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女医第60章 被皇上“卖”了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60章 被皇上“卖”了

小说:逍遥女医 作者:木客 更新时间:2018-04-16 22:55 字数:2042

  夏听雨脸上不卑不亢,“微臣不敢妄断揣测,或许是臣自己会错人意,走错路了也说不定。”

  夏听雨心知指路那人就是在故意陷害她,不然他不会连爬山虎小道和那扇宫门都交代的一清二楚。

  但她初来乍到,若说这皇宫内有谁要故意害她这理由实在太过牵强,倒显得她是在故意推脱罪责。毕竟这事真追究起来,要找出那个害她的人,根本无从下手,只会给太后平添麻烦。

  所以她宁愿说是她自己走错路,期愿太后大人有大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哦?你自己走错的?那此事就可大可小了……”太后嘲弄的话语未尽,留人遐想。

  太后话中的深意别人或许不知道,慈宁宫的人却清楚。可大,擅闯逍遥宫者重责五十大板,逐出宫去。可小,不知者无罪,就此放过,下不为例。

  夏听雨也不是个傻的,一听太后说完,心中一惊,身子诚惶诚恐地伏在地上。

  她低着头正在斟酌着该如何措辞才能讨太后欢心,放她们一马,门外突然响起了老太监拖长的尖桑——皇上驾到!

  夏听雨心身一懈,忍不住窃喜,有救了!

  不一会儿皇上走了进来,想不到后面竟然还跟着面无表情的玉清玄。难道刚刚其实他是去通风报信的?

  皇上跟太后一齐坐在榻上,玉清玄行过礼后挑了个既能看到屏风里面,又能看到外面的位置站立,静默着看不出情绪。

  太后是个人精,自然懂得他儿子此番前来是当说客的。只是皇上不先开口,她也不着急过问。

  不过,她心中却暗暗惊叹于这个不起眼的女御医,竟然能惊动到皇上亲自前来求情,看来她倒真有几分本事!

  皇上为人孝顺,不忍直接驳了太后的面子当场要人,而是嘘寒问暖地铺垫着与太后寒暄,迟迟不进入正题。

  他们倒是金丝软榻坐着,玉杯香茶喝着,聊天舒服又惬意。这可苦了底下跪伏着的夏听雨和竹生,两人头昏脑涨,脖子僵硬酸痛不说,承重的膝盖更是钻心的疼。不过这点痛苦跟生命比起来就微不足道了,便是强忍着也要挺过去,两人便真的一动不动地伏跪着。

  玉清玄悠闲地看着夏听雨咬牙隐忍的模样,好奇她能坚持一动不动到几时。

  皇上和太后聊得愈发兴起,像是忘了屏风后还跪着俩人。夏听雨早已摇摇欲坠,简直要爆粗口了。竹生更是跪不像跪,整个人都趴在地上。

  她头抵在地上,眼睛瞥见能真切看见她俩的也就只有玉清玄一人,于是将身子的重量分到撑地的双手上,悄悄抬起左右膝盖放松了一下。

  感受到膝盖上传来的轻松之感,她脸上忍不住露出一副极其享受的表情。

  观察到夏听雨的小动作,还有她脸上逗人的表情,玉清玄嘴角微不可闻扬起一抹微笑。

  本以为她也只是个逆来顺受,循规蹈矩的小绵羊,想不到也有如此机灵可爱的一面。

  “咳!”皇上轻咳一声后开始将话题切到夏听雨身上,故意询问太后何故要审问她们。太后佯装恍然大悟一般,道出事情的原委。

  “正所谓不知者无罪,她们去那既是无心之过,夏听雨又是个难得的医术人才,母后不如放过她们如何?”皇上小心地征询着太后的意见。

  “皇上,哀家早就下过懿旨,闲杂人等不得接近逍遥宫,违者重打五十大板,岂可轻易饶过?”

  夏听雨心猛地揪起来。那贵妃和太后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搞得这个老妖婆非要迁怒旁人。

  皇上唉叹一声站起来,“左右那女人在逍遥宫里头也还算规矩。这么多年了,朕都放下了,母后也放下吧!莫说夏听雨一介弱女子,就是那虎头将军来了也吃不下这五十大板啊!”

  太后顿了一下,也站起来,“唉,既然皇上都这样说了,哀家若还拿捏着倒显得小家子气了。此事就算了吧!”夏听雨还来不及高兴,太后话锋急转,“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不过,这活罪哀家暂时还想不出该怎么个治法,夏听雨便先欠着吧!”

  说完太后扶着那老嬷嬷自屏风中摇曳而出,两队宫女从夏听雨旁边绕过,紧跟出门去。

  “恭送太后!”皇上的人纷纷行礼。

  皇上走出屏风叫夏听雨二人起身,夏听雨和竹生有着劫后余生的欣喜若狂,谢恩后就要爬起来。腿脚一阵疼痛传来又跪在地上,皇上示意两个宫女上前扶她们起来。

  “谢吾皇万岁救命之恩!”夏听雨适应站立后拉着竹生与她一起谢恩。

  “夏爱卿,这次是齐王殿下忍痛割爱力保于你,你要谢便谢他吧!”皇上笑得意味不明,看了看一旁波澜不惊的玉清玄。

  夏听雨内心颇为震撼,竟然是玉清玄要救她?他又究竟忍痛割了什么爱,竟然能收买皇上?

  你个大锤子!走错一次路,欠了太后一个“活罪”,还欠了齐王玉清玄一个不知道多大的人情。这趟皇宫任值可真是亏大发了!

  只见玉清玄缄默在屏风那,周身自带气场,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夏听雨隔着两米都能感受到一种无形的压迫感。这家伙一看就不好相与!

  她深呼吸整理好情绪后,拉上竹生朝玉清玄走去,恭恭敬敬地朝他福身谢恩。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几秒后才点点头示意她们起来。

  她心中长舒了一口气,这玉清玄一直绷着脸不累吗?她与他又没有夺妻之恨。

  她们跟着皇上走出慈宁宫时,皇上临时想起一般,告诉她以后进宫任职只需听候差遣,不必像说好的那样每五日来一次了。因为她被皇上“卖”给了玉清玄,以后就在齐王府专门给他家看病。

  万恶的封建社会!她是个人,是不物品,怎么能挥之即来,呼之即去呢?

  不过转念一想,齐王府的水好歹没有皇宫的那么深吧?去那应该比来戒备森严的皇宫安全得多!至少那除了一个冷若冰霜的玉清玄,其他的但也不是不能接受。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逍遥女医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