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欺人太甚057 要滚,也是你们滚出去!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57 要滚,也是你们滚出去!

小说:总裁,欺人太甚 作者:四示 更新时间:2017-10-29 19:32 字数:2038

  白明书霍地站了起来,脸色被气得铁青,“羡羡,不许这么说话!”

  阮莫羡目光一厉,冷笑,“我怎么了?你的茜茜张口就诅咒阮家,我还骂不得了?”

  蒋茜站了起来,慢悠悠的走到阮莫羡的面前,她抬起头,冷冷的直视回去。

  “怎么,有男人撑腰了,说话的语气都硬了不少。”她抬了手,指尖捏着阮莫羡的下颚左右看了看,“啧啧”,“长得真是十足十像你那瞎眼的妈,小妮子。”

  她俯下身,就差贴着她的脸,“当年你妈就是用这副皮囊,勾引了你爸,才会有了你,如今你倒是承了你妈的性子,勾搭男人的本事也是一数一。”

  她的手一紧,阮莫羡眼里的倒影清清楚楚,“不过,今天你得听清楚,这座房子,从今天起,它姓白,你要想住在这个房子里,就只能听我的,否则,从这里滚出去!”

  “茜茜……”

  白明书欲言又止。

  “做梦。”

  阮莫羡脸一偏,眸光轻蔑,“阮家的一草一木,永远都不会落在你们的手上!”

  她站起来,仰首怒视,“姓白?我告诉你,他白明书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阮家赐给他的,要滚,也是你们滚出去!”

  “给脸不要脸!”

  一声尖利的怒喝,扬在半空的手落不下,蒋茜气得怒目圆瞪,脸色狰狞。

  “你想打我?我今天没拿狗鞭子那是给你脸!”

  狠狠的一甩,蒋茜被她推得趔趄,踉跄了两步,被白明书接住。

  “你——!”蒋茜被气得一时接不上话,胸脯剧烈的起伏,好一会,尖酸刻薄道:“你别不识好歹!阮莫羡,你要是求我一声,说不定我还能放你们阮家一条生路,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就别怪我踩死你们阮家!”

  “哈哈哈!”

  踩死阮家?求她放一条生路?

  阮莫羡忽地迸出阴狠的目光,“谁求谁,还不一定。”

  目光一扫,盯着她的父亲,“白明书,你从阮家带走的,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连本带利的还回来!”

  话音刚落,“哐当!”,阮莫羡一脚踹翻了眼前的茶几,摆放着的茶具哗啦摔碎了一地,蒋茜被吓得浑身一抖。

  路过青青,阮莫羡脚步一顿,盯了她一眼,只看见她骇然的看着,不敢言语。

  她握了握拳,积压了满心的愤怒,不能就这么容易的便宜了这个臭女人!

  “对了。”她转身,冷笑的扫过惊惧未定的蒋茜,凉凉道:“你最好看紧你身后的这个男人,他能丢了我妈,抛弃你也只是迟早的问题而已,他的女人,可不是只有一两个。”

  “羡羡你——”

  白明书张口无言,怎么能这样说话?!

  阮莫羡笑,冷酷的打断白明书:“谁知道什么时候你的青青又会看见一个兄弟姐妹呢?”

  果不其然,看见蒋茜的脸色大变,她痛快的出了别墅。

  既然不让阮家好过,那也别想把阮家当成他们满足私欲的垫脚石!

  门一打开,沁凉的夜风一下扑面而来,她竟然打了个冷颤,所有的愤怒在那瞬间变成了悲凉。

  白明书出轨的事实像轰隆碾过的卡车,把本就摇摇欲坠的家碾得灰飞烟灭。

  她转头,看着熟悉的家门,她总想着,等自己再努力一点,强大一点,这个家,它还能回来,现在,白明书,彻底把它摧毁了……

  她以为成家的男人在外沾花惹草,只是一时兴起,但也不会有了私生子。

  可是那个青青,都快十三四岁了,那是得多早就背叛了他们的家?

  苦笑一声,自己是多天真呢?

  阮莫羡站在家门的台阶,许久,许久,才一步一步,坚定的踏出。

  下次再回来,她一定要把这对男女从阮家赶出去!

  看着阮莫羡离开了家门,蒋茜转头就猛地一拳捶在白明书的胸口:“你这个窝囊废!你就这么看着她欺负我?!”

  “茜茜!”白明书急道,“我根本不知道你们来,你们干嘛一声也不和我说就过来?我不是说了让你等等,我会处理好我和玉茗的事……”

  “等等等,你都说了多长时间了?十年!你看我们的青树都二十岁了!青青都马上中考了!你还要拖多少年?!你说!你是不是不想离婚?真的爱上阮玉茗那个贱人了?”

  “茜茜,你这说的什么话?这么多年我怎么过的你不是不知道,玉茗她一直不肯离婚,再说,当时羡羡还小,我们是有协议,我不能离婚!”

  “这个贱妮子都比我们青树大了,她今天还横到我头上来了,还不能离婚?你这个借口能不能换一换,这小妮子都长得瓦楞高了!也没有我们青青的乖巧懂事!”

  “是是是,你说的全对。”

  白明书被她们吵得头痛,懒得再说,抬脚踹了踹地上碎了一地的陶瓷杯子,蒋茜还唠个没完,“你就别拖了,赶紧把简茗卖了,离婚!分家产!这套房子过到青树的名下,以后给他做婚房……”

  “阿廿,躲哪去了,快把东西收拾了!”白明书被念得头大,根本不想听她说 ,喊着廿婶过来收拾,自己则往书房躲清静。

  蒋茜不依不饶,“你给我实话实说,拖着不离,你是不是心软了?”

  白明书转过身来,说道:“茜茜,她也是我的孩子,阮家欠的,这么多年也够了,我总得留点东西给她们母女过下半辈子,我总不能把她们往死路上逼吧?”

  “哟。白明书,你现在倒是和他们讲仁义了。”

  蒋茜抱了胸,一副讥讽的样子,“他们把蒋家逼上死路的时候怎么就不想想我们的下半辈子?”

  “总之,急不得。”白明书说道,推开了书房门,“现在简茗能卖多少钱?还举了不少外债,玉茗她根本不傻,要是还不清这些债,我根本离不掉,要么就是把简茗卖了,又或者是宣布破产,你说简茗的事没处理好,玉茗她会和我离吗?还有,你悠着点,别让青青在外人面前喊我爸,要是阮家扣顶重婚罪的帽子起诉我,别说争家产,很有可能全搭进去!”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总裁,欺人太甚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