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女医第一章 神秘蒙面人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一章 神秘蒙面人

小说:逍遥女医 作者:木客 更新时间:2017-11-11 09:29 字数:2273

  一袭青布衫,一方竹药篓,女医夏听雨在远离人烟的深山采药时,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苦笑一声。

  自己并不属于这个时代。前世自己是个普通的外科医生,却被医闹失手捅死了。她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哪知机缘巧合之下,她从二十一世纪穿越到了这个未知朝代的一个同名小女孩身上,成了迦临国未名村一个土郎中的女儿——夏听雨。那时这个小女孩才一岁,因病而亡那刻,夏听雨刚好穿越过来,替她也替自己重活一世。至今刚好十七岁。如今双亲都已撒手人寰,只留了个破医庐给自己。

  她将现代医学与中医土方融汇贯通,凭借高明的医术与和气的性子成了十里八村有口皆碑的女大夫。

  乡亲们找她看病都是自己看着付诊金,实在拿不出的给她带些农副产品也不计较,鳏寡孤独者分文不取。她看病几乎相当于义诊了。虽然收入微乎其微,但也不至于饿死。乡亲们还会时不时的给她带些草药送给她,减轻她采药的负担。

  多可笑!在现代被人骂庸医,用刀子捅。在这古代却受人爱戴,拿手心捧。

  叶落无声,一个蒙面人忽然悄无声息的架了柄剑在她脖子上,打断了她的思绪,冷冷的开口道:“跟我去救个人!”

  知道来人有求于自己,夏听雨一时半会儿并不害怕那柄寒光凛冽的长剑。更何况蒙面人的伪装术并不高明。夏听雨常年为形形色色的人检查身体瞧病,轻而易举就识破了蒙面人的女子身份。而且她持剑不稳,明显不会武功。

  夏听雨从容不迫,淡淡一笑:“朋友,有求于人何必动粗呢?”说着不动声色的避开了长剑的锋芒,没人喜欢被拿捏的感觉。

  “无意冒犯,但你一定要跟我去救人!”蒙面女子似乎也知道这柄利剑在自己手里构不成威胁,索性收了起来。

  “你怎么知道我会医术?”

  “你跟我去救人我就告诉你。”

  夏听雨跟着蒙面女子来到迦临国与門归国边境交界的悬崖下,那躺着个蒙面男人,浑身浴血昏迷不醒。

  怎么伤得这么重,流这么多血不会休克而亡了吧?自己可不会起死回生术!

  出于职业习惯,她走上前查看了一番,发现还有呼吸,检查后没发现大出血的伤口,但有很多皮外伤。那么多血不是他自己的,昏迷不醒可能是因为从高处跌落撞到头了。

  深度昏迷的他浑身软绵绵的,夏听雨和蒙面女子一起费劲地把他弄到一个猎户遗弃的破木屋。

  夏听雨替男子上完外敷草药后,一直很冰冷的蒙面女子为他温柔仔细的擦拭血污。变脸跟翻书似的!她俩不会是相好吧?

  “他脑伤很重,需要银针入穴,要救他就要把面巾拿掉……”夏听雨询问女子的态度。

  女子面色一冷,肃杀之色一闪而逝,“摘了吧,记住!你没见过我们!”

  捕捉到女子的异色,夏听雨才真正感到危险。雌雄大盗?怕暴露行踪要杀人灭口吗?不能坐以待毙!夏听雨思绪高速飞转,手上摘去男子的面巾。看到男子的容貌那刻,夏听雨倒吸一口凉气,前世今生,第一次看到五官搭配这么合理的男人,苍白的脸毫无血色,却丝毫掩盖不住他的英俊!

  惊讶之余,夏听雨从特殊制作的腰带上拿出一套银针。几针下去后,扭头对蒙面女子道:“你能不能在屋里找个陶罐破碗什么的来熬药?”

  “你好生照看他,我去找!”蒙面女子似乎十分不放心留夏听雨一个人在他身边,频频往她这边看。

  看来这女子果然一心只在这男子身上,太好了!有机会逃跑!

  到了拔针的时候,夏听雨将将把最后一根银针拔出,男子突然睁眼,发现旁边有人碰他,立刻精准又犀利地扣住她的脖子,要不是他还没恢复体力,怕是要直接将她捏死。可能发现了对方没有反抗,又没有喉结,不具有威胁性,才放开了无力的手,绵软的倒在原先躺着的地方。

  异常淡定的夏听雨算准了他还没力气将她掐死才懒得反抗。不过从他冷冽却无法聚焦的眼神和对声音的迟钝反应来看,他应该是因脑伤过重而失明、失聪了。

  夏听雨忍不住暗暗惊叹,这是个练家子啊,还是个绝顶高手!不听不看光凭感觉就能直击敌人的要害,要是他正常的时候,那谁能近得了他的身!难怪沾了一身别人的血。古代人太社会,惹不起!!!可是古代不比现代,能不能恢复视觉和听觉全凭这个人的运气了。

  蒙面女子将刚刚的一幕尽收眼底,心里暗暗佩服夏听雨的冷静和勇敢。没有几个人两次被人拿捏了要害还面不改色的,更何况这还是个女人。

  蒙面女子找来个破碗,夏听雨开始熬草药。伴随着火光撩动,柴火没了。好机会!

  “喂!柴火不够了,你去拾些回来吧”她故意呼喝蒙面女子。

  “外面柴火多的是,你随意捡些回来就是。”女子不满夏听雨吩咐下人的语气。

  夏听雨暗喜,要的就是你这句话!她一边假装漫不经心的往外走,一边转头问女子:“你还没说你怎么知道我会医术的?”

  女子看都没看夏听雨: “我猜的!”

  你猜个锤子,是看我背着药篓吧!

  自由的空气真好!夏听雨借口外出拾柴火,一出门就找小路狂奔而逃。她常年在这片区域采药,哪里有颗什么样的植物都一清二楚,要避开那个不会武功的女子简直小菜一碟!

  破木屋里的女子冷笑一声,揭开脸上的面巾,露出一张倾世容颜。随手拿了块腐朽木板就往药碗底下添,似乎毫不在意夏听雨的逃跑。反正玉清玄已无大碍,她一逃跑,正好自己让清玄误以为是自己救了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何必还要多出是非杀个人。等他再次醒来,她们就回国都,与这个偏僻的地界和这里的人再无瓜葛!

  这边夏听雨回到自己的医庐,拍拍胸脯,仍心有余悸,人有时候比洪水猛兽还可怕!

  她关上门,嘴角邪笑,从袖袋里掏出一块雪白玉佩。仔细观察之下,发现上面雕刻着精致的蚂蚁图案,中间是个“蚁”字。不知道代表何意?整块玉佩触手温润,通体晶莹剔透,隐隐发光,一看就绝非凡品!这是她乘蒙面女不注意时从受伤男子怀里偷偷掏出来的。

  我可以自愿免费为乡亲们看病,但绝不容许有人用性命胁迫我做任何事!这块玉佩就当做出诊费和精神损失费吧!虽然贵了点。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吓得夏听雨惊慌失措。一面收好玉佩一面冲门外问道:谁呀?

(←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逍遥女医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