔略过。

  那声音如风一般轻柔,此时的落无七并没有听清,虽然愣了愣,但并没有停下脚步。

  “爷爷!”

  落袭染的院子离落无七并不是很远。

  不远处,落袭染和一白衣老头儿坐在石桌上,温暖的阳光撒在两人身上,两人正在对弈,完全没有注意到落无七的到来。

  落无七心头以暖,这样温馨的氛围,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吧!

  两世为人,居然是第一次看到,落无七不禁苦笑。

  小胆似乎感受到了落无七的情绪波动,轻轻拉了拉落无七的衣袖,唇瓣微张,但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怎么了?”

  落无七在理解了它的意思后,轻轻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小七来了!”

  落无七回过神来时,棋局胜负已定。

  悄悄走进一看,不禁笑出声来。

  “爷爷,你这急性子,果然害了你。”落无七指着棋局中的几步棋,毫不犹豫的笑出来。

  被自己的孙女当场指出错误,落袭染脸色一窘:“小七什么时候来的。”

  落无七知道落袭染故意转移话题,也不拆穿他,微微一笑,清秀的小脸也因为刚刚的运动有些微微泛红。

  而此时,那白衣老头儿轻咳两声:“你爷孙俩莫不是把我这老头儿忽略了。”

  “柳爷爷,怎么会呢,您可要常来落府坐坐。”那白衣老头儿,不正是那神医柳季。

  自从落无七展示了那一身绝世医术后,柳季便常常来往落府,虽然想向落无七探讨医术,但是这样穿出去,好像有点不太好。

  于是这般踌躇不决,倒和落袭染结下了朋友。

  平日里品茶,对弈,日子十分平淡。

  对了,落无七一拍脑门,险些忘了来找爷爷的目的。

  落无七将卷轴递给落袭染:“爷爷,此物……”

  虽然有一肚子的疑惑,话到嘴边,却不知从何问起。

  看到卷轴的那一刹那,落袭染呆愣住了,随即脸色一便:“柳兄,今日还是请回吧,改日小弟做东,醉仙楼不醉不归!”

  落袭染明显下了逐客令,柳季坦然一笑:“好,落兄,不醉不归!”

  见柳季离开,落袭染也将院落中所有下人支配走。

  “小七,你跟我来。”半晌,他才幽幽开口。

  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重了许多,落无七跟在落袭染身后,那卷轴,绝对不简单!

君无九 说:本来想说情人节快乐的,但是一看时间,已经到第二天了😂😂 除夕快乐🌹🌹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医手遮天,高冷国师榻上来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