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欺人太甚054 他的女人,无可替代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54 他的女人,无可替代

小说:总裁,欺人太甚 作者:四示 更新时间:2017-10-27 19:33 字数:2035

  阮莫羡一抬头,纪晴聿今天的举动真是太奇怪了,他是想帮自己?可是她和凌傲京的事情,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他来插手,他今天的目的是什么?

  垂下眸,淡道:“如果凌总不想让我知道,我想他也不希望您告诉我。”

  她是想知道关于凌傲京,关于那个女孩的信息,可是她又隐隐的不想听来,她想坚定自己所认为的,他只是还没找到自己想真心携手一生的女人。

  纪晴聿的指尖轻敲着椅把,目光的意味变幻莫测,“你方才还说早点把债还清,看来不是真心的。”

  她抬眸。

  纪晴聿目光淡漠,嘴角浅浅的笑,“治标先治本,你连症结在哪里都不知道,无头苍蝇,你还能辨个方向来?”

  阮莫羡心中一动,他的确说中了她的难处。

  “纪先生的意思,您是想帮我?”

  纪晴聿意味深长的直视她,“你想我帮?”

  不想帮他问这个干什么。

  他的长腿放了下来,坐正,一敛方才的漫不经心,“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死了这条心,别白费心思。”

  死了这条心?

  阮莫羡还没回过味来,纪晴聿又说了下去:“他不可能会和你找的女人结婚。”

  她一笑,“纪先生您武断了吧,这几天他还在看我推荐的资料卡。”

  “结果如何?”

  纪晴聿看着她,了然于心,“结果怎样你心知肚明,不是吗?喜缘的资源并不差,纵使凌傲京再挑剔,也不至于一个女人都入不了眼。”

  事实的确如此。

  她想也许是凌傲京故意为难,就看着自己一头热的为他奔忙。

  但她是不会轻易毁约的,这仍然是最便捷的方法,在春城之时,她就已经做好被他刁难的准备了。

  阮莫羡摇摇头,道:“只不过又是多了一位要求苛刻的客户罢了,总有一天会找到合适的人。再说,如果把如此刁钻的客户都服务好,这难道不是一种对自己的挑战吗?”

  不等纪晴聿说话,阮莫羡拿了包起来,“谢谢纪先生请我的咖啡,以后要是有空,欢迎纪先生来喜缘坐坐。”

  如果纪晴聿是来劝她放弃的,也许剩下的不必谈了。

  “阮小姐。”

  纪晴聿也跟着站起来了,阮莫羡刚准备走,听到喊声转过身来,等他说完最后一句。

  “因为他爱的女人,无可替代。”

  她的心猛地一沉,仿佛被大石头碾过,有股莫名的压抑。

  指尖无意识的捏紧包,眼前蓦地出现那个照片上的女子,神采奕奕,明眸皓齿。

  无可替代……吗?

  这就是他……不结婚的原因?

  她抬眸,微微一笑:“纪先生不是凌总,我找的女孩能不能替代,不好说。”诚然也许不会是他最爱的女人,但他总有一天需要有一个人陪伴在自己身边吧。

  虽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但只要还有一丝亲近异性的念望,希望就会多一分。

  人活着,心就会变。

  在这个任何事物都可能瞬息万变的社会,人心是浮躁的,从一而终的,千万里挑一。

  “阮莫羡。”

  纪晴聿又叫住了她,她有些烦躁,就不能把话一次说完么?长出了口气,站定了脚步:“您说。”

  纪晴聿的眼睛微眯,目光犀利,仿佛她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不要以为凌傲京会保住简茗,你好自为之。”

  阮莫羡眉心一皱,他们聊的明明是凌傲京结婚的事,怎么突然跳到了简茗?

  她的心忽的沉到底,之前白明书还找凌家要把简茗卖掉,纪晴聿是以为自己和爸爸串通好来接近凌傲京的?

  脚步一正,阮莫羡面对着他,丝毫不露怯,认真道:“白明书是白明书,我是我。”

  说着她提提包,“纪先生,再见。”

  她转身下楼。

  走下小茉莉,阮莫羡的眼眸黯淡下来。

  心里压了沉甸甸的包袱,简茗的情况是不是越来越不好了?白明书找到下一家了吗?他会多少钱把它卖掉?那是阮家的家业,妈妈知道吗?她怎么办?

  如果拖下去它连两千万都卖不到怎么办,凌傲京还会不会……

  她一顿,纪晴聿刚刚还说,凌傲京不会保简茗。

  心头团了一堆乱麻。

  她闭眼,心里焦虑。

  手机忽然震响,她忙掏出来,是付宇来的简讯,如果下周有空,去他家吃饭,付伯伯和大娘想她了。

  “嗯,我会去的!”

  信息一发送,陌生的来电号码占据了整个屏幕,她一看,心想正要找他们。

  “廿婶。”

  阮莫羡接起。

  廿婶是白明书请来的居家保姆,对她的态度不咸不淡,一般有事情了,白明书又不愿意联系她的时候,廿婶就会代劳。

  廿婶依然如往,告诉她白明书会去看阮玉茗,让她回家,跟着一起去。

  “我知道了。”

  冷冷淡淡的回答,态度有些疏离冷漠,没有多余的寒暄,一如廿婶对她。

  大概3岁起,白明书说妈妈身子不好,需要静养,不能天天陪她,于是她和妈妈见面的时间变得越来越少,从每周一次,到半月一次,后来的一月一次,不到一年她多了个弟弟。

  小的时候也以为真如白明书说的那般,妈妈需要静养,时间一年一年过去,她开始想不明白,妈妈为什么不能在家里静养,而要去没有爸爸和自己的地方独自呆着。

  直到有一天,家里出现了另外一个女人,阮莫羡蓦然明白,白明书为什么对自己越来越不耐,脾气越来越暴躁。

  她印象里的那个家,已经不在了。

  坐上去疗养院的车,阮莫羡望着窗外移动的景物,对身旁的白明书视若无睹。

  一路上父女谁也没有开口。

  阮莫羡心想若不是因为自己对凌傲京还有点用处,白明书恐怕连正眼都不会瞧自己。

  白明书是有些孤高的,随着年龄的增长脾气变得更固执易怒,常常因为一些小事大发脾气。

  这么多年他对自己是上门女婿的身份还是耿耿于怀,谁若是在他面前不识时务的提起阮家,哪怕没有轻贱他的意思,他也会阴沉了脸。

  车子在疗养院的花园停下。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总裁,欺人太甚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