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掠爱:总裁请温柔.第095章 明天,民政局见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095章 明天,民政局见

小说:蚀骨掠爱:总裁请温柔 作者:苏北枝 更新时间:2018-01-13 23:59 字数:4287

  顾明北对王诗雅的爱慕,一直隐晦在心底,他知道,她爱的人终究不是他,而他,也愿意在她身后,默默地看着她,只要她安好,他便一切安好。

  “诗雅,别喝了,你已经醉了!”顾明北看着坐在对面已经喝的大醉还一边流泪的王诗雅关切的说道。

  “嗝~没醉,我怎么会醉呢,别劝我,让我喝!我在他身边七年了,七年了,一个女人最好的青春都给他了,可他呢,视而不见,曾经,我以为苏灼不在了,他就会正眼看我,不入心,那入眼也好,可是,嗝~,始终没有!”王诗雅一边说,一边打着酒嗝,说完又狠狠地喝了一大口。

  “诗雅!”顾明北眼神里满是心疼,这些年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他又怎么会不懂那种感觉呢?他自己也不是正在品尝么! 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劝说她。

  “明北,你知道吗?我真的心痛,很心痛,很多时候我都笑自己傻,我就是图什么呢?难道除了他夜锦玄,天下男人都死光了吗?”王诗雅说的愤怒了起来。

  眼泪止不住的流,今天,她亲眼看着苏灼和夜锦玄走进了办公室,这么些年,夜锦玄就如同一潭死水,除了工作,什么也不在乎,可是,今天不一样,她看到了他眼里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光彩。

  他整个人都活泛起来了,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苏灼。

  从前的苏灼如此清冷,生人勿进,如今的苏灼,光彩照人,

  王诗雅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苏灼再一次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是和夜锦玄一起。

  “诗雅,或许是到了你应该放弃的时候了!”顾明北几次挣扎,终于开口说出了那句话。

  王诗雅眼神迷梦,泪眼婆娑看着顾明北,“放弃,是,是该放弃了!”王诗雅苦笑一下,手边的酒杯被打翻。

  “诗雅,没事吧!”顾明北即刻起身扶住摇摇欲坠的王诗雅。

  王诗雅身子瘫软,眼角的泪水还没有干。

  此时,她心里更多的是苦涩,看着顾明北有些晃动的影子,身子实在是最后撑不住了,倒在了顾明北怀里。

  苏灼为了这回的拍卖会,特意从H市赶回来,那是莫林坤拜托她的事情,莫林坤对她而言,是不可以拒绝的人。

  没想到如今,夜锦玄居然用这一块地皮拖着她,这是咬死了她的软肋。

  夜锦玄拿下了这一块地,莫林坤生死徘徊之际,她又不能打扰他,只好自己想办法从夜锦玄这里拿回来。

  到了办公室,苏灼开门见山,“夜锦玄,究竟怎么样,你才肯让地!”

  夜锦玄饶有兴致的看着苏灼,“我说过的话,不会说第二遍!”

  苏灼眼神一闪,心底不禁好笑,随即嘴角蔓延开一抹笑意,“夜锦玄,我不合适,在一起终究是不会幸福的,放过我吧,也放过你自己!”

  夜锦玄眼中闪过一抹悲戚,她这么不相信他,同时也是连一点机会都不给她自己。

  “苏灼,我不会放过你,放了你,我会痛苦,那么,不如我们一起痛苦吧!我倒是很想知道,你为了那个男人,可以付出到什么地步!”

  苏灼欲开口,可是终究没有解释,莫林坤得了血癌,他只有半年时间了,而这个地皮是他父亲唯一的东西了,他那个异母的弟弟把家一败在败莫家已经一败涂地,他唯一牵挂就是这里的地皮,苏灼答应过他,要帮他守着,她不能食言。

  “好,我答应你!”苏灼这句话说的冷。

  夜锦玄一愣,没有想到,苏灼居然这的答应了,他不过是嫉妒,刺激一下她而已,从来没有想过,她会答应,而她答应的前提是为了另外一个男人。

  夜锦玄突然笑起来,笑的有些讽刺,有些心酸,苏灼,你总是无情,对我无情,对你自己无情。

  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继续较量下去吧!可是,我们注定了谁也赢不了谁。

  “苏灼,你别后悔!”夜锦玄有些期待,期待她的反悔。

  苏灼眸光过出,居然有些不屑,这是她的一辈子,结婚呐,她居然那么无视,难道就是因为结婚的对象是自己吗?

  “后悔?呵,不会,我什么时候后悔过?不过,说好了,只是三年,三年之后,你我,各自自由!”苏灼每一个字都是在扎自己的心,在扎夜锦玄的心。

  两颗心在点点滴血,可是,苏灼控制不住自己。

  “好,很好,那我们明天周一民政局见,领了证,我立刻把地给你!”夜锦玄笑的有些苦涩,她的交易,这么清楚,又这么不近人情。

  “夜先生,那就明天见!”

  ——

  次日,王诗雅醒来,一丝★不挂躺在一张洁白的大床上。

  王诗雅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整个人浑身无力,通头痛欲裂。

  昨天,苏灼的出现,彻底的击溃了她多年来坚守和维护的那一根弦,那根对夜锦玄有所期待的弦,就在那一刻,全部分崩离析。

  王诗雅动了动身子,发现有些不对劲,身体的肌肤直接接触到了床和被子。

  王诗雅心里暗道不好,自习的回忆了昨晚发生的事情,她和顾明北在一起,她很难受,叫了顾明北陪自己喝酒,后来发生了什么?她喝醉了,然后,然后,她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最后,她音乐记得跌进了一个结实温暖的怀抱。

  王诗雅努力的摇摇头,一咬牙一闭眼,掀开被子,睁开眼,发现自己果然什么都没穿。

  “啊——”

  一声咆哮般的叫喊。

  “诗雅,你醒了!”顾明北一身休闲睡衣,手里端着热牛奶进来。

  王诗雅立刻用被子裹住自己,“顾明北,你出去!我门……你怎么可以……”

  王诗雅气的上气不接下气。

  “诗雅,你放心,我们什么都没有,昨晚你喝多了,我带你回来,衣服是佣人给你换的,脱完了你就不穿,拳打脚踢,没办法,只好让你裸睡了!”顾明北说完还做了一个耸肩的动作,表示自己的无辜。

  王诗雅一脸看狼的表情看着顾明北,显然是不信他说的话。

  其实,顾明北对自己对的心,她又怎么会不懂呢!只是她一直在逃避而已,不敢面对。

  她一直告诉自己家,自己喜欢的人,爱的人,从来都是夜锦玄。

  “诗雅,你怎么了?发什么呆啊?”顾明北以为自己身上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呢!

  “没,没事……”王诗雅脸红,一把扯过被子将自己盖住。

  不一会儿,王诗雅探出头来,“顾明北,你过来!”

  顾明北所以,放下手里的牛奶,靠近床沿。

  王诗雅一把抓过他,顾明北一时间失神,整个人就直接扑倒在王诗雅身上。

  “诗雅你……”

  “嘘,别说话,你听我说!”

  “哦!”顾明北紧张的要死。

  “对不起,我不该无视你的感情,你的痛,我完全理解,你说的对,我是应该放弃了,我应该找到属于我的真正的归宿,而不是一头扎进一个无底洞!”

  顾明北身体僵住,不敢乱动,身下是王诗雅,又怕压着她,顾明北的姿势很累啊!同样,他们俩的姿势也很是暧昧。

  “顾明北,我问你一句话,你对我是真心的吗?”王诗雅眼神坚定的期待着顾明北的回答。

  顾明北一愣,随即嘴角蔓延开笑意,她这是像自己表白吗?

  “是!”一个字,回答的简洁却又饱含深情。

  “啵……”

  什么,顾明北彻底懵逼了,王诗雅主动的亲了自己。

  下一刻,顾明北坏笑一下,一把揽过王诗雅,两人翻滚在在床上。

  “你轻点,弄疼我了!”王诗雅娇嗔一句。

  顾明北一笑,“诗雅,你真的想好了吗?”

  “嗯,突然觉得放下之后,呼吸都轻松了!原来,我们才是最登对的!”王诗雅感叹一句。

  顾明北不等她说完,已经嘴唇附上了她的嘴唇。

  王诗雅闭上眼睛,享受着顾明北对她的温柔。

  这一刻,王诗雅是幸福的,她彻底沉迷。

  曾经,她无数次勾引过夜锦玄,可是夜锦玄无动于衷,她的尊严,溅落一地,原来,只有你情我愿的爱,才是爱,才可以享受到无上的愉悦。

  ——

  苏灼一早起床,在洗手间对着镜子梳了头发,将大波浪酒红色的头发拨到侧脸,似有若无的挡着那一道疤痕。

  以前,她没有经济条件去整容,去处理那一道疤痕,但是,现在,苏灼已经习惯了那一道疤痕,所以,她不想去处理它。

  每天看着它,仿佛是一个自己的朋友一般。

  今天,她就要去民政局了,一去,就是和夜锦玄缔结了三年的夫妻关系。

  苏灼简单的穿了白色一字肩灯笼袖衬衫,米色半身裙,小白鞋,出现在民政局门口,而夜锦玄已经提前到了。

  这样的日子,对于很多人来说,应该事神圣而负有纪念意义的,但是对于苏灼和夜锦玄来显然不是。

  “苏灼,来了就好,你想好了,真的不反悔?”夜锦玄再一次问道。

  苏灼坚决道:“走吧,夜先生不是一直期待这一刻吗?如你所愿!”

  “好,走吧!”夜锦玄此时,心里五味杂陈。

  他想,结婚之后,他们好好相处,他们之间的关系一定会改善的,或许,他们还应该有一个孩子,那样的话,就再好不过。

  夜锦玄让人查过,苏灼为什么对这块地如此执着,非要不可,他也知道了莫林坤的存在,苏灼和那个男人之间,究竟经历了什么?他不得而知,也查不到,但是,他知道莫林坤得了血癌,已经无可挽救了,而这块地,是莫林坤最后的牵挂,同样,块地,是他抓住苏灼的最好机会,他不会放过。

  在民政局的手续不繁琐,没有多久,签完了字,他们已经是法律意义上的夫妻了!

  苏灼看着手里的红本本,讽刺一笑。

  夜锦玄和她,冤家聚头了!要是远在国外的夜锦言知道了这个消息,会不会立刻气的晕过去呢?苏灼想着。

  “老婆,走吧!”夜锦言居然主动了牵起苏灼的手,亲切的叫了一句老婆,这一句话,可是把苏灼鸡皮疙瘩都叫出来了!

  旁边的工作人员这松了一口气,噗嗤笑了。

  整个过程中,来登记的两个人脸上都是不自然的,一个冷漠,一个无奈,根本不像其他人,欢欢喜喜的来登记,工作人员都被这低气压给冻得喘不过气来,直到夜锦玄一句老婆叫出口,这才缓和了气氛。

  但是苏灼显然是不适应这种称呼的,她挣扎了一下,试图将手从夜锦玄手里抽离,但是夜锦玄反而力道大了一分,苏灼吃痛作罢。

  就这样,夜锦玄强行牵着苏灼的手走出了民政局。

  “夜锦玄,你答应我的东西呢?”苏灼摊开手在夜锦玄面前。

  夜锦玄摇摇头,她呀,真是什么时候都不忘扫兴呢!也罢。

  “文件在车上,跟我上车,给你文件!”那是关于学校地皮的转手文件。

  苏灼见夜锦玄这么说了,收回手来,跟着夜锦玄来到他的车旁。

  夜锦玄上车,苏灼却没有上车,“你不上来,我怎么给你?”

  无赖,绝对的无赖,苏灼扶额,他这是明显的在套路她。

  “夜先生,我开车来了,就不上你的车了!”苏灼一边说,一边走到夜锦玄车窗边把手一摊。

  夜锦玄无奈,把文件夹给她,放到她手里,苏灼准备接过,夜锦玄突然拿开,“老婆,该改口了!”

  苏灼翻了个大白眼,“改不了!”

  苏灼一把夺过文件夹,走向自己的车。

  拿到所有权就好,这也算是保住了地。

  回到车上,苏灼立刻打了一个电话

  “喂,林坤,今天感觉怎么样啊?”苏灼语气上扬了一个度,那个阳光的大男孩,总是很让人心疼。

  对面传来声音,语气里没有丝毫病意,“苏姐,我啊,还不错,不过一直都是老样子嘛!三天没有给我打的电话了,今天打电话,是不是事情已经解决了?苏姐,我知道,我为难你了!”

  苏灼听着他的声音,心下安慰,觉得自己付出的也是值得的,不过就是牺牲三年时间而已,她和夜锦玄又不会真的在一起,分居三年,照样可以离婚啊!

  “嗯,没错,事情已经完美解决了!地皮保住了,你那个不争气的弟弟呀,还真是,拿出来拍卖嘛,自然是谁出价高就给谁咯,你的一千万,刚好!”苏灼没有其他的话。

  实际上,夜锦玄把地给她,相当于是给了她两千万,而她只是给了他一个三年的时间空头支票和一个讽刺的红本本。

  “对了,我处理一下这里的事情,可能要过一阵子才会回去,先不说了,你不合适长久打的电话,先挂了哈!”

  “好的,苏姐,真的谢谢你替我跑一趟!”

  “没事!”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蚀骨掠爱:总裁请温柔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