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无界,知无涯第五十一章 叶氏生产(下)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五十一章 叶氏生产(下)

小说:思无界,知无涯 作者:酒贱常愁客少 更新时间:2018-04-16 23:00 字数:1974

  所谓一语道破梦中人也不过如此了,听到这样的解释萧儿这才恍然大悟:“娘娘是在等皇上亲自动手?”

  “她若能活下来,即便是皇上不取她的命,也不会叫她好过,咱们何不瞧着她过不好呢?人死了,当真就是一了百了了,阿裳与她这么多年的帐,可是还未收回来呢。”

  叶氏足足熬了四个时辰才诞下一位公主,而此时还守在外头的,只剩下了薛楚楚身边的萧儿。

  得了消息,萧儿立刻去请了薛楚楚和皇上,薛楚楚到的早些,兴庆殿离得远,明毓骁自然是不能立时便过来。

  看到早早跪在那里候着的产婆,薛楚楚慢悠悠的坐下:“里头那位现在如何。”

  产婆端端正正跪着,竟是看着比刚才那匆匆忙忙的样子稳重了许多:“全靠那人参吊着命呢,现下已经睡过去了。”

  知道人没死在里头薛楚楚点点头:“行了,算你有功,等皇上来了如实禀报便是,待会子自会有赏。”

  听到有赏那产婆自是喜不自禁,但随即又想到了什么,有些犹豫的说道:“娘娘,不是奴婢多言,只是,里头那位身子受损,怕是以后再难有孕。”

  这样的消息自然是更加令薛楚楚舒心的,但此时的薛楚楚还是特地摆出了一副严肃的脸孔。

  “这样的糟心事儿,便不要告知皇上了,想来,即便她身子好着,这也是叶氏唯一的孩子了,这也关系着产婆你的身家性命,该说什么你心里自然是有个计较。”

  话已至此,那产婆哪里还有明白的?连连行礼谢恩过后便退到一边忙活去了。

  明毓骁进门时就见薛楚楚已经在等着了,心里下意识认为这人是刚来,毕竟薛楚楚这个人他还是了解一些的。

  产婆根据薛楚楚的意思“如实”禀报给了明毓骁。

  明毓骁点点头淮公公上前给产婆太医还有宫女太贱赏钱之后就打发了那些人。

  此时叶明月还没有醒只有锦绣在一边守着,明毓骁倒是也不在意,直接叫淮公公宣读了圣旨。

  圣旨不过是说了一件事,那便是叫叶明月好好养着身子,期间吃穿用度一律不会少,只是两个月后,叶明月便要被送去国宁庵剃度出家,为帝陵守陵。

  锦绣自知这时候主子没有醒,她们也早已经没有了靠山,自己是没有别的法子的,只能接旨。

  只是,这圣旨显然是还有后半部分,新诞下的小公主,取名安康公主,交由太后抚养。

  这下在场的众人是真的不懂明毓骁是何做法了,这宫中哪里又来了一位太后?

  底下宫人面面相觑不知为何突然冒出来一位太后,胖的人不敢开口询问,薛楚楚自是敢问的:“皇上,臣妾记得,宫中并不曾有太后。”

  明毓骁冷着脸环视一圈,看着一个个都竖起了耳朵,缓缓说道:“先帝淑妃,此前一直屈居冷宫,朕已下旨将她请回,居含象殿扶养安康公主。”

  这样的安排可以说是最为合适的了,毕竟这些年来,只有君灵裳一人一直对冷宫哪位有所照,薛楚楚也跳不出什么错来。

  明毓骁从冷宫里请回一位太后的事儿自然是引起了前朝的轩然大波,只是仔细查过之后却发现这淑妃娘娘原是江南宋家的嫡女。

  宋家不过是商贾之家,嫡女被被本家家主认作长女进宫却被打入冷宫,故而早已没落,好在君家当时的家主夫人也就是君凌战娘亲与淑妃交好,有君家与宋家本家的帮扶,宋家才不至于彻底没落。

  这宋家本家自然是不必多说,如今宋家本家家主是宋之瑶之父宋远光。(其实我有点绕晕了。)

  这样一来,宋家既出了一位皇妃又出了一位太后,自然是风光无限,竟是隐隐盖过了君家。

  只是令人想象不到的是,淑太妃成为太后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宋之瑶宋婉仪认作了干女儿,福安长公主。

  这一消息自然是盖过了君家宋家谁是赢家的争论,朝堂之上只剩下关于皇家声誉的争论。

  朝堂之上自然是对此有一番争议,而带头的自然是太傅商以政,只是这一次商以政的态度倒是和缓的许多,至少相较于君灵裳那时要好了许多。

  群臣自然是各有计较,谁都不希望宋家与君家在朝臣中占有重要地位的同时又是成国最有势力的外戚。

  可认作公主就不一样了,公主早晚是要嫁出去的,从妃子转为公主这样的出身怕是嫁不出好人家的,又何苦再计较那么多呢?

  这一系列的转折自然是引起了不少人的不满,可是不满又能如何?不知不觉之间,皇上已经将叶丞相的势力收为己用,一直被叶丞相压制的商太傅自然不会是皇上的对手。

  君凌战被调往东傲城,原本君凌战的兵马也大半皇上的人收拢,现下皇上大权独揽,想做些什么也是要顾虑一些的。

  忠于皇上的人自然是不想看到众大臣联合刁难皇上,纷纷转移话题,很快,大臣们就讨论起了关于皇上寿诞的事情来。

  皇上寿诞,自然是举国欢庆的事情,只是明毓骁向来不喜欢铺张浪费,许多不必要的规矩都已经被废除,但宫宴自然是必不可少的。

  朝堂上的纷扰也引得明毓骁不厌其烦,下了朝就直奔着清宁宫而去。

  近几日君灵裳时常困乏,睡得时间也长了许多,以至于明毓骁已经下了早朝来找她,她还未曾醒来。

  明毓骁进寝殿的时候君灵裳睡的正熟,似是有意一般君灵裳的左手是护在小腹上的。

  看到这一幕,再冷硬的心只怕是也会柔软下来,明毓骁看着床上躺着的人,轻笑一声也脱掉了自己的外袍,轻手轻脚的避开君灵裳的小腹将君灵裳小心的护在怀里,揽着人睡去。

  明毓骁睡下不久,君灵裳就睡醒了,她已经睡了好久。

酒贱常愁客少 说:今天有些忙,更新晚了点~~~~~~~ 另:近几天有外出计划,不方便更新,大约十一、二日之后将恢复更新,希望谅解哈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思无界,知无涯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