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欺人太甚055 净身出户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55 净身出户

小说:总裁,欺人太甚 作者:四示 更新时间:2017-10-28 21:52 字数:2052

  阮莫羡下车,熟门熟路的走在前头。

  看见阮玉茗坐在花园的长藤椅,脚步不禁更加轻快了。

  “妈。”

  无法视物的阮玉茗听见了声音,也随着转头,嘴角噙着浅笑。

  “羡羡。”

  空洞的眼瞳望着阮莫羡的方向。

  阮莫羡看得难受,她比以前更清瘦了一点。

  她坐到身旁,阮玉茗握着她,声音温和,“最近忙么?还好吧?”

  “嗯,和以前一样,没什么事,工作顺利。”

  白明书跟着过来,阮玉茗听见了脚步声,微微侧头,“明书。”

  “嗯。”

  白明书不亲不疏。

  阮玉茗早已习惯白明书的态度,只是阮莫羡轻拧了眉,对白明书仍然不快。

  他对阮玉茗的态度根本不是作为一个丈夫该有,很小的时候还能看见他们偶尔依偎的身影,年龄长大,她连爸爸与妈妈站在一起的情景都见不到了。

  “妈,我们回房吧。”

  阮莫羡扶起她。

  白明书也不阻止。

  阮莫羡扶着阮玉茗回了房,让她坐好,自己走到桌前倒水。

  温热的水流咕噜噜落到杯里,阮玉茗靠着柔软的沙发,语气平平淡淡的。

  “你爸爸告诉我,你最近不在家里住了?”

  “嗯。”阮莫羡端着水过来,递到妈妈的掌心,“工作比较忙,会给爸添麻烦。”

  阮玉茗摸着杯沿,淡淡笑道:“回自己的家,叫什么添麻烦。”

  是啊,回自己的家,叫什么添麻烦。

  阮莫羡拂了拂桌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家离工作的地方太远了。”

  可惜每次回去,见到的女人不会是妈妈。

  “辛苦的话,多注意点身体,别为了钱垮了身子,不值当。”

  “嗯。我知道。”

  阮莫羡笑笑,坐了下来,脱了鞋把脚丫往上一缩,蜷成一团,伸手挽住妈妈的手臂,靠着她,和她窝着。

  难得的安心。

  她本来之前想好了,这次来看妈妈,想告诉她,她想接她出去一起住,她会另外找个阿姨照顾她。

  不过现在暂时不能了,她还欠着凌傲京的钱,等还清了凌傲京的钱,她还得重新攒,才能把妈妈接出去,每天都住在一起。

  “妈,我今天能不能在这里住一晚?”

  阮玉茗摸索着把杯子搁到桌子,手掌摸了摸她的脑袋,“怎么了?”

  阮莫羡把脸埋了起来。

  声音闷闷的。

  “想你。”

  “妈妈也想你。”

  阮莫羡听得心里难受,白明书出轨的事情她知道吗?简茗要被亏空了她知道吗?那个女人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属于她们的家,她知道吗?

  这些事情,阮莫羡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妈妈。

  她希望妈妈开开心心的,哪怕是短暂的,起码爸爸妈妈还维持着和平的假象,好像这样子这个家就还在。

  但她又愤恨白明书的出轨,漠视她们母女,握着阮家的经济命脉,却只满足自己的一己私利。

  她想做点什么,不要那么无力的等待着。

  阮玉茗拍拍她:“妈妈一直有想你。”

  她偎紧了妈妈,不再是人前瞎咋呼的女孩。

  阮玉茗叹了口气,“但是,我的羡羡也长大了。”

  阮莫羡摇了摇头,“没人说长大了就不能黏妈妈了。”

  阮玉茗捏着她的手指,软软的,比小时候大了不少。

  母女两人静默了一阵,阮玉茗捏捏她,笑话道:“瞅你这焉巴样。”

  “唔~”

  她娇气往妈妈怀里钻,“不管。”

  只有和妈妈在一起,才是最开心的。

  阮玉茗倒没说什么,每次她来,总要腻着自己一阵,等到晚了才会走。

  又等了一会,阮玉茗才撵她起来:“去,给妈妈洗个苹果。”

  “好。”

  阮莫羡抬脚下来,穿鞋。

  “记得给妈妈削皮哦。”

  “好~”

  阮莫羡应着,出门了。

  随着她的脚步渐行渐远,屋内重归宁静,阮玉茗静静坐在沙发,听着另一脚步声越来越清晰。

  门开着,没有关,站在门口,还能看见阮莫羡的身影。

  白明书看着她消失在转角,目光才落回阮玉茗身上。

  皮鞋敲在光洁的地砖,白明书站到阮玉茗面前,一提裤腿,坐在她对面的单人沙发。

  纵然阮玉茗无法视物,她的坐姿仍然端正,平搭的嘴角没有透露丁点的悲喜。

  白明书双手交握,低头想了一会,淡淡开口:“简茗现在的状况,把它转手出去是最佳的选择。”

  “我需要考虑。”阮玉茗语调平稳。

  白明书显然意料之中,“简茗在我手上变成这样子我也很难过,但事实如此,拖得越久,对简茗越不利。”

  “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白明书抬头,“繁花小筑的房子我可以留给羡羡,卖掉简茗的钱,可以保证你们后半辈子生活无忧。”

  他看着阮玉茗,“我净身出户。”

  阮玉茗的脸上瞬间闪过愤怒,扬手给了他一巴掌,却因为看不见,指甲刮在他的眉角。

  “这一巴掌,是为羡羡。”

  “白明书,我们二十多年夫妻,你净身出户,就对得起我了吗?这些年你给阮家增的负债,一句净身出户就想将我打发?”

  她甚至还想多打几巴掌,只是最后握成拳,忍了。

  白明书欠的,几巴掌还不清!

  白明书脸色微变,但绝说不上愧疚。

  阮玉茗扭过头,语调因为愤怒而变得微微上扬,“我会和金律师商量。”

  白明书站起来,盯着她看了一会,他吁了口气。

  “羡羡已经长大了。”

  阮玉茗握着的拳头没有松。

  门外远远的,可以看见阮莫羡已经拿了苹果回来,白明书转身出门。

  在门口父女俩撞上,阮莫羡本来愉快的神色,因为撞见白明书,变得疏淡,没有打招呼。

  “我在车上等你。”

  白明书说完,也不等阮莫羡回答,离开了。

  阮莫羡端着切成了小块的苹果进来,假装没事:“妈,这苹果太大了,整个不好咬,我给你切成了小块。”

  “羡羡真贴心。”

  阮玉茗已经缓和了脸色,笑容淡淡。

  “那当然,我可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阮莫羡说着,用叉子戳了一块苹果,转身喂给妈妈:“啊——”

  阮玉茗张嘴吃了,眉眼柔和,笑着问她:“你说你最近工作忙,都在忙些什么?”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总裁,欺人太甚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