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相知第60章恰是九月你如风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60章恰是九月你如风

小说:不如相知 作者:哑盲 更新时间:2018-01-13 22:36 字数:2083

  第六十章恰是九月你如风

  虽然陶光简已经按照她的要求去上课了,可是后半节课,顾相知还是没有听进去多少。

  眼神定在陶光简刚刚坐着的位置上,空荡荡的椅子,本来没人坐着的时候,它是自然弹起的状态,可是顾相知偏执地不肯放过它,从桌堂里拽出书包来放在上面,这里似乎还存留了些许他的气息。

  上了大学也不例外,总是在上课铃声才刚响起的时候就期盼着下课铃的到来,可是这一回,顾相知却没有往常那么欢欣雀跃了。

  便被尹肖推搡着走出这一间教室,麻木地去往下一间教室。

  人啊,总有特别容易满足的时候,譬如以前的她。

  人啊,又是种贪心的生物,譬如现在的她。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她变得越来越贪心,从前她想着,能远远看上他一眼就好了,可是后来和他在一起之后,便不满足与此了。

  从前她觉着,他只要时常关注一下她就好了,可是后来每天都能收到来自于他的嘘寒问暖之后,便也不满足与此了。

  从前她觉着,只要能和他常常见面就好了,可是后来,有了那些耳鬓厮磨之后,她便不知如何满足了。

  从前,她想着,自己一定要乖乖听话,做一个懂事的女孩子、善解人意的女朋友,可是后来他越来越宠她,她便越来越无法无天,甚至是无理取闹了。

  看吧,女人果然是善变的,也果然玄妙不清如深海探针,就连她自己都未必能搞清楚她的心思。

  又如何要求别人来包容体谅她呢?

  她最近常常觉得,她的心开始飘忽不定起来,有的时候,那些小情绪来的突然且莫名其妙。

  一直以来,顾相知在陶光简面前,很好直接表露那些情绪,她不想让他认为她是个神经兮兮的人。

  若是被陶光简知道了顾相知的真实想法,怕是会有不理智到撞墙的冲动。

  顾相知的心仍时远时近,像是无主孤魂一样漂游在外,他不是没有察觉到,可是即便察觉到了又怎样?

  他一时束手无策。

  顾相知看似已经接受了他,早已被她封闭起来的内心似乎也正缓缓开启,可这速度远远不够她来习惯他的存在,习惯心里住进了一个人的事实。

  他知道,是她太过缺乏安全感。

  这东西,他想给,她也想要,可是她已经在自我封闭、自我保护的状态里封存了太长时间,已经认不清安全感到底是什么样子了,也不知道该怎样接受。

  场景再次拉回顾相知这里,顾相知和尹肖二人已经来到了二楼。

  下节课是英语听说课,相对来说,还比较轻松。而英语课是小班教学,工商四个班要分开来上,他们班,便和三班一起。

  一边往教室里走,尹肖问道:“还是老地方?”

  “嗯。”顾相知点点头,老地方的意思是指,每次在小教室上英语课,他们都要占的位子,靠窗,最后一排。

  赏景,吹风,走神,闲聊,绝佳之地。

  沉浸在自己的思想里的顾相知没有察觉到,一直走在前面的尹肖忽而脚步一顿,紧接着便恢复如常,面不改色地向她口中所谓的老地方走去。

  顾相知跟在尹肖后面,被遮挡了大部分视线,却是到了之后才发现,他们的老地方已经有了人。

  刚要拎起顺手放下的书包,忽而转过头来,看一眼,再看一眼,傻眼了!

  陶光简!

  “你怎么在这?”顾相知的疑问脱口而出。

  “我来上自习。”陶光简语气淡淡,神色淡淡,看到尹肖和顾相知的反应也是淡淡。

  “这教室一会有课。”上自习?顾相知信他才怪,倒是这次他的桌子上确实摆了两本书,其中一本还是翻开的,当前页上,有被人久翻和记了笔记的痕迹。

  这下,倒是成陶光简愣住了,虽然是同一种表情,可是顾相知看着,怎么人家做起来,就是无辜到让人误会自己对他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呢?半晌,陶光简才道:“没关系,我不嫌吵,而且……再换教室很麻烦的。”

  陶光简在看见顾相知那一霎那的惊诧,真的不似作伪,仿佛这就是一场上天安排的偶遇一样。

  哪里麻烦了,揣着书就走呗?而且你不是号称从不上自习吗?心里是这样吐槽,顾相知却也知道,若是和他理论换自习室到底麻不麻烦的问题,多半是自己败仗。

  陶光简不上自习,那是遇见顾相知以前的事情了,大一一年,除了上课,除了开会,再除了考试,他真的没有踏进过教学楼一步,上自习?不需要的。考前突击?不需要的。

  索性,她还记得他之前说过的话,“你不是还有课吗?上什么自习?”

  这次,陶光简竟是连眼睛都懒得抬了,仿佛自己捧得那本满是公式定理的书中,真的有黄金屋和颜如玉一样,“老实讲的进度太慢,还不如自学来得有效率。”

  顾相知瞬间气结,硬是生生让她给忍住了,陶光简确实有这个资本,也有这个资格说出这句话。没办法,一门门成绩在那摆着呢,血一般明目的证据啊。

  “那就请你往里让一让。”话说道一半,顾相知突然该换了语气:“打扰一下这位同学,请问这个位子有人坐吗?没有额话可以麻烦你坐到里面去吗?”顾相知说得极其礼貌客气,连笑容都大方得体,公式化的恰到好处。

  尹肖在一旁看着这俩人互动,本就已经目瞪口呆,这时候听见顾相知的这一段,真是浑身的起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陶光简的嘴角似乎是动了动,腮帮子也僵硬了几分,隐隐约约间好像是听见了咬牙切齿的声音。看得出来,他忍得很是辛苦。

  他早就知道,自己这些一直被他引以为傲的修养,到了顾相知面前通通都要破功。陶光简没有说话,却是如顾相知所愿,让到了四人座的最里面。

  顾相知从善如流地跟上,坐到陶光简旁边,这时候,就不要和他计较这许多了。

  落了座,安置好书包,顾相知又偏头对陶光简说了一句:“谢谢。”

  甜到腻人的笑容,看得陶光简差点就演不下去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不如相知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