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欺人太甚063 小家伙,老实点!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63 小家伙,老实点!

小说:总裁,欺人太甚 作者:四示 更新时间:2017-11-01 15:57 字数:2071

  就算是阮莫羡听懂了,现在也没办法停下来啊!

  药效更见猛烈,阮莫羡已经忍不得了,抓着凌傲京的手拼命的摩挲,心急火燎的贴上去:“冷……冷!”

  她的身体还没回温,冻得冰冰凉,一贴着凌傲京温热的肌肤,人就离不开。

  凌傲京深吸了一口气,这笨蛋泡了多久的冷水?能不冷?这四肢冰凉的,明天一起准发烧!

  他脱了自己的外衣,只剩贴身衣物,抱她钻到被子里去。

  这一抱阮莫羡就抱着他啃,四肢缠实了他,一张小嘴在他脖子里使劲的咬,这点力气算不上痛,倒像大胆的G引。

  “抱我……抱我……好冷……热……”

  阮莫羡语无伦次,也不知道到底是热还是冷,凌傲京忍耐的抓实了她胡乱摸的手掌,女人冰凉滑腻的肌肤紧贴着胸膛,着实挑战着他的忍耐力!

  凌傲京还是血气方刚的男人,又不是禁欲之人,怎会受得了女人这样邀请的?

  他叹了口气,声音嘶哑的警告她:“小家伙,老实点!”

  在门口等着武途有些奇怪了,怎么进去这么久还没出来,也没见有其他男人出现,他在电梯门口来回踱步,心里纳闷。

  此时的温雪和柳念念赶到了阮莫羡繁花小筑的家,她们乘着凉凉的夜露敲门,过了好久,才传出主人不耐烦的询问,“谁啊?”

  温雪一愣,她家还有女人?羡羡的妈妈不是一直在疗养院吗?

  想了两秒,或许是住在家里的保姆阿姨,于是她清清嗓子,喊道:“阿姨,不好意思打扰了,方便开下门吗?”

  等了一会,大门咔嚓打开来,一个身着酒红色丝绸睡衣的女人站在门口,一双眼睛犀利的上下扫视她们:“你们找谁?”

  温雪打量着这女人的姿态,看样子并不像是保姆,她看了看门牌号,确定自己是没有走错房子。

  尴尬的笑了笑,说道:“阿姨您好,我们是阮莫羡的朋友,请问她现在回家了吗?”

  “哟,你们找那个小妮子。”

  女人双手抱了胸,白眼相看,态度十分轻蔑:“她回来干什么,成天不着家,谁知道她去哪里勾搭野男人了。”

  柳念念和温雪对视一眼,这么长时间也够阮莫羡回家了,可是现在人不在,她到底去了哪。

  女人的下巴抬了起来,两个黑洞洞的鼻孔对着她们,高傲的问:“你们找她干什么?”

  温雪笑了笑,回答:“没什么事,羡羡她说一个人回家了,我们不放心,来看看,阿姨,要是她待会回来了,您让她和我们说一声行吗?”

  “哼。”女人的手抓上门把手,丢下一句:“那也得看她回不回来了。”

  砰。

  眼前的大门毫不犹豫的关上。

  两个人吃了闭门羹,默默的对视了一眼,这个女人的态度,一点也不像是对待家人的。

  “她是羡羡的妈妈?”

  柳念念不知道阮莫羡的底细,有点不可置信。

  “走吧。”

  温雪拉拉她,下了台阶,往小区门外走。

  “羡羡既然没回来,你说她会去了哪里?”柳念念说道,更是担心。

  “我打电话问问付宇,看他那边的消息。”

  两人就站在街边,温雪拨通付宇的号码。

  “温雪,找到羡羡了吗?”

  她的心一沉,看来付宇也没有找到。

  “没有,羡羡她没有回家。”

  付宇在那头喘着粗气,说道:“我刚也去了一趟她家,也没回,羡羡工作以后有没有在外面有其他的住址?”

  “没有。”柳念念无措的抱着脑袋,羡羡会去她家玩,但阮莫羡从来没有邀请过自己。

  付宇似乎在跑,气息很重,他喘了好几口,又说道:“你们在哪里分开的,她坐了什么车,车牌号是多少?”

  温雪泄气的摇摇头,她根本没有想起这些!

  “对了!”

  柳念念说道,“酒吧门口是有监控的,我们可以去调!这样就可以知道车牌号,她到底去了哪里!”

  “你们等我,我正在回警察局的路上,我马上去查监控!”

  付宇忙挂了电话,又继续拨打阮莫羡的号码。

  能打通,但就是一直没人接,他的小不点千万不要出事!

  柳念念和温雪走出繁花小筑,深夜的街道又冷又没人,两个人在街边站了一会,柳念念搓了搓掌心,对温雪说道:“我看这么等下去不是个办法,我再给一个朋友打个电话,请他帮帮忙,这样找起来快一些。”

  “靠得住吗?”

  “嗯,我会注意的。”

  柳念念点头,拿着手机走得远了一些,踌躇一会,才鼓起勇气打给纪晴聿。

  她猜,能和凌傲京称兄道弟的男人一定会有些本事,既然他对醉酒的人都没有趁人之危,可见还有一定的君子之风。

  不管之前凌傲京和阮莫羡有过什么过节,现在找人要紧,万一阮莫羡落在别人的手里,后果不堪设想……

  纪晴聿听她说完,又是那个女人的事,这个姓阮的,怎么这么能折腾。

  深更半夜喝醉了还一个人回家,现在人不见了。

  不过柳念念找的是阮家,不是凌家,柳念念不知道阮莫羡和凌傲京住在一起么。

  “纪少?”

  得不到回复,柳念念更添忐忑。

  “我会帮你留意。”

  纪晴聿没一口答应,如果阮莫羡回凌家了,那说明没什么事。

  “嗯……好的,谢谢纪少!”

  这厢一挂电话,纪晴聿拨通了凌家别墅的号码,接电话的是宋姨。

  “阮小姐啊?她今晚还没回来,少爷都出去找她了,现在两个人都没影呢,莫不是出什么事了?”

  纪晴聿一听,这件事这么邪门?

  “好的,我知道了。”

  他从床上起来,在窗前站了一会,为了保险起见,他吩咐下去,让人去查阮莫羡的行踪。

  凌傲京都去找了,人真的丢了?

  手下的人做事果断快速,五分钟后,他接到了消息。

  “纪少,阮莫羡在酒店,凌家的大少爷也去了。”

  “没出来?”

  “没出来。”

  纪晴聿心如明镜,这事不用柳念念操心了。

  他正想给柳念念打电话,下面的人忽又说道:“纪少,您是不是也派了其他人去调查?”

  “怎么说?”

  “有个警员,刚刚申请要调看监控。”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总裁,欺人太甚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